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志炫TerryLin
林志炫TerryLin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9,073
  • 关注人气:80,2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炫@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7-10-04 21:05)
标签:

杂谈

    月亮从不曾因人间的悲欢离合而停止他月复一月的阴晴圆缺,但每到中秋仍让人特别有感,我的知音们,不知你今年在那里?与何人?用什么心情过中秋呢?

    对我而言,这几年的中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和央视的观众共度中秋。

    从2014年起受邀参加央视秋晚开始,很荣幸今年我已是连续第四年登上秋晚舞台,经由央视和全球华人共度中秋,而我的行脚也随央视秋晚的团队去了江南风情的苏州太湖畔、别具诗意的四川李白的故居江油,中国千年古都西安及今年首度前进东北来到中国最大油田所在地黑龙江大庆。

    古人喜托明月寄情,而苏轼的《水调歌头》被公推为吟咏明月的千古名词,我有幸在2014的央视秋晚演唱《但愿人长久》,这首歌是以近一千年前《水调歌头》为词,由现代名作曲家梁宏志谱曲,当时我演唱的场景是古代文人经常徘徊的苏州太湖畔,各位可以想象,在秋高气爽的中秋夜,对着一轮明月唱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Somebody to Love》 是我重回歌手舞台设定的9首歌单中第一首确定的歌,也是我做专业歌手25年来首次公开演唱Queen的作品,这是我从未在大众面前尝试的歌曲,放在比赛中当然有风险,但这些我都不管,因为我要圆一个深埋心底30年的梦想。

话说30年前还是学生的我,一开始学的是美声,也和朋友组乐团,但因受父亲薰陶非常热爱西洋音乐,听闻隔壁班同学组成摇滚流行乐团,我就主动报名应征主唱,一试中的,于是开始我组团的热血青春,当时我们将乐团命名为Constant(恒数),一个标准理工男才会在意的数学名词,代表持续恒定,也希望我们对音乐的热爱能像恒数,永恒不变。

一开始我们练的是1980年代最红的乐团,例如Air Supply、Wham!等的歌曲,后来听到Queen的作品,我们所有团员这才知道什么叫“天团”!想唱吗?当然!但我们练了又练,想了又想,终究知道,Queen的歌曲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因为Queen的歌曲难度极高,不只主唱佛莱迪(Freddie Mercury)的唱功和舞台魅,力非当时的我所能驾御,整体乐团的实力也都是超高水准,这些都不是我们一个学生乐团可以做到的。于是毕业前夕在大家各奔东西之前,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不是演员,我是歌手,但20多年来,我在不同的歌曲中演绎许多人共通的人生情节。有人问我,“为何你的歌声有画面?”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那是因为每当我选唱一首歌时,我就会随着情节在脑海中拍摄成一部MV。一句歌词配上一个画面,音乐响起时我便会点开脑海中拍摄的MV,随着每一格画面的播放,歌声便从我的内心流淌而出。

同样是表演,对我而言,音乐剧是音乐和戏剧相乘的结果,那是我想追求的下一个梦想。曾经有许多人邀请我参与音乐剧的演出,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参与诠释整场的演出,但我私心自忖,或许我可以先试个一两首吧!

所以在这次“歌手”节目的音乐之旅中,音乐剧类型也是我想自我解锁的一个关卡,和我的音乐合伙人钟兴民老师商量后决定选择《Notre-Dame de Paris巴黎圣母院》的开场曲─《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大教堂时代》。虽然这出戏有法语、英语、德语、俄罗斯语、甚至波兰语、立陶宛语等各种不同的版本,可惜到目前为止没有中文版,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快进入音乐情境,思索许久后,我决定请我的长期战友楼南蔚取其意采其形但填上中文词。

“巴黎圣母院”原剧改编自法国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不是演员,我是歌手,但20多年来,我在不同的歌曲中演绎许多人共通的人生情节。有人问我,“为何你的歌声有画面?”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那是因为每当我选唱一首歌时,我就会随着情节在脑海中拍摄成一部MV。一句歌词配上一个画面,音乐响起时我便会点开脑海中拍摄的MV,随着每一格画面的播放,歌声便从我的内心流淌而出。

同样是表演,对我而言,音乐剧是音乐和戏剧相乘的结果,那是我想追求的下一个梦想。曾经有许多人邀请我参与音乐剧的演出,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参与诠释整场的演出,但我私心自忖,或许我可以先试个一两首吧!

