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一田
冰一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19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正趴在坑边,
俯下身去,
同那个紫色的遗体接吻。
在这热吻中,
饱含着无限而绝望的爱,
那是他生皮第一次在死亡者的面前吐露生活的秘密!
分类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2-25 16:32)
标签:

杂谈

    春节总是要杀头猪的。不请旁人,就请隔壁的李屠户。虽然贵个四头八款钱,但是经他宰杀的猪,干净,吃着放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9-16 20:22)
标签:

杂谈

现在我不想你

我想多年以前

误入荒原腹地撞见的那束花。

 

它一定不是在等我

只是寒暑迎往

沐浴了阳光

又遭遇了风雨

 

是的,我伤害了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9 15:10)
标签:

杂谈

    我总是在信口雌黄。总说自此了断文字梦,可还是再写、再说。如此寡廉鲜耻的出尔反尔,不知还要持续多久。恐怕只有天知晓。也许命定的自欺欺人就是永难抛却的宿命。

    姑且如此!

    曾经的同事,现在的博友,很多依然在老老实实地写,白天四处采风,夜幕伏案苦写。既是无人垂青,也会以文即内心聊以自慰。我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不明白的是他们和我一样依然在认认真真地信口雌黄,继续出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6 18:15)
标签:

杂谈

哮喘缠身的母亲说:我现在就是死人多了一口气。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在自责自己什么都干不了了——活而无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8 10:37)
标签:

杂谈

    没看直播,据说德国队不敌西班牙,0比1负于“斗牛士”,无缘冠军争夺战。世事就是这般机缘巧合。南非世界杯赛场上的德国队,其队员大多名不见经传,都是些二十郎当的毛头小子,其无畏无惧,似乎就是一群“公牛”,最后关头,终于遇见了让他们沦陷的西班牙。章鱼哥的预测,即使绝对的迷信,这回还是让很多人立马闭嘴。

    今夏的故乡格外多雨,但父亲不能闲着。即使身下不了地,心也得在庄稼之上盘旋。

    挂念不是德国悲情的泪水,而是父亲望天止雨的迫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6 12:33)
标签:

杂谈

归去来兮

田园将芜

回天无暇

重启无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10 11:44)
标签:

杂谈

四月,母亲住院。

老家还在飘雪。

父亲血压高,

还在田里劳作。

不该有雪的日子,

时常听到天寒地冻的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5 13:38)
标签:

杂谈

等待《五虎上将》年底来敲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7 22:58)
标签:

杂谈

    小时候,每逢春节,父亲总会拿出几块钱,给我们姊妹仨买上几挂鞭炮。那时节,乡村商店里的鞭炮,种类单一,多以小红炮为主。那种燃放起来五彩四溅的烟花也有,只是价格贵,一只要好几毛钱,舍得掏钱买来愉悦孩子的父母实在不多,本就稀疏的陈列便沦为了摆设,日渐蒙了尘土。我们一帮孩子不死心,年前的好几天里,就相约了,眼巴巴地细瞅着柜台橱窗里盖了灰尘的“地老鼠”、“万花筒”,溽着自个儿的手指头,可怜兮兮地畅想火树银花灿烂夜空的盛景。

   “有炮放就不错了!”

    父亲似乎洞悉了我们的心思,一边分炮一边就忆苦思甜,唠叨起上辈人衣食难饱的菜色童年。

    炮竹声声辞旧岁。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噼里啪啦的炮仗声,和辞旧迎新没多大关系,我们只是在脆烈的炸响声中兴高采烈,忘乎所以。尽然就无意营造了年前的喜庆气氛,连大人们也跟着乐。春节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整个村子都弥漫着浓浓的年味。

    那小红炮,实在是小,个头小,燃放的威力更小。比起后来居市的“大地红”,比起2007年春节遍布城乡的“雷王”,小得实在是没法比了。但是就这样小的炮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