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锐锋
张锐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23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水上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5-15 00:32)
标签:

杂谈

 

10.讽刺与恐惧

 

 

 

历史中的一些细节,充满了讽刺。

1913年,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将明清两代帝王举行登基大典的太和殿,作为就任大总统的地点。两年后,他又在这里改制称帝,接受百官朝贺。

有一天,一位大臣赵尔巽前来皇宫谒见,袁世凯恰好不在。赵尔巽顺手从桌案上拿起一份《顺天时报》翻看,惊愕地发现这份报纸上所载的内容,竟然与自己所看到《顺天时报》完全不同。袁世凯回来后,赵尔巽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面前的这位逆流而动的皇帝,才发现自己受到了真正的嘲弄。

原来这是袁世凯的长子和几个心腹精心策划的骗局,几年前,他们为了促使袁世凯下决心复辟帝制,专门印制了这份虚假的《顺天时报》,上面登载的都是一些拥护帝制和颂扬袁世凯的文章。这使得袁世凯对这份报纸十分满意,几乎每天必读。他一直不知道这一报纸原是为自己设计,专供一人阅读。

实际上,外面的世界已经是天翻地覆。中国的公众已经可以从不断兴起的各种报纸上,得到各种来自朝野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的信息,知识分子和怀着救国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5 00:32)
标签:

杂谈

往事历历

京城札记

 

 

 

 

 

 

1.汇集点

 

 

 

北京城的历史奥秘,要从它北方郊外的一条河流推出。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使用过一个生动的比喻:设想有三个人,从中原一带沿着太行山麓50米等高线向北行进,来到永定河边,卢沟桥一带就是最好的渡口。这是一条流量很不稳定的河流,像华北地区的其它河流一样,在夏季经常遇到洪水暴涨,泛滥无常。三个人越过永定河渡口,必须继续向北行进,直到不受洪水侵扰的地方,就可以分手了。一个人可以出南口直上蒙古高原,一个人出古北口走向松辽平原,另一个向正东直下辽河平原。如果他们约定在第二年返回,这里仍然是最理想的会面地点。

北京城就这样坐落于南北四条大路的汇集点上,兵家必争,天然王气,自成气象。

中原文化与游牧文化南北冲突的焦点凝聚于此,各种历史角色在这里粉墨登场,昼夜交割,日月兴潜。

1946年春天,抗日战争的烽烟刚刚散尽,流亡在昆明的西南联大各校回归原址,北京大学也回到北京,它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2 20:01)
标签:

杂谈

 

 

电视专题片

 

电视专题片

试管婴儿之父——张民觉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5 11:48)
标签:

杂谈

 

我们少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3 21:25)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作品

散文有什么意义 

 

 

 

人们在写作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必须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大大小小横亘在我们的面前。使我们不能回避。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否则,我们的工作就很难进行下去。在一个散文家看来,他首先要问,散文有什么意义?它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仿佛这是一个世俗的发问,因为我们同样可以从另一个方向提出反诘:散文为什么必须有意义?它只是给我们一种享受,使我们在美的语言营建的花园里徜徉,这就足够了。发问和反诘的碰撞似乎可以将问题抵消,但实际上,它只是将问题遮蔽起来,使问题变得更加深沉、冷峻。或者说,在我们试图远离问题的时候,问题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饥渴地接近了我们,它似乎要将我们仅有的一点思考吞噬掉。

在过去,我们强调的是世俗的有用性,中学老师津津乐道的是“投枪和匕首”的功能,强调散文的针对性,事实上,这仅仅是杂文的特点。从某种意义上说,杂文不是散文。我们总是习惯于将小说、戏剧、诗歌之外的一切文体都笼统的归于散文的包裹里,这是不恰当的。既然散文包括了那么多东西,它既是游记、杂文、笔记、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3 21:06)
标签:

文化

分类: 我的随笔

新散文的几个问题

——张锐锋在十月﹒坎墩散文论坛上的演讲  

 

张锐锋

 

 

