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张庆超
张庆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965
  • 关注人气:1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张庆超,男,河南固始人,生活在信阳。66年生。曾在《星星》《诗神》《诗歌月刊》《扬子江》《大河》《绿风》等刊物上发表作品。
曾获“1989杯”三等奖。曾获“1991诗神杯”二等奖。曾获2001年《诗歌月刊》首届“老子杯”爱情诗优秀奖。2003年《诗歌月刊》第三届“爱情诗”优秀奖。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个人诗集《蓝墨水》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本BLOG中所有文章的版权受相关法律保护,如需公开转载或发表,请按下述方式获取授权:
  1:发电子邮件xyzqc2005@sina.com
  2:在本BLOG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将尽快和您联系。
   3:QQ:362656570
   4:15565525677
   
博文
(2016-03-18 14:30)
分类: 苍茫大地

《糖》
——张庆超

 

近来口中的苦,如突然折回的倒春寒
想嚼块糖温暖温暖。

 

人头攒动的百花园
海棠。玉兰。梅花。梨花。桃花。
清香可人的小情绪,有缘依稀可见
月光下它们各有疏影,能在喧闹里
守住各自寂静散淡的甜。

 

2016年3月1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七)

 

《一个偏离古典的下午》
       

荷花弹指
平静的水面
荡来
浮想联翩的涟漪

 
锄头落地
蝴蝶飞起
草地上的梁祝
变成现代的男女

 
“心远地自偏”
陶渊明,在东晋
还在南山下
采菊

 
此南山,非彼南山
此菊,仍是东篱下的菊
圆润,挺拔,鼓涨
蝴蝶在吮古典的蜜。

 
2007/4/10


《命》


一张纸,自己把自己抖的很响
自己把自己抖伤。


风停不下来,风奔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六)

《唧唧复唧唧的油菜花》
 
我的黄金裘上有无数
唧唧复唧唧的进香者
 
我的五花马低下头来
唧唧复唧唧在四蹄不绝于耳
 
那黄金裘上的唧唧复唧唧
可结籽离开重逢再来
 
那唧唧复唧唧在四蹄
可以被轮回踏出油来
 
2009/3/18

 《快》
 
你说:“快。”
我两眼已在闪电。
 
你说:“快。”
我胸中的雷,密如雨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五)


《捧在手中的碗也有忧郁》
 
蹲在田埂上,碗中清水里的蓝天
比我还矮,只要我一低头
就能把它全喝下去。
 
土地龟裂,蓝天仍晴的这么好。
没有一丝风,雨也像蜜蜂
不知又躲到那一方花里。
 
没有水,秧苗只好挤在一起。
没有水,再好的秧苗也没有天地。
 
那一天,我发现,捧在手中的碗
也有忧郁。就是再焦急
我也不能把秧苗插在碗里。
 
和我一样,它也是无辜的。
 
2001/6/21

 

《水中月》
 
坐在河边,看月骑着一匹马
从城市的上空经过,水中的城市
低暗的部分,几乎全被水中的夜淹没。
 
而马背上的月,那水中流动的风
只能把它拭亮,无法把它吹落
 
有不少灯,沿着高大建筑爬到高处
在水中,得意的混进星星当中闪烁
光是那么微弱
 
而月的光,仍那么宁静明亮
流经大地的轻轻一瞥,清秀淡雅
照亮了许多坎坷
 
它不是那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四)


《春回大地》

 
桃花把他留下,如果他愿意
飘过头顶的白云,无法把他抓走

 
蝴蝶的路,在血液中,环绕了
一个又一个村庄。桃花连着桃花
桃花把蜜蜂扔来扔去
 
2005/4/8


《复述》

 
钉子,隐藏下半身的燃烧
让好听的尖叫,飞到天上
然后再摸黑回来
 

脸已消失,身体
不是同一个人的,隔着尖叫
他们的内向羞愧,互相看不见。

 
2005/4/7


《云》


小鸟像小拇指一样在天空叫
小鸟用叫平衡,羽毛,轻和静。


蝉声里有汗,有光的燥,灰尘
蝉声从树梢坠下来,与那些灌木
不休的争论


我们体内飞出的白云
有我们的体温,彷徨和痛
风中的麦芒,只能抚摸
其中的一部分


俯看大地,或小镇的全景
野火如血液,渐渐流遍它的全身


2005/7/11


《迎风》


关闭门窗。转动轴承的甜蜜
星辰与星辰的聆听照耀,不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三)

