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故事会
故事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8,757
  • 关注人气:14,7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和圈子

故事会新浪微故事大赛

《故事会》杂志和新浪微博联合主办2013微故事大赛,邀请各路故事名家、草根英雄和世外高人展开较量!活动持续全年,每月产生一名金奖得主。

故事中国网

《故事会》主办 故事大本营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疯狂的货车(新传说)

彭远思

大刘是个长途货车司机,成天开着他那辆厢式大货车接单跑生意。这天,他卸了货物便急忙往回走。紧赶慢赶,傍晚的时候,他远远望见前头的螺江大桥了。

大刘心里一估摸:不错,今天半夜前到家没问题。可他正准备减速上桥,突然发现不对啊,怎么桥面上的几辆小车不但没往前开,反倒在往后倒车呢?接着,大刘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喊:“后退,后退,大桥垮了!”

大刘赶紧停车,伸出头一看:我的妈呀,这螺江大桥中间居然裂了一道缝,有一截已经陷了下去,整座桥成了“V”字形。大刘心里暗骂一声:怎么这么倒霉呢!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还算幸运,刚才那几辆小车上了桥,桥就能垮成那样,要是自己这大货车上去了,指不定有个啥三长两短呢。于是,他决定绕过这座螺江大桥,走远路。不过今晚想赶到家就没戏了,他便就地找了个便宜的旅馆住下。

大刘把一切安顿妥当,躺下就睡。这时,却听“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只好爬起来,揉着眼睛打开门,正准备骂两句。不料,只见门外齐刷刷站着一排人,吓得他两腿一哆嗦,半天才憋出一句:“请问,你……你们……找……找谁啊?”

只见面前站在中间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瘦子,递上证件,上前一步道:“你好,我是螺江市公路局的。外头那辆大货车是你的?”

这下大刘给彻底吓醒了,连忙弯腰点头,再瞄了一眼证件,来人还是个科长呢。这时,这位眼镜科长扶了扶眼镜,严肃地说:“我们是来调查螺江大桥垮塌事故的。我们调出大桥附近监控摄像头拍下的录像,在大桥入口不远处发现了你的货车,怀疑是你的车超载使大桥超负荷,最终导致大桥垮塌。”

大刘听了,这才松了口气,忙解释:“我说,领导,这……这里头是不是有误会啊?桥塌的时候,我……我的车还没上桥啊!而且,我这可是空车啊!”

谁知那眼镜科长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只是淡淡说了句:“空车不空车,你说了不算,一切等我们调查完了再下定论。请你配合我们工作。”说完,便吩咐身后的工作人员把大刘那辆大货车从头到尾好好检查个遍!

按道理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查就查呗。可是大刘开始心虚了。原来,他把货车驾驶室的副驾座做了一点改装,在里头放了好些水货手机,这样好赚点外快。无奈,他只好跟着这些工作人员来到车边,打开车厢门配合检查。那眼镜科长往车厢里一探头,立刻满脸的失望,接着便拨通了手机,道:“领导,车是找到了,可却是辆空车,这回怎么办?好好,明白!”

说完,他挂了手机,走过来拍拍大刘的肩膀,如此这般在大刘的耳边说了好一会儿。大刘听了,连忙摇头说:“这,这怎么行?”眼镜科长连忙示意他小声点,然后又补充道:“事成以后,我们会补偿你的损失费,三万块!”三万块!听到这个数字,大刘犹豫了一下,可还是狠下心拒绝道:“不行!”

看大刘态度如此坚决,眼镜科长急得左右踱步。他在那边干着急,大刘在这头眼看着这些工作人员在自己的车厢里上蹿下跳的,也心慌得够呛。不多会儿,他便急出一脑门的汗,忍不住往驾驶室瞟了一眼。这一瞟可坏事儿了,碰巧没逃过眼镜科长的法眼。只见他又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眯着眼盯着大刘好几秒,又转过头望了望驾驶室,突然命令道:“别管车厢了,给我检查驾驶室。”

大刘心中暗喊一声:完了!果然,十分钟后,工作人员拿着一个水货手机来到他们面前,报告说:“科长,这应该是水货,副驾驶座下头还有二三十个呢。”

只听眼镜科长“哼”了一声,又拍拍大刘的肩膀,皮笑肉不笑道:“兄弟,你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你干的可是走私的活儿,报上去是要判刑的!”见大刘不吭声,眼镜男又凑上去小声说,“只要你照我刚刚说的做,这些事我就当不知道,那三万块依然是你的!你自己考虑一下!”

这还有什么考虑的余地?大刘只得点头答应。于是,大半夜的,他就开着车子,跟着眼镜科长的车驶向了附近的一个水泥厂。一到水泥厂,眼镜科长马上让所有人动起来,迅速把一袋袋水泥搬上货车,直到超载了将近二分之一,他才喊“停”。

这时,眼镜科长招呼了大刘一声:“快,马上把车开到螺江大桥附近!”这回大伙算是明白了,螺江大桥才建成不久,要是只过了几辆小轿车就垮掉的事传出去可不好交代啊。于是,这帮办事员才想到让大刘这辆超载的货车上桥来顶罪!

再说大刘,尽管心里又是后悔,又是不甘,可却又别无他法,只好自认倒霉地发动了车,往螺江大桥开去。

他在前头开着车,眼镜科长带着一帮人跟在后头,眼看着快到大桥入口处了,大刘心里一阵害怕。为了壮胆,他一咬牙,踩下油门,想尽快把这事了结了拉倒。却只听“轰”的一声闷响,车居然停了下来不走了!

大刘赶紧下车,想看个究竟。这一看,他傻眼了。这时,后头跟着的眼镜科长也下了小车,生气地走上来,训道:“怎么不走了?你别想搞什么花样!”不过,等走到货车面前时,他也傻眼了。

“这……还能动吗?”眼镜科长问了一句。大刘正一肚子火呢,没好气地回答:“你说能动吗?”

