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故事会
故事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8,089
  • 关注人气:15,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和圈子

故事会新浪微故事大赛

《故事会》杂志和新浪微博联合主办2013微故事大赛,邀请各路故事名家、草根英雄和世外高人展开较量!活动持续全年,每月产生一名金奖得主。

故事中国网

《故事会》主办 故事大本营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姿势不对(幽默故事)

尘世伊语

蒋晓丽是二婚,找到现在的老公张健,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可最近小两口总闹别扭。原因是蒋晓丽总不让张健睡好觉,半夜三更对他大叫:“姿势不对,起来重睡!”

其实这也不能怪蒋晓丽。前夫变了心,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外面有人了,蒋晓丽却被蒙在鼓里。最后还是“小三”要转正,前夫一纸离婚协议,蒋晓丽才如梦方醒。她吸取教训,小心翼翼,生怕又让婚姻触礁。她在网上看到一个说法,说人在睡眠状态下,最能表现潜意识里的真实想法,那些感情破裂的夫妻,一定是背对着背睡;相亲相爱感情好的,则会面朝着对方睡。蒋晓丽觉得网上说得很有道理,前夫有了小三后,一直是背对着自己睡的,所以她开始注意老公的睡姿。

这天夜里,蒋晓丽发现张健又背对着自己睡,她顿时不高兴了,撒娇道:“老公,你面向我睡。”张健嘴上答应了,可没过一会,照样背对着她。

蒋晓丽这下生气了,索性坐了起来。张健被惊醒了,不好意思地说:“往右侧睡是标准睡姿,有利于健康。”蒋晓丽一看,自己睡在老公左边,她想想也对,索性就躺到了张健的右边。可是,一会儿她再醒来时,发现老公还是背对着自己。

蒋晓丽伤心极了,心想:张健的睡姿一定代表了他的潜意识,俗话说,二婚没有真心人,看来这话不假啊!想着想着,她悲由心生,居然哭出声来。

这时张健醒了,看着蒋晓丽这副模样,不好意思地说:“实话跟你说吧,我睡觉时喜欢流口水。前妻和我离婚时,有一条理由就是嫌我睡相太难看,所以、所以我才要背对着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10:07)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生日的祝福

妻子的生日是在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那天,我下班回家,阻止她下厨房,张罗着去饭店潇洒一顿。妻子问我:“琳琳来电话了吗?”我摇摇头,知道她关心的是女儿的祝福。妻子又问:“也没发信息?”我说等晚上吧,女儿白天有课。妻子在工厂里当质量检验员,车间里对接手机有严格的规定,所以妻子连手机都不配,生活得倒也清静自如。

那顿生日宴有些沉闷,妻子吃得心不在焉,不止一次看表,又不止一次问我:“你没把手机关上吧?”我便干脆把手机放到她面前,以保证她能得到女儿第一时间的祝福。后来她又让服务员将饭菜打包,说回家去,担心琳琳打家里的电话座机没人接。我说,不是有手机嘛,何必?妻子说嫌这儿乱,提起食品盒就走。

那个夜晚,家里的气氛格外沉闷。妻子坐在电视机前,抓着遥控器不停地调换频道,只是不说话。我有意找些有趣的话题,她也很少搭话。我忍不住,抓起电话就要给女儿打过去,妻子坚决地制止,说,你贱啊?夜深,睡下。我将手机一直开着放在枕边,但那一夜,一切都沉寂着,电话没响,手机也没响,我只听到妻子不停地翻身,还有她压抑的叹息,直至我沉入梦乡。

清晨,妻子起来准备早点,脸色不好,眼圈黑着。我知道她有心事,便不再提昨日的话题。我们只有这一个女儿,以前在家时,琳琳每临自己的生日前三五天,就开始大张旗鼓地做舆论准备。离家去读大学,到了她生日那天,妻子则从早到晚不知要打去几次电话。怎么到了妈妈生日这天,就忘得一干二净呢?我心里也在抱怨,但我不能再火上浇油。我在公共汽车上给琳琳发短信:“你妈妈一夜未睡好。”哼,但凡还有一点孝心,你自己想想吧!

整整一天,我的短信并没有换回任何反馈。傍晚回家,妻子望着我,我把目光避开,她的眼圈就红了。她说从今天起,你和我谁也不要再给琳琳打电话。

这一夜,妻子睡得很早,连电视也没看。夜深的时候,我听见门锁有哗哗的响动,惊得急忙起身披衣,刚刚按亮电灯,身上一直带着家门钥匙的琳琳已经站在我们床前。女儿一手抱着蛋糕,一手提着装在塑料袋里的烤鸭,肩头披着薄薄的雪花,眼里噙着泪水说:“妈,爸,我昨天和同学出去玩,忘了妈妈的生日。我错了,我祝妈妈生日快乐!”

那一刻,妻子已醒来。她揉着眼睛,似乎怀疑这是不是在梦中。旋即她跳下床,一个劲儿地拍拂着女儿肩上的雪花,嘴里也是一个劲儿地埋怨:“你这个傻丫头,大老远你跑回来干什么?你不会打电话呀?你不知道天冷呀?你明天不上课啦……”

琳琳只在家待了两个多小时,后半夜就坐车返回学校去了,她不想耽误第二天的功课。我送琳琳去车站回来时,妻子又开始埋怨我,说就你手贱,发那个短信干吗?孩子来来回回吃苦受累的,还得白搭多少钱呀?我暗暗笑了,想:这哪里是钱的事,你心里热乎去吧。

这件事我以为做得挺成功—关乎对子女的教育嘛,因此便说给了许多人听。那天,我给远在家乡的老父亲打电话,也说了这件事。没想到,父亲沉默了好久,才说:“我和你妈的生日你们忘了多少次,我和你妈埋怨过你们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6 10:19)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鱼哈的秘密

