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子
黑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11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公告
 本站文章均属本人原创,若有意转载,请告知,并欢迎各大媒体朋友有偿转载,若有意联系,请将邮件发ljfljf12345@126.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5-17 21:11)
       

     还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迫害我有两个文革那么长,同学的一记重拳,将我击成了脑震荡,那简直是要死要活的二十年,整个青春都没了,一眼望去,路是不平整的,睡睡觉,半边床即将倾倒下来,是结结实实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感觉上,左半块脑子是被废弃的,血流不通,滞胀麻木,和你说话久了就犯浑,书没看几页脑子里即乱如麻绳,动不动就会脾气上头,板着一张死人脸。

      偏偏这样的年代,是发展经济的高潮,我以如此的头脑,如何应付?每一年,都活在水深火热里,到了年关,便是各种各样的不开心,内心脆弱得要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2 20:30)

十年前第一年长呆嘉兴,我看到连吵架也吵不起来的小城,总有一点点胸闷,那年我还是个性格爽直的类似青年。

越秀北路深夜的烧烤店,一群说话乍乍乎乎的东北男人女人,嗓门大到要把啤酒瓶也震碎,一水的哥们姐们的称呼。而我在嘉兴周边十几公里远的小镇呆了那么多年,小镇大桥下寂静的河水滋养了脾性里的安静,彼时,我暂别了凤喈桥的熟悉,也告别了新丰战备桥下浑浊的运河水,租住在建国路和东升路交界的某个小区。

没来由的,我从一个嘉兴乡镇青年走入了嘉兴核心城区。那时候正兴玩杀人游戏,我以一名常常被首杀的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4 05:01)
       从来就如同风一样,在那些民宿门口飘过,是的,飘过。以为骨子里携着一把文艺的基因,就骄傲得出世,便去夜晚的青芝坞,反反复复在一条道上走过,瞅见那些迷离的灯光,以为那些灯光要倒下来,像水银一般泼在身上,满头满脑,披头盖脸。
     我住的是一家叫原素的塌塌米,一张纯白色大床,一堆抱枕,散漫在屋子角落里,电视机高悬在对头的墙壁上,墙是拉毛的水泥,灰青色,那些抱枕却都是花色的,绿的红的。枕头高高耸起,像女人的胸脯。把卫生间门口的小桌子,去除杂物,搬于床边,塌塌米周边一圈的草席,赤脚踩上去软软的,似要沉溺,像踩在久远的沙滩,也是这样的夜晚,绵软无力的黑夜。三白酒是乌镇那家民宿喝剩下的。二十五元一瓶的小插花瓶子,二两半也没喝完,继续喝,继续,店家说十五块的是勾兑的,二十五元是原汁,五十五度,高度白,应了我的脾气。除此,同一家店的叫花鸡和长沙臭豆腐已经吃完,就剩了这颗可以当插花用的日式小瓶,晃荡着小半瓶酒。说说那家乌镇西栅外头的民宿吧,就在西栅景区的隔壁,隔了一条河,倒似隔了几世繁华,夜晚门票还是贵,西栅老早也去过几次,又是穷,木心的美术馆也关门了,就不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02:30)

我愿意风花雪月,也愿意岁月静好

最近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么易怒易忐忑的自己,居然变得很平和。说话平和,表情平和,柔柔的,不带一丁锐气。结果是,心情大好。好像生活重新又回来了,那种喜悦,如同发现了新大陆。我是那么那么一个喜欢愤怒和抱怨世界的人啊。可是有什么附体了不?是年龄呢,还是对生活的体察?从前,我视如此情状为平庸,恨不能嗤之以鼻。那些深藏在骨头里的怨怒之气呢?或者来一点小特别也是好的啊?批判什么,然后炫耀自己的思想。真真老了呢老了么?这很不像我,又是我从前的大约四十年时间没有体会的状态,虽则渴望过这样的暖和平淡,但终究是逃离的时间多,人称“小鲁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3 22:53)

     那个年代,从某个小镇赶往另一个小镇,无外乎两种:坐船和走路。说起来,也有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足以让一个时代改变。时代也确乎是大变了,可不变的还是那些暖烘烘的记忆,说人生如梦吧,谁又不是在梦里活着呢?看过太多生生死死,知道自己也将走上这条不归之路,便忍不住把一些梦记下来,好梦歹梦残梦,虚忽也就一念之间,来不及由外界评说,便放入了心底最隐秘的花园,用时间去发酵到香气四溢,倾泻在纸上,和周遭的空气融成了浑然天成的悲哀,居然很是享用,至少比星巴克的最新款咖啡软滑细腻。

 

