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08-28 23:47)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抽烟的事

 

后半夜  他点燃一支烟

他想从梦中把某个人摘出来

 

白天来不及多想

一些事情就过去了

 

他记得在中山路与城南路的交叉口

那时候天蓝的无辜  生命

 

像掀动一次快门

那藏于内心的底片至今不忍曝光。

 

后来  每念及此事

他便深深的匍下身去——

 

他用一颗尘埃的心

想把自己再活过来一次

 

2017-6-27 2336

 

有什么从我身上轰隆隆的穿过去

 

越来越习惯于在午夜立于阳台上。

对面的每扇窗户我几乎都熟悉  比如

十一楼中间的那扇每晚都亮着灯

好像它的主人惧怕黑夜。

更多的窗户都是黑着 

偶尔有人开了灯  瞬间又关掉了

那准是谁做了噩梦。

前方中央大街上车声隆隆

深夜里行驶的车辆都透着一股凶狠

仿佛凶狠一点路程就变短了。

想起白天里的一次交谈

开始的时候相见甚欢  然后

我听到咯噔一声话就没了

所以我不会在阳台上呆很久  来日方长

我不想在一瞬间  所虑甚多。

 

2017-6-29130

 

昨晚的闪电

 

是的  闪电就端坐在对面。

她是慵懒的  仿佛刚从云层中

醒来。再早的时候

有人几乎为她疯掉  还有人

因此躲进黑暗中  并佯装成失去记忆的人。

在灯光下  闪电在不停得变换色彩

她是彩色的蒙太奇

是一只猫在制造疼痛  却又

阻止疼痛——

她正以闪电的无辜把某人从阴影中拽回来。

而重回到记忆中的人

他内心的风险远甚于闪电的灼伤

他须得小心翼翼的

把一些看似无法解开的结

松开  再系上。

 

2017-8-2630

 

一小段的闪电

 

据说  那一小段线曾经拴紧了一个帝国。

有人因此被勒紧了脖子

他爱上那一小段线的同时

也爱上了一个摇晃的江山。

 

有时候  线条的柔软

就是雪在在融化

就是听信了一个命运的谗言之后

却无动于衷。只是

 

那一小段腹部上的闪电

随时会被乌云收回。他多么想成为

被鞭子抽在身上的苦行者

并拥有被这一小段闪电灼痛的经年。

 

2017-8-3239

 

致永远在路上的人

           ——献给固原采风团全体12名队友

当灵魂被青藏高原的群山洗礼
那五彩的经幡一定是生命的召唤

当裸露的肌肤尽情拥抱高原的阳光
那一定是心灵的马驹在自由驰骋

在拉卜楞寺院
谁被旋转的经筒带到了前世

在若尔盖草原
谁看到了属于自己转世的牦牛

在五明山上遇见的一位出家人
她的羞涩是最美的佛光

在扎尕那野性的山路上
谁从高反中醒来又在草丛中晕过去

我们依然会记住那位卓玛
她的眼睛里定会留下最清澈的思念

还记得那些从佛堂里光脚奔出的少年
那一定是活佛的年少时光

那些懵懂可爱的小野鸭
它们的内心一定只有水草和远方


2017.8.20


迎雪

让一场雪覆盖住前生
冷却前世的岩浆

两个冰冷的人相拥
须得燃烧掉半生的目光

多少时光如雪纷纷
多少曲线暗自伤神

迎接雪的降临吧
且按前生的约定献出自己

2017.8.20


窗外的绿

那绿丝绸般的起伏
多像她真丝包裹下的身体

那里有山  有树林  有微风潺潺
有温泉流过酥软的双肩

窗外的绿是梦靥
是触手可及却又戛然而止的惊悸

那风是绝望的触摸
隔着窗户的绿是一种折磨

而风就轻轻的抚过吧
让她的绿在丝绸下喷薄欲出

让那高山战栗
让那窗内的眼睛疼并爱怜

 

 

旗袍

一尺布能否包裹住滚烫
二尺布能否安抚江山战栗

三尺布为母亲遮羞
四尺布为自己支起幔帐

母亲的乳房是否还饱胀着乳汁
谁的丰腴突然就让她垂目

那一松手就会被风吹跑的
那一眨眼就会被抢走的骨肉

一尺布让两只草莓鲜艳
二尺布让腰肢被掐断

三尺布让山河破碎
四尺布盖住两匹白马

2017.8.17


在拉卜楞寺

只要一安静了
有的人眼泪就会流下来

当跟着降衣僧人转动法轮的时候
我安静的像婴儿

在斑驳的唐卡画里
我恍惚看到了自己的来生

——
那是一匹枣红马驹
它站在一片草地上静静地立着

我听见喧哗者更加喧哗
而沉默者继续流泪

2017.8.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父与子

 