孙震

清末年间,十二岁的刘海川随父亲刘强武从烟台闯关东,来到鲇鱼泡。已经是农历十月了,刘家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全家十三口人挤在一个地窨子里。那年雪下得特别大,严寒把装水的小缸都冻裂了。锅里没米,肚里没食,几个小孩饿得哇哇大哭。

孩子里只有刘海川壮实一点,他人小鬼大,就和父亲商量办法。“爹,咱俩出去一趟,看看河塘里有没有冻死的野鸡、兔子。”于是父子俩带上防身的匕首就出门了。爷俩兵分两路,相隔二百来步,从北向南开始了河塘大搜索,可走出三里多地,啥也没碰着。

两人正想往回走,突然,一只狐狸从刘海川身边的雪地里钻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条鱼。这么大的雪怎么会有鱼呢?海川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狐狸确实叼着一条鱼,有二尺来长,还在不断地摆动尾巴。海川小心地向雪地走去,到了近前,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雪堆下是浓密的芦苇,在芦苇根部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冰窟窿,里面飘出缕缕水气。一条鲇鱼从水下钻了出来,张开嘴,贪婪地猛吸一口新鲜空气,又缩进水里。这条鱼刚走,另一条鲇鱼的脑袋又露了出来,同先前一样,也是吸口气就没入水里,紧接着第三条、第四条……像走马灯一样没完没了。

海川看呆了,他怕把鱼惊跑了,悄悄站起来,连连向父亲招手。刘强武跑到跟前,问是怎么回事。海川激动得连说话都结巴了:“爹,你、你看,洞里有鱼!” 刘强武顺着海川手指的方向一看,马上就跪下磕头:“祖宗有德,咱们有救了!”

磕完头,刘强武站起来就围着冰窟窿转,想抓鱼的招。没等他想好,海川已经动手了,他把五指并拢,对准鱼嘴“刷”的一下直插了进去。鲇鱼本能地一闭嘴,咬住了他的手腕子,他猛地往上一拽,一条五斤多重的大鲇鱼被甩上了岸。海川兴奋得直想喊,他又一连拽出三条大鲇鱼,还想再抓,被父亲拦住了。海川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被鱼牙划出了很多口子。父亲对海川说:“别急,不能空手抓,得想想法子。”

海川灵机一动:“往手上缠点布。”“对,是个招!”刘强武从棉袄上扯下一块布,撕成条,把手用布条缠上,没费多大劲又抓上八条鲇鱼。

爷俩回到家,全家人甭提多高兴了。吃完鱼,孩子大人都精神了。大家议论起这事,海川的奶奶说:“三尺多厚的冰,能出个洞,除了狐仙帮忙,还能说出啥理来?”

刘强武不太相信:“这事以后找人打听一下,咱们先琢磨明天怎么抓鱼吧!”“对,对!先寻思这个事。”大伙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这时,海川看见了奶奶逃荒时一直舍不得扔的钩子秤,心里一亮:“有了,用秤钩子。”好主意!父亲找了个二尺多长的榆木棍,绑在秤钩上,不一会就把鱼钩做成了。

第二天天不亮,刘强武就带着四个弟弟和海川上路了。到地方一看,一切照旧,洞口还是那么大,鲇鱼还一个劲地往外钻。刘强武从怀里掏出鱼钩,等鲇鱼张嘴吸气的时候,他将秤钩对准鲇鱼下颏,手腕往下一沉,毫不费力地就钩上了一条。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就钩出三十条鱼!其余人把鲇鱼从洞口往旁边运,大伙干得起劲,一点也不觉得累。傍晚的时候,已经钩上来四百多条鲇鱼,洞里的鲇鱼还不住地往外钻,刘强武就对大伙说: “这些鱼够咱们吃到开春了。收拾收拾家伙,往回运鱼吧。”

啥东西天天吃也不是个事,鲇鱼更是这样。没有盐,上顿下顿都是鲇鱼,吃得孩子大人都有点反胃。刘强武决定去县城卖鱼,换些粮食和盐。于是,在刘强武的带领下,哥几个用简易爬犁拉了三百多斤鱼,在年根底下来到了县城。原来还有点担心,怕不好卖,哪知道一上市就被买光了。原来当地人有个说法,为了图吉利最看重鲇鱼,这叫年年有余,一斤鱼能换五斤粮。卖完鱼就买年货,所有过年的东西都买齐,连鞭炮烧酒都没落下,最后还剩下十二块银元。刘家这个年过得比在老家时还喜庆热闹。

过完年没几天,海川和父亲又开始往河塘跑。他们来到老地方,看到鱼还在往外钻。“难道这方圆几百里就这一个冰窟窿吗?”两人决定再好好找找。

从初五到初七,两人一无所获。正月初八这天,爷俩又上路了。在离鲇鱼泡十多里的西泡子,又发现了一个冰窟窿。这个洞里的鱼更大,最重的有七斤来沉。在城里卖完鱼,刘强武没有回家,而是住进了一家客栈。在喝酒时,他有意地和同桌的一位老者唠起了打鱼的事。

老者告诉他,这个县打鱼最出名的是刘长河,就住在城郊的北岗。刘强武听了非常高兴,拎着特意留下的四条大鲇鱼,直奔北岗,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刘长河的家。

刘长河已经七十多岁了,恰巧也是山东人,一听刘强武是老家口音,格外亲近,马上吩咐家里人备酒。酒桌上越唠越投机,两人都姓刘,就以叔侄相称。唠到兴头上,刘强武就问:“大叔,我在客栈遇到一个鱼贩子,他说在乡下收鱼时,看到有人空手从冰窟窿里抓鲇鱼。这有可能吗?”

刘长河一听哈哈大笑:“贤侄,这可不是瞎编,确有这种事。”刘长河喝完酒,又点了一袋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讲起来:“这叫鲇鱼哈!”“鲇鱼哈?”