眼镜科长不说话了。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接通电话,战战兢兢道:“领导……货车是差不多到大桥了,可现在又出状况了……是这样的,您先别生气,听我说,这个……货车不是超载的吗?还没开上桥呢,却把大桥前头的路面给压垮了,现在陷进地里动不了了……”

再说大刘,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不停地拍照发微博。他不由的一拍大腿,低下了头:这回算是全完了,别说那三万块打了水漂,自己走私的罪名恐怕也逃不掉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三个老头(东方夜谈)

张洪瑜

王东的老爸今年七十多,突然得了一场大病,送进医院第二天,医生就通知王东,快点准备后事。虽然医生这么说,可王东也不忍心就这样让老爸回家等死。

没多久,病房里又住进来两个老头,一个姓赵,一个姓李。王东跟他们的儿子私下一聊,原来两个老头跟他爸一样,都是大势已去,只待那一日了。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另外两个老头被家人接回家准备后事了。等两个病友一走,王大爷也坚持要出院,说反正是个死,不如在家里舒服些。

回了家,王大爷明知死期不远,可却整天脸上笑眯眯的,好像不是在等死,而是在等待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一般。王东瞧在眼里,心下却明白着,别看老爸一副看破了生死、对世间了无牵挂的样子,实际上他还有最后一个心愿,就是死后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入土为安。老爸在一年前就开始自己给自己找墓地了,哪知道现在墓地价格贵得吓死人,从墓园回来后,他整天嘴里念叨一句话:死不起啊死不起。

王东心想,自己再缺钱,也要完成老爸最后的心愿。于是,他瞒着老爸,悄悄跑到墓园打探。哪知道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把全城的墓园跑了个遍,就那样屁股大的一块地儿,最便宜的也要三万以上。再加上那些造价以及各种丧葬费用,没有五万根本住不进去啊!

王东心底凉嗖嗖的,他现在可买不起哟。这阴间的房子也不能按揭,看来老爸一死,只好把骨灰先放在家里了,等以后攒够钱了再安葬。

这天半夜他从外面回来,忽然看见屋外站着一个老头儿,正搓着两只手,伸长脖子朝他家张望。

王东走近了一看,不禁一怔,这不是和老爸住一间病房的赵老头吗?这么久不见,没想到他居然病好了,看起来还挺精神的。

王东向他打了声招呼:“赵伯伯,您找谁呀?”

赵老头也认出了他,犹豫了片刻,吞吞吐吐地问:“你、你爸……你爸现在咋样了?”

“还那样。”王东微微叹了口气,“一会儿醒,一会儿睡,吃了东西就吐。”

赵老头“哦”了一声,脸上似乎有些失望。他又往王东家望了一眼,说:“那好,你跟你爸说一声吧,就说那个姓赵的老头来过了。”

王东知道他是来看望老爸的,忙说:“赵伯,进屋坐一会吧,我爸也老提起你和李伯哩。”

赵老头连连摆手,走得很急,一会就看不见了。王东心说这老头真怪,想来看人,又不愿进屋。

第二天,王东才跟老爸提起昨晚赵老头来看他的事。老爸一听,黯淡的眼神突然一亮,急迫地问他:“你看清楚了,真的是那个赵老头?”

王东说没错,我看得很清楚。老爸缓缓点了点头,说:“唉,毕竟还是老赵这家伙快了一步。”

王东愣了愣,不明白老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老爸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老赵死了,他是来看我死了没有呢。”

王东大吃一惊,这么说,他昨晚看到的是老赵的鬼魂?他接着一想,恐怕自己真见鬼了,那赵老头出院时奄奄一息,这才一个来月,哪能就好了?

老爸见他吓得脸都白了,笑着安慰道:“别怕!老赵不会来害人的,他只是想看看我几时走罢了。”

王东还是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不由得怪起赵老头来:你走了就走了吧,干吗想拉我老爸一块走?

过了几天,老爸的情况越来越不妙,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王东请了假,整日整夜陪在老爸床前。一天夜里,他看老爸昏睡过去,就打算出去买点东西吃。

走到门口,他忽然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心中一惊,躲在窗后往外看。只见屋外站着两条人影,在月光下看得真真切切,其中一个果然是那个死了的赵老头,另外一个老头正是老爸的另一个病友李老头,看来也死了。不知咋的,他们居然扯到了一起,而且跑到自己家来了。

王东吓得腿都软了,瞪着这两个鬼,大气也不敢喘。只听那赵老头有些埋怨地说:“唉,这姓王的真是,磨磨蹭蹭,就是不死。”

李老头接口道:“是呀,你说这么拖着有什么好?还不是害着自己儿子吗?也不知要让我们等多久,真不够意思!”

赵老头叹口气道:“我真有些等不及了,要不咱们别等他了?”

李老头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太好吧,说好了算他一份的。再等等,我看他也快来了。”

王东哆哆嗦嗦地听着,明白了,原来这三个老头在医院有缘一见,大概做了什么约定吧,所以他们就来等老爸一块走。

两个老头又在屋外嘀咕了一阵,慢慢地走了。王东也不敢出去买吃的了,一张脸吓得刷白刷白地回到房间,一看老爸正好醒过来。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老爸。

不想老爸一瞧他的脸色,就猜到了,问道:“是不是赵老头又来催我了?”

王东知道瞒不过,只好说了,说这回那个姓李的老头也来了。老爸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什么?那个姓李的老头也来了?”他脸上又是高兴又是着急,想了想又说,“哎哟,他们两个都走了,我也得赶紧了。他们万一不等我,就麻烦了!”

王东暗吃一惊:“爸,他们走他们的,又不是赶火车,您还能活好长哩!”

“不行哟!”老爸认真地说,“我要是迟了就没份啦!”

