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记者柴会群
记者柴会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5,024
  • 关注人气:2,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6-07-14 21:12)

 

记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1 21:39)
标签:

杂谈

陪床

柴会群

春节前,我再次接到母亲住院的消息。这已是她一年来第五次住院。我提前从上海赶回老家,同疲惫不堪的父亲一起“陪床”。

母亲所住的是县城一家医院。一直是由父亲陪床。陪床内容主要包括这么几项:给母亲按时服药、照顾饮食、协助大小便等等。其中最重要也是最耗神的,是观察输液进度。待一瓶水快输完时,父亲需要摁下呼叫器让护士来换瓶,然后继续观察,一直到全部输完为止。作为一名心脏病人,母亲一天要输五六瓶水。其中有一支抗生素要晚上11点才输。这意味着父亲至少在前半夜不能休息。而第二天5点半,清洁工便会进入病房打扫卫生。

陪床这种活,不能说有多劳累,但要说不辛苦是假的。陪床期间,你有无所事事的时候,但丝毫不能分心,因为随时都可能有事情发生。我在陪床期间,母亲输液时发生过两次意外,一次是突然停滴,另一次是“鼓针”了。因为反复住院,母亲养成了一个坏习惯;白天输液时睡觉,晚上却保持清醒。她在清醒状态下总是感觉劳累,不能长久保持一个姿势,躺一会就得坐起来,坐一会又得躺下。这样便更累人。

我的朋友Y曾有过丰富的陪床经验,他的母亲从2009年便开始住院。最初是由Y本人陪床,开始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2 12:42)

 “足跟血”生意


      “先由业务员去跑医院,然后再跟对方谈合作,谈得差不多了派专家去科室讲课,最后派驻院代表。医院会提供一个地方,供驻院代表对家属“宣教”用。由于也穿白大褂,家属会误以为驻院代表是医院护士。”

       “一个安全用药检测项目,嘉爱公司与试验室谈定的价格是180元,但在市场上的销售价格是1180。每做一单,嘉爱公司有1000块钱的毛利,这当中除了用于公司的挑费、员工开销、公司内部员工的提成,还包括给医院科主任、护士长、院长等管事的人的好处费。”

    “孩子刚出生,因为要查这个项目那个项目,脚上要扎不少针来取血。用普通的针扎,往往挤不出那么多,后来就改用一种三棱针,这样出血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原告柴会群起诉被告中国医师协会、邓利强、王志安名誉权纠纷案

原告请求法院对作伪证的姚雨依法处罚并将被告中国医师协会、被告邓利强涉嫌犯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侦查的意见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诽谤与侮辱绝不是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月29日,北京东城法院将第三次开庭审理我起诉中国医师协会、邓利强(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王志安(央视记者)的名誉权纠纷案为了便于大家更好地了解此案,现把我的起诉状贴出。需要指出的是,案件之所以久拖不决,是因为被告试图把此案焦点由涉案文章是否侵权转移至我的涉医报道是否失实的问题上。被告的这种诉讼策略尽管很小儿科,但我和我的代理律师并没有回避,法庭为此也付出了大量努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1 10:36)
标签:

杂谈

检察官蒙冤记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被判刑三年的前检察官高祀君,如今所能做的似乎惟有等待。

2015年9月8日,根据山东省高院的再审决定,青岛市中院开庭审理了高祀君妨害作证案。庭审中,公诉人明确表示,原判决中指控高祀君犯罪的证据不足,且没有新证据提供给法院。在内行看来,这意味着高祀君被改判无罪几无悬念。

再审决定是由山东省高院于2015年5月5日作出的,青岛中院立案庭收案日期为5月7日。刑事诉讼法规定,再审案件应当在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也就是说,2015年11月6日是此案审结的最后截止期限,再迟则违法。

截至记者发稿,该案超过审限已近五个月,高祀君仍未拿到再审判决书。办案法官曾几次口头告知他案件一再延期,但未出具书面手续,亦未告知他将延期到何时。

法院何拖延下判的背后,是一系列的司法怪相。

从民事案到刑事案

高祀君妨害作证案发端于一起民事诉讼。

十年前,高祀君妻子任法人代表的青岛金玖源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玖源公司”)与当地知名民营企业青岛广源发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广源发公司”)等三家企业发生工程合同纠纷,并将后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试看药监局公布疫苗嫌疑人名单的良苦用心

继山东省食药监局3月19日向社会公开疫苗案300名涉案人员名单之后,3月2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又公布了9家涉案问题企业。要求各省食药监局对这几家企业“立即开展调查,彻底查清其虚构销售产品的真实流向,查实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立即立案查处,依法严肃惩处。”

