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西海情歌

自你离开以后
从此就丢了温柔
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
听寒风呼啸依旧
一眼望不到边
风似刀割我的脸
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
无言着苍茫的高原
还记得你
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可你跟随
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
爱像风筝断了线
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我在苦苦等待
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
等待高原
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爱再难以续情缘
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9-23 16:05)
分类: 且步
能交出内心的人,是勇敢的。
我是说,那些贴出日记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02 22:20)
标签:

杂谈

    
 
      中午儿子的老师在群里说下午可以问孩子们期末考试分数了。上班后电话打过去,老师手机果然已经成了热线。
      隔一会再打,好忐忑呀好忐忑。很快通了,报上孩子名儿,老师说你们家孩子这次放了个卫星。我一下子揣摩不定啥意思,愣了几秒。老师见没回应,只好继续说,他考了670多,班级第一,年级第三,英语140多,语文118,都是班级前几名。我脑子一片轰然,天啦,果然卫星,人家从没考这好过!虽说平时也不错,但最好的成绩也只进过年级前六十,这次居然一下子跨越了几十个名次!
      尤其是文科,以前语文虽也是110多,却总排班级倒数,英语呢总徘徊在130多,两科加起来总比最高分要少30分左右,没想到这次超水平发挥,居然都跑在了前面。
      老师也很高兴,说,他这次正好打破了班级老是那几个孩子垄断前几名的局面,作为一个好典型告诉了全班孩子们:只要肯努力,下一个第一名就可能是你!
      自从高考放榜后,我的心就悬着了。把各所高校的分数线一看,就儿子平时那分数,离理想的学校还差得远哪,那些高分孩无不是争分夺秒学来的,而他又不是特别拼命的孩子,最近还讨要了一部苹果机,周末必定要玩一玩。眼看就轮到他们上阵了,我就着急,天天想着怎么跟他做思想工作。
      现在,总算可以放一点心了。
      把好消息说给他爹听,他爹说,咋不把这好分放到最后考出来咧?
      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11 21:39)
标签:

杂谈


工作狂

连着三天给报纸排版
腰也酸,腿也胀,胳膊疼,眼睛痛
领导还发愁地说
来了几个月了
你还没写一篇大稿子
领导
我不是工作狂

矫情

大早上的就听见
楼下厨房在剁东西
唉,天天下雨
天天人家都有空做饭
虽然很大程度上
是冲人家儿子做的
但不用我做
又可蹭饭
还是极满意的


拖延症女人

昨天晚上
磨磨蹭蹭,写完一篇稿子
又去烧水洗头
吹完头发,已过夜半
躺下时竟毫无睡意
约莫二点
才渐渐睡去

开会

下班前一个小时
通知开会
大伙都不太乐意
但又不敢不满
开呀开呀
错过了下班的车
大家就跟领导说
这下怎么办
您把我们车耽误了
于是起哄要吃饭
于是真的出去吃饭
大伙客气地说
您看,开个会还请我们吃饭
领导说,不请你们吃饭
下次还肯开会么

失忆症

最近记忆力减退严重
比如说
突然忘了我妈叫什么
突然记不起
对面走过来的
熟人的姓氏
突然想不起上周五
坐什么车回去的

表面现象

早晨被窗外的阳光欺骗
减了衣服
一天下来
手也僵了


途中

雨开始下大
天是灰色的
地也是
车仿佛在灰色的河流里
游着
新滩大桥下
成片的绿扑过来
去年秋天,这里的芦苇白茫茫
真好看

拖延症

玩会儿手机
看几张图
刷几条新闻
抄点诗
嗑两颗瓜子
——那稿子
噢,且放着



一堆麻雀忽地从矮灌木中飞起
又落下
像一群跃出水面的鱼


春天就是这样

雨水很多
空气总有着微微的凉
杜鹃花香气涌来
像遭遇着一场艳遇
月季的红唇燃起烈焰
蔷薇一小朵一小朵安静地开
缀满小女人的心思

坏心情

洗衣机坏了
水笼头坏了
声音也坏了
还有什么要坏

喜欢在加班后的夜晚慢慢走回来

闻着花的香、叶的香
踩着大理石板上的树影儿
看街上跑来跑去的车
悄悄想自己的烦恼
路过水果摊
照例要去挑一点
梨、橙,或者菠萝
榴莲、荸荠
或者就是朴素的甘蔗


和同事们吃饭回来

洗澡,敷面,读诗
觉得真好
可心情陡然坏透
那些人
是不是可以
如QQ般屏蔽掉

任性

都说我的布包太大
当初邮递过来时
自己也吓了一跳
但决计就是要背着


暮春

大麦黄了,豌豆鼓了,油菜胀了
该饱满的都饱满了
分娩的日子就要到来
花儿们自在地开着
任谁来也惊扰不了它们
可外婆体内再也无法长出一个春天
她躺在床上直哼哼
却召唤不来
一墙之外的丰硕与肥大