王东一听愣了,什么份不份的?这又不是分什么宝贝,老爸还怕他们独吞吗?接着一想,可能老爸脑子已经糊涂了,也就没有问。老爸接着说:“王东啊,你也别再给我吃什么药了,就让我安安静静地走吧。”说完,又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晚上,王东不知不觉在老爸床前睡着了。忽然间,他隐隐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就爬了起来。走到窗前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来又是那两个老头,后面还站着两个老太太。

一惊之后,王东不禁来了气,我老爸还没走呢,你们天天在这催,算怎么回事嘛?想到这,他壮了壮胆,正打算出去劝他们走开,突然看见一个人从屋里走了出去。他一下张大了嘴巴,这个人正是老爸。

老爸径直冲两个老头走去,一边还说道:“两位老哥,你们等急了吧?对不起啊,让你们等了这么久。”

两个老头不耐烦地说:“就你这么拖拉!再迟一天,我们就不等了。”

老爸又连连赔礼道歉,看见那两位老太太,惊讶极了:“这两位、这两位……”赵老头说:“自己人!她们也是昨天刚下来的,非要加入,我一想也不错,这样咱们就更热闹了。”

老爸有点迟疑:“男女有别,这个不太好吧?”赵老头一笑:“死人哪还管这么多规矩?人家的儿女都无所谓了!”

老爸点点头,说那好,你们先走一步,我还得跟儿子说一声。我怕他不同意,还没交代清楚哩,说罢转身飘回了屋里。

王东愣了愣,快步跑回屋去,一看老爸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精神抖擞,像个没病的人一样。他知道,老爸这时已经死了,又伤心又害怕。

老爸向他招手说:“王东,老爸有话问你,我死后,你准备怎么处理我的骨灰啊?”

王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起了头:“爸啊爸,儿子没用,连块墓地也买不起。我不敢骗您,我打算先委屈您老人家一下,让您的骨灰仍旧住在家里,等我赚钱了,一定买块风水宝地把您风光大葬!”

老爸悠悠叹了口气,说道“你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吗?所以我一直不敢奢望有这个福气。”

王东一看老爸这么难过,什么也不顾了,大声说:“爸, 我就是去借高利贷,也要给您买块地!”

“别别别!”老爸慌忙摇手,“你可千万别干傻事啊!听我说,你把我火化后,就去找老赵的儿子。”

王东一听愣了,找老赵的儿子干啥?老爸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开口,说当初在医院时,他和赵老头、李老头互相一聊,谁家都不富裕,没打算买墓地。后来赵老头突发灵感,想到了一个办法,三个老头一拍即合:让三家人合伙买块地,三人合住。碑呢?就立一块好了,上面写上三个人的名字,再加上三个人的丧葬合成一次办,能省去不少钱。现在赵老头又多找了两个人,摊成五份,就更便宜了。

王东一听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两个老头非要等老爸哩!接着他心里一阵难受,哭道:“爸,太挤了……太挤了啊,太委屈您了!”

老爸叹了口气:“挤就挤点吧,好过死人跟活人同住!记住,就这么定了!”说罢突然往后一翻,躺在了床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10:10)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村正浩一,日本当代微型小说名家,作品短小精悍,结局常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精神感应药

李重明编译

启子刚二十出头,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她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小咖啡店,所以经常喊她下班后去店里帮忙打理。

这天晚上,店里来了个新客人,是个年轻小伙儿,瘦高个儿,白衬衫,看上去特别精神。小伙儿一进店,启子就情不自禁在心里叹了句:好帅啊。接着,她连忙上去招呼点单。过了一会儿,小伙儿喝完咖啡,离开了。启子不由又望了一眼他的背影,心里默默期望:要是他能再来光顾该多好。

没想接下来整整一个月,小伙子居然每天都来。启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可每次小伙子点好了咖啡,朝她礼貌地一笑,就低下头去看报纸杂志了;有时候,甚至还避开她的视线。好几次,启子都快要沉不住气,想要上前跟他打个招呼,问问他究竟是啥意思。可她又转念一想:万一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怎么办?我一个女孩子,众目睽睽之下,闹了笑话,那该有多难为情啊。唉,如果能知道他的心思就好了。

这天,启子路过一家旧物置换的小店,被玻璃橱窗里一些小东西吸引过去。忽然,她发现橱窗内侧贴着一张纸,上头竟写着:你想知道别人的心思吗?请服用精神感应药,它能帮你读懂他人的内心世界。近日进货,数量有限,请在店内预约订购。

启子心里一咯噔,想:精神感应药?真有那么神奇吗?她又想:要是吃了这药,就能知道那小伙子的心思,该有多好啊。

于是,她走进了店里。老板是一位戴眼镜的老人,见启子进门,他赶紧迎上来说:“欢迎欢迎,请进,你想买什么吗?”

启子支支吾吾道:“我看见贴在外面的广告,说……能读懂人的心……上头说的当真吗?吃了这个真的能读懂人的心思?”

老板赶忙拍着胸脯打包票说:“那当然,我试过,对方的心思一下子就会一目了然!不过你小点声,这药是我们秘密运来的,不想太声张,所以卖起来要随缘啊。”

启子听了,赶紧压低嗓门,半信半疑地问:“这药吃起来复杂吗?”

老板也凑上来,低声说:“很简单啊,把一粒小药片吞下去就成,然后你注视着对方。这时候注意力一定要集中,把自己脑子里的想法都排空,对方的想法就自然而然传到你的脑子里去了。千万不能开小差啊!”

见老板说得很像那么回事情,启子开始感兴趣了,她问道:“那得要多少钱?”老板也干脆地开价:“五万一粒!”

启子听了吓了一跳,这可是她好几年的积蓄啊。但她犹豫再三,还是不忍放弃,说:“今天钱没带够,请帮我预订一份吧。不过要是无效的话……”

老板听了哈哈大笑:“放心,无效来找我,我帮你出主意!你运气真好,是最后一位,预约就要截止了!”

