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栩麟
郭栩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5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9-01-16 16:21)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1 16:25)
标签:

文学/原创

这是我新家的地址:
 
 
我觉得那里更像我的家!
 
我把这边我最喜欢的一些文章都移了过去。
 
以后我将写在那边,这边将成为一个荒芜的花园!
 
所以,大家记得更新一下链接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9 21:06)
标签:

文学/原创

每天放学的时候,她都要站在足球场的铁栅外凝望上几分钟。微微眯起眼睛,装作不在意地斜视着,看着看着便能窥见梦的影子。那几个不在此处的生龙活虎的身影中,必然有一个是他的,那愤怒地一脚抽射的样子,在血脉中缓缓淌成了一泓甘泉。
 
与其说是梦,毋宁说是最鲜艳的现实更为恰当,因为有太阳的日子,太阳会把金色的尘埃撒上睫毛,把灼热的温度渗入肌肤,让所有幻象都金光灿灿起来;有雨的日子,雨会飘飘洒洒坠入伞里、衣褶里,而她会哼上几首落寞的歌,无限地贴近那冰凉的苦楚。若干年以后,当太阳和雨在她心中都激不起任何波澜时,她对太阳和雨的记忆就全部停留在这铁栅外的几分钟,这生命的一瞬。
 
纵然那只是心的意愿,而非她的意愿,还是被打上了烙印。就像一只只能生一年的候鸟,披着南方的风在北方萧索的秋里振翅,却再也无法回到那春暖花开的国度了。
 
这样鲜艳的日子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只记得那一夜在距离家足有几里的陌生地界偶遇了爸爸后,她就再也无法被默许在夜间出行,即便爸爸妈妈都出门长途旅行,备受嘱咐的奶奶也会把她紧紧地看着。于是这些日子就注定了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7 17:17)
标签:

文学/原创

风起的时候,我正坐在门边看着白纸黑字,偶尔提起笔,在纸上圈一圈,写上一点什么。本以为可以这样不受干扰地看到最后一页,可是风起了,我知道秋天来了。毋庸抬头去看,便知道风里夹杂的气息是什么:有几片尚未枯尽的叶子自枝头跌落,几只大雁点缀着苍凉的天空渐渐南去了,一轮落日在天边的某个地方遥远而淡漠地悬坠着。
 
风是一阵一阵的,似暖若凉,嗤啦嗤啦几下从房子的这一头灌到那一头,灌得几扇古老的木板门嘎吱作响。像是久违,又像是如影随形的寂寞使我放下笔,仰向天花板轻叹一声。心如止水,一派澄明。
 
我所知道的秋天,分明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看过在风中旋转的落叶,看过盘旋在楼顶的成对的飞鸟,看过渲染在落日边的金色流云。那落叶在风中不断地打着圈儿,仿佛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忍受了最大的疼痛,也不愿如蓬草般被吹散到天外,固执地狠命地拥抱在一起;那飞鸟总是相互缠绵着跟随着,或是迎向太阳的烘烤,或是撕裂风的驱逐,任你凝视上几十秒,也绝不会偏离彼此的方向;那流云经历了太阳的温暖,绽放出一瞬间绝美的绚烂,又伴随着夕阳的隐没渐渐黯淡下来,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匿在寂寥的夜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8 12:00)
标签:

文学/原创

所有未经洗涤的忧伤,所有光亮得刺眼的回忆,所有在沉沉黑夜中寻求一个光源的信念,都在一瞬间化为一个细密光洁的茧,将二人紧紧地裹在正中央。于是,纵然有无限的暗涌与振翅的冲动,却怎么也不会飞起来。

 

他自阴影中抬起头,眼角挂着晶莹的一缕泪痕,仿佛是生就在那里的;带着“你能懂吗”的表情定定地望向面前瑟缩的女孩,瞳仁里有一道门豁然开启了,一步踏过去,便恍惚是极乐。

 

她双手垂了下来,眼里涌上一团柔和的白光,里面闪烁着面前少年的倒影。那倒影忽然不可抗拒地变大,再变大,直到她被包裹在浓黑的阴影中。扑面而来的气流温暖而带着清新的味道,像是阳光中游弋的风。

 

他的双手已牢笼般地撑到沙发的靠背上,眉尖几乎与她的眉尖触碰到一起。可是为什么不反抗呢?为什么心底已没有反抗的欲望呢?

 

默默地凝视着,这样的凝视能让灵魂脱开痛楚着的肉体,腾地飘向浩瀚的宇宙。那么,在眼前这个几乎令人陷进去的星空里闪耀的,是天狼还是大火呢?如若是天狼,必然在曾经许愿的那一片刻瞻仰过它的光华;如若是大火,必定在某个冰冷得不可自拔的时候,借着它的温度,霎时间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我喜欢狗。从小我便被灌输了这样的印象:狗是最有灵性的动物。我小时候听过不少关于狗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是一条老军犬为主人踏地雷的事情,每每想起,我总是感动得热泪盈眶。有时候孤独也会使我流下泪来。我想我之所以热爱狗,是因为我是那种即便沉默,也需要被一双眼睛注视着的人。
 
我家确实养了一条狗,而且是一条大黄狗,叫做阿黄。爸爸将它领回来已有五六年,已长到我大腿这么高。妈妈和它感情很好,每天喂它吃香肠,可我却不太喜欢它,也许是我不喜欢它眼睛里的那种锋芒:永远执着地向前看着,躁动不息,一刻也无法静下来。它和我就像夏天的风和冬天里的枯枝,互不相干。
 
