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8-11-21 16:09)
标签:

王丽诗歌印象

分类: 评论

皴擦的诗意人生

                       ——读王丽诗歌有感

                                       管一

 

皴擦一词来自中国传统的山水画,现代人的画中也大量借用皴擦法,将皴擦可重复性特征加以发挥,增加了画面的厚重感和质感。人生概莫如此,在平淡的生活中加入皴擦之法,其波澜壮阔便应景而生。这是当我读到王丽的诗歌时,不由自主的产生的一种想法。

王丽是我的同乡,五年前认识她时是因为国画,当朋友把她一幅山水画铺展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便被深深打动了,一位娇小的弱女子的形象瞬间被水墨所泅染。其画中透出的传统美学的馨香与厚重让我不禁为小同乡“而感到骄傲,同时,听说王丽多次参加国内、国外的画展而深受好评,近年来更是取得了“东盟文化交流巡回展”金奖的骄人成绩。但是作为一名诗人,我对国画的认识颇为肤浅,也因此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对王丽深刻的认识,只是作为一种赞赏的心态与其交往,不免是泛泛而交,直到她捧着厚厚的一摞现代诗诗稿出现时,我不禁为之一振,一个诗情画意的王丽才得以立体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一向认为现代诗是以对抗的方式出现在中国传统的文化面前的,作为舶来品,它远没有传统国学那么深得人心,尽管已是百年历程了,却依然不受大部分传统国学人士的待见。我身边有诗友兼职画家,但大部分是现代画,是像现代诗一样抽象的符号,这与传统国画是两个概念。而王丽却是典型的现代诗的写手,与她的充满皴擦之法的传统国画相比,竟然一点都不逊色,甚至像一匹黑马让人眼睛一亮。

 

“有一种情绪会泛滥
不是情绪负了你
是指间流动的忧伤
在人来人往里弹奏的鸣曲

而你总在空白里酝酿”

 

初读王丽诗歌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用欣赏国画的眼光对待,其实这是一种不信任,这也是其画作的喧宾夺主,那么就暂且忘掉她的画作,就诗论诗。正如诗人所写,诗歌即情绪,是指间流动的忧伤,而这种忧伤需要在空白里酝酿。王丽显然是情绪化的诗人,她倾向于在人来人往里弹奏着乐曲,在近距离的交往中发现着生活的诗意。而这种诗意显然与国画无关,与皴擦的技法无关,纯粹是一种诗人情怀的流露和显现。


   
可以在黑夜来临黎明出发之前
   
不用思考语言的不适
   
可以用行走的力量
   
丈量白天与夜晚的距离
   
以及飞鸟的存在
   
远方的蓝,正以墨染的速度
   
把日子润满
   
而我则以沉默
   
饮一杯茶
   
一段回忆

——沉默需要勇气》

无法想象一位长期受传统文化浸淫的画家,她思想的前卫与跳跃竟然如此新鲜,其语言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完全就是现代诗的陌生化的语境。在《沉默需要勇气》一诗中,“碎片化”“多元化”的语境扑面而来,这是典型化的现代诗符号。这也许跟王丽多重化的身份有关,作为皴擦技法的传承人,她自然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学养,而这种现代诗的创作却是对传统文化的消解和另辟奇境,从形式上来说 ,具有着强烈的后现代色彩和当下文学的风貌。“可以在黑夜来临黎明出发之前/不用思考语言的不适”,这种有别于口语的陌生化的语言凸显现代诗的审美价值,显然,诗人在一天当中要数次置换自己的语言模式,而她内心的从容不用再思考因语言的置换而带来的不适,只需要以飞鸟的轻盈,或者以墨染的速度,把属于自己的小天地稍加润饰即可,仿佛是面对一杯茶抑或一段回忆。正如生活中的诗人,每次见面她总是掬着笑意适当的沉默,而不曾见到她的夸夸其谈。这种待人接物的方式需要勇气,更需要内心的润泽,仿佛时刻打开的一张宣纸,任何的点墨,只需要稍加皴擦便会油然而生一幅杰作。王丽就是这样充满着现代风格却又被古典文化所滋养的人,不管她沉默还是在思索,她的内心总有一段属于自己的远方的蓝。正如诗人写到“唯有沾满墨渍的手指/才能填写与世的光荫”,这可以看作就是诗人内心的追求与法度,唯有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才是她内心的向往,也正是她一贯的探索所结出的果实。诗人又写到“风可以不懂云的流浪/但不可以淹没我的笑容”,只有内心充盈且洒脱的诗人,才可以目及四方皆有笑意。王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自小跟随着写作的父亲耳濡目染养成了对文化的崇尚,而后其老公也是对她的艺术追求支持有加,以致于当她心生“要美就美的不留遗憾/要爱就爱的不留余地”这样的情绪时,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和清新。