启子这才相信,签了预约单,准备后天来取药。

就这样,启子好容易熬过了整整两天,终于带着钱又来到了那家旧物置换店。老板一看是她,连忙打招呼:“你来啦?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启子付了钱,接过那片药,看看,好像和其他的药片也没啥两样。老板看她有些怀疑,忙交待说:“这可是店里最后一片了,只能用一次,吞服后,效果只能持续三分钟,你一定得好好利用。”

启子若有所思点点头说:“谢谢,我一定会好好利用的。”

说完,她便马上向咖啡店跑去,慌慌张张地等候着,担心那小伙子今天不会来了。

过了半个钟头,那小伙子进门了!还是一身干净的白衬衫,还是那么帅气。启子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赶紧定定神,整理了一下围裙,端上一杯凉水,问他需要喝点什么。

小伙子低着头说:“请来杯咖啡吧。”

启子应了声“稍等”,便返回柜台。不过她并没有忙着泡咖啡,而是缓了缓,再取出那药片吞下。接着,她一边深呼吸,一边注视着小伙子。只见那小伙子大概等得不耐烦了,喝了口水,朝这边望来。启子连忙下意识地要躲开那目光,可又心念一转:不能胆怯,要脑袋排空才能读懂他的心思……于是,她马上又将目光迎了上去。

可是,过了整整一分钟了,那小伙子脑子里在想啥,启子却什么也读不出来。启子就这样又坚持了三分钟,但是仍没有任何效果。

上当了!启子心想:那个老人在胡说八道!靠这样一粒药片竟然能读懂人的心?我真是鬼迷心窍,昏了头。

启子气坏了,解下围裙,径直跑了出去。刚才那个小伙子见了,一脸惊讶,目送着她出了咖啡店。

启子一口气跑进那家旧物置换店。老板见了她,连忙笑盈盈地问:“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启子忿忿道:“不错个啥?根本就是骗人的。把钱还给我!”

老板忙问:“哎,不要激动,出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我完全按照你的说法做了。可那药根本没效果!”启子把没有读出小伙子心思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老板纳闷了:“那人一出现,你就服用了?并且看着他的时候,其他什么都没想?”启子激动地说:“当然,我足足盯了他三分钟呢!”

“不对,你等等。”老板沉吟了半天,说道,“啊,我明白了。”接着,他解释道,“这种情况很少见啊,而且药肯定没问题啊。要是你没有读懂他的心,那么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这个现象,那就是,当时那个小伙子也把脑子清空了,他的脑子也啥都没想啊!”

启子还是不太明白,问:“咦?这是怎么回事?”

老板忙笑着说:“也就是说,当时那小伙子看着你的时候,脑袋也是空的。那么,他那个时候,正好也在想读懂你的心思。”

听到这里,启子张大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时,老板忽然指着窗外说:“嘿,你瞧,是不是他?”启子回过头去,只见那小伙子正巧在拉门要进来呢。

老板会心地笑说:“在你的前面预约药片的,就是他啊。看来他和你一样,是来追究药效的。怎么样?这回是由我来再解释,还是你自己对他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路在脚下(新传说)

覃旭

南门是县城贫富区的分水岭,南门外面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南门里面是矮房破院、老街脏乱。

住在南门里的居民,也没啥大本事,大都吃着低保,每天悠悠闲闲过日子,很多人靠打麻将打发时间。

这天傍晚,麻将馆收摊了。有个叫林永红的头一个走出门口。这时,迎面过来一个穿着整洁的女人,她笑着问:“林永红,今天手气怎么样?”林永红嘴上应付说:“马马虎虎。”心里却在嘀咕:这人是谁呀?我不认识她,可她却知道我的名字。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随后,麻将馆又陆陆续续出来一些人,那女人竟然能一个不错地叫出每人的名字。

最后,那女人跟着他们回到南门里,突然高声喊了句:“请大家停一下,好不好?”

大伙儿停住脚步,回头望着那女人。只听她自我介绍道:“我叫郑梅香,是民政局新来的低保股股长,以后要经常和大家打交道,大家就叫我阿香吧。今天想和各位见个面,可你们都在麻将馆。我在外面等了小半天,就怕进去影响你们的手气。这样吧,你们先吃饭。晚上七点我们在林永红家的院子开会,好吗?”

这话说得大伙儿脸都白了,没人敢说一个“不好”。阿香这才点点头,回去了。看着她走远,林永红沮丧地说:“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赌博让她抓了现行,下个月低保怕是要停掉了!”

旁边那个瘦子苦着脸附和道:“哎呀,停了低保我们怎么活呀?也怪,她怎么都认识我们呀?”

这时,有个叫老刘的“哼”了一声,道:“我们的低保档案不是有照片吗?人家不会看呀?这个女人不一般,以后要小心点。”

当晚七点钟,阿香准时赶到。一点名,南门里所有的低保户都到齐了。阿香这才严肃地说:“赌博是低保户的大忌,文件规定,一经发现,要无条件地停保,不懂这条的请举手。”没人举手。阿香又问,“你们说,我该怎么办?”老刘举手说:“放我们一马,以后保证不赌了。谁赌停谁的,绝无怨言,大家说是不是?”大伙齐声说:“是!”

阿香笑了,说:“好,看你们的行动。不过,这事不能就此算了,得处罚你们。”“还要处罚?”大伙的心又拎起来了。只听阿香继续说道:“这条街太难看了,各人自扫门前雪,把自己的东西搬回家,路面扫干净,不乐意的请举手!”

没人举手,会议也就结束了。阿香一走,林永红说:“我看她很有人情味,没进去抓我们现行,一直等到收摊。我们也该帮帮她!”

大伙连连点头,于是就七手八脚地动起来,把堆在街边的柴火等杂物搬走,把街道打扫干净。

傍晚,大伙坐在南门下聊天,阿香又来了。看到街道焕然一新,她连声说:“好好好,早应该这样了,这样才像人住的地方嘛。”老刘说:“哟,你骂人还不带脏字。”阿香指着南门外的地面说:“我说错了吗?你们自己看看,这像人住的地方吗?”

南门与县城最繁华的朝阳路相距十来米,中间的路面坑坑洼洼,连摩托车都走不了。阿香似乎得理不饶人,继续批评道:“你们有的是时间,把路填平了不是方便自己吗?”

