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hrist
Chris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7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高考加油站
谈天说地
公告
 
QQ:250802251
有事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12-22 16:06)
标签:

文学/原创

   一丝丝,一缕缕,飘过的已不见踪影,留下的也无人注意.天竟是蓝,蓝得深邃,本是好景,引人赞,催人叹.但泪竟是血,红得透彻,本是命,引人惜,让人怜.今却不能昔比,昨日黄花凋零,只因今日别离.
  只是初秋,西风却格外的烈,雁儿舍下巢窝只能南去.叹息风为何如此心急,如此无情.情,是你让树林如此沉醉吗?也许是你的情丝触动了离人的泪吧!分离总是痛苦,只恨相见之晚,昨日的情今日有要断去.是谁,做的如此绝情.
  柳,传递了情却拉近不了距离.此刻的时间逾变仓急,离别的歌儿已在那边响起.浓密的林,能否让时间停留,愿今日的夕阳永远挂在你那纤细的枝头,不要落下,不要离去.不要让马载着我心里的人原区.
  逾走逾远,夕阳的美总在一瞬间,而离别的痛却常在心里面.他已远去,只能看到背后的剪影在西风中伴着落日渐小.不知他此时何情,刚离去便盼他日归来之期.此时的妆,再娇娇滴滴的媚,艳艳丽丽的妩,待何人看,不如干干净净的昏沉睡去.梦里梦外,竟都是他离去的背影,不用重温故地,泪已雨下,怎能用衫儿、袖儿可以擦去.在日日盼中,只能书信.寄去思念,捎去凄惶,愿千千万万中能等来一个归期,听得一阵马蹄.
  泪已尽,血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2 20:34)
标签:

我记录

我的校园

校园生活

   我并不在一个自己觉得理想的高中,甚至对于自负的我来说,06年的录取是一种打击.我不知道,对于这个学校,有多少人是庆幸,或和我一样是不幸.
  但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更确切的说是我这样认为的):环境的存在是为了我们去改变它.这个环境总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块学习的好作料,失去了以前的光环,就象隐士一样----唯一的不同是我并不自愿,没有老师加倍的关心,没有同学的赞美,没有...什么都慢慢远离,这是我在这想要的,也是我想逃避的.带着狮子座的高傲,天生认为光耀该属于我,荣誉该属于我,世界的一切美好都该属于我,这是与生俱来的'气质'.所以即使不是块学习的好作料,那么也会有'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赏.
  我的08没有到来,没有前兆,但却有我的梦想.当许多人认为奥运只属于国家和运动员的时候,我申报志愿者,伊始只认为热血可以让我达到目的,但幼稚再一次让我失败.至今我还是想大声的问:仅仅因为我的生成八字晚了一个月,我就要因此被挡在梦想的高墙之外吗?这和种族歧视有什么不一样吗?一个月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心志吗?
  很可惜,任凭我的据理力争,现实对于我永远是残酷的,我的08就这样在开始之前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7 21:37)
标签:

文学/原创

   8月17日.2007年.开化华埠中学.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这是今天的作文题,我依稀记得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我认为任何关于假如的文章都极其无聊.既是假如,怎么可能写出真情实感,长篇大论,滔滔不决呢?
  荒唐
  确实有些偏激,这和近一年的情绪、思想的变化不无关系.还是拉回这个题目.其实就算科技能发达到如此田地,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大款去移植吧!这并不是扮大款的时候,每个人连这么点自知总还是有的吧!
  难不成人人都想当爱因斯坦?马克·土温?克林顿?还是阿姆斯特丹?算了吧!该发明的都被发明了,该说的也都说了,该竞选的也都选了,该迈出的第一步都迈了.难不成你想在电视上说你发明了电灯泡,你发表了新书,你赢得了选举你第一个踏上月球.切,荣誉是他们的,你最多迎来个精神病的'赞名'罢了.有这必要嘛!在我看来赢得臭名还不如默默无名呢!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量,比比自己的头和爱因斯坦的差远了呢,人家那是可以遮雨的大头.
  移植还是算了!占着人家的记忆也不是那么回事,你不认亲爹亲娘啦,对着那个去世了几百年的人的遗照叫,吓人吧!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5 17:54)
 假期还是如期来了,期末考也如期结束.
 会如期的开
 觉如期的睡
 下学期如期的会到来
 太多的如期,在激动过后.不知是感谢假期的到来还是悲哀下个学期的又将开始.
 人生转世是不是也这样的如期呢?
 那么多人信奉着耶稣,就像我们信奉着学习可以带给我们未来一样.
 教堂里的人说:'现世我们是在赎罪,为的是来世的幸福.'
 而我说:'现在我们是在磨练,为的是虚无的未来的成功.'
 
 我不信奉道,不信奉基督,不信奉你们所信奉的一切.
 我坚信世上只有唯一一个我
 我信奉自己
 
 一年
 我不知道算是我生命里的几分之几
 当然一定不会小于1/100
 年青
 所以挥霍
 
 三年,我不信可以将我打入死牢
 抑或带进天堂
 而现在,我想试试
 我自己可以把这具肉体带向何方?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2 18:47)
  [抛物线]
 说不上什么才算是真正的成熟.
 是生理上的完全发育吗?
 是遇到挫折后不像小孩子那样哭哭啼啼吗?
 是可以自己赚钱而搁父母于一边吗?
 我总觉得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意义上的张大,就像不能100%的理性一样.正当我们从幼儿走向成熟是,上帝又让我们迈向了老年.除了年龄的差别外,老者和幼儿都一样的不能紧跟时代,都一样的怕被遗弃.那么我们一生的开始与结束又有何差别呢?
 有人问,如果把人生比作抛物线,那其最值便是我们成熟的时候,虽然仅此一点,但不也存在过吗?
 是啊,也许这是对的.但那一点不仅是成熟的标志,不也是走向衰老的起点吗?
 有多少人愿意承认自己开始走向'落没'了呢?
 
