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迟卉
迟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71
  • 关注人气:1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碎雪
 
我书写寒冷
是为了让你不忘记温暖
我执笔为刀
是为了让我不背弃真实
三千世界,诸般纷纭
不过是梦了又梦,浅唱低回
在文字的舞蹈间
我愿意燃尽一生
猛回首
唯有那些故事
碎雪般散落你心。
那些书写幻想的人

呼呼的甜菜地

我的老哥哥总是大笑,胖胖的脸上,皱纹衬托孩子般的眼睛。

五彩斑斓的桌子

一只写东西的桌子,和桌子写的东西

风舞

写很多东西,貌似都没写完……

p妈日记

我的姐姐,孩子一样纯净,母亲一样温柔。

长铗之陆离

扑面而来的冷冽青春

火山·前沿

锋锐如刀的幻想&光怪陆离的科学

猫·JEDI

慵懒地睡着的老猫,时不时用文章给社会或者科幻狠狠来一爪子。

飞氘的刀

那一把柔软的刀,切割最深远的寂寥

韩松忧山语录

诡异的边缘、冷峻的幽默、黑色的勇敢。

吴理的无理画

开怀的零逻辑,执著的漫画人

书女的书

读过一页页青春,掩卷微笑

篱笆的篱笆园

水墨青春,黑与白交错的无限可能

皇上的寝宫

一半华丽,一半清澈

文舟的汉龙船

文字之舟,微笑在刀锋上游走

万象峰年

安静的青春在城市里安静绽放

阅读的彼方

程尚的冥想盆

文字的色彩涂抹彼方的画卷。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谨以此献给我自己
 “我得告诉你,海拉。”迈尔斯说。“我曾经的那些成就——无论是让你们羡慕的,还是曾经激励你们的——不管是什么,现在都等于零了,三十年来所作的全部努力,一下子全部冲进了下水道。”
 “小个子。”黑暗中,海拉的声音像槭汁酒一样令人沉醉:“我的母亲杀死了我的女儿,并为此在全山谷的人面前受到审判,你觉得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当众出丑吗?或者什么叫做被人抛弃?”
 “知道为什么我把这些都告诉你们吗?”
 海拉沉默着,最后她说:“接着往前,就接着往前,没什么别的可做的,也没什么招数使它更容易些,就接着往前就是了。”
 “你在另一头发现了什么?当你接着往前的时候?”
 她耸耸肩:“又发现了你的生活,还能有别的什么?”
 “那是个承诺吗?”
  海拉将石子丢进水里,月光在水面上绽放开来:“那是不可避免的,没有选择,你就往前就是了。”
 
  ——《记忆》 洛伊斯·比约德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谢绝转载
留言
加载中…
那些女人们

77dance snow

爱与痛,孤单得沉重

秋·松鼠的玫瑰窝

优雅的秋天,快乐的松鼠,抱着幸福的松塔跳过枝头。

TT的雨季是蓝色

是不是每一个将成为母亲的女人,都可以笑得如此从容?

博文
(2009-06-12 14:29)
标签:

杂谈

如题。

 

http://chihui.blogbus.com/

 

多谢你坚持不懈愚蠢透顶的审查,新浪阿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2 01:05)
标签:

迟卉

杂谈

http://www.douban.com/people/AxiaSnow/notes

 

以后在这边更新。

 

旧博客内容不予转移。

 

新浪博客很好,除了操作繁琐和不方便更新之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手字句,私人空间

  《红火星》人心,权谋,面具。
  
  在我二十五岁的门槛这一边儿,我重新再一次读了《红火星》。
  
  上一次我读它的时候,我依稀才十五岁,贪婪地抓着一本皱巴巴的科幻世界增刊,拼命想读懂那个故事。然而最终失望地丢到一旁。
  
  什么啊,一堆乱七八糟的人,一堆无聊的政治事儿,还有那么多拗口的工程术语……一点也不好玩儿。
  
  最终,那本书被我放在老家的书架上,沉睡了八年,最终在一场大火里,和我童年的两千多本藏书一同化为灰烬。
  
  ——三个月前在卓越定购《红火星》上下册的时候,与其说是想阅读,不如说是想收藏自己一去不复返的童年。于是那两本书甚至没有被拆开,只是放在那里,成为我与日俱增的书堆中的一部分。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从去年的十月开始——或许更早就已经开始?—— 一直到前几天仍在继续,我跌落谷底,身心俱疲,又重新站起来,一点点爬出深渊。
  
  完全只是为了打发关掉wow之后的无聊,我用指甲划开封皮,打开那本阔别十年的书。一页页看下去……看下去……当火星红色的沙磨砺那些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9 09:12)

从前,有一些人,他们种了一棵树。
后来,树长大了,他们把树砍了下来,四处扛着去卖钱。
再后来,他们为树的价格和这笔钱的分配开始争吵。
把树撂在一边,慢慢烂成了一块木头。
后来的后来,当他们还没吵出结果的时候,洪水来了。
他们抱着树逃生。
分成两派,一边抱着树根,一边抱着树枝,继续不停的吵呀吵呀,在洪水里飘呀飘呀……