见大伙的脸有点红了,林永红打圆场说:“填平了干什么?反正我们买不起车,有车的人也不会将车开进来。再说了,工钱谁来出?”

阿香不高兴地说:“你们自己的事情还要工钱?”

老刘说:“要么将低保金额提高点。”

阿香刚要说自己没那个权力,却突然间有了主意,说:“好啊,要是你们能在五天内填平这条路,从下月开始,每人每月增加30块。”

顿时,大伙欢呼起来。

南门里临江,大大小小的鹅卵石、粗粗细细的沙子有的是,只要舍得出力,要多少有多少。看在钱的份上,大伙都拼了命,用了五天时间把路铺平了。

阿香验收后很满意,保证兑现承诺,但还有个条件,这条路要和朝阳路连成一体。老刘为难地说:“现在我们也想这么做了,但资金的确成问题。”阿香说:“我算过了,也就是十吨水泥的事,就从你们即将增加的收入里扣除,反正现在的低保金已经够维持你们的基本生活了。”

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吗?这个女人是把我们往坑里带啊,大伙脸色都难看起来。

见大伙误会了,阿香连忙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大伙这才眼睛发光,说:“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林永红领着大伙筹钱,买水泥,借搅拌机,忙得热火朝天。五天后,南门前出现一条平整的水泥路,和朝阳路连成一体,两辆车可并行。

随后,林永红借钱买了一批二级砖,把院子修葺一新,还特意把门口留得很宽。其他街坊也有院子,他们也纷纷把院门加宽,拆掉了门槛。

阿香验收后,亲手在南门外的显眼处立了一块醒目的牌子:“南门内有车位,每次5元”。

从此,南门内外天天车来车往。林永红家最有搞头,6个车位,白天黑夜几乎没空过。就连最小的院子也有3个车位。就这样,南门内的居民越来越爱笑了。

很快过了一个月。这天,林永红他们来到低保股,装模作样地问:“阿香,怎么搞的?我们的低保一分钱没多。”阿香边做事边说:“把你们的账本拿来,看看收了多少停车费,按每人每月30块算,多的给我,少的我补。”大伙哈哈笑了一阵,然后林永红动情地说:“我们专门来,是想请你吃一餐饭。从来没有谁,像你这样关心过我们……”

阿香盯着林永红的脸说:“哎哟,也会玩煽情了哦。”

林永红不好意思地说:“真的,给个面子吧,低保股的美女帅哥通通有请!”

只听阿香认真地说:“心领了,心领了!你们能有这番情意,我们就比吃上几顿还满足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9 09:58)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想买辆称心的二手车,门道还真不少……

二手车那些事

曹景建

刘科最近辞职下海,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因为业务需要,他准备买辆二手车。

这天,岳父递给他一张名片,道:“买二手车是个技术活儿,不懂的人只能认栽,我替你找了个懂行的帮帮忙。”刘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万东汽车维修部冯二虎”的字样。

刘科马上拨通了电话。这个冯二虎当时便自告奋勇说明天就有空,于是两人约在第二天中午,南环二手车市场碰头。

第二天准时准点,刘科见到了冯二虎:皮肤黝黑,身板结实,一双小眼睛,浑身上下透着股机灵劲。不多会儿,两人就热络起来。刘科报出了自己的心理价位,冯二虎马上爽快地说:“没问题!”刘科还想多交代几句,冯二虎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随身带着的工具包,说:“放心吧,兄弟,包在我身上。”

这时候,刘科才注意到,冯二虎右手的小拇指断了一截。他小心地问道:“兄弟,你这手是?”

冯二虎先是一怔,接着摇头笑了笑说:“没啥,修车这活儿危险着呢,这也是前一段修车时不小心弄伤的。不过你可别小瞧我手有残疾,不信你去打听一下,我在咱们市修车这一行里名号到底如何。”刘科听了,嘴上虽然没吱声,可心里却嘀咕起来:这家伙靠谱吗?

冯二虎却似乎没感觉到刘科的犹豫,乐呵呵地催他赶紧挑车去。两个人绕着市场才逛了一圈,刘科就挑花了眼。

多亏了有冯二虎在,根据性价比,最终帮他选出了两辆中外合资的二手车。这两辆车,从外观到内饰都差不多;再看里程数,都跑了五万多公里,价钱也不相上下。

刘科又开始纠结了:买哪辆好呢?只听冯二虎笑道:“看我的吧!”说罢,他绕着其中一辆车转了一圈,掀开了前盖,仔细查看了一番。随后,他便把刘科拉到一边,小声说:“这辆车太旧了,不能买。”刘科将信将疑地问:“不对啊。我看里程数显示只有五万多公里,轮胎也挺新。你怎么说它太旧?”

冯二虎嘴一撇:“你不懂其中门道,这二手车吧,所有东西都可以作假。比如这辆,先换了轮胎;再把行驶里程调低十来万公里,加起来不过两三千块钱的事儿。可我刚才根据其他部件的损耗程度一盘算,这车起码开了十五万公里呢。”

刘科听后,惊得瞪大眼睛。冯二虎笑了:“还有更牛的呢!”说完指着角落一辆车,悄声说,“瞧,那辆车其实就是把报废车的零件组合加工,拼出来的!”说完,已经钻到另一辆车下去了。这时,刘科才打心眼里佩服起冯二虎来。

不多会儿,冯二虎一骨碌钻了出来,发动了汽车,又打开前盖,一双小眼睛死死地盯在发动机上。突然,他笑着对卖主说道:“你这车排气筒有些问题,你好好看看吧。”卖主听了,一边说着不可能,一边转身向车后走去查看。

说时迟那时快,冯二虎马上从包里拿出一套听诊器,把耳塞戴上,再用一块毛巾包住另一头,按在发动机上面听了起来。

没一会儿,只见卖主从车后转过来,一把推开冯二虎,嚷道:“听什么听,我不卖了,哼,还给我玩调虎离山计!”

