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2-20 14:29)
汤汤是我的师妹,“爱国爱家爱师妹”的师妹,我是汤汤师兄,“防火防盗防师兄”的师兄。我爱汤汤,如同爱所有师妹一样,但我一直没给她说,她也一直装作不晓得。汤汤对我一直心不在焉,防么子嘛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5 20:06)
标签:

小说

马岩

年猪

分类: 胡言乱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X

 

木易也是桃源县人,木易是笔名,真名叫杨二车,是杨枪枪的远房堂弟。他在涪陵师范学院毕业后,并没有收到枪枪兄诸如此地钱多人傻速来的电报,也不晓得哪根神经短路,哪阵羊癫疯发作,就跑到北京来了。初来时,跟着枪枪兄做了一阵出版,后来又搬到南五环的旧宫,搬到桃源作家张万鑫那里,和张万鑫搞了一阵策划。张万鑫是个很牛逼的小说家,写了一部马口鱼,被知名评论家何三波吹成神,说是近100年来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记:
以前一直说,我有两年个字没敲,其实此言甚谬。因为每天工作也好,聊天扯淡也罢,估计每天敲下不低于三五千字。我为此自豪不已。因为想想有些网络作家说自己每天能敲上万字,原来我也能做到啊!只要我每天无心工作,醉心聊天,在QQ里多说些废话,他们算个锤子。恰恰如此,我陆续发出的这些东西,可能就是在QQ聊天里敲出来的。当然,我不能说是在上班时间聊出来的,毕竟,我领导还盯着呢!

人在回首过往的时候,往往会或多或少察觉自己的稚嫩和荒唐之处。现在的白话文一点也不凝练,倒是适合写长篇小说,上边那一句话,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遥想当年,傻逼不已。有时我经常在想,古代人到底怎么生活?说些么子话,做些么子事。他们的刀枪剑戟斧钺勾叉生锈了啥时候去磨,他们又长又臭比懒婆娘还腌臜的裹脚哪个舅子爱去给他们脱?所以,在 
八九年前时,我胡乱写了些关于三国的东东,现在回首翻看,真是嫩得能捏得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浮生若梦,恍若隔世。在我24岁时,曾幻想写一篇稍长的小说。老家谚语形容人懒惰,像癞蛤蟆一般,要戳一步才跳一步,这些年,似乎很少人对我指指戳戳,所以当时敲了几段,也就竟然意料之中搁笔了。现在翻出看看,感慨万千,有精力了,或许会继续写下去。

《窑子》
 
2010.6 胡莱莱 


1.

  懒洋洋地坐在办公室里,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我微微起身,写字楼下一大盘的胡同,一大片的青瓦,一些树点缀其间,不算齐整的线条,密密麻麻地铺开在面前。

  手里没什么活儿,做什么都比较无聊,没有欲望,也没有期望。卵不烧温地磨着屁股,等待着下班。我想,这种日子已经很多年了,这种感觉已经很熟悉很厌倦了:从上学时磨屁股等待下课铃响,到上班磨屁股等待下班,从周一磨屁股等待周末的到来,从年轻磨屁股,直到自己一事无成,碌碌无为,成了个老阳痿,抑或老油条,甚至老流氓,当然,还可能是老革命,但我不知道老革命们是否也磨屁股。

  QQ挂着,隐身,群屏蔽。不想与人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连湖中学

郁江

分类: 胡言乱语

  追忆连中青涩时光,怀想母校感恩岁月

  胡半坡.2014年10月

 



  一.

  马岩历历黄桷树,芳草萋萋袁家沟。

  日暮乡关何处是,连中岁月上心头。

  连湖中学校长何老师嘱我写一点关于母校的文字,不觉引发了游子的丝丝乡愁,关于连中的那些记忆也更明晰起来。忽觉崔颢《黄鹤楼》中诗句颇为贴切,胡编乱改之后,或多或少能表达对于母校的魂牵梦萦。

  二.

  第一次踏进连中校门,应是小学六年级时,那时家姐在读初一,我经常去找她吃饭。郁江从鄂西利川款款而来,穿过连湖境内。连湖集镇驻地,小地名叫乐地坝,但并没有开阔的坝子,而是金字山逶迤到郁江边的一小块台地,场镇也就依山傍水而建。从连湖老街往西,在粮站附近的大门进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3 00:51)
标签:

刨汤

杀猪菜

分类: 胡言乱语


一.

 

  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说, 人也好,动物也罢,都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头猪,如果它不特立独行,那么,它也挣脱不了命运的枷锁。

 

  它没法越圈而逃,带着心上猪私奔,去后山开辟一片新天地,过上崭新的猪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8 14:59)
标签:

苹果

文化

我读初中的时候
同桌老鹏
用一包傻子瓜子
把小镇上
一个胸脯饱满的妹妹
骗上了床


 
时隔多年
老鹏无限感慨
狗日的人民币贬值得凶啊
一包瓜子不得行了
不管是傻子 还是洽洽
都不得行
这年头
至少要用几袋苹果


 
其实
我也想送你苹果
五袋六袋 都无所谓
但我不想 骗你上床
上床 有什么好玩的呢
我最多只想
把你冰冷的脚
捂在怀里
捂得火热
捂得滚烫


 
其实
我也想送你苹果
五袋六袋都无所谓
但我家里没有苹果
苹果树都没有一棵
我家只有一株梨树
一株李树
一株桔树
半山腰上营养不良
秋天偶尔会收获些
歪瓜裂枣的惊喜
林子里还有
两藤八月瓜
三笼猕猴桃


 
亲爱的
告诉我吧
这世界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叫魏润熙,我喜欢讲故事。幺舅说,讲故事就要讲点逗人听的,讲点深刻的,光是屄呀屌的,你这不是耍流氓么?

5.

将方便面和饼干吃完后,幺舅面临着断顿的危险,他冥思苦想,发现自己除了老二,别无特长,去全聚德做师傅——专门做鸭子吧,没那个技巧。难不成去地里偷?那时恰逢冬季,北方的地里耗子屎都找不着一粒。就算地里有,万一被逮着了,将会臭名昭著,学校声誉都会受影响,说不定还会有媒体八卦——“大学生饥渴难忍深夜行窃 慌不择路束手就擒”。幺舅倒是不怎么在乎自己学校的名声,他在毕业时,对着学校的大门说了句:今天,我以物院为耻,明天,物院以我为荣。然后转身,毅然决然地走了,头也不回。我问幺舅,现在物院以你为荣了么?幺舅说,小屁孩不该知道的,就不要问那么多。气死我了!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魏润熙,我喜欢讲故事。幺舅说我讲故事纯属蛋疼之举,他还翻出我一张照片佐证。

 

4.

  幺舅想了想, 觉得我说得也有一定道理。幺舅坐在乱石堆里,痛心疾首地说:你不晓得,拉屎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居然阻止了老水牛对幸福的追求,我问心有愧!对于天赋牛权而毫不牛道的事,我难辞其咎!我抬起头来,看见幺舅一脸真诚,整个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幺舅能够换位思考,这很好,说明他是一头通牛性的人。(幺舅看到这里,狠狠地踢了我屁股一脚,小子,注意你的量词!)


  幺舅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