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0-08-15 16:20)
标签:

舟曲

泥石流

情感

那天,我理屈词穷

在一个又一个山头掰着手指

数着星星落下的地方  漫不经心地

把锄头遗落在屋后的矮墙旁

我没有和爸爸争吵,我的声音没他大

只是他火冒三丈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死亡

以及踩着云朵在天上看他的情景

那时妈妈正在落泪,孤独的田间

我看到一只手托起来的孩子

他微笑着伸手想够不远的野菊花给妈妈戴上

他的妈妈在泥水里微笑 

(而我的妈妈正在落泪)

 

妈妈啊,我在山上呢

我只是弄丢了锄头不敢回家

我累了想在山上睡一夜  明天早晨

你就会像平时一样把我唤醒 

你会不会在天上

看到我做梦时微笑的样子

妈妈啊,风雨好大

我找个山洞躲起来  等你明天找我

记着喊我的乳名  只有你叫起来那么亲切

(咦,爸爸在哪呢,千万别跟爸爸说)

 

妈妈,山下那么吵,请拍着我让我睡熟点

妈妈,快看我抓到屋里的紫蝴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8 23:11)
标签:

幸福

狗屎

文化

分类: 诗歌

    幸福

我踩上了一坨狗屎

耗子说  你真幸运

我笑了笑   把门卫大姐家的两条母狗

连同它的三条小崽子

放锅里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4 21:37)
标签:

稻田

诗歌

情感

文化

分类: 诗歌

穿过如梭的麦田

时光终于找到了紫蝴蝶的影子

那时家门敞开  晚风浮动

母亲带着女儿走在满是酒窝的小路

你停在微笑的老门板上

偷觑着小花狗光亮的额头  容颜楚楚

 

那时的我就在身后沉睡

季节的变化描白了枯黄的心思

我看见白色的云,黑色的雨

从西边的山顶上滚滚落下的红霞

以及不久后青青的树上挂着的蓝月亮

笑颜谄谄地垂向长发飘飘的年代

把痒痛抖落在寂寞的雾霭 

 

那时的我看见眉间上的喜字 

跟窗户上贴着的一样   横平竖直

一笔一划  神采趔趄

我看见爹的烟袋和娘的鬏髻

蜷缩在炊烟袅袅的尽头 

山野上的河坝在那夜轰然决裂

 

那时的你,可在田间看着蝌蚪变成青蛙

然后种上大把大把的思念让它喊出

可在白雪覆盖枝头的夜晚衔着暖炉飞来

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般的让我倾慕

 

过了五月,一年便如一生那么长久

麦田和谷子要肆无忌惮地相守

而今身前愁浓身后默

你知道我的泪水和我的良知一样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5 23:20)

菩萨蛮*西涧

平生不见抬头月,

恰逢云落寂寞雪。

天地莽苍苍,

浑然一柱香。

 

白梅曾记否?

乔点玫瑰豆。

不送站前人,

人约西涧村。

 

注:抬头月和寂寞雪均是同一所指,非诗中人不解其味。若为下阕白梅,则有一赌约,尚不及明白赌注便揭晓答案。轻点娇种,玫瑰盛开。婉约留一痕迹,不忍消散。说好了不去送别,即使到了站台,也匆匆离去。是否相约与此,一厢情愿,但记得护城河边,两人成三影,夜灯迷离泪眼。风吹衣摆,寂寞离去,愁思永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30 23:10)
标签:

无助

无聊

杂谈

分类: 小说
当无助遭遇无聊

 

       我看到阿坝上报纸的消息,着实吃了一惊。

       下午,我去雷奥公司应聘。出门的时候,我特意装了些零钱,路过报亭时可以买些晚报,那上面的招聘广告对于我来说,就是维系生存的理由。从百万庄下车,路过一片枫树林,我就在那附近买了张新京报,坐在枫林的长椅上翻起来。