冯二虎笑了:“大哥,不要生气,你不卖我还不买了呢,这车的发动机有啥问题,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嚷嚷吧?”那卖主一听,马上转成一副笑脸,递给冯二虎一根烟说,“看来今天我遇到懂行的了,行行好,你可别嚷嚷。”

冯二虎摇了摇头,便拉着刘科离开了。刘科赶紧问:“我说冯哥,你这又不是医院看诊,还拿个听诊器做啥?”

冯二虎压低了嗓音解释说:“汽车发动机的一些杂音,光凭耳朵是听不出来的,非得靠这听诊器不可。这不,刚才我就用它听出来,这辆车气门的声响很不对劲。”

刘科听了连连点头,可又无奈道:“这车不好,那车不好,我上哪儿买车去啊?”

冯二虎答道:“呵呵,你不要急。这好车啊,可遇不可求,得靠缘分。”正说着,只听他突然失声喊道,“小李,嘿,你怎么也来了?”说着,朝角落里一个年轻男子招起手来。

那个叫小李的年轻人也发现了冯二虎,迎过来,说:“是啊,我来卖车。”说着向身后一指。刘科这才发现小李的身后也有辆车子,而且和刚才发动机有问题的那辆车竟是相同的型号。于是,他便感兴趣地走上前去。可一看,他心里不免有些失望:车子虽说乍一看还成,可再看行车里程表上,竟然显示跑了十五万公里。

再一听小李的报价,刘科连连摇头,心想这车都跑成这样了,怎么好意思要价还那么高。

谁知冯二虎一听,问也不问刘科,竟自顾自地还起价来:“小李,你看都是熟人,再便宜五千块怎么样?”小李面露难色,道:“你们等等。”接着掏出手机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李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那人听完情况,点了点头说:“行,就这价格成交吧,小李你跟着他们办手续去,我还有点事去办,记着把钱带回来就行。”说完便离开了。

刘科刚想说什么,冯二虎暗地里拉拉他的衣襟小声说:“别吭声,这车绝对超值,听我的没错,快交钱吧,省得别人变卦!”说完便拉着小李去交易厅办手续。

就这样,刘科稀里糊涂跟着冯二虎进了交易厅。不过交了钱后,刘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尤其看冯二虎和小李谈笑风生的样子,刘科更疑惑了。他立即警惕起来,忽然想起自己有个表哥在外地做洗车生意,便趁冯二虎和小李去厕所的时候,给表哥打了个电话。

表哥一听,马上在电话里骂道:“我的蠢弟弟啊,你怎么那么傻啊,肯定是那个冯二虎事先安排好了,今天给你演双簧呢。最后好把这辆最破的车塞给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差不多都要散架了!”

听了表哥的话,刘科越想越窝囊。刚撂下电话,他就发现冯二虎和小李回来了,一边走,小李还一边小声说:“晚上请你喝酒啊!”

待小李一走,刘科就黑着脸说:“冯哥,这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都快报废了,我出这个价太吃亏了。”

冯二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笑起来:“刚才光顾着抓紧时间买车,没多解释。你有所不知,小李是我的老相识了。这车其实只跑了五万多公里,是几个月前他跑过来让我调成十几万公里的,哈哈。”

刘科听了哪里肯信,嚷道:“咋还有把公里数调高的,傻不傻啊?”

二虎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哼,当然有啊,你不知道吧,这个小李啊,是水利局前任局长的司机,刚才另外那个是他们办公室主任。据说他们新任局长不喜欢上任的座驾,这才委托他们来市场处理掉。”

刘科点点头“哦”了一声,又纳闷了:“那他把里程数调高图的是啥?”二虎眼一瞪:“图的是啥?图的是在单位骗汽油补贴呗!”说到这里,冯二虎叹了口气,“从他们局长骗油补这件事儿,我就知道这人不是啥好鸟,果不其然,前不久被查出问题,撤职了!”

“原来如此,二虎兄弟你懂得真多!”刘科这才回过神来,竖起大拇指说道。

只见冯二虎轻轻摇头,把手抬起来悠悠道:“兄弟,实话说吧,我这手指不是修车弄伤的。其实是因为前一段有个人找我调低了里程表,又把车卖给了一个老板,结果那老板的家人开车出车祸了。那老板也不是个善茬,查来查去,查到我这里,找人把我骗去一顿毒打,还把我小拇指给弄断了。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不干那勾当,老老实实修车才是正道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8 10:02)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换了一个人

马奕彦

那一天,闾先生家正晾着元宵面,从楼上却泼下一盆水,把面全打湿了,这下气得闾先生的女人朝上面破口大骂:“喂,贱人……”闾先生一听,急忙劝她别骂了。见老公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女人就更来气了,数落他是个窝囊废!

女人骂的那个“贱人”,其实是闾先生的前妻,叫翡翠。因为一直没有孩子,再加上疙里疙瘩的问题,两人便离了婚,于是把居住的楼中楼分割成上下两套产权房,上层分给了翡翠,闾先生住到下层,也就是一楼。

翡翠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嫁人,倒是闾先生很快又结婚了。闾先生总觉得自己有点心虚理亏,所以每当楼上的翡翠有不当之处,比方说,水泼下来了,夜里脚步声太响了,他总会劝说老婆息事宁人。

这天,闾先生从外面一回来就板着个脸,在阳台上发呆,看样子心情不好。突然,头上“哗哗”作响,又是一阵“雨”瓢泼而下,而且这“雨水”臭哄哄的,像是浇菜的粪水!

闾先生伸出头朝楼上阳台看了看,立马一改常态,直奔二楼,把翡翠家的门擂得震天响。翡翠慌忙放下粪勺开了门,只见闾先生沉下脸,朝她大吼:“你搞什么?在房子里玩农家乐啊!你这样泼着粪水玩,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像话吗?还有完没完?”翡翠被呛得直翻白眼,傻了。

闾先生嚷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到自己家里。自家的女人乐了,咋啦?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她眉开眼笑地说:“哟,你今儿个咋就换了一个人了?”