“对!鲇鱼哈!不光鲇鱼,什么鱼都得呼吸空气。夏天水一流动,水中自然就含了空气。水里的草经日头一照,也能产生空气。冬天雪一大,把日光遮住了,水草产生不了空气,再加上冰把水面和空气隔开了,水里空气就很少了。这时候,鱼就会想起从娘胎里带来的本事,自发地聚在一起,在头顶的冰层上选一个点,一条接一条地含着水,向这个点哈水,其实是喷水。冰层虽厚,架不住不断地喷。先把冰面喷出一个小孔,然后再向小孔周围喷水,直到喷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洞。这时鱼群再轮流把头伸出水面换气,一直到雪化冰消为止。”

刘强武听呆了,想了想又问:“大叔,你遇到过鲇鱼哈吗?”“傻小子,我要是没遇到过鲇鱼哈,能算老打鱼的吗?这辈子遇到过不下二十回。”

“都是鲇鱼哈吗?”

“不!黑鱼哈、鲤鱼哈,还有鲫鱼哈都遇上过。”

“这些鱼哈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呢?”“有啊,我品过,出鱼哈有三条:一个是雪得大,二是水里的鱼得多,三是鱼大。小鱼还不会使这个招。还有一点,鱼哈都是在芦苇、蒲草比较密的地方,可能是为了隐蔽,不容易让人发现。”

刘强武听了就说:“大叔,听你老一说真是大开眼界,这么奇妙的事,书上咋没见过呢?”

刘长河哈哈大笑:“谁往书上写这个呀,都明白了还能发财吗?”刘强武感动道:“谢谢大叔对我这么掏心窝子!”

刘长河拍拍刘强武的肩膀:“不过你得注意,发现鱼哈以后,不能抓净,迷信的说法,抓净一回,这辈子再也发现不了鱼哈了。”听到这里,刘强武表情凝重起来,他给老人斟满酒,自己也满上一杯,站起身恭恭敬敬地说:“谢谢你老的提醒,我一定谨记在心。”

刘强武回到家,把刘长河的话原原本本学说了一遍,全家人这才彻底明白了来龙去脉。受刘长河的启发,正月十五以后,哥五个和海川一齐出动,四处寻找鱼哈,先后发现了三个鲇鱼哈,两个鲤鱼哈,一个鲫鱼哈。值得一提的是这鲫鱼哈,里面的鱼一色是八两到一斤的大鲫鱼。市场上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鲫鱼,鲫鱼又是吉鱼的谐音,价钱是鲇鱼的一倍。刘家的小日子一下就起来了,从此在关东站稳了脚,扎下了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4 11:10)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近邻(新传说)

蒋诗经

半年前,李阿姨的生活发生了变故,她不得不卖掉房子,搬到了出租屋。谁知搬来的第二天早上,就有人敲门,会是谁呢?李阿姨打开门,看见一个背包的小伙子站在门口,微笑着说:“您好!”

李阿姨打量了小伙子一眼,冷冷地说:“说吧,你是推销什么的?”

小伙子被李阿姨噎了一句,也没生气,而是礼貌地说:“阿姨,我不是推销员,您是新搬来的吧?我是您楼下的邻居,我叫张辉。”

李阿姨面色缓和了一点,问:“哦,你有什么事吗?”

张辉搔了搔头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来和您打个招呼。我昨天看到您搬家,好像就您一个人住,以后有需要帮忙的,您就到楼下叫一声。”说罢,张辉就匆匆地离开了。

之后的半个月,李阿姨常能从窗户里看见张辉每天早早地出门,有时到了夜里,才听见楼下他开门回来。看得出来,小伙子工作很努力,也很辛苦。

这天,卫生间的下水道被堵住了,李阿姨拿了根铁丝,鼓捣了半天,也没修好。正在这时,门被敲响了。来的正是张辉,张辉还是带着惯常的微笑,问:“阿姨,下水道堵住了吧,需要帮忙吗?”

李阿姨正束手无策,张辉来得正是时候,可她很奇怪,张辉怎么知道下水道堵了?张辉笑着回答说:“阿姨,您在上面一鼓捣,我在楼下卫生间听得清清楚楚呢,所以就上来看看是不是需要帮忙。”

张辉说完,在客厅放下背包,撸起袖子,就进了卫生间。李阿姨在客厅里给张辉泡好了茶。你还别说,年轻人干事就是利索,过了一会儿,张辉叫了一声:“好了!原来是给头发堵住了。”

李阿姨到卫生间一看,张辉已经从下水道里掏出一大团头发。张辉看了看李阿姨,笑着说:“阿姨,看您一头乌黑的头发,可是掉得有点多哦。”李阿姨听张辉这么一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脸的落寞。张辉一见,赶忙转移了话题:“阿姨,家里有纱布吗?我帮您在地漏上面蒙一层纱布,这样头发就不容易掉下去了。”

干完所有活,张辉连茶也没喝,就要告辞。李阿姨忙掏出一张钞票,不好意思地说:“小伙子,辛苦你了,这点钱,算是一点劳务费吧。”

张辉瞪大了眼睛,不解地说:“阿姨,大家都是邻居,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您这不是骂人吗?哦,对了,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您随时开口,打个电话就行了。”说罢,丢下一张纸条,就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李阿姨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李阿姨想了想,就给张辉发了个短信:“远亲不如近邻,小伙子,谢谢你。”

张辉回复过来一个笑脸,带着些孩子气的天真。随后没多久,张辉又发来一条短信:“阿姨,看您一头黑发,却掉了很多,需要及早护理哦。”李阿姨看完这一条短信,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转眼就到了月底,李阿姨能看见,张辉出门越来越早,回来得也越来越晚。这天,李阿姨拨通了张辉的电话:“小伙子,阿姨知道你很忙,但还是想请你帮一个忙。”张辉在电话那端很爽快地答应了。李阿姨犹豫了片刻,说:“小伙子,麻烦你帮我买点预防脱发的洗发用品回来。我一个人出门不方便,你一次性给我多买几套。”