所以在这次“歌手”节目的音乐之旅中,音乐剧类型也是我想自我解锁的一个关卡,和我的音乐合伙人钟兴民老师商量后决定选择《Notre-Dame de Paris巴黎圣母院》的开场曲─《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大教堂时代》。虽然这出戏有法语、英语、德语、俄罗斯语、甚至波兰语、立陶宛语等各种不同的版本,可惜到目前为止没有中文版,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快进入音乐情境,思索许久后,我决定请我的长期战友楼兰蔚取其意采其形但填上中文词。

“巴黎圣母院”原剧改编自法国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25岁出道至今,唱过无数情歌,我在歌里成长,再因为成长而逐步将这些情歌演绎得更深刻。

还记得第一张唱片中的─《认错》,歌词中提到─「I don’t believe it 是我放弃了你,只为了一个没理由的决定」。是啊!年轻时的爱情,总是太容易任其在生命中来去,常是没有理由的开始,又轻忽的任其没有理由的结束,留下的是对青春的茫然和对生命的仓促。

30而立时,我并不自外于一般男人,事业是重心,爱情只是点缀,但却总在错过后才憾然的发现─《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词中提到「你曾渴望的梦我想我永远都不会懂,我失去你赢了一切,却依然如此冷清」。

渐渐地,在聚散离合中学会,固然相恋值得热情投入,分手也必须温情以待。在爱情中,分手是一个比相爱更难的课题,1997年《散了吧》是我极爱的一首歌,词中提到「你试着将分手尽量讲得婉转,我只好配合你尽量笑得自然,我就是不能看心爱的人显得为难」。这首歌告诉我,成全是分手时或许心痛但必要的选择。

来到40而不惑,《说不出的告别》这首歌进到我生命中,「我说服我自己,没有我你会更顺心,可能你已经云淡风轻,当我是个曾经」,同张专辑的《熟情歌》更唱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在我心中,〈Feeling Good〉是一首有资格和经典画上等号的歌。它最初出现在1964《The Roar of the Greasepaint—the Smell of the Crowd》音乐剧中,来年该剧飘洋过海从英国到了美国百老汇,紧接着爵士灵魂乐天后Nina Simone将其改编为蓝调爵士曲风收录在专辑中,进而成为传唱经典。

Feeling good 可以称为经典吗?那就看你如何定义经典?!

我认为,经典是值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吟咏!经典是经得起历史冲刷依然挺立!经典是文化的母亲,能提供新创作养分!若以这三个条件衡诸流行音乐史,Feeling Good 或许已有资格当此赞誉。因为Feeling Good 诞生至今已超过50年,被众多知名歌手选唱,其人数之多几乎可用族繁不及备载来形容,而演绎之多样性亦可成为不同时代风格的橱窗。

近年最为人熟知的版本包括2001年英国摇滚乐团Muse的迷幻摇滚,2005年Michael Bublé的浪漫爵士等。而这首歌也成为许多人创作的元素,2016瑞典知名DJ Avicii将Nina Simone的蓝调经典版做成电子混音曲风,又让这首歌以全新风貌再度风靡全球。所以Feeling Good 这首歌虽然已53岁,你却不能称之为「老歌」,而是「经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或许音乐已经进到我的DNA,即使不演出时,我的思绪也总在音乐世界里漫游,音随心转,想着,哼着,没有目的,没有设定,只是直觉,只是好玩,所以常常出现灵光乍现的嫁接。

有一天,我哼着《卷珠帘》,哼着哼着就无意识的唱出我极其喜爱的《Scarborough Fair》,瞬间,我愣住,咦!这两首歌好像很搭!当然当下,我只觉得旋律很合,就像男女初见,只觉得男才女貌,待进一步仔细研究两首歌的背景才发现,其出身也算是门当户对,我心里就默想,这个音乐红娘我当定了。

为什么呢?

先说说这两首歌的家世背景吧!