闾先生眼睛一瞪,说:“是翡翠心里换了一个人—她要嫁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意料之外(幽默故事)

胡茂全

小珍是个漂亮的女护士,有三个男人整天围着她转,一个比一个殷勤:大款每天车接车送;公务员时时情话绵绵;还有个帅哥,不但长得好,身材更好,就是话不多。小珍也没细问他是干什么的,只觉得帅哥那两手臂的肌肉看着就让她心花怒放。这三个男人各有所长,小珍实在难以取舍。

护士长给小珍出主意:“这些男人对你的感情是真是假,一顿饭就能试出来。”她写下一张菜单,又说:“从头到尾陪你吃完这顿饭的男人,就是你的真命天子!”小珍一瞧,这些菜就是护士长平时吃的瘦身餐,真是要多难吃有多难吃,但护士长见的世面多,小珍不敢多问,便一一照单准备。

小珍先约来大款。大款一进门,见满桌的凉拌素菜,勉强尝了一口,皱着眉道:“太好吃了!”没到一分钟,大款说有个生意要谈,走了。

小珍有些失落,约来公务员。公务员尝了一口,也苦着脸道:“真是美味!”没过五分钟,公务员说有个会要开,也走了。

小珍叹了一口气,约来帅哥。帅哥进门,围着一桌素菜盯了半天,话都没说一句,转身也走了。

次日,护士长听了小珍的叙述,意外地说:“都走了?没下文了?”

小珍说,后来大款打来电话说:“珍,我懂你的意思,那盘泡菜底下有张信用卡,你当伙食费吧……”公务员也打来电话,说:“珍,那盘海带丝下面有张免费餐券,到任何一家酒店都能免费用餐一年……”

护士长听了,不住地摇头,小珍又说:“那帅哥倒是回来了……” 护士长说:“看来他最有觉悟!”

小珍大笑着说:“看着一桌凉拌菜,他是‘觉悟’了,干脆扛了两个煤气罐给我,他呀,就是干这个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记名字(幽默故事)

(覃科棵)

那天的语文课上,李新和同桌黄亮一直在开小差。语文老师拿着“班情表”气冲冲地走到他们跟前说:“你们自己把名字记上!”

一时间,两个人都红着脸不愿写,因为名字一上了“班情表”,就得在全校被通报批评,所在的班级还会被扣分,班主任则会狠狠地“修理”他们。

语文老师见他们一脸不情愿,就把“班情表”推到李新面前说:“你把他的名字记上,你的可以不用记。”李新看了看老师,拿起笔又放下了。

老师又把“班情表”推到黄亮的面前,说:“你把他的名字记上,你的可以不用记。”黄亮犹豫了一下,也没动。老师火气更大了,把“班情表”推回到李新的面前说:“现在你必须得把他的名字写上,要不我就只写上你的名字!”

李新见老师是动了真格,便轻轻地问:“我写了他的名字,您就真不写我的了吗?”老师点了点头说:“你放心吧。”李新听了,一咬牙就写上了黄亮的名字。等他写完,老师又把“班情表”推到黄亮的面前说:“他都把你的名字写上了,难道你不写上他的名字吗?”这回黄亮毫不犹豫地就把李新的名字写上了。李新见了,嚷道:“老师,您怎么说话不算数啊?”老师说:“怎么不算数,我是没写上你的名字,但并不代表黄亮也不写啊!”全班同学一听,不禁都哈哈笑了起来。

几天后,班长对语文老师说:“老师,那天您让李新和黄亮相互记名字后,他们再也不敢违反纪律了。”另一个同学接着说:“老师只一招就把他们的团结破坏了,老师真了不起!”

语文老师笑了,心想:我哪厉害啊?纯粹是当时气晕了,连他们叫什么都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09:45)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另类的面试

(张珠容)

伊薇特从大学毕业已经三个月了,但她的工作还没有着落。她自己也数不清找了几份工作,但都不成功。把她拒之门外的理由很多—不够开朗、没有工作经验、个头过高等等。伊薇特却觉得,他们拒绝她的理由只有一个—她嘴唇长得很难看。

没错,伊薇特一生下来就是兔唇。尽管父母找了最专业的医院为她修复,但上唇中间还是留下了个微小的疙瘩。

母亲为伊薇特的就业问题着急,就恳求一个老朋友想想办法。老朋友终于答应让伊薇特“应聘成功”,留在他的俱乐部里帮忙。

这天,母亲兴奋地告诉伊薇特:“美尔街一家俱乐部正在招募一批工作人员,只要求个子高,你去试试吧,亲爱的。”伊薇特答应了。

下午,伊薇特踏进了那家俱乐部,里面正在进行面试。伊薇特向接待者报了姓名,并取了号,她排在第5位。一个多小时后,她被叫进了房间。伊薇特看到房间的中间挂着一块米黄色的帘子,帘子前边坐着一个女孩。伊薇特猜想,坐在帘子后边的人肯定就是面试官了。

果然,她刚坐下,帘子后边就传出了声音:“你好伊薇特,我叫诺埃尔,坐在你旁边的是4号艾琳。很抱歉,我现在手头还有一些事情要忙,一会才能接待你,你可以和艾琳先聊聊天。”

于是,伊薇特对着身边的艾琳微微一笑,和她闲聊起来。

过了一会儿,诺埃尔重新坐回到了帘子后边,他让艾琳到大厅去等待结果,然后对伊薇特说:“在我们正式开始之前,请你先描述一下4号女孩,也就是艾琳的外貌特征。”

伊薇特不假思索地说:“她的头发绑得很整齐,蓝色的眼睛总放着光,鼻子高挺而且可爱,薄薄的嘴唇非常有特色。最关键的一点,她的笑容很灿烂。”

诺埃尔说:“谢谢你,伊薇特。”这时,伊薇特听到,帘子后边传来了沙沙沙的声音,接着,诺埃尔让伊薇特描述一下自己的头发。

伊薇特突然明白诺埃尔正在对面做什么—他在凭感觉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女孩画肖像。这算什么面试的方式?伊薇特很好奇,但她依然如实回答:“我留着披肩短发。今天早上,我出门有点匆忙,所以现在有些凌乱。”

“好,请再描述一下你的下巴。”

“我的下巴比较突出,特别是在我笑的时候。不过,我似乎挺长时间没对着镜子笑过了。”伊薇特说着低下了头。

“那么,你的脸颊呢?”