     话说,六岁的年代,不过是八零年开了个头,很多现在号称八零后的孩子还不曾出生。我扶着凤桥镇河边的栏杆,那扶栏,由几个水泥墩子和三根铁杆组成,在大年初二冬天的风里,着实冰凉冰凉,那凉气渗进指头缝里。然我脸上结着未干的泪痂,浅浅的两行,走到鼻孔处,便跟着某种软绵绵的半透明状物质粘在了一起。空气也像今日这般薄凉薄凉,只是不是褐粉色的,一眼就能透得到河对岸。河面约摸着五十米宽,或者也没有五十米,居然能够洞察到对岸的某个穿花织锦缎的妇人在淘米洗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0 00:19)
     是的,我想说的就是,太过正常的文字,连我自己看着都厌倦,是那种无比的厌倦,写得太久了,写着写着,就把自己端起来了,我又不是墙上的神像。我是人。人就得有人味儿。人味儿是什么?我认为写作最好的状态便是那种微醺的状态,同意的举手。从前,我是个很文艺的男生,如今中年,我不能再说自己是个很文艺的中年人,当然我可以这么说,但谁信啊,谁要看啊,不如多点人味儿。所以,我决定,写剧本。我真的是不会写小说,那种跟随主人公命的挣扎沉浮,心情也忽上忽下,我真的不会。我要用情节说话,不加太多评论,由影像反应我的内心,好坏由人评论,我不在我的文章里加以点评,我就只是写我能写的想写的,看看我的笔力所到之处是不是力透纸背。如果能编情节,我在写作这条路上早就出来了。如果不给自己找借口,说我不行,我也许也早就出来了。可以现在这种状态我很不喜欢。写一点文艺腔的小文章,换一点点稿费和公众号打赏。我要有真的好的作品留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作品可以视角很窄,但必须挖得很深,一点一点细抠,主人公的生活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9 21:36)
    我已经很老了,老到怀疑我为什么还必须活着。我闻到了身体里散发出的老人臭,不敢在早上刷牙时看那张刻满核桃纹的脸。真的,我真的很老了。今年七十九岁。我一直认为我已经活够了,我以为我已经活了一百九十九了。那种想死去又一直活着的悲伤像贝多芬的音乐一样环绕过我,时常在我的心里低低地弹唱,在阳光刺眼的午后阳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9 04:45)
       很久没有落笔写点什么了,之前整个人被抽空的样子,心也是空空的,连伤感也没有。之前的微信公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9 03:38)

      
这压根就是个伪命题。在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一万只草泥马碾过。


     
本来,我就是个浮躁的人,却偏偏不肯承认自己浮躁得彻底,很像做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可是,我是多么愿意遇见一些安安静静的人,只是一起抬头看看天,看看云,谈论一些有趣的事情,喝茶的时候也不需要摆足了架势,不必刻意止语也能保持内心的安宁,笑容浅浅淡淡,甚至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


     我不是个天生就热爱时尚的人,是我的浮躁把自己卷入时尚话题并且不断为其买单。有一段时间我喜欢日本的某个服装牌子,那衣服是纯棉料子的,很环保很家居,我就疯狂的买入了同款的很多这样的衣服,连带着还买入了它的很多边缘产品。在我更潜在的心里面,我这样的人,是可以不在乎穿着的,因为内在的修行可以比表像的时尚华丽一百倍。所以,在更多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8 08:08)
标签:

杂谈

 

     女儿即将跨入初中,暑期军训十天,住校,睡八人间寝室。原本以为她的适应性很好,从平日她的人际关系处理表现来看,这点能力还是不差的。出乎意料的是,从军训第二天开始,她每天用宿舍里的充值卡打电话给她妈,电话里或大哭,或满含哽咽的哭腔,让我们去看她,说要回家,她甚至可以一天不吃饭而不感觉到饿,大便也有一个星期未拉,这些表现实在表现了她心中的抗议,她甚至在第三天黄昏的校门口痴痴等着我们去看她,并且因为她妈在电话里的含糊其词,而认定了我们那天一定会接她回家,连请假条都自顾自写好了,决心回家住。

 

       其实她们学校离家里并不远,伙食也是出名的好,但是她一定强调家里面的饭菜更好吃,说是要让我们过去,抱一抱也好。知道她想回家,想让我们去看她,听到她电话里的哭腔,我就受不了,有一种生离死别之感,别说她心理上没断奶,我更是如此,原来我如此在情感上依赖我的女儿。往年的每个暑假,她窝在沙发上玩玩平板电脑,或看电视,我们开心地聊着天,开着玩笑,什么都可以聊,海阔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