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线团不在家
线团不在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4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一季的空旷

红岸

VV。那么,你的此去经年,我的晴空万里。

坐看云飞

小心我用包子砸你。扭成个花卷样就能逃避现实了吗?死馒头

飞不到北

活着姐姐我仰慕你

米太贵

佳佳姐姐

净土

忽来忽去

美丽新生

……这广告词熟的,阿姐姐

青春是本书

莹莹你太正经了。

啦啦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5-03 04:03)
标签:

杂谈

[url=http://dragcave.net/view/uNtW][img]http://dragcave.net/image/uNtW.gif[/img][/url] [url=http://dragcave.net/view/Hj60][img]http://dragcave.net/image/Hj60.gif[/img][/ur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3 08:57)
标签:

杂谈

分类: 念忘

这一年一直游离在某圈子边缘。

说游离是因为,第一,我靠它赚些零花钱。可以做代购,做DIY什么的。第二,我到底是交到了几个好友的,他们很珍惜我宝贝我。知道我抑郁的情况很严重,所以变着法儿的想逗我开心。

但说回来,我到底不是一个喜欢晾晒自己的人,所以很少去发表一些照片或者话题。

 

一个经常买卖又不交流的ID,被说成职业商人并非过分的事。我亦无心去解释这种误会,更觉得没必要为了扭转谁的看法,特意去发一些讨好的帖子或者在别人帖子下面千篇一律的叫好。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群里,或者一些私下的ONEBYONE的交流上。

对我而言,坦诚直白,是我觉得对人的最高尊重,并且我一直这么做下去的。

 

后来有一天,知道这个圈子里有一个如同里世界的版面存在。

也据说得益于这个里世界的存在,圈子里的一些交易上的猫腻,一些人的恶劣行径都被曝光。

因为自己只是一个游离者,也因为自己是个新人。我从未想过我跟那里会有什么关联。直到有一天,群里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朋友担心的私M我说我上匿版了。

当时天真的认为只有大奸大恶的行为才会被人提着去游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8-26 01:10)
标签:

柔软的爱

杂谈

 

7月的VISION题头是:谁的青春不腐朽。

 

这还是第一次,被自己养的娃打动。

总是欲说还休,总是欲语泪先流。总是道不清的缠绵悱恻和述不尽的黯然离殇。就好像守候几夜的花蕾,在终于熬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8 10:08)
标签:

杂谈

喜欢大枪苇人。

喜欢他说:‘少女性’,是一个无法解释的世界,是纯粹,接近“完全性”的存在。

 

喜欢少女香软的发丝,纤细的肢体,稚嫩的眼神。就好像享受一杯午后的红茶一样。被吸引被陶醉的不能抵抗的爱。

 

最近在学着养娃娃。

入手了很多只。

不知不觉的,都养成了少女。原本对她们的期待,附加的属性,都在我“范世界LOLI光环”的影响下,变成了少女性。我的御姐啊!我的敖娇啊!吼叫喷火。

不喜欢把娃娃叫孩子。

我只当她们是美丽的艺术品。人类美学的创造物。无生命的天使。被做成标本的精灵。怎么样都好,偏偏不是孩子。或许是我希望称为她们中的一员。或许是我不想长大。

第一个少女(DOD BEE)

利妮 最初的女神。

利妮到家的时候,正好莉莉丝的千年祝祭完结。我深深的被利妮和涅梅这两个女神的设定所倾倒。利妮的懵懂好奇和作为最初的特殊性,被所有人爱着,祝福着。那么用来做我的第一个娃娃的名字最合适不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5 10: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念忘

我们就是体制   连岳 @ 2008-9-20 12:43:44 阅读(47008) 评论(317)

毒奶粉事件发生到现在,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体制的问题。
在层出不穷的悲剧里,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体制的问题。
是不是体制的问题?是,这绝对是体制的问题。
从SARS到现在的毒奶,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先瞒、瞒不了骗、骗不了就承认一部分,然后撤几个官员了事,最后宣传包装成一件功劳
如果这次毒奶粉是传染病毒,估计全球都得死伤惨重——可谁能保证下一次不是病毒呢?

是的,如果我们有言论自由,如果我们有选择及罢免政府的自由,如果我们有强大且独立的媒体,如果我们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如果我们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的,这样的体制才能保护我们。
我们有没有这样体制?没有。
所以可以很自然地说出那句话:这是体制的问题。李长江下了,不过换个张长江。什锦八宝饭馊了,不过上碗平强汤。
所以,算了吧。

可是,且慢,你忘了,我们自己就是体制的一部分。
这体制的存在,有我们的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6 09:45)
标签:

无病呻吟

杂谈

分类: 听暖

很多很多年前。

那些铁骨傲世的诗人,那些心怀美好愿景的思想者们,他们离开社会,离开红尘十丈的都城。

归隐到那些云雾妖娆,绿意诡谲的山野。

过不会伤心不会失望,无人扰烦的生活。

 

很多很多年后。

我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适应别人的存在,我发现自己的怯懦,自己的恐惧,自己那固执的孤独,与主流社会的渐行渐远。我很高兴我自己终于看懂,不是我不好,是我不适合,我只是不适合。

 