手里的世界可以任意皴擦
生命之重,岂是三言两语
任意分割
有些事可以萧杀,就不会再萌发新意
也不用光阴去垂爱
也不会有忧伤
不知该如何去想
春天里,阳光成了逗号
 行了整个季节
此起彼伏的人生恰如这
更迭的变换
增增减减
增不完的岁月悠长
减不去的一往情深
就像这永远也皴不完整的山与水
就像这永远也难以解析的世间事


             ——《四海八荒》

这是王丽的近作,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首诗,无从想象诗人起了这么一个诗名,这是一个让人无法下手的名字,按照我几十年的诗歌经验,我会敬而远之的,可在王丽的手中却如一只画笔,如一张宣纸,游刃有余驾驭得体。这首诗有后现代的跌宕起伏,亦有智性诗的睿智警醒,从诗中显然可以看出作者对于皴擦技法的熟练程度,而这种技法是传统国画的必由之路,而一旦用在诗歌中,则起到了异乎寻常的审美效果。正如诗评家张建建所言:在诗面前,任何思想都是苍白无力的,诗意世界的建立亦是诗人的诗学理性的建立,一诗篇即是一种诗学,是诗人对于世界的诗性理念的展开。果如其言,王丽在这首诗中不仅展现了自己智性的思想理念,同时也建立了自己现代诗的语言风格,更是向公众展示了属于自己的可任意皴擦的艺术世界。

正如王丽在诗中所言“生命之重,岂是三言两语任意分割”,这是她对于生命的感悟,也是源于内在的自信和豁达,更是国画艺术对于诗艺的反哺。“有些事可以萧杀,就不会再萌发新意\也不用光阴去垂爱/也不会有忧伤”,这是一种蓦然回首时的优雅,是望见灯火阑珊处的淡定,作为女姓的画家和诗人,这是一种有机的结合体。不难想象作者在画作和诗歌之间的平衡与挣扎,但是她增减得当,一句“春天里,阳光成了逗号”,如果奇妙的的比喻,让诗人完成了轻松而又优雅的转身和蜕变,同时又为诗人打开了方便之门,为自己找到了可以恣意发挥的艺术天地。尽管作者在诗画中都尽得风流,但是她的内心却是沉稳有余,丝毫没有骄纵之气,因为她知道就像这永远也皴不完整的山与水\就像这永远也难以解析的世间事”,她深深的明白在艺术的道路上永远没有可以休整的机会,有的只能是孜孜不倦的追求与探索。

 

                                              2018-1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管一的诗

发表

分类: 发表

古县衙

 

那时我正年青  与刚刚修葺一新的县衙一样

都有着大把的无处打发的光阴。

那时候盗贼都轻功卓绝  他们

翻墙而过的刹那不会伤到一朵无辜的花

所以  扣在他们脖子上的枷锁都是木制的

我还会暗中松动那背后的木栓——

让他们得以回头记住我脸上的二粒雀斑。

其实  那摆放整齐的杀威棒

是留给后人看的  能落在屁股上的板子

就不要在内心留下阴影。

每次走过后院的甬道都要蹑手蹑脚

再多走半步就能听到读书声

那是女声  那是我打发后半生的养分

她的容貌我无从知晓

我只知道  要疼爱自己的小女儿

只知道要在她出嫁的箱底压上一卷书

要让她每次翻开书的瞬间

都会让一位老人的内心晃动半天……

 

 

燕子楼

 

