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骑驴哥哥
骑驴哥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25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6-28 11:31)
 上来溜达溜达,发现速度变得慢了。奇怪
忙碌的工作,发疯的股市,琐碎的生活,让我几乎把这里忘记了。
其实忘记了便忘记了,我们一生忘记的和要忘记的又何止这么一点点。
股市又牛转熊,股票收益由多变少,适应了便很平淡,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感情也好物质也罢,都是公平的交易,谁投资谁买单。
可能计划9月份去西藏,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是个多雨的季节。
旅游在我看来就是对现实生活的逃避
否则我们何以会放弃一切触手可得的了解去机会,而去寻找在路上的陌生呢?
人在,思绪不知道在哪。
该刷牙洗脸上班去了,有工资有收入,才有条件在这胡思乱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30 01:04)
向伍迪.艾伦致敬,在他的电影里有这样一个片段。一个人对他的心理医生说“我的哥哥说他自己是一只鸡”,心理医生说“那快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啊!”,那人说“不行啊”,医生问“为什么不行?”,那人说“那就没人给我们下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0 00:30)
总是在梦里,数十条蛇纠缠一起相互吞噬,血肉横飞。
黑暗里晃动着如萤火般的凶恶,却不能带来光明,残暴的冷酷的视线交织,彼此张望寻找消灭对方的战机,冰冷与冰冷的摩擦,滑腻腻湿润而清晰,恐惧让彼此失禁,却没有谁主动放弃,悄然的滑行,身体与身体之间做着最甜蜜的抚摩,似乎快感已夺取了威胁。
没有头领也没有战俘,曾经胜利的此刻也许正在被咀嚼,失败的早已化为粪便,到也绝对而纯粹。不需要虚情的伪装,也没有假意的婀娜,奴颜媚骨显得多余,惟有撕杀而渴望撕杀。
蛇,行走在无我无他的极端,利齿毒牙便是语言,无骨无足无孔不入,静止也是行动,等待却是最后的绝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31 00:25)
标签:

