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惠
张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77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张惠,原名张惠珍,广东河源人。广东省作协会员,佛山文学院签约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创作,佛山禅城区作协副秘书长。

   作品散见《作品》、《羊城晚报》、《青年文学》、《中西诗歌》、《诗林》、《星星诗刊》等报刊。诗选入《诗刊》主编的《当代诗库2007卷》。

     

用稿请记得通知本人,谢谢!

邮箱:fszh999@126.com

张惠诗集

红  莲

我是一朵晚秋的红莲

谦卑地绽放

在落叶纷飞的梦境

我不想伤悲,也不想怨恨

在向隅的一角

静静地,细数着自己的花瓣。

 

悄悄的你

悄悄的你悄悄地来

在水一方

我远远地注视着你

走来悄悄的忧伤

在水遥远一方

多少次

我枉然地转身

留下一地月光的白霜

 

悄悄的你悄悄地来

在海一方

我静静地听着萨克斯

吹来梦般的童谣

在远海的一方

多少次

我黯然地转身

仰望一轮明月的悲伤

 

微  笑

两堵墙之间有一抹微蓝的缝隙

我看到了天空的微笑

鲜花在我心中练习倒立

 

白昼与黑夜,两种颜料

世界只有黑白两色,而我不是

花有它盛开的季节,而我没有

 

我为了等一个人而开着

人还没有来

我害怕花瓣会飞走

会从脸上不断地长出翅膀。

怀  念

午夜。一股思绪汹涌而至

皎洁的明月

隐藏着环形山脉的暗影

那是我温柔的疼痛

 

一支消失了的俪歌

一朵笑着凋谢的昙花

一只折断翅膀的小鸟

一滴泪像细小的马在静夜狂奔。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荷花燕子
蝴蝶与荷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春天,走近五邑华侨华人博物馆……


作者:张惠


春天,走近五邑

走进华侨华人魂牵梦绕的故乡

你们的梦,早已化作陈列的雕塑
脚步轻轻,谁也不忍
不忍惊扰那段流逝的历史
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都浓缩着感人肺腑的故事

那段流动的历史,那刑架上肉体的精神的
折磨与摧残
在华人拼搏的历程中,这算得了什么?
你昂起头颅,藐视着人间的狂风与暴雨
即使粉身碎骨
你依然无所畏惧
在南美洲拖着脚镣,遥望祖国
你用智慧粉碎了《排华法案》
铸就了一部《中国移民例》
你“卖子救国”的义举轰动了整个婆罗洲
你们,用颤抖的声音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



你们,割不断一衣带水的情结

信仰,才如那崭新的太阳
照耀着一代又一代
五邑华人前行的道路
那鲜血的五星红旗
有你思念咯出的血
勇士们,让我的诗歌觅着你们步伐
汇入祖国的怀抱


 

来源:2015年5月21日《佛山日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9 15:26)
标签:

母亲

夸夸我的妈妈

分类: 散文随笔

文/张惠

 

母亲来佛山有五年了,与同住在小区的人都较为熟悉,晚上经常能看到她与三三两两的人群在楼下沿着两幢楼绕着圈散步,边走边聊家常。这一幅画面,总令人倍感到温馨。

久闻久居城市里的人习惯了冷漠,住在大塘的小区我似乎感觉不到,不知是母亲的爱感染了我,抑是小区的长椅给了大家一个交流的平台……

母亲很喜欢种菜,来到城里也改变不了这个习惯。大塘的老干部都爱种些花花草草在阳台与天台上,开得姹紫嫣红,看起来赏心悦目之极。由于住的是顶高层,母亲在天台上也弄了一个小地方,用磁砖把菜园装修起来,围成一个小花坛的样子,用来种菜、各种瓜果,每到收获的季节,那些绿油油的小白菜、小葱,以及瓜棚上挂满十几个青青的小葫芦瓜,煞是好看之极,这些绿色食品,招来了周围许多艳羡的目光,都来向母亲讨种菜经,将精心经营的花园渐渐改为菜园,但奇怪的是,虽然都是用同样的方法侍养,她们种的菜却不如母亲的菜长得好。

我觉得奇怪而向母亲请教,母亲说:“那是泥土的原因,种菜的土要黑而松软,菜才会长得好,那些泥土不适合种菜……”。当大家听了这些经验之谈,种的菜自然也就慢慢地好起来。这也是为何生长在淮南的桔很甜,移植到淮北为何不甜的原因了。

母亲还能做一手好菜,想来这与母亲的好学有关。自懂事以来,我发现母亲常常与别人讨论如何把菜做得更好吃,也学做拉拉面、饺子,变着法子给家里人改善口福之感,在那些清贫如水的岁月,我从来也不感觉对美食异常的口馋。

一天晚上,我与母亲逛商场回来,骆姨走上前来拉着母亲的手说,“香姨,你教我做的红烧肉真好吃,这十几年来,我们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肉。”后来我问母亲,母亲说,“城里的肉是饲料养大的,多带一种臊味,肯定不如乡下的猪肉用米糠养大的好吃和鲜甜,但在做菜的过程中,去掉这种臊味,再添加一些适当的配料,自然就味道好了。”我听了恍然大悟,原来做菜里面也有许多技巧与学问的。

有一段时间,母亲回老家长住了一个月有多,每天晚上不经意碰上那些阿姨们,总要问我一声:“你母亲回来了吗?”“她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很惦念她…”

我的母亲很平凡,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千千万万客家人的勤劳与质朴的优良传统美德,对生活向上不息的热爱。我很感谢我的母亲,正因为有了这一份朴实的母爱,才有了我许多无所顾忌的快乐与悲欢,让我对生活的热爱永感自强不息,深深感谢您——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