后来他们吵得怒了,拿出手枪来相互射击。
然后他们沉到了水下。
树还飘在洪水上,飘了一万年到了岸边,成了化石。
有人在这块化石上刻了一些历史
这些历史叫做九州。

 

==========================

 

要我说,九州死与不死,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砍倒了,飘走的树,就这样让它和那些令人疲倦的争吵一起飘走也好。

 

那些握着种子,继续把新的树苗栽培起来的人们,才会是最终微笑的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盘点2008,黑喵写作及成都生存手记

 

迟卉

 

其实,挺容易盘点的。我有个文件夹,叫“08年写作”,所有08年写过的东西都在里面,而且资料不算、图片也不算,也不算日记、牢骚和博客。

 

一共10M。

 

想了想,没觉得太多,因为写长篇的时候,每天设置一个独立的word文档。所以其实冗余比特挺多的。

 

那么,来盘点一下吧。

 

·先说工作上:

《小雪说文》,雷打不动十二篇,一个月一篇。

《不可信词典》,三篇。

以上总计三万字。

 

·写作·科幻:

 

短篇22篇成稿,坑17个,售出5篇——有几个发表的是07年写的,不算。

长篇一个,未完成,总计目前写了三十多万字,有效字数不到二十万。

以上总计四十万字。

 

·写作·奇幻:

 

十九篇短篇成稿,坑9个,售出2篇。

以上总计五万字。

 

·写作·wow游戏小说

 

六万五千字中篇一个,没人买。另有短篇二十一个,也没人买。

以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9 22:06)

疼痛

 

打开页面准备打字的时候,那个声音在平静地提醒我:几年之后回头去看,那件事不过是一场大梦,几句笑谈。

 

是啊,但凡事情,走到远处,到了能够回头的时候看过去,无论大小与否,轻重与否,都是一样的,在时间里头悄悄淡去,把疼痛揉成了麻木,一点点随着记忆远走。

 

因为不这样,是活不下去的。

 

而既然决定活下去了,怎样的疼痛,也就无所谓了。

 

一饮一啄,一报一还。善意未必就办得好事,热情未必就收获硕果,谦卑未必就能换来理解,骄傲也未必就能够赢得尊重。

 

即使是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抑或是一刀又一刀。既然选择了走下去活下去沉默下去,那么是什么样子的事情,也是无所谓的了。

 

一些事情是自己种下的果,事情到了临头自己收获的报应。

 

一些事情是纯粹的无心抑或善意,到头来却被生生扭成丑陋百倍的模样,在牙缝里头生生将一颗糖嚼出了屎来。

 

想着是不说,想着是让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就这么了了,几年后回头全当是一场梦,想着把追了一辈子的东西索性就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载地址:

http://tieba.baidu.com/f?kz=480002251

 

我常用的笔名其实不多,“黑小猫”用来写奇幻,“迟卉”用来写科幻,而“Soulaxia”则用来写wow的游戏同人,献给我逝去的记忆和岁月。

 

用Soulaxia的名字写下的唯一一个中篇,就是这篇《奎尔丹纳斯之血》。

 

严格来说,这六万五千字的故事并非我的小说。它来自一个优雅的论坛rp接龙,一群真心付出的玩家的扮演,一些伟大而又渺小的灵魂的故事。

 

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拾起我的笔,将它记录成一个低声诉说的故事,拒绝走过之后就此遗忘。

 

感谢 帕若·火翼 为我将这个小说装订成图册。

 

感谢 克雷玛·炎刃 将它制成电子书。

 

感谢您的阅读,这本书,献给每一个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2 17:25)
标签:

奥运

对联

体育

上联: 亚洲神腿,得之卵,失之卵   

下联: 中国男足,成也球,败也球      

横批:断子绝孙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3 20:46)
标签:

教育

分类: 我的短篇小说

《放逐之季》

迟卉

放逐之季开始的那一年,谭雅二十二岁。

那是一个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早春之夜,浦森的风冷冷地吹过一树树白玉兰,昏黄的灯光洒落下来,夜晚的天空透出慵懒的红色,仿佛疲惫得要皱缩在一起似的。谭雅和往常一样,从网吧回来。她灵巧地翻过学校上锁的大门,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她刚刚打了整整一天的劲舞团,手指疼痛,手腕肿胀。脑袋里翻滚着的,是要不要再打一个电话过去,告诉网络彼方的那个男人:她是真的喜欢他,不在乎他是谁,不在乎他已经有了他的妻。

然而,手机里跳动着的是来自母亲的短信。
“钱已经给你打过去了,考研的费用家里供得起。”

她微微楞了一下,无力地垂下手臂。彻头彻尾的疲倦感爬上她的每一寸脊骨,比连续三个通宵上网或者打了四个小时篮球还要疲倦,每一次都是如此,小小一条消息,就可以把她静悄悄地压碎,然后再捏成母亲想要的形状。

难道我逃得还不够远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简单:

户口,身份证,一代二代,档案,暂住证,迁移,东奔北跑。

 

我在我工作的城市里“暂住”,我在我的国家里“暂住”,半夜砸门的那个人是谁?

 

我很庆幸,我没有在北京。

 

据说那里砸门的不是大妈,是警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