前生

分类:
朦胧间,一个黑衣老人轻轻地拉住我的手,我轻轻地飞了起来。
一道长长的走廊,一扇又一扇紧闭的门,我打开,空的,又打开,空的,如是门与空交替。
阒静,连门轴转动的啁啾亦无。
门后是自己无血色的面孔,是面孔还是面孔的镜像?
也无烟雾,也无妖魔。无尽的长廊,我走动着,想努力回头却似有某种力量牵扯,无法转动。这么长那么长,连叹息也无痕迹。
黑的,黑色的,即便是尽头,也无光亮也无声息,清新而死寂,然而,哪里是尽头呢?
脚步很重却踏不出声响,门高大而严密。
“你找什么?”一种声音,不,是一种穿透身心的振颤
“我吗?我来找我的前生!”
“哦”对方似有所悟
“你飞起来”
“我不是已经在飞了吗?”
“嘿嘿”对方干笑“在我的视线里你如同爬行”
“爬行?那你们认为的飞该如何?”
“你看见我了吗?”对方轻描淡写地问
“你?你在哪里?”
“我在你记忆的车辙里”
“我的记忆的车辙?”我疑惑“那是什么?”
对方却并不理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5 22:09)
分类:
有人说这世界有鬼,有人说这世界无鬼。
到底熟是熟非,科学如此昌明竟然也无法作出最合理的解释。
曾经,我是无神论者,任何对妖魔鬼怪的描述都会被我嗤之以鼻。
又曾经,我和一位朋友坐长途巴士,朋友指着窗外对我说“看,有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人在跟着车跑,而且一直从起点尾随着我们”,我张望却空空如也,便说她肯定幻听幻视,然而她却一本正经地说“开始我也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便有意把视线收回来,但是再次望向车窗外时,那个人却依然在”,彼时,真真的让我苦笑不得。
我多多少少学过些精神分析学之类的理论,始终坚信,凡是认为自己能看到东西或者凭空可以听到别人说话的人的肯定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这并非带有偏见,因为我们所学的知识和所有的阅历都可以坚定的告诉我们,一切关于鬼神的想象甚至谈论都纯粹是无稽之谈。
然而近来,在我身上却发生了一件让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
有天深夜,我看书看到很晚,后来实在困倦的不行,于是熄灯上床打算休息,忽然我的房门轻轻的打开了,一个一身素缟的人轻轻的飘了进来,慢慢地慢慢地走到我的床前低下头注视着我,我以为是幻觉,努力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4 23:12)
分类:
谁是为钱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谁不是为钱而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每一个新鲜的婴儿呱呱坠地,我们会问他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少钱吗?哪一个孩子又会在出生后问这个世界为他准备了多少钱?
然而就是这些或那些新鲜的生命们却注定最终要倒在“钱途”上。
钱是什么?钱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我们爱钱我们蔑视钱我们崇拜钱我们糟蹋钱,可我们哪一天不是在为它奔波争斗?
出世的与入世的种种姿态
最终也成为钱的道具
我们制造了钱又成为它的奴隶
任它把自己扭曲异化奴役驱谴
我们何尝不痛恨钱
我们何尝不热爱钱
我们幼稚的斥责钱的万恶
又会躲在门后对它顶礼膜拜
它是我们今天的早餐明天的房子后天的面子
当婊子无须再立牌坊
当钱成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有钱才是硬道理
我把所有的所有全都与钱紧密的联合起来
亲情友情爱情
有钱吗?有钱继续没钱滚蛋
母亲生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搭配一台印钞机?
让那该死的老家伙滚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4 20:23)
今天突然想,婚姻这东西至少要有三条腿的支撑才能稳定。
其一,是爱,这个无须解释,有爱就有了一切,相爱的人们当然把爱作为婚姻的共同支撑,相扶相携,我们为爱付出,必然所得甚丰,然而这可能是一种最理想的理想主义。
其二,是敬,夫妻之间如果没有爱也至少应该彼此相互存有敬意,它包含了尊重和欣赏,使即便不爱的二人也可以相互理解和包容。
其三,是怕,也许有人认为这有些荒唐,但我相信过来人可能会多多少少认同我的看法,因为,当爱与敬都成为一种荒诞之时,怕,也可以让动荡的婚床多少增加一些敬畏和唯一。
当这三者都不存在时,请考虑分手。
又或者,如果非要加上第四条腿的话,那么就是性了。
我无法想象,一个无爱、无敬、无惧、无性的婚姻可以存活。
然而,世界上就有很多事情不可理喻,而且为数不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是节日,但却不是中国人的节日,至少不是非基督教徒们的节日,然而,全国上下似乎无处不弥漫着喜庆的节日气氛,实在是闹腾的狠。
   平安夜是什么?圣诞节是什么?似乎没有几个人真正愿意花时间去弄通它,是节我就过,有热闹我就凑,中国人清苦惯了,乍一富裕,对全世界所有的节日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我问一朋友“你是教徒吗?你过圣诞节”,没想到对方以一种非常疑惑的口气反问我“难道只有教徒才能过圣诞节吗?”,我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
   也许以各种名义为自己找乐子,这本身的确无可厚非,你愿意过什么节,确实不关别人鸟事,但你过圣诞就过圣诞吧,你放哪门子鞭炮啊?难道基督是用鞭炮欢迎来的?我居住的周围鞭炮齐鸣,真让人怀疑大年除夕是不是提前到了。
   过圣诞节放中国的鞭炮,我相信,这绝对是中国人的创造,更相信也只有中国的土豆们才干得出来此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动地的聪明事。倘若基督在天有知,一定会恨自己当初没有加入中国国籍,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很久没写东西了,懒惰也成为一种惯性,懒且忙碌着。

 

博客这东西,写便写不写便闲置,到也无甚负担,无甚期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3 09:43)
    听来的,分享一下。
    有个人走到森林的边缘,但是他不敢冒然走进去,在森林外徘徊了很久,这时候有个白胡子老爷爷突然出现问他怎么了,他说不敢进去因为害怕,老爷爷说我送你两句话,第一句是“不要怕”,等你走出森林后我再送给你二句话,在老爷爷的鼓励下,这个人大胆的走进了森林,虽然历尽艰难但最终还是成功地到达了目的地,他去找那位老爷爷,可是有人告诉他那位老爷爷已经死了,而且老爷爷临死之前曾经特意给他留过一句话,这人忙问是什么,别人告诉他这句话就是“不要悔”。
    “不要怕”“不要悔”很简单的两句话,其实早已让人穷经皓首,感谢说这个故事给我听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