我家旁边有一个荒废的足球场,黑色的跑道与黄色的沙土上常常一个足印也寻不到。看得到蓝天的时候,我会带着阿黄去那里溜达。阿黄跑起来很迅猛,这一点是我欣赏的。当它踏着阳光像箭一般冲出去,露出矫健的肌肉时,我会眯起眼睛,尽量地去喜欢它。这个时候,它与我之间的沟壑就仿佛被天空填满了。
 
为了让阿黄跑起来,我时常带上一顶旧的鸭舌帽,掷出去让它捡回来。但阿黄并不总愿意跑。有一次帽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2 12:44)
标签:

文学/原创

那孤冷的光炫得刺目,星星都显得遥远了。在星空下的原野上闪烁的,是狼的眼睛。她感到,这三个少年的眼里,透出了一丝野狼般的光芒。中间那个扎头巾的少年,眼角冷漠地抽搐了一下,露出了无可言喻的恨一般的表情。
 
又是一个华丽的转身,裙角仿佛飞出了银白色的泪花。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纤巧而孤单地响了一阵子,然后,有两股灼热的呼吸转瞬间向两耳逼近过来。喉头被一团死寂沉重地压抑着,似乎要凝聚了所有的力量,再发出那一声凄绝的哀鸣。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只骨节突出的硬朗的手将一团白布塞进了她的嘴巴。
 
你们用的手段还真是老套呢,她绝望地想。这僻巷的红砖墙仍然无动于衷地伫立着,纵然像一个时空隧道,却一分一秒也无法将她带回去了。
 
穿越了天安门与地安门之间的距离,她被带到一片工地中一个水泥筑的小房子。房间里只有一张沙发和一个板凳,狭小得只容得下两个人似的。两个少年将她放在沙发上,扎头巾的少年随后走进来,沉默了一瞬,两人便甩头走了出去,薄而沉重的铁门咯嚓一声,饶有余音。
 
少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0 19:04)
标签:

文学/原创

她匆忙而恬静地走着,走过了声声叫卖的小贩,走过了拔地而起的楼房,走过了有着树木与凉亭的花园。她从来不知道,夜竟然有这样的魔力,仿佛自静谧中透出一股神秘的幽香来。她嗅着嗅着,每一步都仿佛踏过了梦的边界。
 
“夜的过客,你在寻找什么呢?”一个声音在她的脑际响起。
 
一阵风吹来,让她的头发高高地飘起。她将双手紧握在胸前,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前方的团团迷雾中,浮现出一位白发苍苍老者的身影。走近了一看,竟是一位老奶奶,拄着拐杖蹒跚地走着,一手还提着个大塑料袋子。那样子,倒有几分像她的奶奶。
 
“喂喂喂,我问你在找什么,你听见了吗?”老奶奶对她说话了。
 
“我……我没找什么呀。”她有点不知所措。
 
“不可能!”老奶奶把拐杖在地上顿了顿,把地震得当当直响,“这个世上的行人,每个人都在寻找着什么。否则,他们就不会走得那么快了。”
 
“那,那您在找什么呢?”她急中生智。
 
“我在找路呀,因为我迷路了。你看这路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8 12:50)
标签:

文学/原创

纵然光荣负伤,她还是力排众议,把自己锁在了厨房里。那些搁置在橱柜里,印着红蓝绿紫四种花色的瓷碗,今日看起来竟是那么地清秀,宛如飘渺脱俗的小家碧玉。
 
她暗自惊奇:是来到了天子的御厨么?
 
奶奶把门贴在耳朵上,害怕冷不丁又陷入另一片寂静。然而叮当声很快响起来了。
 
当门被缓缓地推开,浅淡的白雾缭绕着,遮住了她眼底那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当菜上齐时,众人终于得知,今日的打榜菜又是红烧肉。妈妈从冰箱取出果汁,爸爸开了一瓶红酒,如同喝满月酒一样高兴。全家人坐定,妈妈向红烧肉伸出了神圣的一筷子,那张笑得微酣的脸上,眉间却微皱了,如同糖拌醋。
 
惊疑不定,欲说还休。
 
饭后,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鼓起腮帮子,眼神呆滞,活似龙猫。然后,用双手合成圣杯的形状,撑起下巴,左手在左边的脸上拍一下,右手在右边的脸上拍一下,于是那怨气便一口一口吐了出来。
 
“哎呀,”奶奶对着针眼眯起了眼睛,“要知道,光懂得怎么做菜可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3 12:49)
标签:

文学/原创

第二天恍惚着就过去了。球场上果真没有一个踢球的身影。她回到家,端起了炒菜锅,那白净纤细的手指与沾着一丝油光的锅把手激动地初吻了。
 
“妹子,你这是?”奶奶的眼睛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一闪又一闪,“饿了吧?今天想吃什么,奶奶给你做。”
 
“我——要——自——己——做!”她一字一顿地答道,拌了个鬼脸,把眼睑都翻下来了,活似QQ表情里的小猴子。
 
奶奶很快将这个喜讯通告了全家老少。爸妈惊诧得眉毛差点从电话里掉出来,他们怎么也不明白,平日里只钟情于柯南与小小外星人,雷也打不动的女儿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或许这便是青春期的心血来潮,可这青春期也未免来得太冲动了一点儿。
 
“妹子,快走,莫站在这里发呆!”奶奶手里提满了菜,雷厉风行地朝菜市场的出口走去。而她正站在一家蔬菜摊前,直直地盯着一个又大又圆的南瓜。
 
她想,或许可以把南瓜掏空了,做成一个笑脸,放在窗台上,等着阳光一丝一缕爬过它的头顶。
 
在奶奶的悉心指导下,她花了十分钟找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