「卷珠帘」其实是宋朝极为流行的词牌名,霍尊选此古典元素重新创作,确实有其精妙之处。过去,女人受限于礼教只能躲在「珠帘」后思念心爱的人,无论是李白〈怨情〉的「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到霍尊《卷珠帘》的「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啊 不见高轩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这些含嗔带怨的语词,总让人对珠帘后女子的相思之情感到心疼。

「Scarborough Fair」则是一首大约起源于公元13世纪,流传于英格兰的吟唱民谣,算算时间,与宋代词牌出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总能勾起我对三国时代诸多英雄豪杰的孺慕之情,而我在2013年录制的《御龙铭千古》说的正是三国的故事,虽说「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但能乘着音乐带大家穿越到三国,体会大将军在千军万马中杀伐决断的氛围,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但说来容易,唱来困难,如何表现歌曲中青龙偃月、银枪白马的英雄气魄,让我与钟兴民老师伤透脑筋。就像在战场上面对战局胶着的将军,正在头痛时,钟老师建议用「笙」这项乐器来突围,但笙演奏大师吴彤才刚获颁第59届格莱美奖的「最佳世界音乐专辑」,他会接受我的邀请吗?有空吗???一大堆的揣测,但是这回化身为将军的我,只能当机立断,勇往直前,不是吗?何其有幸,虽然时间很短,但吴彤老师答应我们的邀请,披星戴月从美国直奔长沙为我助阵,带着这个在中国音乐史上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乐器─「笙」,翩然而至。

彩排当天,初次相见,吴老师让我如沐春风,已得过两次格莱美大奖的他,待人极其谦虚,即使还在调时差,但他仍不厌其烦地配合彩排,不断与我们讨论并调整演奏细节,其对音乐积极但开放的态度,令我铭刻于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是11岁左右被老爸带去看了人生中第一部007电影(因为当年还没有电影分级制度,哈!)。帅气的情报员、美丽的庞德女郎以及各种超乎想象的谍报武器都让我大开眼界,但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每一部007电影搭配的主题曲。

包括1985年Duran Duran合唱团的〈A view to a kill〉、1987年A-ha主唱的〈The living daylights〉、1995年Tina Tuner的〈Goldeneye〉,当然还有这两年红遍全球的Adele的〈Skyfall〉,以及Sam Smith的〈Writing’s on the Wall〉等等,都是我音乐库藏列表里的最爱,可惜从来没有机会在公开场合演唱。

有人好奇我选唱西洋歌曲的频率为什么这么高,这得从我的幼年说起。我生长的故乡台湾基隆,虽然现在大家可能更熟悉基隆夜市,但我小时候的基隆,其实是个带点洋气的港口城市,风气所及,听西洋歌是个挺流行风潮。

我那爱听音乐的老爸,每次我妈要他帮忙照顾我的时候,就把就把我放在黑胶唱盘前听歌,很奇怪,只要一播歌就可以让当时不到3岁的我,一个人安静超过两小时,所以据我老爸说,在我中文句子都说不全时,我就会哼唱9,999,999 Tears中宛如绕口令般的歌词“Got nine million ,nine hundred ninety nine th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重回「歌手」,外界对我首演有高度期待,很多人问究竟我要出什么大招,我的答案是「你永远不知道」。又有人问这一季我准备了那些歌单,我的答案依旧是「你永远不知道」。‭               
「你永远不知道」是我逆战选唱的第一首歌,正巧这个歌名也透露了我在第五季选歌的态度。
先说这首歌吧!这首新歌是我耗时三年所录制的十首ONE TAKE新歌中的一首,就在2016年11月5日的台北小巨蛋演唱会上以ONE TAKE(一次过)的方式录制完成,首次的公开演唱我决定献给湖南卫视的《歌手》,代表我对这个节目的深厚感情。

这首歌是由我长年合作的好朋友楼南蔚填词,极有才华又有型的音乐人李王若涵作曲。在听到这首歌的当下,我告诉自己「就是它了」,那种「一听钟情」的悸动让我的心瞬间被这首歌掳获。
这首歌诉说的是许多世间男女在爱情的路上,总有过去,总有无奈,总有遗憾,总有想念,当那忘不了的人在某个幽暗的时刻浮上心头,当那再也压抑不住的思念就要冲口而出,那种不得不咽下的酸楚,我想替这些有缘无份的情人唱出。
在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