从1998年《大家》杂志开设“新散文”栏目作为标志,新散文运动已经10年了。那时,我和庞培的散文得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新散文栏目的青睐,很快地,祝勇、宁肯、周晓枫、马丽等一批作家,陆续登场,成为新散文运动的第一批参与者和鼓动者。事实上,这一运动的发端要早得多,在我看来,从上世纪的90年代初期,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周涛,史铁生,已经去世的苇岸,已经写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作品,我的散文作品《马车的影子》也已经发表。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萌发,没有刻意的炒作,没有故意吸引眼球,但新的东西的确出现了。我认为,在中国散文史上,新散文的出现,是一个了不起的事件,是中国散文史不能回避的一个事件,尽管这一点不能被普遍认可,但是,一些有识之士已经看到了新散文的价值和意义,比如说,它已经被收入一些大学本科和研究生文科教材,比如《新时期文学》,以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7 19:03)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这是一句小说里的人物对话,出自法国新小说派作家罗布-格里耶的一本书。显然这不太像一个格言警句,更符合随意说出的一句普通对白的性质,然而其中似乎又有着隐喻的成分。彩排是在演出之前,排演又在彩排之前,事情的逻辑有着严格的顺序,而且一切又是最终演出的准备,具有前奏曲的意味——其中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另一次的复制,微妙的差别含于熟练性之中。这并不能保证一次比一次更好,也许最早的排演中的激情已经在正式上演中消散,彩排只是为了将那些激情的残留物清除掉,以保障戏剧成分的绝对纯净。
好像许多事物也是这样被过滤、筛选。真正需要的东西被拿走,剩下了渣滓。舜的德行吸引人们汇聚,又在汇聚中消失。中国古代的哲人一直对此怀有警觉。几千年间,我们一直看到同一个悲剧在上演:战争、阴谋、仇与复仇、义与不义的交织……人性的污浊,更多聚集于城市的大脑沟迴的深深褶皱里。它使我们在漫长的日子里,怀念曾经是我们走到一起的正义。城市成为消耗的代名词,它几乎吞噬一切,以便获得邪恶的能量。我生活的城市正是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作品
南风
历山残片




“……叫声划破了玻璃窗”


俄罗斯诗人曼德尔施塔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感到了尖锐的痛,比匕首还要尖锐的痛。是什么叫声?是什么在叫?诗人说出的只是一种精神感受,它似乎十分抽象,然而却这样真实。在画布上,蒙克曾经给初过答案,一个人因呐喊而变形,叫声来自内心,以至于透明、坚硬的玻璃被划破,叫声有着金刚石的硬度和剃刀的锋利。
历山脚下很少有开阔的平地,起伏的土地,就像一个为了增大摩擦力而设计的现代运动鞋印,它的印记里有着只有设计者才能理解的独特花纹。似乎融合了一切现有的科技成果,显得合理、舒展、和谐。然而这是造物主最初的想象,它的完美不再需要修改。秋天是漫山遍野的柿子树渐渐变红,它显然是汲取了落日的余辉,采纳了最鲜艳的原料,民间最吉祥的原料,完成自己一年中最后的盛典。
农民们围绕在树的四周,像围绕着造型奇特的、燃烧着炭火的炉灶,等待着被烤熟的食物出炉。他们拿着箩筐,攀到柿子树的树枝上,将成熟的柿子轻轻地放到里面。然后用绳子将箩筐慢慢地垂吊下来,送到树下的接应者的手中。做这样的事情至少需要两个人。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7 18:56)
分类: 我的作品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


“彩排之前的一次排演”,这是一句小说里的人物对话,出自法国新小说派作家罗布-格里耶的一本书。显然这不太像一个格言警句,更符合随意说出的一句普通对白的性质,然而其中似乎又有着隐喻的成分。彩排是在演出之前,排演又在彩排之前,事情的逻辑有着严格的顺序,而且一切又是最终演出的准备,具有前奏曲的意味——其中的每一次,几乎都是另一次的复制,微妙的差别含于熟练性之中。这并不能保证一次比一次更好,也许最早的排演中的激情已经在正式上演中消散,彩排只是为了将那些激情的残留物清除掉,以保障戏剧成分的绝对纯净。
好像许多事物也是这样被过滤、筛选。真正需要的东西被拿走,剩下了渣滓。舜的德行吸引人们汇聚,又在汇聚中消失。中国古代的哲人一直对此怀有警觉。几千年间,我们一直看到同一个悲剧在上演:战争、阴谋、仇与复仇、义与不义的交织……人性的污浊,更多聚集于城市的大脑沟迴的深深褶皱里。它使我们在漫长的日子里,怀念曾经是我们走到一起的正义。城市成为消耗的代名词,它几乎吞噬一切,以便获得邪恶的能量。我生活的城市正是这样,来自田野的粮食被复杂、巧妙的机器装置加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3 10:01)
分类: 我的作品

 

 

 

一个诗人显然更易于理解另一个诗人。当然,他们必须是杰出的诗人,才会互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