寂寞的都是易碎的。或者说

过于轻盈的都是容易折断的  比如

一只落单的燕子

仅仅从细雨中飞过就会留下暗伤。

一位内心静如止水的美人

会让整个时代不安  会有人为她疲于奔命

为她耗尽内心的幻觉。所以

美总归是需要忌惮的

她可以绝食  但不可以哭泣

因为哭泣会让更多的人心碎。

至于她居住过的楼

倒是可以留下来  包括她的诗笺

那上面的泪痕可以忽略不记

忽略不记的还有那一行行暗伤。因为

那个朝代的男人们需要这样的删除

他们更习惯于幻想

他们会在稍显自私的幻觉中

抚平一颗丑陋而又脆弱的心。

 

 

大沙河果园

 

大风得吹几遍才能吹出沙子底下的糖。

一条汗腺茂密的河

它的泪水必然凶狠

有人为它背井离乡

必然有人为它彻夜难眠。

 

据说  最早尝试栽下果树的人

他们眼睛里的沙粒

用一条大河的水都洗不净

 

大沙河  大沙河

谁的青春转眼间就白茫茫一片

谁的黑发未及收获便已枯萎。

 

究竟被汗水打湿多少遍

才能聚沙成堆

才能贮存够一棵果树所需要的盐

 

那最甜的果子必然满面沧桑

它一背脸去就会泣不成声

 

蝴蝶

 

从她的头发间飞出的一大群蝴蝶

我只记住那只黑色的——

像一滴被洇开的墨汁  在宣纸上

稍作停顿后  又倏忽而去。

它朝向南方  策动微翼——

那危险的前方是薄冰  无声的呼救

可谁能听见  隔着千里的冰凉

一只蝴蝶所能承受的

必是与眼泪无关。曾经昏暗的舞厅的

一角  疯狂的发丝缠绕伤痛

时光在那一刻爆炸。而担扰

是多余的  虚脱的身体兀自多余

抓紧的手惭惭松开

谁都无法阻挡她的脱茧而飞。

当世界因缺氧而窒息

她却打碎沉疴般的冰臼  用轻灵

的舞蹈  完成孤独的重生。

 

瓷器

 

黑暗中不敢伸手的  必是一件瓷器

或者是像瓷器一样的人

或者是小女儿  再或者是

命运中的一种隐疾。

思维的惯性具有强大的隐喻性

可是  绝不能理解为怂恿

因为常人无国可误 

误的只能是招致心痛。

中年岂有心痛的理由  因此

将瓷器置于心中

用揣摩擦亮它。用目光

远送它  用所谓的 

却是不得以的理性排斥它。

然后  由着它从生存的状态

转变为感性的生活。

而在生活面前  最好闭嘴

变化足以训练一件瓷器

在黑暗中学会嘲笑。

 

 

广府瓮城

 

第一拨人进去了

有人在门外等着那铁门落下来

 

刚刚导游介绍它的时候

那人就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

 

……可是  锈的太死了

五百年足以让那铁门悬着的心放下来

 

足以让瓮城里面的人进退自如

让城池上的箭垛不再透出阴鸷的目光。

 

更多的人着迷于那千疮百孔的城墙

甚至有人抚摸着不愿离去

 

那是被消除了箭簇之声的历史

已不再隐藏起身上的伤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管一的诗

发表

分类: 发表

美人
 
饭局上  一双呈现玉质的手
在试图造访别人的旧病
 
如果剥离掉时光中的阴影
外面的春风大可以畅通无阻地挤进来
索要每个人内心的种子
 
——
只是  有人会因此窒息
还有人假装视而不见。 
 
大多人心中都有一段辜负的美
自己对内心的掩饰向来凶险
 
所以  当你细数命运中的渊蔽
有人回首茫然不知所措
 
他惊觉到一种镂空的惆怅
自始至终在黏贴碎瓷
 
此时很容易陷入一种虚幻的轰鸣中
他任由海水涌向深渊。

云纹漆奁盒

 