[铅笔]
 从幼稚园到高中,铅笔永远是学习的必备品,是因为我们缺乏对自己一次性成功的自信.是因为我们在宣泄后希望把秘密永远埋藏心底.更是因为我们从上辈的经验中学会了随波逐流,人生不留印记.
 而我不想成为平凡的可以随便拿来或扔掉的铅笔,更不想我人生的印记像铅笔留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13:24)
 第17个五一长假,第17次浪费.
 几乎什么安排都没有做
 一切在那个什么烂酒店里都成了泡影

 早点吃饭11:00
 买圆珠笔
 买MP3的耳机
 配一下眼镜 下星期回家拿
 买......

到家1点
汽车票两点半 2点从家出发
理完东西1点40
就这样
又一次的荒度了
原本以为很快乐的
等了半个学期的
五一'长假'

天呐
只能祈祷
下一次
不再是荒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30 21:29)
 我们总会把事物分为明显的两面来看,非黑即白.是是非非之中,我们有意无意的把每一种结果也一分为二,不是成功就是失败.似乎两者之间永远都是邀不可及,水火不容的.就想一张棱角分明的桌子,与水的温柔之间的界限是那么明朗.这是一个木匠的结果,这张桌子既会磕到人又可以设为餐桌,那到底是好是坏呢?对于木匠来说是杰作还是垃圾呢?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其实界限之间也是模糊的.所以当我们在评论任何一位历史人物时,过于的界限分明是偏激的,就拿项羽和刘邦来说.项羽输给了刘邦是在鸿门宴上,有人说是因为刘邦的狡诈、阴险会耍心机.又有人说是项羽太过于单纯,处世不深.
 但是,换个角度,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是项羽选择主动退出的.因为他意识到,对于天下苍生来说,他们所需要的是一位像刘邦那样的领袖,于是他伟大的退出了,而不是唯懦的输了.至于为什么要乌江自刎,也许我们可以把这视为另一大壮举.为了让刘邦消除对他的提防,全心全意为天下社稷着想,于是他选择了自尽.
 这不同样合情合理吗?作为留有历史印记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对于现在不能说没有影响.所以一味地否认他们的所作所为,从侧面讲也就是对现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30 21:00)
 因为五一的关系,学校一下子把六天的课程延长到9天半,本来就归心似箭了,这一脱长把我们的不满算是统统激发出来了.
 有个同学就用文言文式的所谓自己的文学结晶的人物列传直至老师,在这里不便明说那个老师的名字,反正....说白了就是我也不很喜欢吧!
 这篇列传大致有这样说:***者,不若猪狗也.....在这里我也并不想多写下去,太不文雅,也太没水准了点.也许这可以说是90(年代)的叛逆吧!虽然我也当仁不让的属于90后,不能说是清高,我实在不敢苟同于这样对老师的评价.
 但有句话这样说过:'事出必有因.'毫无疑问,因是不服,因是感性,因是愤慨.....如此多的因一旦结合,也许对于心潮澎湃的我们来说,写'列传'是胆小而又坚定的表现吧!
 其实这样的事并不罕见吧!有人用寄威胁信给老师,有人直截了当在老师面前开骂,有人把BLOG当作攻击的武器,那么我们这样的列传是不是已经算得上文明了呢?
 作为学生,听从老师,完成作业,文明守纪,一系列的公式化语言难道就真的是我们唯一可以遵循的吗?听从一个会说你'装腔做事'的老师,听从一个大声对你说话并用手指着你鼻子的老师,对着一个总喜欢找茬的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1 11:36)
   杭城骤然降温,刚洗干净收回衣柜的冬装又不得不再一次监守岗位,恪尽职守了一个暖冬后日不食夜不眠的来抗战寒春了.
  翻开几个世纪没整理过的柜子,无限郁闷......
  大的小的,时尚的过时的,新的旧的,合身的不合身的,好的坏的,衣服真可谓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其中还有很多是小屁孩时穿过的,至今仁毫无愧色的霸占着本来就不宽敞的衣柜.难怪似多非多的衣服如晨雾般挡住了我们的视线.确实很多,多的让我们忘记了它们的存在.
  不过这些大大小小的,细细看来也确挺有意义的.我房里一共也就3个大衣柜吧!其中的2/3是要不过时要不偏小的沉积物.于是下定决心要好好欣赏一下17年的成果,衣服上早已积满了灰尘,拿起面目全非的婴儿装好不有兴趣的在身上比画了几下,袖子可以勉强当短袖,身长嘛!其实也算是最近流行的短装再短点的那中样式,只是那5个纽扣看来是没机会再扣上的了.还有就是配套的棉裤,除了脚管比较小外其他还能将就,也许配上长靴还能算得上新位吧!
  思绪是GONG WITH THE WIND!不知道儿时的冬天我穿着那个棉袄会不会很可爱!不知道爸妈在雪天报着这么一个肉球是什么的模样!不知道穿得和球一样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7 11:19)
'我正用手指按着他的大动脉,医生你要什么告诉我,冷静点,要什么?'
'好,止,止血钳.'
这就是影片珍珠港里的一段对白.
残忍,我只是这么觉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