此举非同寻常。本来,政府部门对民众关切的问题及时公开信息是好事。但这事却大有蹊跷。按说,在疫苗案中,民众最关心的是涉案疫苗质量、流向以及可能的危害后果,政府部门公开这些信息理所应当。至于这些疫苗具体由谁经营,涉及哪些经营企业,人们并不是特别关心,没有急于向社会公开的必要。即使是药监部门出于监管需要找到这些人和企业,也完全可以内部渠道,而不必向社会公开。

更重要的是,疫苗案仍处在警方侦办阶段。在网上公开嫌疑人的身份信息(甚至还有手机号码),相当于为其通风报信,必将给警方进一步的侦破带来困难。已经有律师提出,根据保密法和有关规定,警方正在侦查中的案件信息属于国家秘密,药监部门此举已经涉嫌泄露国家秘密。

在当前“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我不相信药监部门的领导没有这点法律常识。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7 11:50)
悼念刘协和教授


柴会群

      昨晚11点钟,我接到西安精神卫生中心纪术茂主任的微信,得知著名司法精神病学专家、华西医院刘协和教授于2016年2月6日下午仙世,享年87岁。我深感突然,因为就在两个月前,我还与刘教授有过电话和电子邮件交流,当时他的思维和吐字都非常清晰,说话一语中的。他当时还跟我约定将继续合作,通过媒体向社会普及精神病学知识。
     刘教授是我国司法精神病学的奠基人,曾经主持起草《精神卫生法》,在精神病学特别是司法精神病学界和业界享有盛誉。他的学术水平和人格魅力在业内几乎无人企及。 对于司法精神病学界和业界而言,这样一位泰斗北斗级人物的离开,如同园中倒下一棵参天大树,所带来的损失无法估量。
      我跟刘教授相识于十年前。2006年,陕西发生了轰动全国的邱兴华杀人案。由于邱兴华言行乖张,作案动机离奇,司法精神病学界多认为其患有精神病,其杀人是因为受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啥会有“号贩子”?                              

柴会群

这几天,随着一女子怒斥挂号难视频的曝光,全民再度掀起一股声讨“号贩子”的热潮。国家卫计委也表态,责令北京卫计委对此事调查严处。估计接下来,有关方面将会开展一拨打击号贩子的联合执法行动,一拨倒霉蛋将不慎落入法网。但要说号贩子现象会因此会得到根治,我是不相信的。甚至连能否真正加以遏制,我也持怀疑态度。因为目前为止,大部分人包括管理者,还没搞清楚号贩子问题的症结在哪。

应该说,作为一个隐性职业而存在的号贩子,是中国独有的医疗现象,在其他国家——不仅仅是发达国家——都堪称奇闻。即使是在中国,也仅仅是最近二三十年来才出现的,以前也并未有过。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号贩子?这个要从中国的“医改”谈起。从上世纪80年代之前,新中国的医疗体制和国际上通行的模式基本一致,实行“三级诊疗”制度,具体来说,就是把老百姓看病就医的主战场放在基层,在农村,就是以赤脚医生为主力的乡村诊所,在城市,则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炒得沸沸扬扬的北医三院孕妇死亡事件最近几天遇到了一道“梗”:医院说家属聚众打砸,家属否认有打砸行为。并要求医院公开监控录像以正视听。但院方在此关键问题上打了太极,说公开录像会给患者和医护人员造成二次伤害,因此拒绝公开。  稍稍过过脑子,就会发现这里头的逻辑很奇怪:在北医三院事件中,各种谣言满天飞,有人说患方向医院索赔1000万元(另一版本是1400万元),此说已被证伪。还有人伪造北医三院院长乔杰的微信言论(也已被乔杰本人证伪)。在这一背景下,通过公开录像还原事发经过,不仅合情合理而且理所应当,怎么就造成“二次伤害”了呢?对于患方而言,其已经明确要求公开,说明即使有“伤害”,他也愿意承受;对于医护人员而言,既然“受伤”了,那么通过公开录像还原一下他们是如何被患方打伤的,不是比指责死者单位发公函更加有力吗?所以,通过在医院在监控录像上的这一表态,不难看出医方的“心虚”。他们真正担心的,很可能不是什么录像对患者和医护人员的“二次伤害”,而是真相对谣言的“二次伤害”,害怕录像会戳破此前网上加在患方身上的谣言,进而让医院在舆论上身处被动——殊不知,此事之所以闹大,正是医方把他率先捅出去的,如果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