他们互相扇着耳光  像一对仇人。

这辆从乡下进城的中巴车上

这位中年父亲的失败

让整车的人羞愧

 

这位长年在外打工的父亲

显然无法与离家出走的儿子交流

他先是黑着脸

然后开始扇自己的耳光

 

这个长着毛绒绒胡子的高中生

眼睛里噙满着泪

就是倔强着不掉下来

 

他的父亲刚刚从外地赶回来

在学校边上的一个网吧里揪出儿子

甚至连水都没喝上一口

 

也许他们父子间太生疏了

也许只要笑一笑

也许只要拥抱一下

 

可是怎么可能呢

在乡下  这样的父子多了去了

就像二颗熊熊烈焰的流星……

 

2017-3-18

 

申请低保女

 

……好了  别哭了

你的丈夫去年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了

你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 

我们知道你生活困难  可是

你要知道还有比你更困难的人

你必竟还有房子  必竟

还有几亩水稻  必竟

你能外出打工挣钱……

对不起  你真的不够办低保的标准

 

一位中年丧夫的女人

她有着茂密的泪腺

她站在低保科的桌子前

眼睛里除了局促就是绝望

 

可是  怎样才能安慰她呢

是不停地递给她纸巾

还是让她哭出来

 

可是  外面还有比她更悲苦的人

或者让她先看看下一个人的遭遇吧

也许这样她才能止住悲伤。

 

2017-3-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7 00:40)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拨牙的母亲

 

这是第几颗了?当您向我展示

上颚空荡荡的牙床时

我还是猛然一惊。请原谅

这一次  还是您一个人去拨的牙

在那个街旁的小诊所  似乎还有您

压抑的呻吟声。对不起

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您的牙疼

竟然还催促您抓紧去拨掉

就像催促您抓紧做饭一样的匆忙。

母亲  我记得您不止一次的说

在生我的那一月的某个清晨

45年前的那个穷掉渣的乡下

您苦于没有热水用  只能

舀了一瓢凉水沾着盐漱了口

从此  您满口的牙都开始晃动。

不知从何时  您开始一颗一颗的拨掉它们

20  父亲的骤然去世

那是您拨掉的最深的一颗牙

足足让您痛了半辈子  从此

真的就没人再关心您的牙疼了。

请原谅  作为长子

作为另一位女人的丈夫

我对您的爱是粗心的  可是

您从不言明  甚至好像从没有过疼。

母亲  在这次拨牙的第三天

您口中还含着带血的棉花

可是您还在为我张罗着做饭

直到您偶然说出几天都没吃饭了的时候

我的心猛然一沉——

那一刻我突兀的感到了满口的牙

也在开始晃动  也在一颗一颗的

被一把锃亮的钳子拨了下来。

 

2017-3-712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5 10:47)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美人

 

饭局上  一双呈现玉质的手

在试图造访别人的旧病

 

如果剥离掉时光中的阴影

外面的春风大可以畅通无阻地挤进来

索要每个人内心的种子

 

——只是  有人会因此窒息

还有人假装视而不见。

 

大多人心中都有一段辜负的美

自己对内心的掩饰向来凶险

 

所以  当你细数命运中的

有人回首茫然不知所措

 

他惊觉到一种镂空的惆怅

自始至终在黏贴碎瓷

 

此时很容易陷入一种虚幻的轰鸣中

他任由海水涌向深渊。

 

2017-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3 00:05)
标签:

管一的诗

分类: 管一的诗

2017年春节笔记之一

 

当万家灯火徐徐展开的时候

我担心鞭炮声就此凋零

 

当众人举杯时

我担心谢幕提前到来

 

当面对满心喜悦者

我担心脸上的笑容会戛然而止

 

第二场大雪的夜晚

我一个人在公园苦等一朵花的绽放

 

整个天空是安静的

思念像雪花铺天盖地

 

2017-2-12

 

春节笔记之二

 

糖尿病患者的尿是甜的

他拒绝身体里的糖

所以他一不小心便脸露狰狞

 

好多场饭局他强作欢颜

他举轻若重

他知道另外一个世界有人等着他

 

我遇到他的时候

他已经满面萧杀之气

 

偶尔他会轻柔之声述说某件事

此刻糖定在他的血液中汹涌着

 

这甜蜜的使者

谈不上杀戮之心毕现

 

2017-2-12

 

春节笔记之三

 

中午在苏湘酒店为一对新人证婚

从中山路返回时

接连三家丧事在沿途展开

身着丧服的人神色匆匆

震耳欲聋的哭丧声中分不清是哭是笑。

 

刚才在婚礼的现场

我看见新娘子在擦拭着泪痕。

 

美丽的总是美不胜收

悲哀的不见得扣人心弦

 

2017-2-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