果然,到了晚上,张辉就给送来了五套洗发用品。送完东西,张辉回到自己屋里,觉得异常开心,原来推销产品也要讲究峰回路转。你看,自己刚干上推销这一行,第一次登门,就被楼上的阿姨噎得够呛,吓得什么话都没敢说。后来,只是一个关心的短信,就成功推销出去五套产品。要不是这五套产品,自己这个月的任务还完不成,再起早摸黑也不顶事。

再说李阿姨,拿到了五套护理产品,找了个盒子,将它们装好,就收进了柜子。然后,她脱下假发,坐在镜子前久久地发呆。半年前,李阿姨查出患有癌症,开始深度化疗,如今头发早已所剩无几。如果不是那次在客厅里,无意中发现张辉的包里全是护发用品,她也不会知道,这小伙子还真是个推销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赤兔马(东方夜谈)

雁翎

名马难求

明朝末年,满洲铁骑挺进中原,大明王朝陷入风雨飘摇之中。这天傍晚,雁门关守将邱奇从城外练兵回来,看到一群家丁模样的人在追杀一个孤身女子。邱奇让手下将士把家丁赶跑,将女子救了下来。

回到府衙,邱奇仔细看那女子,发现她十五六岁,柳眉星目,体态轻盈,颇有几分灵气。女子谢过邱奇的救命之恩,告诉他自己叫玉烟,母亲早已去世,与父亲相依为命。几日前因事得罪了仇家,被人一路追杀,途中父亲已被害,临死前嘱咐她,与其死在歹人手中,不如投身沙场,杀敌御国,于是她就奔雁门关而来。

邱奇听完,既同情玉烟的身世,又为她的义举而感动,沉默了一会儿,对玉烟道:“你已失去父母,而我一生戎马倥偬,未曾成家,如今年过半百,膝下空虚,想收你为义女,不知意下如何?”玉烟听完,忙高兴地跪拜在地,口称“义父”。邱奇很欣慰,对玉烟道:“孩子,从此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跟在为父身边,再也没有人敢来欺侮你了。至于杀敌的事,你一个女孩子家不便上战场,待在家中做些女红就是。”玉烟听完,忙又谢恩。

从此,玉烟就在府中住下来。随着满洲大军日渐逼进,玉烟见义父脸上时时展现出愁容,知他必是为战事所忧,于是劝道:“义父不必担心,我看咱们的将士个个都勇猛无比,将来一定能大败敌寇。”邱奇叹了口气,道:“女儿有所不知,为父担心的不是敌军的人,而是马匹。满洲将帅的坐骑高大威猛,嘶声如雷,两军对垒时,我的战马心存畏惧,行动迟缓,不战已屈居下风。唉,我一生都在寻找良驹,可惜一直没有机缘。”

玉烟听到这里,眼光闪动了一下,问邱奇:“不知义父认为,天下哪种马最好?”邱奇道:“古人常云‘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传说赤兔马浑身上下火焰一般赤红,无半根杂毛,嘶喊咆哮,震耳欲聋。后来此马到了关羽手中,关公曾单骑千里,夺城数座。可惜自赤兔马死后,天下再无马能与之媲美。”

玉烟听到这里,突然站起来对邱奇道:“义父,你把我杀了吧!杀了我,你就会得到一匹赤兔马。”邱奇大惊,忙问玉烟何出此言,玉烟就把自己的来历仔细地告诉了义父。

有个叫康乐的地方,那里水肥草美,自古就是出产名马的地方,传闻中的赤兔马就产自此地。玉烟的祖籍就在康乐,世代以养马为生,后来狼烟四起,父女俩就离开家乡,投靠了京城的姑母。姑母家很富有,姑父早已去世,膝下有个独子叫张奕书,比玉烟大了一岁,平生爱马如命,家中养了许多名贵马匹,可他仍感到不满意,梦寐以求的就是传说中的赤兔马。

姑母见玉烟孝顺懂事,就想亲上加亲,于是中秋之夜在花园的水亭中摆下酒席,为二人定了婚。夜深人静,长辈与奴婢们都已散去,张奕书与玉烟却仍留在亭中畅饮,不知不觉两人都醉了。张奕书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到亭边,低头看水中的明月。忽然他愣了一下,似乎酒也醒了,回身摇醒靠在栏杆上沉睡的玉烟,神情古怪地盯了她好一会儿,突然问道:“你们家乡有个传闻,东汉末年那匹赤兔马死后,魂魄又回到故乡,附在一个牧民的身上,世代相传。听说人的元神走失时,马就会现出原形来,是不是这样?”

玉烟不知张奕书何故说起此事,就点了点头。张奕书问:“如果人的元神不失,那赤兔马就永远附在人身上了吗?”玉烟道:“听说只有此人生命消失,又无后代可传,赤兔马才能重见天日。”

张奕书听到这里,突然冲玉烟大叫道:“你就是一匹赤兔马!刚才你醉倒时,我在池中看到了一匹红马的倒影,现在我就要杀了你。”说完就抓起桌上的杯盏掷了过来。

玉烟大惊失色,躲避过后,急忙跑到前院叫醒父亲,说清实情。父亲料到张奕书不会罢休,父女俩匆忙逃了出来。张奕书带人要去追赶,被姑母抱住,张奕书竟一脚将她踢开,姑母的头碰在石阶上,当场身亡。父亲为了掩护玉烟,故意引开张奕书,张奕书发现后也将他杀死……

洞房惊变

玉烟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她对邱奇道:“姑母与父亲皆因我而死,玉烟活着也没意思。义父对女儿恩重如山,女儿甘愿一死变为神马,陪伴您上阵杀敌。”

邱奇听到这里,回过神来,替玉烟擦干了眼泪,摇头道:“孩子,你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是赤兔马呢?一定是你那表哥日思夜想,再加上喝醉了酒,才会看花了眼。你切不可再生此念了!”玉烟见义父言辞恳切,只得作罢。

