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阎世德
阎世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8,064
  • 关注人气:4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真正的是晚秋了,在秋末的几日,已经期待白雪飘飘的冬天了。恰如在北风呼啸的冬天,热切期盼百花灿烂的春夏一样,我们总是用“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来催促季节的轮换,有点像小时候盼着自己快快长大的相似,但绝对没有期待自己尽快老去的愿景。

   距离立冬已经没有几天,预报说有一场雨雪,一整天却没等到一滴雨一片雪花。踩着落叶窸窸窣窣的声音,经不住一阵秋风的萧瑟。紧紧已嫌单薄的衣衫,李白的《秋风词》,出其不意带了啸杀的寒冷直入心底:

秋风清,秋月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

   说真的,已经好长时间没来自己的“老盐咸苦”了。看到诸多友友的祝福和留言,有点脸红,在这里真诚道一声歉,真诚问一声好,真诚报一声平安:一切都安好,尚健在。

    好长时间没来,是因为在写一些别的东西。同样是码字,却无法在这里呈现。因为碎片化的写作,影响整体的思考——不算是为自己辩解,只想告诉您真实的情况。

   还有,期间我们都在过年。虽然缺少仪式感的年已经没有了春节的味道,但如同每个日子我们必须无条件走过一样,我们同样轰轰烈烈地走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8 08:07)
标签:

杂谈

并不是因为年少,家乡在记忆里才如此高大而美好,也不是因为成人之后,感觉家乡变得如此破败而赢弱。

这是一种心疼到无语,欲言而又流泪的尴尬和茫然。

山村

1491570956679703.jpg

初春的风很随意,随意到没有了方向。记忆中人来人往的村街很冷清。少有人车走到的地方,自然已经回收,这里一墩芨芨,那里一丛月老,虽然枝叶枯黄,但那长势很轻易就能想象到沐浴春风的景致。牛羊已经很少了,骡马嘶鸣撒欢的画面成了历史。村街两旁的房屋,大多成了残垣断壁,有的大门紧闭,铁锁生锈,随意生长的野草,护卫在周围,厮守着一份寂寞,一种孤独。

一只小狗突然冲出来,惊吓之余,却没有听到狂吠,只有近乎亲昵的呓语,围着来人,摇着尾,转圈,一圈又一圈,看到人的惊喜,让它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北风裹杂了雪花呼啸,羊把屁股对准风头,孜孜以求寻找枯黄的草叶咀嚼。羊儿必须得吃草,不吃草就无法经营它们的世界。要吃草的羊儿必须得有人看管,牧羊的小伙子和姑娘,就不得不顶风冒雪出来受罪。羊儿一旦没有了世界,他们也就没有了世界。实在受不了钻进怀里的北风,小伙子招呼姑娘,寻找一处避风又有厚厚密密的芨芨墩的地方。

不是姑娘巴不得小伙子招呼,实在是冻得受不了了。吸溜着鼻涕颠颠地跑来,小伙子的火却燃不起来,火柴划了一根又一根,只是不着。还是姑娘机灵,忙忙找来一些月老草。一缕青烟扭扭身子,火苗总算缠上了芨芨墩。两个人挪挪身子,让一股风进来,不大不小地吹,火苗不紧不慢地跳跃,寒冷的世界很快温暖起来。

经年累月生长的芨芨墩,厚厚实实的枯枝败叶很经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5 08:28)
标签:

杂谈

从注册到今天,老盐咸苦已经成长了一百多天。五十余篇文字,和许多新朋友储存了新的记忆。这些记忆如此美好,让我感动如初。

盐阎谐音,日常中,亲朋戚友多唤我老阎,老盐咸苦似乎成了老阎咸苦的替代,其实不然。

老盐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名词,泛指存放了三十多年的成盐。三十多年甚至年代更久的盐巴,就成了老盐,据说还有强肾壮体明目祛寒的功效。当然本性还是咸,还是苦。老盐,家乡人又称其为青盐,是一种略带青色的结晶颗粒。