因为是木胎  所以从海底被打捞上来的时候

是用双手小心捧着的。

第一位接触到的考古人员说:像是

捧着一个音乐盒  里面隐约听见女人的笑声

还有若隐若无的呻吟  只是那呻吟

怯生生的让人怀疑真实性……

据说  这是千余年前某某一号沉船

在出事前  连它的帆布都有着丝绸的滑腻

那位端坐在奁盒前梳妆的女子

她刚刚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晕眩  那种撕心掏肺

让她几乎忘掉了此前的种种不安——

那是与奁镜中的阴影对抗的不安。

尽管花纹是如此精美  可是

它漆面下的木胎还是完全腐蚀了

得需要有一双手时刻捧着  就像

捧着她不胜酒力后的任性  须得转过脸去

由着她褪去云纹罗衫  然后

还得忍着那愈加浓郁的脂粉香  嘘——

不要弄乱她的云髻  由着她在怀中

睡去……  就像

暂不要打开那只漆奁盒  尽管

不捧着  它就要坍塌了……

 

鼓掌

 

大多时间里两只手是互有敌意的

它们宁愿与一只陌生的手相击

除非为了某种心照不宣的交换  否则

它们轻易不会双手合十。

有时候它们也会紧紧握在一起

那一定是遭遇到了危险

而暂时冰释前嫌。

它们也有过配合默契的经历

不过  那过多的掌声中它们迷失了自己

它们只知道一味的鼓掌

甚至击打出血来 

也没有给自己挣得一席之地。

它们开始相互拒绝  不再

相信那种廉价的狂热

只是每到晚上的时候  它们

会轻轻的相互触摸一下

这表示着在它们冷漠的外表下

尚且给对方留有位置。

 

昨晚的闪电

 

是的  闪电就端坐在对面。

她是慵懒的  仿佛刚从云层中

醒来。再早的时候

有人几乎为她疯掉  还有人

因此躲进黑暗中  并佯装成失去记忆的人。

在灯光下  闪电在不停得变换色彩

她是彩色的蒙太奇

是一只猫在制造疼痛  却又

阻止疼痛——

她正以闪电的无辜把某人从阴影中拽回来。

而重回到记忆中的人

他内心的风险远甚于闪电的灼伤

他须得小心翼翼的

把一些看似无法解开的结

松开  再系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3 23:45)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离婚室

离婚室49

 

婚姻的本意是折磨一个女人

是耗费她所有关于女孩的幻想

 

如果她在梦中爱上一个男人

便注定爱情永远是未曾解开的迷

 

因为梦中的事物

总是像蝴蝶一样的不可靠。所以

 

她大部分的时光不愿意醒来

甚至在谎言面前宁愿闭上眼睛

 

——那古老的结局总是残酷的

一颗女孩的心过于孱弱 

 

只是  假如她从梦中醒来

她一定会带上枷锁若无其事的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父与子

 

他们互相扇着耳光  像一对仇人。

这辆从乡下进城的中巴车上

这位中年父亲的失败

让整车的人羞愧

 

这位长年在外打工的父亲

显然无法与离家出走的儿子交流

他先是黑着脸

然后开始扇自己的耳光

 

这个长着毛绒绒胡子的高中生

眼睛里噙满着泪

就是倔强着不掉下来

 

他的父亲刚刚从外地赶回来

在学校边上的一个网吧里揪出儿子

甚至连水都没喝上一口

 

也许他们父子间太生疏了

也许只要笑一笑

也许只要拥抱一下

 

可是怎么可能呢

在乡下  这样的父子多了去了

就像二颗熊熊烈焰的流星……

 

2017-3-18

 

申请低保女

 

……好了  别哭了

你的丈夫去年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了

你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 

我们知道你生活困难  可是

你要知道还有比你更困难的人

你必竟还有房子  必竟

还有几亩水稻  必竟

你能外出打工挣钱……

对不起  你真的不够办低保的标准

 

一位中年丧夫的女人

她有着茂密的泪腺

她站在低保科的桌子前

眼睛里除了局促就是绝望

 

可是  怎样才能安慰她呢

是不停地递给她纸巾

还是让她哭出来

 

可是  外面还有比她更悲苦的人

或者让她先看看下一个人的遭遇吧

也许这样她才能止住悲伤。

 

2017-3-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