喜欢棉布,喜欢纸张,喜欢步行,喜欢手做,喜欢用笔写画,喜欢喝白水,喜欢泥土的味道。我渐渐的发现,我真的不需要什么太复杂太精密的东西。

 

享受一个人在超市里散步于高高的货架下的悠闲,信手拣些只是觉得有趣,而不是很有使用或食用价值的东西,然后在付款前再把它们放回去。或者假装认真的选一尾活鱼,站在水产台子前,用力嗅一口腥鲜的空气,好像自己不是站在超市里,而是在某个刚刚因渔船归港才姗姗开业的海货市场。要不干脆就去冰淇淋的柜台前,感觉冷气把自己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

仅仅就是这么一些小动作,小细节,就会让我开心起来。

不需要跟别人分享的,缓慢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9 22:11)
标签:

柔软的爱

情感

如果有来世,我愿再次与你相逢,相识,相交,不为别个,只为退无可退之时,转身而去就可以看见你在我最后一座城池里守望。

 

5年前的5月的某一天,沈阳晴。

我躲在厕所里跟你讲电话,因为讲了很久,你的声音有些沙哑,而我的脚有点酸麻。

 

后面你曾问我,“我们究竟有没有那么要好”

我想了下,没什么头绪,只是眼前浮现的,从来都只是我一边跺脚一边跟你讲电话,老公寓的厕所灯光昏暗,和只望一下就可以看见的星晴。

 

因为不断的忘却和不断的记录,我早已习惯用一些代表性得记忆碎片去做那些过往得人或事的检索。

唯独你,我无需标注,不用查阅。

就好像,从那个星晴开始,每个晴天里都有你的存在。那么多的存在。

 

曾戏称,与其说你是我的好友不如说你是我的家长来的贴切。结果引来你不满得抱怨。

只是,你不懂。

我不只想跟你做一辈子的朋友,更希望缔结埋于血脉里得联系

你看,我这一世粘着你还不够,还阴险的惦记着你的下辈子。

 

你说你也看开了,联系少也没关系了,反正只要彼此知道对方还在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6 23:59)
 眨眼我儿就108天了呢。108是多么闪亮亮的数字一天一个水许英雄呀。
 
其实关于儿子的事,除了几只死党在电话里用拉家常的口吻聊过之外,几乎其他亲朋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不过从一开始就觉得这种事……讨厌~还是不要说出来嘛~(哪种事情……)
 
儿子到家的时候只有5斤重,还只是一只懵懂的肉球球。完全想不出来它现在38~9斤的体重而且又喜欢一屁股坐你脚面上给你带来的“压力”。不过从小到大唯一没变的就是它那为了求食而从眼睛里射出的可爱光波。简直就如同必杀技一样。无论你面对怎么样惨烈的战场也不得不在它必杀攻势下原谅它放过它的尊臀。(最近又对自己的必杀技进行了深入的修炼,创造更加完善凌厉的招示:“真·爱心光波·改”的技巧,即,放射光波时头部会微微偏向一边,脸上写着“十万个为什么”令中招之人无不如同被击中一般爱上它)
 
这到从本质上与它名字的原主人很是合拍。带回她的第二天,电话里跟V进君谈它的事说到名字这一环节。V进君热情的提供诸如:“莲二”“慎二”这类听起来就很受的名字,虽说拉拉这种狗确实奴的可以啦……但是这种名字喊出去,会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无病呻吟

 
 
如同突然间发现自己跟竹本君是这么的那样的神似的遭遇时,我的内心世界里响起了好大一声“哔!—————————”就像电子干扰信号一样,准确的说就是你带着没消磁的东西走出超市电子门时会撕心裂肺的尖叫引来不怀好意的店员时响起的声音。
 
撒花。
 
我总跟竹本君一样,过着仰视才华项背的生活,在他们奢靡华丽的宴席里为得到一块白面包,一杯白开水而满足了。
 
是什么时候悲惨的意识到自己好象在一夜间江郎才尽般的丧失了创作的能力的呢……好吧,也许这个能力从来就没在我23岁的身体里停留过哪怕半秒钟吧!
 
然后就对“只要对着太阁天一阁就会傻笑的竹本君”“会通宵顶着熊猫眼做洛可可家具到灯尽油枯的竹本君”“面对天才少女如同外星人梦呓一样的指示做出精确翻译精准反应的竹本君”“做垃圾分类就好像是呼吸一样下意识的竹本君”“找个工作也要一波三折还经常会遇到无里头失败的竹本君”“这样的……竹本君”“那般的……竹本君”产生了不可名状的共鸣感,然后脑子里“哔!—————”成了一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6 21:42)
心都疼了。请别让我一直这么犯贱下去了。
我见不得跟别人绝交,不管是谁的原因。神啊,你化身为874狠狠的抽打我的嘴巴子吧!
乔巴,我要跟你绝交。你不听我话,差点被车撞,平时咬坏我的鞋撕碎我的杂志报复我我都没计较,求求你别再这样吓我。我的精神状态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出现了……天啊,我是不是该用死来结束这一切了?
不是我不想找工作,是我根本就是江郎才尽。这比杀了我一样难过。
妈妈我想回家,想回家,想死了。不想再这样了。
我不是受虐狂,但是为什么我最近老是幻想切开自己的身体呢……
 
天啊,心疼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