 

《车厢》
 
火车晃动。向炎热的地方。
 
往事里现实里的男女老少,挤满
一车厢。每站有下,也有上。
 
铁路两边。绿的绿。黄的黄。
窗玻璃上我的容颜。时光的底片。
掠过:江河。隧道。小镇屋顶瓦片的光。
 
骑车互相追赶的人。钢筋水泥
向上的欲望。使季节鲜艳的一群儿童
往后退那么快。一块口香糖让我嚼
小雨。星空。几个灯火通明风格迥异的工地。
 
终点站。我又一次醒来。
一个人,就腾空了一节车厢。
 
2003/3/4

 

《树枝上有两只鸟》

 

它们像两片绿叶,可它们会叫
发出对黎明的惊讶。树仍停留在
昨夜的小雨里,颤动着绿色的睫毛。

 

那时,我正在十字路口,
买刚出笼的包子。
那时,包子对肚子来说
比网上许多灌水的贴子,更有味。

 

许多人还在梦中挥霍黎明。
我的幸福,仿佛
那树上的两只鸟
它们在树上轻松的站着,挨得
很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二)


《大写意》
  
张飞,想过李白的生活
树叶上的脉络,那浓墨里
也有流动的水气


浓墨的知己,一棵普通的白菜
脸上没有桃花和红荷的粉红


我爱书法,那不羁的刀意
那磨刀的石,永藏心里

 
那些古朴的汉印,红红的脸
多是方的,细看,也有羞涩的圆韵


我更爱那水墨的大写意
兰叶是剑,蟹壳上也有小小的旋风


让我来一个,我就老老实实的画一棵白菜
然后,再用朱笔,遣樱桃的羞红
致白菜的面颊,白菜用墨越少越好。


2008/3/18


《墨迹》

 
近来,他醉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庆超自选诗(一)

 

《甜》

 
卖水果的老袁  八点准时出摊。
他把红苹果码成一个小山,鸭梨
码成一个小山。然后,还有桔子,葡萄……
每一层都比上面的一层大,而且多。

 
最上面的一个,离老袁俯身时的下巴
最近。 老袁码它们时,手轻之又轻
他怕捏伤,或捏痛了,又香又圆的甜。
 
2003/12/21
 
《量床》
 
卖家具的老许,廋的像个螳螂
两眼盯着对面的发廊。
 
老板叫他姨夫,有话不好直讲。
老板说:“姨夫,你量一量那床,
看是不是两米长。”
 
那床肯定是两米长
老许已量了十遍 ,不信它会长。
 
老许又耐着性子,量了量那床
然后又把目光,在别处放一放。
若不然,过一会
老板还会让他量床。
 
2003/10/3      
 
《味》
 
看大门的老田,正在大门旁抽烟。
一个辣椒样苗条的少妇,
将一车白菜推到老田的面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6 20:54)

《本真》

 

岁月让我们变的陌生

仿佛彼此不认识了

 

我们自身的本真

仿佛

那盐。那糖。

那咖啡。那苦中药。

那冷月亮。那秋水的眼神。

又溶于江河

 

我们记住的是彼此的本真

江河是奔流不息的浮云

 

2015年3月1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9 22:46)
分类: 苍茫大地

《内家拳》

    张庆超

 

大道至简,简到随意朴实

简到两手一抱拳​​

 

打人如担柴,如挑水

松柔不至肩胯

水白洒了一地

柴也湿了一半

罢了。罢了。

见好就收吧。​

 

打人如过沟。

如老熊蹭痒。

体内无钟摆 

嘴上白忙​

 

2015年2月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