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
秋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425
  • 关注人气:1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知堂先生的文章读得不多,但《儿童杂事诗》48首却是我喜爱的。许是节头节面之故,借一份怀旧,我又翻开十多年前购买的锺叔河笺释、丰之恺配画的《儿童杂事诗笺释》,心有忧虑:我们这代人,算是错过了行吟的时代,如今人到中年,再不谈谈好诗、读读好诗,到头来怕是连追忆的本能也都荡然了!

   《儿童杂事诗》48首,分甲乙篇。其中甲篇“儿童生活诗”24首,描述的是旧日“四时八节”乡风民俗。如:

   “新年拜岁换新衣,白袜花鞋样样齐。小辫朝天红线扎,分明一只小孛荠。”——《新年》。

   “扫墓归来日未迟,南门门外雨如丝。烧鹅吃过闲无事,绕遍坟头数百狮。“——《扫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经觉得读鲁迅是何等的沉闷和无奈,更多时候,对我,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鲁迅就是老师布置的不得不抄写的词汇而已。如今,当我能以一种私人的方式读鲁迅,却又不知如何面对眼前多到足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文本?于是,我问自已:可否以一种平实静态的阅读方式轻轻的靠近,再靠近......

鲁迅的一桩官司与程序正义思想

    今天,程序正义已经成为每个法律人所必备的基本常识,在立法中也随处可见这一思想。然而,民国初期,身为当时教育部佥事(科长)的鲁迅,已经运用程序正义思想为自已打赢了一场官司。

    当年的鲁迅因为女师大风潮一事与时任教育总长的章士钊引发对峙,结果被章士钊一函免职并呈报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7 09: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读《围城》,定要读读方鸿渐对唐小姐爱到极致时写的那封信:

   晓芙:前天所发信,想已寓目,我病全好了;你若补写信来慰问,好比病后一帖补药,还是欢迎的。我今天收到三闾大学电报,聘我当教授。校址好象太偏些,可是还不失为一个机会。我请你帮我决定去不去。你下半年计划怎样?你要到昆明去复学,我也可以在昆明谋个事,假如你进上海的学校,上海就变成我唯一依恋的地方。总而言之,我魔住你,缠住你,冤魂作崇似的附上你,不放你清静。我久想跟我——啊呀,“你”错写成了“我”,可是这笔误很有道理,你想想为什么——讲句简单的话,这话在我心里已经复习了几千遍。我深恨发明不来一个新鲜飘忽的说法,只有我可以说,只有你可以听,我说过,你听过,这说法就飞了,过去,现在和未来没有第二个男人好对第二个女人这样说。抱歉得很,对绝世无双的你,我只能用几千年经人滥用的话来表示我的情感。你允许我说那句话么?我真不敢冒昧,你不知道我怎样怕你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浮生六记》第一卷《闺房记乐》最后一句:“后憨为有力者(有权势的人)夺去,不果,芸竟以之死”。我反复琢磨此句所包含的语境,结合文本中绪多细节,始终认为,对芸娘之死因,沈复似乎藏有某种隐情而欲说还休。

    芸娘的早逝,固然有身体素质差、家庭恩怨矛盾和生活困顿等因素,但最关键原因却是受憨园的情魔之扰。正是这层原因让身为衣冠之家的沈复心有所疑却欲说还休。但文本中不经意间露出的细节还是破绽密布,结果反被细心的读者逮个正着。

    芸娘和憨园实非一般闺蜜,似有“磨镜”关系。“磨镜”在清末上海吴地一带是用来比喻女同性爱者。据记载:当时相好的磨镜党大多是妓院中人,后来,不少有钱人家的妻妾也开始携巨资加入与同性结盟的“磨镜”一族,有为妓院中同性爱者相互争风吃醋的,更有以性命相搏的,多有出人意料之事。从所处时代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书总得寻几个问题作番解读才有意思,问题是知识学问的老祖宗。尽管我现在的读书一不为做学问,二不求看到大问题,但对于喜欢的文本,总想寻几个小问题考考自已阅读耐力,寄希望通过这样读法,得到一点点浅见薄识,若再能偶拾一些些小趣味那就近似完美了。

   《浮生六记》是我喜欢的一本自传体文学作品,作者是清乾隆嘉庆年间江苏吴县人沈复。薄薄的一本残书,却无疑是一部具有经典性质的文学名著。作者沈复身前平寂,不为人所知,身后却因此书曲折传奇的面世和书中对家庭婚姻生活大胆直率的记述而'热闹'尘世,至今总共一百六十多个不同版本呢。以前读过这本书,近日拿来重读,感觉有几个问题老是在脑子里盘旋。也许是出于好奇心,明知空伤脑筋做的是无用之功,却还是逼你想要作些解读,好象明日就要寿终正寝似的害怕再也没有时间供你消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来枕边又读钱锺书的《围城》,发现有关“胡萝卜”的一小片段很有意思:“西洋赶驴子的人,每逢驴子不肯走,鞭子没有用,就把一串胡萝卜挂在驴子眼睛之前,唇吻之上。这笨蛋驴子以为走前一步,萝卜就能到嘴,于是一步一步继续向前,嘴愈要咬,脚愈会赶,不知不觉中又走了一站。那时它是否吃得到这串萝卜,得看驴夫的高兴。一切机关里,上司驾驭下属,全用这种技巧。”

    拿这段话对照杨绛在《走到人生边上》曾提及的一事: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曾许钱锺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职位。钱一口不要,钱对杨的解释是:那是‘胡萝卜’,他不吃。如此吃香的位子,钱先生决然不吃,我以为自然与他在《围城》中对“胡萝卜”的看法和个人性格意志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朝花夕拾》成书于一九二六年,那年的鲁迅四十五岁,也就是他去世前十年。通过阅读书中的几篇回忆散文,可以了解到清末民初丰富多彩的江南民情风俗。

《朝花夕拾》第一篇《狗猫鼠》中提到“贴花纸”,写鲁迅小时候床前贴有两张花纸,一是“八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丰之恺是我最喜欢的现代散文家。他的散文语言朴素,恬淡隽永,耐读耐品。日本的汉学家吉川幸次郎对他的评价是:“丰之恺是现代中国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这并不是因为他多才多艺,会弹琴,作漫画,写随笔的缘故。我所喜欢的,乃是他的像艺术家的直率,对于万物的丰富的爱,和他的气品、气骨。”

    知道丰之恺这一名字,最早还是在九十年代初,读日本古典长篇《源氏物语》知道丰先生是此书的译著者。这些年,又陆续读了一些丰先生的散文,仰慕的就是文章里透出的对自然万物的爱,对山水生活的爱。如果说:“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那么丰先生的文章,就是我的“案头山水”。试想,假如我的案头天天坐着一位圣人,时刻不忘对我教化授道,那一定无趣极了。

    丰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白烟一股瞬息间 千年瓦金落纷纷

 

   漫步在墙高院深的陈宅旧堂,看扇扇精美剔透的窗棂、剥落的雕花和开裂的掾头,心中依稀可见的只是灰白死寂的粉墙,少了的却是生的气息和动的节律。满脑子里左一个“商”字,右又一个“富”字,中间则是那一“贵”字,连自已也搞不懂,为何古往今来,只要是往那门槛上一跨,你就不得不抬头低头于这千年流水般的家族兴衰变迁之中?而每一个家族又都是那一段社会历史复杂景象的侧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