一晃又过了一月有余,这天玉烟上街去买东西,回来时经过一家茶楼,突然感到里面有两道寒光直射过来。玉烟感到心神不宁,不敢在外面多停留,急匆匆地回了府。

第二天,玉烟正在闺房刺绣,忽见义父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原来今天有位姓朱的富家公子上门来提亲。邱奇见那朱公子仪表堂堂,心想战事迫在眉睫,如果女儿能找户人家,有个依靠,自己也好安心,于是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玉烟低头想了想,对邱奇道:“女儿愿意嫁给此人,不过有个条件,要他拿出一千两银子来充作军饷。” 原来,玉烟平时听义父说起军营物资紧张,就想借机帮帮义父。

那富家公子果然爽快,马上备了聘礼送来,不久就抬了花轿来迎亲了。玉烟穿上大红吉服,坐着花轿来到朱宅,拜完堂后被送到洞房。一直等到深夜,道喜的客人陆续散去,新郎终于来到洞房,向着床边走来。玉烟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起来,盖头被揭开了,玉烟抬头一看,不由失声惊叫:“怎么是你?”原来眼前之人正是表哥张奕书!

张奕书笑道:“表妹这话问得奇怪。长辈早已为我们定了亲,你的新郎不是我,难道还会是别人吗?”

玉烟这才明白这场婚事是张奕书设的局,那天自己的直觉是对的,张奕书在茶楼中发现了自己,就跟踪到了府衙,然后改名换姓上门提亲。玉烟知道张奕书娶自己是假,想要杀自己才是真,她愤愤道:“就算我死后真的变成赤兔马,也要上阵杀敌,绝不会落到你这纨绔之徒手中,被圈养玩弄。”说完夺门而出。张奕书从怀中掏出匕首,大叫道:“这回看你哪里逃!”说完就追了出来。

玉烟跑到屋后的树林,张奕书追上来,挡在她面前道:“表妹,你真是固执,反正都是变成马,上战场有什么好?风餐露宿,流血流汗,随时可能丢了性命。你若跟了我,表哥一定不会让你受半点劳累的。”说着冲上来,将匕首深深地插进了玉烟的胸口。玉烟倒在地上,临死前,她拼力抓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掷到了张奕书的头上。张奕书晃了一晃,晕了过去。

赤兔现身

一阵冷风吹过,张奕书醒了过来,他看着旁边玉烟已变凉的尸体,心中充满了疑惑:怎么表妹死了,却没有变成赤兔马呢?难道那些传闻都是假的?可当日自己在花园的水池中,分明看到一匹红马的倒影。正在疑惑时,突然看到远处有一群人举着火把朝这边跑来,张奕书以为别人发现自己杀了人,忙纵身爬上旁边的树,躲藏了起来。

这时,那群人已跑到近前,有人大声问道:“马在哪儿啊?怎么没看到?”一个男的道:“我刚才路过这里,分明看到这具女尸旁,卧着一匹全身像炭火似的红马,我怕一个人制服不了,才叫你们来,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呢?”又找了一会儿,那人说:“算了,咱们先别找马了,这里出了命案,等天亮后咱们去报官吧。”说着这群人又走了。

张奕书在树上看着这一幕,早已呆住了。突然,他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才是真正的赤兔马!刚才正是他晕倒后显出原形才被人看到,当日在水中看到的也是他自己醉晕后的倒影。原来关于马的传闻是真的,他与表妹本是一脉相承,身上也流着一半牧人的血,所以才被赤兔马附了体。

张奕书下了树,来到玉烟的尸体旁,想到因为一己私欲害死了三个至亲之人,他心中无限悲凉,冲着尸体磕头道:“表妹,我对不起你,求你在天之灵原谅我。”说完抱着她向府衙走去。

话说此时,邱奇刚穿衣服起床,忽见下人哭着来报:“将军,小姐姑爷回来了!”邱奇不悦地道:“新人回门是喜事,何故这副模样?”他走出屋子一看,发现张奕书抱着死去的玉烟站在院中。邱奇惊怒道:“是谁杀死了我女儿?”

张奕书道:“是我杀死了表妹。”

邱奇一怔,明白过来了,悲愤道:“原来你就是张奕书!来人啊,将这歹徒给我拿下!”

张奕书平静地道:“岳父大人息怒,孩儿自知罪孽深重,今后愿载着您驰骋疆场,扬威杀敌。”说完放下玉烟,朝着一旁的石柱撞去,霎时间只见他血流如注,血滴飞溅,身子缓缓倒下,渐渐化为一匹红如火焰的雄健大马。那马昂起头来,发出了声震云天的长啸。

不久后,在战场上,有一位大将骑着一匹火红的烈马冲锋陷阵,如入无人之境,一举击溃了敌军。见过的人都说,那马真像是传说中关公骑过的赤兔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8 10:47)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接亲人回家

我和天池恋爱一年多后,终于披上了美丽的婚纱。

结婚那天,酒店门前车水马龙。妈妈问我:“坐在角落里那两个要饭模样的人是谁?” 我顺着妈妈的目光看过去,见有个老头正盯着我,旁边还有个老太太。老头发现我看着他们,赶忙低下头。我不认识他们,但觉得他们不像要饭的,虽然佝偻着背,衣服式样过时,但那衣服还带着折印,显然是新的。

妈说天池是孤儿,男家那边没亲戚来,如果不认识就轰他们走吧。现在要饭的坏着呢,喜欢等在酒店门口,见哪家办喜事就装作亲戚来蹭酒。我想了想,还是把天池叫了来。

天池看了两个老人一眼,慌里慌张地把我的手捧花都碰掉在地上了,最后支支吾吾地说是他的堂叔和堂婶。妈妈奇怪地问:“天池,你不是孤儿吗?怎么没听你说过有这门亲?”

