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锐锋
张锐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13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水上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3-15 11:48)
标签:

杂谈

 

我们少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3 21: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作品

散文有什么意义 

 

 

 

人们在写作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必须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大大小小横亘在我们的面前。使我们不能回避。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否则,我们的工作就很难进行下去。在一个散文家看来,他首先要问,散文有什么意义?它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仿佛这是一个世俗的发问,因为我们同样可以从另一个方向提出反诘:散文为什么必须有意义?它只是给我们一种享受,使我们在美的语言营建的花园里徜徉,这就足够了。发问和反诘的碰撞似乎可以将问题抵消,但实际上,它只是将问题遮蔽起来,使问题变得更加深沉、冷峻。或者说,在我们试图远离问题的时候,问题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饥渴地接近了我们,它似乎要将我们仅有的一点思考吞噬掉。

在过去,我们强调的是世俗的有用性,中学老师津津乐道的是“投枪和匕首”的功能,强调散文的针对性,事实上,这仅仅是杂文的特点。从某种意义上说,杂文不是散文。我们总是习惯于将小说、戏剧、诗歌之外的一切文体都笼统的归于散文的包裹里,这是不恰当的。既然散文包括了那么多东西,它既是游记、杂文、笔记、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7 19:03)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这是一句小说里的人物对话,出自法国新小说派作家罗布-格里耶的一本书。显然这不太像一个格言警句,更符合随意说出的一句普通对白的性质,然而其中似乎又有着隐喻的成分。彩排是在演出之前,排演又在彩排之前,事情的逻辑有着严格的顺序,而且一切又是最终演出的准备,具有前奏曲的意味——其中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另一次的复制,微妙的差别含于熟练性之中。这并不能保证一次比一次更好,也许最早的排演中的激情已经在正式上演中消散,彩排只是为了将那些激情的残留物清除掉,以保障戏剧成分的绝对纯净。
好像许多事物也是这样被过滤、筛选。真正需要的东西被拿走,剩下了渣滓。舜的德行吸引人们汇聚,又在汇聚中消失。中国古代的哲人一直对此怀有警觉。几千年间,我们一直看到同一个悲剧在上演:战争、阴谋、仇与复仇、义与不义的交织……人性的污浊,更多聚集于城市的大脑沟迴的深深褶皱里。它使我们在漫长的日子里,怀念曾经是我们走到一起的正义。城市成为消耗的代名词,它几乎吞噬一切,以便获得邪恶的能量。我生活的城市正是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作品
南风
历山残片




“……叫声划破了玻璃窗”


俄罗斯诗人曼德尔施塔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感到了尖锐的痛,比匕首还要尖锐的痛。是什么叫声?是什么在叫?诗人说出的只是一种精神感受,它似乎十分抽象,然而却这样真实。在画布上,蒙克曾经给初过答案,一个人因呐喊而变形,叫声来自内心,以至于透明、坚硬的玻璃被划破,叫声有着金刚石的硬度和剃刀的锋利。
历山脚下很少有开阔的平地,起伏的土地,就像一个为了增大摩擦力而设计的现代运动鞋印,它的印记里有着只有设计者才能理解的独特花纹。似乎融合了一切现有的科技成果,显得合理、舒展、和谐。然而这是造物主最初的想象,它的完美不再需要修改。秋天是漫山遍野的柿子树渐渐变红,它显然是汲取了落日的余辉,采纳了最鲜艳的原料,民间最吉祥的原料,完成自己一年中最后的盛典。
农民们围绕在树的四周,像围绕着造型奇特的、燃烧着炭火的炉灶,等待着被烤熟的食物出炉。他们拿着箩筐,攀到柿子树的树枝上,将成熟的柿子轻轻地放到里面。然后用绳子将箩筐慢慢地垂吊下来,送到树下的接应者的手中。做这样的事情至少需要两个人。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7 18:56)
分类: 我的作品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这是一句小说里的人物对话,出自法国新小说派作家罗布-格里耶的一本书。显然这不太像一个格言警句,更符合随意说出的一句普通对白的性质,然而其中似乎又有着隐喻的成分。彩排是在演出之前,排演又在彩排之前,事情的逻辑有着严格的顺序,而且一切又是最终演出的准备,具有前奏曲的意味——其中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另一次的复制,微妙的差别含于熟练性之中。这并不能保证一次比一次更好,也许最早的排演中的激情已经在正式上演中消散,彩排只是为了将那些激情的残留物清除掉,以保障戏剧成分的绝对纯净。
好像许多事物也是这样被过滤、筛选。真正需要的东西被拿走,剩下了渣滓。舜的德行吸引人们汇聚,又在汇聚中消失。中国古代的哲人一直对此怀有警觉。几千年间,我们一直看到同一个悲剧在上演:战争、阴谋、仇与复仇、义与不义的交织……人性的污浊,更多聚集于城市的大脑沟迴的深深褶皱里。它使我们在漫长的日子里,怀念曾经是我们走到一起的正义。城市成为消耗的代名词,它几乎吞噬一切,以便获得邪恶的能量。我生活的城市正是这样,来自田野的粮食被复杂、巧妙的机器装置加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3 10:01)
分类: 我的作品

 

 

 

一个诗人显然更易于理解另一个诗人。当然,他们必须是杰出的诗人,才会互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3 09:59)
分类: 我的作品

 

 

梅特林克在《时间的尺度》一文中,展示了我们在时间中不断屈从的命运。然而,不论多么伟大的事情,都在时间中发生,因而时间中隐含着最高者的意志。人类很早就具有时间的意识,而且一直试图将这些密布于四周以及渗透我们生命的东西,像银行点钞或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3 09:59)

 

 

单单谈论蜜蜂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仅仅是一种生活闲暇中奢侈的猎奇行为,它显然不具备更为深广的价值、意义。梅特林克也不会以惊人的耐力,通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3 09:57)

“年轻的蜂王”

          ___我读梅特林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作品

被时间决定的讲述

我读阿兰·罗伯-格里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