       大学毕业来北京的时候,没人告诉我,这条路既然选择了,就没法再退缩。不过即使有人阻挡我,我也会奋不顾身地过来。梦想,就是唯一的理由。

       而现在,望着眼前满地的落叶,金黄色的,纷纷扰扰地从树上落下,我不知道,梦想之于我,是否是冬天之于秋天般,定然不久就要到来。

       我就在这个时候看见阿坝上报纸的那则消息。

       还是如往常的标题般,耸人听闻。“大学生千里会网友,赔了‘夫人’又折‘兵’”。我没想到,此档新闻的主角竟然是我的好朋友阿坝。

       我们一起来寻梦,一起探讨人生和希望,一起相信老天会眷顾我们,一起心甘情愿地当着“北漂”,一起无可奈何地做着有知识的却蜷缩在地下室的城市无产者,在无聊中喘息,更在无聊中挣扎。

       他是三天前走的,现在应该回来了。走的时候,他没跟我说去干吗。不过从他瘦削的脸颊上绽放的笑容来看,我猜想这是个好消息。他的头发已经有好些日子没修整了,这次特意打理了一下。就连平时窝在屋里快要疏软的肌肉,也被刻意地释放和展示了一下。

       兴许是个好事情吧。可为什么我没遇到呢。

       他从北京跑去东北见网友,千里迢迢的热情换来了却是囊空如洗,不仅被人骗财,还受人唆使,打架斗殴被拘留。

       这怎么是个好消息呢!?我应该早些发现才是,他本不应有的神采熠熠,本不应展现的笑容和反常的举动,都在提醒着我。他每天在屋里不停地投着简历,不断地被人拒绝和否认,可他偏偏又那么心高气傲,认为自己堂堂一个法律毕业生,不会在这片土地上无法立足。他走的时候,那天早晨,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阿龙,我就快交上好运气了。”我没有说话,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现在我应该往好的方向去发展了,不会再做这么窝囊的‘北漂’了,我要做个货真价实名副其实的‘北漂’”!他的肩膀由于激动而剧烈地抖动着,不断挥舞的手势仍然平息不了他内心巨大的震动。他急促地呼吸着,把手握成了一个拳头,不停地砸着自己的大腿。

我递了支烟给他,点着。

        他深吸了一口,将烟灰细细地弹在面前的饭盒里。饭盒上爬着一只苍蝇,偷听着我们的谈话。看见突如其来的烟灰,摇摇膀子避开了。

      “怎么了兄弟,你是不是整天在屋里待着抑郁了?没事多跟我出去跑跑,兴许有机会找到事做呢。”

      “我跟你说,阿龙”,他摇摇了头,不屑的表情看的我很不舒服。“你这是鼠目寸光!我们只是暂时的困顿而已,我们不久之后就会好起来的。即使闲着,你也得始终相信自己的价值不是你刷刷饭拖拖地当兼职就能体现出来的。我每天是无所事事,那是因为我在储蓄我的能力,我等待的是让我厚积薄发的机缘!”由于说话太快,他开始剧烈地干咳起来,一边用左手捶着肺部,一边表情痛苦地跟我说话,“你要出去就出去吧,看看你从西单捡破烂到东单,也够养活你自己的了。”右手夹着烟,不停地朝着我点。

        我没理他,我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我们刚开始来的激情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整天的无所事事,放浪形骸而已。

        接着他又开始放声大笑。“我告诉你吧兄弟,很快我就有好运气了,我不会亏待你的”。他朝我挤了挤眼,我从这笑容里看见了一丝狡黠。

        然后他就走了。没跟我打招呼。修整了一下脸面,去寻找他的好运气去了。那一刻,除了替他高兴,还有一丝嫉妒浮上心头。

        不过,现在他又回来了。我不敢保证,离我不远的椅子上坐着的究竟是不是他。我希望是,出去了这么几天,能平安回来就是好事。我又希望不是,那是怎样让人寒心的一幅面孔呵!

       快四点了,太阳开始变得惨淡。我喜欢看夕阳,圆圆地沿着视线下滑,让人期待一个完美的结束。透过枫林的间隙,阳光暖暖地洒在墙上,斑驳,而又新奇。若不是阿坝和这难以置信的消息,谁能保证这不是一个宁静和温暖的下午呢。

        我卷起了报纸,缓缓地朝他走过去。不管他是谁,我都需要去看看他。这个孤寂的灵魂,在秋日的午后,一动不动地坐在这里,他是否在思索着什么,是否觉得生活充满了背弃亦或是满怀希望,我不想惊扰他。

        他缓缓地蹲下,后来索性就瘫在了地上。眼神呆滞,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忽然颤抖起来,牙关抖动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裹了裹衣服,好让自己觉得温暖一些。(这九月的天气,怎的这样快就寒气袭人了!)