天池低着头说是远房亲戚,好长时间不来往了,但结婚是大事,家里一个亲戚都没来,总觉着是憾事,所以……我靠着天池的肩膀,怨他有亲戚来也不早说,应该把他们调一桌,总不能坐在备用桌上。天池拦着说就让他们坐那吧,坐别桌他们也不自在。

直到开席,那桌上也只坐了堂叔和堂婶。敬酒经过那桌,天池犹豫了一下,拉着我从他们身边绕了过去。回头看到他们的头埋得很低,我又把天池给拽了回去,“堂叔、堂婶,我们给你俩敬酒了!”

两个老人抬起头,有点不相信地盯着我。二老的头发都花白了,看上去有七八十岁的样子。堂婶的眼神木木的,很空洞,我举起手来,不确定地在她眼前晃了晃,没反应。原来堂婶是个盲人。

“堂叔、堂婶,这是俺媳妇小洁,俺们现在给你们敬酒呢!”天池在用乡音提醒他们。堂叔这才“哦”了两声,忙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左手扶着堂婶的肩,右手颤巍巍地端起酒杯。我惊讶地发现,堂叔的右腿是空的。堂婶是瞎子,堂叔是瘸子,这是怎样的一对夫妻啊?

敬完酒,我跟天池说,等他们回家时给他们一点钱吧,太可怜了。两人都是残疾,这日子怎么过。天池点点头没说话,只是紧紧拥着我。

结婚后日子过得很快,婚后第一年的除夕,天池说胃疼,没吃晚饭就回房睡觉去了。我让妈妈熬了点大米粥,也跟着进了房。天池躺在床上,眼里还憋着泪。 我说:“天池,不带这样的,第一年除夕就不跟我们一块吃晚饭。一过节你就胃疼,哪有这样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你不是胃疼,说吧,什么事?”

天池闷了半天,说对不起,他只是想起堂叔、堂婶还有他死去的爹娘。他怕在桌上忍不住,惹爸妈不高兴才推说胃疼。我搂着他说:“真是个傻孩子,想他们,我们过完年去看他们就成了。”

天池却低下头说:“算了,那条山路特别难走,你会累着的。等以后路通了,我们生了小孩,再去看他们吧。”

婚后第二年的中秋节,我正巧在外出差,回不了家,我就跟天池煲电话粥。那晚,我们直到把手机聊得发烫没电为止。躺在宾馆的床上,看着窗外圆圆的月亮,我怎么也睡不着。估计天池也没睡,说不定正在网上神游,于是我翻身起来,打开电脑,重新申请了一个QQ号叫“读你”,想捉弄一下天池。登上QQ一看,天池果然在线,我主动加了他,他接受了。

我问天池:“这样一个万家团圆的好日子,你为什么还在网上闲逛呢?”他说:“我老婆出差,想她睡不着觉,就上网看看。你怎么也在网上闲逛呢?”我说:“我在外打工,现在想爸爸和妈妈,睡不着,就上网了。”

天池回了一行:“我也想我的爹和娘,只是,子在外,亲欲养而不能。”

爹和娘?我有点莫名其妙,忙问:“能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天池在那头沉默半晌,才回道:“你叫‘读你’,我今天就让你读一次吧。反正你我也不认识,你就当听一个故事吧!”于是,我意外地知道了天池一直藏在内心的秘密。

天池说—

30年前,我爹快五十了还没娶亲,因为他腿瘸,家里又穷。后来,庄上来了个要饭的老头,还搀着个瞎眼的女人。老头病得很重,爹看他们可怜,就让他们在自家歇息。没想到,一住下那老头就一病不起,后来老头的女儿,就是那瞎眼的女人嫁给了我爹。

第二年生下了我。我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可我从来没饿过一顿。爹和娘种不了田,就帮别人家剥玉米粒,一天剥下来十指全是血泡,第二天缠上布条再剥。为了我上学,家里养了三只鸡,两只鸡生蛋卖钱,留下一只生蛋给我吃。娘说,她在城里要饭时听说城里的娃上学都吃鸡蛋,咱家娃也吃,将来比城里的娃更聪明。但他们从来都不吃。有一回,我看见娘把蛋打进锅里后用嘴舔着蛋壳里剩下的蛋清,我搂着娘号啕大哭,说什么也不肯吃鸡蛋了,爹知道原委后气得要用棍子打娘。最后我妥协了,前提就是我们三个一块吃。虽然他们同意了,但每次也就象征性地用牙齿碰一下。

庄上的人从来不叫我名字,都叫我“瘸瞎子家的”。爹娘一听到有人这样叫我,必定会跟那人拼命。娘看不见就拿砖块乱砸,嘴上还骂着:“你们这些杀千刀的,我们瘸瞎,我娃好好的,不许你们这样叫唤。将来你们一个都不如我娃。”

那年中考,“瘸瞎子家的”考了全县第一,让爹娘着实风光了一把。镇上替我们家出了所有的学杂费,送我上学的那天,爹第一次出了山。爹对我说,进了城要好好学,以后就在城里找工作娶媳妇。别人问起你爹娘,你就说你是孤儿,没爹娘,不然别人会看不起你。

我让爹别说了,这是什么话,娘却说这是真话,要听。以后,你带了城里媳妇回家,就说俺们是你的堂叔和堂婶。娘说完就在那抹泪。爹说,不要把媳妇带回家,一带回来你娘忍不住就会露馅的。然后,爹往我怀里揣了十个熟鸡蛋,就拖着娘走了……

天池写到这里,就停下了。电脑前,我的眼泪也扑簌簌地往下掉。残疾不是他们的错,那是老天对他们的不公。这个傻天池,这样的爹娘,怎么能不孝顺他们?他怎么就这么小看我呢?于是我敲过去一句话:“那后来,你就告诉你媳妇他们是你堂叔和堂婶?”

