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父与子

 

他们互相扇着耳光  像一对仇人。

这辆从乡下进城的中巴车上

这位中年父亲的失败

让整车的人羞愧

 

这位长年在外打工的父亲

显然无法与离家出走的儿子交流

他先是黑着脸

然后开始扇自己的耳光

 

这个长着毛绒绒胡子的高中生

眼睛里噙满着泪

就是倔强着不掉下来

 

他的父亲刚刚从外地赶回来

在学校边上的一个网吧里揪出儿子

甚至连水都没喝上一口

 

也许他们父子间太生疏了

也许只要笑一笑

也许只要拥抱一下

 

可是怎么可能呢

在乡下  这样的父子多了去了

就像二颗熊熊烈焰的流星……

 

2017-3-18

 

申请低保女

 

……好了  别哭了

你的丈夫去年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了

你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 

我们知道你生活困难  可是

你要知道还有比你更困难的人

你必竟还有房子  必竟

还有几亩水稻  必竟

你能外出打工挣钱……

对不起  你真的不够办低保的标准

 

一位中年丧夫的女人

她有着茂密的泪腺

她站在低保科的桌子前

眼睛里除了局促就是绝望

 

可是  怎样才能安慰她呢

是不停地递给她纸巾

还是让她哭出来

 

可是  外面还有比她更悲苦的人

或者让她先看看下一个人的遭遇吧

也许这样她才能止住悲伤。

 

2017-3-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7 00:40)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拨牙的母亲

 

这是第几颗了?当您向我展示

上颚空荡荡的牙床时

我还是猛然一惊。请原谅

这一次  还是您一个人去拨的牙

在那个街旁的小诊所  似乎还有您

压抑的呻吟声。对不起

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您的牙疼

竟然还催促您抓紧去拨掉

就像催促您抓紧做饭一样的匆忙。

母亲  我记得您不止一次的说

在生我的那一月的某个清晨

45年前的那个穷掉渣的乡下

您苦于没有热水用  只能

舀了一瓢凉水沾着盐漱了口

从此  您满口的牙都开始晃动。

不知从何时  您开始一颗一颗的拨掉它们

20  父亲的骤然去世

那是您拨掉的最深的一颗牙

足足让您痛了半辈子  从此

真的就没人再关心您的牙疼了。

请原谅  作为长子

作为另一位女人的丈夫

我对您的爱是粗心的  可是

您从不言明  甚至好像从没有过疼。

母亲  在这次拨牙的第三天

您口中还含着带血的棉花

可是您还在为我张罗着做饭

直到您偶然说出几天都没吃饭了的时候

我的心猛然一沉——

那一刻我突兀的感到了满口的牙

也在开始晃动  也在一颗一颗的

被一把锃亮的钳子拨了下来。

 

2017-3-712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5 10:47)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美人

 

饭局上  一双呈现玉质的手

在试图造访别人的旧病

 

如果剥离掉时光中的阴影

外面的春风大可以畅通无阻地挤进来

索要每个人内心的种子

 

——只是  有人会因此窒息

还有人假装视而不见。

 

大多人心中都有一段辜负的美

自己对内心的掩饰向来凶险

 

所以  当你细数命运中的

有人回首茫然不知所措

 

他惊觉到一种镂空的惆怅

自始至终在黏贴碎瓷

 

此时很容易陷入一种虚幻的轰鸣中

他任由海水涌向深渊。

 

2017-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3 00:05)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2017年春节笔记之一

 

当万家灯火徐徐展开的时候

我担心鞭炮声就此凋零

 

当众人举杯时

我担心谢幕提前到来

 

当面对满心喜悦者

我担心脸上的笑容会戛然而止

 

第二场大雪的夜晚

我一个人在公园苦等一朵花的绽放

 

整个天空是安静的

思念像雪花铺天盖地

 

2017-2-12

 

春节笔记之二

 

糖尿病患者的尿是甜的

他拒绝身体里的糖

所以他一不小心便脸露狰狞

 

好多场饭局他强作欢颜

他举轻若重

他知道另外一个世界有人等着他

 

我遇到他的时候

他已经满面萧杀之气

 

偶尔他会轻柔之声述说某件事

此刻糖定在他的血液中汹涌着

 

这甜蜜的使者

谈不上杀戮之心毕现

 

2017-2-12

 

春节笔记之三

 

中午在苏湘酒店为一对新人证婚

从中山路返回时

接连三家丧事在沿途展开

身着丧服的人神色匆匆

震耳欲聋的哭丧声中分不清是哭是笑。

 

刚才在婚礼的现场

我看见新娘子在擦拭着泪痕。

 

美丽的总是美不胜收

悲哀的不见得扣人心弦

 

2017-2-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一个消失的人

 

好像每个人有太多的理由消失。

昨晚的第一场初雪  有人为它尖叫

也有人为它收紧了肩膀。

一个在寺庙里烧香的人

他用一柱香的时间就回顾了一生中

所有记忆中的脸庞——

那盛开的  也是最易消失的。

他试图还原一张脸庞

却总是遭遇一个与已无关的他

在远处重新打量着自己。

 

2017-1-4

 

鼓掌

 

大多时间里两只手是互有敌意的

它们宁愿与一只陌生的手相击

除非为了某种心照不宣的交换  否则

它们轻易不会双手合十。

有时候它们也会紧紧握在一起

那一定是遭遇到了危险

而暂时冰释前嫌。

它们也有过配合默契的经历

不过  那过多的掌声中它们迷失了自己

它们只知道一味的鼓掌

甚至击打出血来 

也没有给自己挣得一席之地。

它们开始相互拒绝  不再

相信那种廉价的狂热

只是每到晚上的时候  它们

会轻轻的相互触摸一下

这表示着在它们冷漠的外表下

尚且给对方留有位置。

 

2017-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