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土玉
土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6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欢迎你的到来

行走之间

行走之间

秋天

秋天了

所有的叶子

都走向。

关于土玉

土玉,上世纪八零年代生于青海土乡山沟。
走过一条永远拉不直的弯路……
毕业后即失业,为了所谓的生活碾转四处……

蹒跚而行

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异常寒冷的冬天,大山里一声凄烈的哭声宣告了我来到这个冰冷的世界上。二十多年来,我蹒跚而行…… 如今,我辗转于别人的城市,延喘着自己的生命。 静夜,我会在酒醉后突然想起远在山村的阿妈。因而泪流满面……

前方灶头

前方灶头

有我的

青铜茶炊……


土乡骚客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来了  走了

来 了 ……

走 了 ……

哭 过 ……

笑 过 ……

惦记过 ……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联系方式
土玉的blog欢迎您的光临! 这样可以找到我: QQ:79055990 电子邮箱:tuyu-zhao@163.com或tuyu-liang@163.com
博文
(2009-09-05 00: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实话实说
【老屋】
    我赶到家的时候,老屋已被拆除了,只留下空空的地基,眼中一片荒芜。
老屋无疑是村里最古老的房子之一,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出生在老屋里,慢慢长大,上学,离家,参加工作。每年回去一两躺,匆匆住几晚就离开。当年修盖老屋的老人们走了一位又一位,村里的房子倒下一批又盖起一批,唯有老屋,一直静静地守望。
    我怀念老屋,因为有一个人一直在老屋陪伴照顾着我,那个人是已经作古的奶奶。我从小便失去了爷爷,爷爷在看到我出生后不到一百天的时候便无憾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成长的记忆中,爷爷一直缺席,唯有奶奶,装点着我快乐单纯的童年。从我记事到初中住校前长长的时间里,我一直睡在奶奶的身旁,她抱我把尿,叫我起床,给我穿衣,为我烙饼……不幸的是,在我大三的暑假,奶奶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毫无痛苦地走了,没有看到孙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因为当时我在西宁当家教,又没有手机,竟然不知道这个噩耗。奶奶下葬的时候,我没有最后陪在她的身边……这是我此生第一个铭心刻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自娱自乐

 

回忆是一碟凉了才有味道的佳肴……

 

    每到腊月,回家的冲动便悄悄地滋生、疯长。可年年腊月总是忙,顾不上早日回家与父母团聚。我盼望着放假,渴望早一天回到那个贮满了朴素和温情的村庄,回到那片浸润着汗水的泥土,回到那个盛产青稞、小麦、土豆,也盛产快乐、乡愁、忧伤的地方。但那讨厌的日历永远似病人的脚步那样缓慢地踱着,撩拨着我不安的心绪,令我眼巴巴地看着焦渴。

    值完最后一个夜班,给父母打了电话,说了到家的具体时间。母亲欣慰的声音穿过八百公里,撞击着我的耳膜——这个电话她等了整整一年。我知道,打完电话,母亲就会计算着我到家的日子。我仿佛看见,在遥远的林川,母亲倚门望子,岁月的沧桑虽然堆满了她的脸,却遮不住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9 17:06)
标签:

杂谈

工作——忙过之后依旧忙。

朋友——见过醉过约再见。

分手——痛苦过后还是痛。

偶遇——回忆之外仍是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影像志●

  花香无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影像志●

  彩虹故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影像

胡杨

文化

分类: 暗盒笔记

●2008影像志●

  秋日胡杨——呵问苍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明:
   这是家乡的几个场景,摄于某次出差回家时。
   我的家在山沟里,有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林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流尘诗选《何路向东◎序》
乌鸦的啼鸣(2004年)

乌鸦是一种奇异而寂寞的鸟,寂寞却有强大的家族。
这种神秘的鸟群,在天地间出现的时间和人类一样悠长,与夜一样紧随着人类。
当我们想起乌鸦的时候,天空已经空空如也。
我分明看见童年的卖地里,被农药毒死的成百上千的乌鸦堆积的尸体被大火烧得“呲呲”作响。
想起乌鸦“巢于高树”的说法,觉得成瑞应该是它们的同类。不过是不飞不鸣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塔,是一种把水用机械运到高处,利用重力学原理产生压差,以方便用水为目的的建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像碉堡一样的水塔,高高低低地占据了格尔木的天空,成了茫茫戈壁滩上一道壮观的风景,为格尔木赢得了“塔城”的称号。
  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曾经为格尔木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水塔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消隐在岁月的长河中。若干年后的今天,我们只能在这座正在崛起的城市的某个角落看到为数不多的水塔,它们孤寂地矗立在楼群之间,默默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

评论

西部的形体与重量

——韩咏油画创作解读

(2007年12月首发于《格尔木日报》文化·人物)


  西部──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地,并一度成为中国文化的热点。西部可歌可诉,其间高山纵横、大川摆阖,古屋流韵,远村微渺;西部风情万象、历史悠久、地域辽阔、艺术资源丰厚,凡是领略过西部风情的画家,无不为之而感慨,广袤的西部是东方文化的滥觞之地。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西部不光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块精神的高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西部这个大背景下解读韩咏先生的油画。
  “艺术来源于生活”。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