天池回道:本来我不信。媳妇找的是我,又不是我爹娘。后来,我谈了第一个女朋友,当我认为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就带她回了趟家。谁知到家后,她连晚饭都没留下吃就走了。我追出去,她说,你们家基因有问题,以后生的小孩肯定也不会健康。我气得让她有多远滚多远。回到家,娘在哭,爹也骂我,说我不听他们的话,非要断了咱家的香火不可。

后来,我遇上了第二个女朋友,就是现在我的老婆。我很爱她,做梦都怕失去她。有了前车之鉴,我很害怕,只能不孝了。但是一到逢年过节我就想他们,心里堵得慌,难受……

天池写到这里,就没有再打字了。我下了网,依旧没有睡意。天将放亮时,我打了部门经理的手机,告诉他,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尽快办。请完假,我简单收拾一下行李就直奔火车站。还好,赶得上头班列车。

那条山路确实很难走。刚开始我腿上还有点劲,后来脚上磨起了泡,我脱下鞋子挤了水泡,疼得哭出声来,真想打个电话让天池来接我回家,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我从路边揪一把芦花垫在脚底,感觉舒服多了。想到天池的爹娘此时还在家里劳作,我腿上一下就来了劲,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当老村长把我领到天池家门口的时候,那一片烧得红红的晚霞正照在他家门口的老枣树上。枣树下坐着堂叔,哦不,是天池的爹。爹比我结婚时看到的老多了,他手上剥着玉米,拐杖安静地倚在他那条残缺的腿上。娘跪在地上准备收晒好的玉米,手正一把一把地往里撸。这景象宛如一幅画,而画中便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爹娘。

我一步一步地往他们跟前走。爹看到了我,手中的玉米掉在了地上,嘴巴张得老大,吃惊地问:“你、你咋来了?”

娘在一旁摸索着问:“他爹,谁来啦?”“天、天池家的。”“ 啊!在、在哪?”娘惊慌失措地找着我的方向。我弯腰放下行李,然后一把抓着她的手,对着他们,带着深深的痛,重重地跪了下去:“爹,娘!我来接你们回家了!”

爹干咳了两下,泪水无声地从爬满皱纹的脸上流下。娘把双手在自个身上来回地搓,然后一把抱住我,一行行泪水从她空洞的眼里热热地流进我的脖子里。

我带爹娘走的时候村里是放了鞭炮的,我又为爹娘风光了一次。当天池打开门,看到一左一右站在我身边的爹和娘,吃惊不小,怔怔地愣在那,一语不发。

我说:“天池,我是读你的人。我把咱爹娘接回来了。这么完美的爹娘,你怎么舍得把他们丢在山里?”

天池泣不成声,紧紧地抱住我,像他娘一样,把一行泪流进我的脖子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看谁厉害(幽默故事)

张静娟

老秦开着一家理发馆。这天,他刚送走一位胖胖的顾客,正要把地上的头发清理掉,忽然跑进来一个瘦子,喊道:“师傅,别动!”老秦连忙停住扫帚。只见瘦子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头发,走了。

老秦心想,莫非这个胖子是什么著名人物?他的头发很值钱?想到这儿,他赶紧命令伙计把胖子的头发收好,他要跟踪瘦子,弄个明白。

老秦跟着瘦子走了好几条街,最后来到一家鞋刷厂。老秦躲在一边,见瘦子正想进去,不料,被看门的老头拦住了。瘦子忙递过一支烟,说:“师傅,我是来谈业务的……”

老头接过烟,望了望说:“巧了,那不是业务部李经理吗?”说完冲不远处的一个男人喊道,“李经理,有人找你谈业务!”

很快,李经理过来了,问瘦子什么事。瘦子点头哈腰地掏出一个纸包,说:“经理,我想定做一个鞋刷。”

李经理奇怪地问:“定做一个鞋刷?那可贵了,一个两百块!”

瘦子咬咬牙说:“两百就两百!”说完把纸包里的头发交给李经理。

李经理接过来一看,说:“我还以为是什么珍惜动物的毛呢?这、这也太软了,还不如我们厂的猪毛呢!”瘦子却铁了心要做。

李经理只好说:“那你等一下,我交给工人,十分钟就搞定!”

十分钟后,李经理把一把崭新的鞋刷递给瘦子。瘦子付了钱,乐呵呵地出了厂。老秦赶紧躲到了旁边。

只见瘦子对着那把鞋刷得意地说:“哼,死胖子,我不就是你的秘书嘛,又不是保姆!居然让我替你擦桌子、擦皮鞋!以后我就用你的头发刷鞋,看谁厉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诊断书(幽默故事)

张志华

小原住院时,勾搭上了一个在医院食堂打工的女孩,出了院就吵着要跟妻子离婚,妻子坚决不同意。

这天晚上,小原喝了点酒回家,借着酒劲儿,他决定给妻子点颜色看看。他进厨房拿了根擀面杖,瞪着眼逼近妻子。妻子见他如此凶神恶煞,没等他发飙,就说:“你不就想离婚吗?何必动粗呢,这事我同意!”

小原没想到妻子会这么说,扔下擀面杖,扑通跪下说:“谢谢媳妇儿,感谢你成全我!”

不料,妻子冷笑道:“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把狐狸精带来,我要检验检验她,看她对你是否真心。”

小原怕妻子耍花招,本不想答应,但妻子撂下句话:“愿意的话,明天上午见,否则,离婚的事免谈!”小原只好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小原果真将女友带来了。妻子见了小原的新欢,并没有大吵大闹,她只是平静地递给她一张纸,示意她看看。

女友看过后,狐疑地看看小原,突然狠狠地扔下纸,骂了声“骗子”,捂着脸跑了。

小原觉得莫名其妙,他捡起地上的纸,仔细一看,竟是前阶段他住院时医院出具的诊断书,诊断结果是:他患了胃癌!

小原顿时蒙了:“你不是说,我得的是胃炎吗?怎么变成了胃癌?”