其实,也无所谓不然,谐音就谐音,只要顺口,有点联想,未尝不是好事。

盐为百味之王。多一些,变苦;少一点,无味;要不觉其咸其苦而又恰到好处,是区分美味与否的关键,是比较厨艺高下的要点。

生活如盐,世事如盐。太过,太少,都会失衡,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盐咸苦

   越来越多的风信子,预示将要来临的风和将要面对的生活,风的大小已经无关紧要。其实,返身回望,已经在风中的感觉就会让你释然。

   只要心动,漫天都是风云变化;心止如水,哪怕狂风肆虐,都在花开花落。

   动与静,忍与让,全在一念之间。一念之间,就是你的生活和一切。

   儿子丢了手表,他怒气冲冲四处寻找,可翻腾了半天也找不到。等他出去了,父亲悄悄进屋,不一会就找到了表。儿子惊讶:您怎么找到的?父亲淡淡一笑:我安静地坐着,一会就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自然很快找到了。

   心静,面对多大的事,都能游刃有余。真正的天道,不是高声嘶喊,也不是约束,静下心来,你就能听到心底的声音,你就会恍然大悟。

   这个世界的守恒定律永远都是这样: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平民写真

说好了的,我将在这里推出老兵谢淑绒的故事。非要赶赶时髦,我想这个令人感动的故事,该是平安夜给大家最好的礼物。每个人都憧憬能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却很少认真想过如何呵护来之不易的爱情。就让这个故事祝福天下人永远平安、幸福吧。

认识谢大姐已经多年了,每一次想起,心中总有柔柔的痛,每一次去看她,都会在心底掀起万千感慨。

谢淑绒说:丈夫是我生命的全部,是我的整个世界,是我生命的支柱。

薛新润说:这是我份内的事,用一颗平常心对待生活中的灾难,就没有过不了的坎。

简单的表白,似乎诠释了相扶相缠走过的风风雨雨。

我永远记得初此见面的情景: 瘫坐在轮椅上的谢淑绒对我露出和善的笑,尽管满头白发记录了她历经的艰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老盐咸苦

相同的只是季节的轮换交替,不变得是依时而来的景色,潜在中含而不露的变化,虽然来势汹汹却只能用心、用生命感受。每年这个季节,胡杨高擎了一树金黄,灿烂的燃烧点亮世界的眼睛,诱惑许多猎艳的魂魄蠢蠢欲动。

又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是日落烧熔晚霞的傍晚。燃烧的胡杨一头扎进黑河,无法熄灭的金黄皴染了整个河流,天地间绚烂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在诸多兴奋的惊呼中,我的魂魄却离壳而去,那一刻我泪眼迷离,我分明看到我的恋人盛装了汉服,脚踏大唐的一缕清风,舞动明朝的一支残缺的灯柱激情而来。我知道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她桃花般鲜嫩的脸上泪珠滚动。

我想我总算回答了自己的固执:为什么爱来这个地方,一次又一次。

也许,这种独有的情感有些怪异,一踏上这片沧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2 11:14)
标签:

杂谈

1

黄河从雪域高原的巴颜喀拉山蜿蜒流出,从积石山进入甘肃。黄河在甘肃的省会城市兰州市穿城而过,在金城关近似顽皮地打一个漩,溅着白色的浪花,一路或急或慢、絮絮叨叨向东而去。从水川大峡开始,黄河进入白银境内。流经白银区域的黄河蜿蜒258公里,是黄河流经甘肃境内最长的区域。

还有一道神奇的自然景象:气势若虹的祁连山脉一路东奔而来,因为黄河横亘,突然收住脚步;在祁连山脉和黄河的拱卫之下,形成了肥沃的景泰川,而在景泰川的北面,则是连绵不绝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

通过卫星云图查看,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像一张摊开的羊皮,在羊皮东边是紧邻黄河的景泰,羊皮的西南是与祁连山余脉相邻的古浪,再往西偏北,羊皮在这里似乎岔开了一条腿,紧紧裹住了靠近北边的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在别人家蒸月饼,“蒸好了,怎么给你带一个?”

我说太麻烦了,就不带了,但在心里,却馋的慌,一想那月饼,直咽口水。好在,同事、老家的朋友,已经通过不同的渠道给我了这份美食。

“天爷天爷大大下,馒馒蒸的车轱辘大”,古浪是一个干旱有名的贫困县,小时候天一下雨,我们就会拍着手把这句俗语喊上一遍又一遍。家乡缺少雨水,老天下的不是雨而是粮食,是车轱辘大的馒馒。

这个车轱辘大的馒馒,就是中秋的月饼。也并不是时时都能吃到车轱辘大的馒馒,一年一次,只在八月十五。

小时候的语文老师,要求我们死记硬背二十四节气,但最终我只记住了三个节日:端午、中秋、春节,而且都和吃有关系:端午,可以喝到用莜麦(俗称玉麦子)酿的甜胚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