“我觉得自己的脸庞太圆太胖了。”

就这样,每隔两三分钟,诺埃尔就会问一个问题。这些问题,伊薇特全都根据自己的真实感觉回答了。

诺埃尔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你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伊薇特说出了藏在心里多年的话:“我的上唇中间有一个小疙瘩,那是小时候做兔唇修复手术时留下的。这太丑了,我很想把它割了。”

诺埃尔说:“你看起来有些自卑,孩子。不过,谢谢你的诚实回答。”之后,他叫了6号女孩进房间。与之前一样,伊薇特听到诺埃尔建议6号和自己交谈几分钟。因为面试已经结束了,伊薇特一身轻松地与身边的这个女孩聊起来。

伊薇特出去后坐在大厅和其他几个女孩一起等待结果。过了半个小时,诺埃尔走了出来,站在大家面前。伊薇特觉得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她忍不住对身边的4号女孩艾琳说:“这是我参加过的最另类的一次面试!”

“面试?”艾琳一脸诧异,“这可不是一场面试!”

伊薇特觉得更奇怪了,但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诺埃尔已经开口说话了:“孩子们,我给你们画的肖像已经完成了。”说着,他给了每人两张图纸,并解释说,写着“1”的一张是他根据各自的描述完成的画,写着“2”的一张是通过别人的描述画出来的。

伊薇特看到了自己的两张肖像,这两张肖像区别极大。写着“1”的那张,她看上去很内向、很胖、很不开心,但写着“2”的那张,她青春可爱,满脸笑容。伊薇特还发现,这张肖像的嘴唇特别漂亮,上唇中间的那个疙瘩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可爱的黑痣。不只是自己,伊薇特发现其他5个女孩看完各自的两张肖像后也出现了同样惊讶的表情。她偷偷扫了一眼,这些女孩的第二张肖像都要比第一张漂亮。

诺埃尔问:“孩子们,你们有没有发现,在别人眼里,你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美丽?”所有女孩都点了点头。

诺埃尔接着说:“这正是我想传达给你们的。你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分析、去改变那些别人不喜欢的地方。其实,你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享受别人喜欢你们的地方。如果这样去想的话,你们还有自卑的必要吗?”

他的话音刚落,现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伊薇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边鼓掌,一边落下泪来。

走出那个大厅时,心存疑惑的伊薇特抬头看见了一块并不显眼的招牌。招牌上写着:诺埃尔.义务心理诊室。而这间诊室的左边,正是一家俱乐部。伊薇特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因为走得匆忙,她数错了店面,本该到第五家的俱乐部去面试,却走进了第六家的心理诊室……

俱乐部的面试早已结束,伊薇特却一点也不后悔错失这个工作的机会。因为,如果不是进错一道门,她就错过了那个帮助她找回一生自信的肖像测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1 09:50)
标签:

大招

分类: 精彩故事

包丢了谁赔?

(王睿)

这天,小老板杨明开车出去做保养,到了洗车行,里面马上出来两个人给他的车进行全面清洗。这时,正巧客户来电,杨明便走到一边接了电话。这个电话持续了近半小时,等杨明打完电话,回过身来,车也洗好了。正当他准备取钱去结账时,却发现放在座椅上的公文包竟不翼而飞!

公文包里可是有30万现金和很多重要的客户资料啊!杨明怒气冲冲地找到了洗车行的负责人王经理,要他给个说法。

王经理听闻后面如土色,立马叫人调出了车行的监控录像。从录像里看出,给杨明洗车的有两个人,一个穿着红衣外套,一个穿着浅蓝色外套。只见杨明转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的时候,那个红衣男子左顾右盼之后,迅速放下手里的洗车刷子,拉开车门拿走了包,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看完监控录像,王经理肯定地说:“那个穿红外套的人不是我们店的员工,我们店的员工都是统一穿浅蓝色的工作制服!”

杨明直嚷嚷:“你撒谎!不是你的员工,他怎么能跟你的员工一起擦车?”

王经理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这男的之前来我们车行应聘,不过由于他证件不全,我们没敢录取。”

杨明责问道:“没被录取,你还留他在车行里?”

王经理顿时语塞,急忙叫来画面中另一个员工询问情况。那个员工老老实实地说:“当时我准备去洗车,那个男的说要来帮我。我说不是我们店里的员工是不能帮忙的,可他却说已经被录取了,就等着发制服后正式工作了。当时,我记得先前是看到这个人来店里面试过,就相信了,便让他来打打下手。”

王经理耸耸肩,一脸坦然说:“杨老板,你听见了吧,那人就是个骗子,这是外人作案,不关我们洗车行的事。”

杨明十分愤怒,双方争吵得面红耳赤,也没弄出个结果来,最后,杨明狠狠扔下一句:“咱们法庭上见!”

两天后,杨明找到律师,一纸诉状把洗车行告上了法庭,要洗车行赔偿他的一切经济损失。

几个月后,法院作出判决:

洗车行管理不善,给客户造成损失,负主要责任,应承担70%的责任。而杨明本人,由于没有妥善保管好自己的重要财物,导致财产损失,承担余下30%的责任。判决结果宣读后,洗车行表示服从判决,最终双方都没有再提出上诉。

律师点评:

本故事主要涉及的法律问题,即过错责任的承担。根据法律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故事中,因为洗车行在管理上存在一定缺陷,导致小偷冒充工作人员、实施盗窃行为的发生,理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但作为受害者的杨明被盗结果的发生,与他本身的疏忽大意尚有一定关系,故也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