        注视着他,慢慢地,我的眼睛潮湿地模糊了起来,恍若隔世。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椅子上已经没有人了。太阳也落了下去,马路上尽是下了班匆匆赶路的人们。

        我的大脑几乎停顿了思考。蓦地,我的眼睛又落在了那醒目的标题上,两片嘴唇已被紧紧地锁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9 21:18)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妈妈说,她很爱我

在某个下午。某个阳光温暖的下午

你在我的目光里收集纯真

某个下午,桃色殷红

上帝的精灵开始哭泣。我的妈妈

看着我,小心翼翼地擦去我嘴角的口水

然后轻轻地,哄着我和一个季节入睡

 

(二)他们说,妈妈很爱我

只是,初夏的蝉鸣无法再进行叠加

只是,这样的肩膀承担着太厚重的情感

一个个碎片拼凑起来的祖国的哀痛

和我无法感知的尘世的喧嚣

有那么一个时刻,他们集体静默

为了一个逝去的,一个鲜活的

生命。逝去的诠释着“母爱”的名词

鲜活着的,则是一种悲悯的

脆弱而又坚定的希望

 

(三)他们说,人们很爱我

只是,我总得想起溪流和根须

在没有眼泪铺陈的花园里

不得不一直追赶漂浮的命运

 

(四)他们还说,人们很爱我们

那叫中国的地方,大把大把的麦子开始生长

滋养着我们大把大把地青春

那么一个小小的村庄,无数人回头流连张望

掰一瓣桃花香,妖妖三月,心事徜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2 21:34)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某个下午。某个阳光的温暖

我在你的目光里收集纯真

孩子的微笑,婴儿般感动

醉人的呼吸沉睡在长椅的末端

那是一次不经意的开始,从肩头

到膝间,我走的好远好远

尽管幸福表现的不明显 你知道

我细腻的心思变得那么地笨拙

慌张地看着过往的陌生人

只想把自己变成一只狗熊的心

送给一个会唱歌的奶牛

或者一只猫。这些不重要

我小小的担心,不会改变决定

尽管上帝和我开了个玩笑

如今我的思念种满了醉翁亭

如今我的臂腕空空,看着寂寞

大把大把地,肆无忌惮地生长

或许有的言语在宋代就开始留下痕迹

只是这千年的问候,无法理解今日

我们端着酒杯揣测的人生

有时候我宁愿前世能挂起弓箭,放逐战马

早早地沿着指引趟过扬子江畔

去发现一个无名村庄的侬家女子

应该在一个阳光温暖的下午 吴国的下午

金灿灿地麦地里她的微笑像极了一个孩子,

像极了我今生的爱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30 23:33)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写给清晨(六)

上帝在创造人的时候

是把人当他的子民看待

人在创造上帝的时候

是把他当自己的主人看待

我们成为不了别人的孩子

却自愿甘当自己的奴隶

(却自愿甘当奴隶束缚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7 22:47)
标签:

诗歌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

从一个陌生的境地走向一个

——陌生的境地

(你以为)我为你而来

           ——又为你而去

人潮涌动

世界的两极,有一双眼

放在焦点。

——可以盯着太阳

也可以,垂下目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6 22:19)
标签:

诗歌

情感

文化

分类: 诗歌

昨夜,我梦见故乡的小桥

上面的泥痕依旧清晰可见

仿佛湿漉漉的历史

未曾打开斑驳的容颜

而踏上去的人都不曾离开一般

青石板倒映着星光

流水在轻声哼唱

是谁的青春流逝在母亲的怀抱

是谁的母亲  逝去在青春的缅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非诗非人
非诗非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66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内容如未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人联系方式:
QQ 94636281 
E-m:whlbobybear@126.com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博友

校园乡土诗人祥丰

其人如此,其名如此

欧惊鸟

民大

龙舞

我的截拳道教练

樊号鸟

人如其名

nevermind

民大

京华倦客

雾失迷津 谁识京华倦客

九顿儿

曹九顿 不是诗人

娃娃

娃娃=猫

梵统

你真是太有才了

栋栋

才女 文笔相当好

公告
 
图片播放器
宣言
 
孤独的诗人选择孤独的幸福
移动

非诗非人的心蓝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