妻子面无表情地说:“我本想瞒着你的,是你逼我说出来的!我原本不忍心把你这个病入膏肓的家伙交给别人,她如果非要,我就给她……”

听到这里,小原一下子瘫倒在地。妻子看也不看他,拿起诊断书,转身进了卧室,偷笑道:“哼,想跟我离?我姐能治好你的病,也能让你患上不治之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暗语妙用(幽默故事)

陈新祥

王二是个小偷。这天,他带着徒弟小毛上了一辆公交车。找好目标后,王二示意小毛下手。小毛战战兢兢地走到目标身边,犹豫半天也没敢下手。

王二暗暗着急,忽然想起以前曾教过小毛一些小偷间的暗语,便掏出手机装模作样地打起电话来:“喂,老婆,我钱包放在‘二楼’房间里了,你赶紧给我送过来。”

“二楼”在小偷暗语中代表的是上衣下口袋。小毛当然听得懂他的意思,便壮着胆子向目标口袋摸去,可是一无所获。

王二眉头一皱:“什么?‘二楼’没有?那你再上‘三楼’找找。”

“三楼”的意思是上衣上口袋。小毛依言而行,结果仍是空空如也。

王二眉头皱得更紧了:“什么?‘三楼’也没有?那你到‘南北房间’再找找嘛!”

“南北房间”意思是裤子两侧口袋。小毛刚想动手,王二似乎有了新发现:“算了,你还是重点找‘朝南房间’吧。”

小毛听后,向目标左裤袋摸去,果然掏出一个钱包来。王二见状心花怒放:“找到了赶紧给我送过来。”说完,他乐呵呵地“挂”了电话。

这时,身边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忍不住调侃道:“大哥,你真能折腾人!一会儿‘二楼’,一会儿‘三楼’,一会儿‘南北房间’,整得你老婆满楼跑!”

王二尴尬地笑了笑。这时车靠站了,他赶忙带着小毛下了车。

小毛交上钱包后,王二正喜滋滋地准备“入库”,谁知手刚往裤子后面的口袋一插,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小毛忙问怎么了。王二看了眼远去的公交车,跳脚骂道:“该死的眼镜仔,竟趁我指挥你‘翻楼’疏于防范时,把我的‘后院’给劫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家有考生(情节聚焦)

张春风

刘剑是一名高三学生。他在班里有一个劲敌,名叫李刀。每次考试,两人都轮流坐庄。巧的是,两人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还是楼上楼下。

这天晚上,刘剑正在屋里做作业。突然,“啪”的一声,停电了,屋里顿时一片漆黑。妈妈焦急地喊道:“怎么停电了?”边喊边摸索着走到阳台一看,整个小区都停电了。

妈妈气呼呼地说:“停电应该提前通知的嘛,搞得我措手不及!”

刘剑伸了个懒腰,说:“妈,没事,我作业快做完了,明天早点起来,补上就行了。”

妈妈责怪道:“都火烧眉毛了,还想偷懒?你少努力一分钟,别人就可能超过你,想想楼下的李刀吧。”

刘剑不以为然地说:“整个小区都停电了,李刀也没法复习功课呀。再说了,这会儿物业也下班了,电力抢修最早也要等到明天了。”

妈妈想了想说:“不行,我去买蜡烛。”说着,急急忙忙下了楼。可是,这会儿都十点了,附近的超市肯定都关门了,怎么办呢?突然,她看见巷子口的一家小卖部还亮着灯,便赶紧走过去问有没有蜡烛。

店主是位老大爷,笑眯眯地说:“有!”

顿时,刘剑妈妈长舒了一口气。大爷戴着老花镜,弯着腰,在货架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正想拿下来,却突然又停住了手,说:“哎呀,这蜡烛不能卖给你,最后一根了。”

刘剑妈妈愣住了:“为什么呀?”大爷说:“这根蜡烛,已经有人预订了!”

刘剑妈妈不乐意了:“可是,是我先来的呀,当然要卖给我了!”

话音未落,门外又跑进来一个人,着急地喊道:“大爷,我要买的蜡烛呢?”

刘剑妈妈回头一看,来人竟然是李刀的妈妈。不用说,也是为了儿子复习功课来买蜡烛的。

大爷拿出蜡烛,正要递给李刀妈妈。刘剑妈妈喊道:“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这根蜡烛得卖给我。”

李刀妈妈也不甘示弱:“明明是我先打电话给大爷的,这根蜡烛得归我。”

刘剑妈妈吼道:“打电话管什么用?我人比你先到。”

李刀妈妈喝道:“管你人先到晚到呢,反正,是我先订的货。”就这样,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最后,大爷急了:“别吵了!”顿时,两人谁也不说话了,一起眼巴巴地望着大爷。

大爷苦着脸说:“你俩听我一句劝行不?这根蜡烛对半分,这总可以了吧?”

刘剑妈妈摆摆手说:“不行!半根蜡烛根本不够用!”李刀妈妈也摇摇头:“就是!大爷,您卖给我吧,我出十倍的价,给您十块钱!”

刘剑妈妈赶紧说:“大爷,我出三十块……”李刀妈妈说:“我出五十块……”两人声音越来越响,价格也越抬越高,谁也不让谁。

最后,大爷猛地敲了敲玻璃柜台,喊道:“别吵了,这根蜡烛,我谁也不卖,你们回去吧。”说罢,转身进了里屋。这下,两人傻眼了,只好悻悻地走出了小卖部。

突然,两人感觉眼前一亮。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小区竟然来电了。一个个窗户里,露出一盏盏雪亮的灯,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于是,两人急匆匆地往家赶。刘剑妈妈回到家,打开门一看,屋里黑乎乎的,刘剑竟然不在家。与此同时,李刀妈妈也回到了家,屋里也一片漆黑,李刀也不在家。

顿时,两人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很快,她们在楼道口相遇了。这时,两人也顾不上吵架了,结伴下楼找孩子。刘剑妈妈担心地说:“怎么办?这深更半夜的,孩子不会失踪吧?”李刀妈妈赶紧安慰:“不会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很快,两人在小区花园里发现了两道亮光。走近一看,刘剑和李刀正借助各自手机发出的光亮,在亭子里下棋呢。亭子里不时传来欢声笑语,在黑夜里显得格外轻松,格外温暖。

两个妈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