无所事事

就要虚度
这一上午的时光
虚度早晨的梦境与醒来的喧哗
楼下经过的无数车轮与喇叭
隐隐走来的锣鼓与鞭炮
暮春的阳光打到对街楼墙上
无数微尘睁开细小眼睛
啊,正要告诉你们
我已爱上这无所事事


光脚穿新鞋的人

晚上下班
她从单位走回来
打了几个大泡
看还得瑟不
她想


夜归

一只猫蹲在路边
白毛上起着几朵黑花
眼神安静
像位端庄的小太太
我忍不住叫了它一声
“咪咪”
又拖了个长长的“喵——”
这突然的爱慕显然不能打动它
它只略略动了下耳朵
并没有看向我

主妇

终于打算把最后几件冬衣洗了
阳台上挂满衣服的壮观景象
记不清有几次了
在等待洗衣机中的最后几件衣服时
睡着了
醒来后发现所有的灯亮了一夜
——倒也不错
至少小耗子昨夜没来惊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08 21:24)
标签:

杂谈


独自叙事

常常的 对着自己悄声细语
在路上 在图书馆里 在课堂上
我向自己叙事
我向自己抒情 
我向自己写小说
我向自己写诗歌
它们忧伤 缠绵 兴奋 跳跃
它们歌  它们舞
它们让我泪水涟涟
我就活在自己的叙述里
活在
无边无际的哀伤里
                        2009.11.10



我就那么喜欢飘
课堂上一不小心就飘了
图书馆里一不小心就飘了
走在路上一不小心就飘了
飘进诗歌里
飘进小说里
飘进讲台上老师们的眉毛里 嘴唇里
飘到他们的牙齿里 声音里
                               2009.11.10

在公共卫生间看到的一首诗

我的男朋友是个善变
且没良心的
花间派
他和别人同居,和
不同的人在一起
我不知道
为什么这么喜欢他
他不好
可我还是喜欢
分手,我说不出口
我只是想难受的时候
可以有人陪着我
我觉得孤单......
                         2009.11.10



从此,我会爱上孤独
刀子一样,刮过骨头

从此,我要爱上寡言
把无形的利器,对着敌人

从此以后,让空气掳虏我
冷的,空的,寂寞的
          
                      2009.11.1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07 23:17)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步

      

 

      周末去看儿子。
      找到他时,他正在教室写作业,和好些同学,里面安安静静的。
      看到我,他有些惊讶,“妈妈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期末考试完了才来的吗?”
      “妈妈想你了呀!” 现在他高出我一个头了,得仰着头才能和他说话。
      “哦!”
      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嘴唇下赫然一个小脓疱。这是第几个了?自从开始长个儿,脸上就有动静了,小疱疱一个接一个。
      “让你擦点碘酒就是不听。”我伸过手去,其实明知距离那么远,根本触不到,只是象征性的一个动作罢了,他却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大了大了,触不到了。
      “我先到你宿舍去,等会功课做完了你来找我。”顿了顿,我说。
      “嗯。”他答。
      宿舍里。
      清出他的脏衣服:棉袄、外套、长裤,还有藏在桶子里的内衣裤、脏袜子,一大堆。一一叠起来放进袋子里,准备带回家洗。再把带来的零食拿出来,带来的干净衣服挂在柜子里。
      忙乎了好一会儿,他来了,还没进门,就喊了一声,“妈妈!”
      还是和童年一样,每次进门,必喊妈妈。
      只是声音粗了许多。
元旦回家时,我就说,儿子,声音变了呀!
      是啊,他说,我自己也感觉到了,声音过一段时间就变一点儿。
      现在,那可爱的、熟悉的童音,完全消失了。
      妈妈的心有些怅然。
      去年寒假时,我要在他的床上睡,他说:“妈妈,你回自己的房间吧!”我不走,他不耐了,“你在这我睡不着。”
      两年前,他还愿意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看书、说话。
      一年前,他还愿意和我同坐一盏灯下,让我看着他写作业。
      半年前,他还愿意让我随时进入他的房间。直到有一天,“砰!”他把门关上了。
      大了大了,触不到了。
       “你先洗个澡吧,换下来的衣服好让我带走。”我说。
      “这时不洗,下晚自习了再洗。”他拿出我的手机,熟练地打开游戏,头也不抬。
      “身上的毛衣和长裤都要换了吧,要不脱下来?”
      不应声。
      “脚上的鞋子好脏啊,脱下来让我刷刷?”
      “哦。”
      眼瞅着五点多了。
      “去吃饭吧。”我催。
      “哦。”
      又把寝室每个孩子的桌子都擦了一遍,拖了地,洗了水池子、拖把。
      “去吃饭吧!”又催。
      “好。”还是没动。
      “我就不陪你去吃了,那边坐车不方便,你一个人去吧!”继续催。
      他终于站起来。
      以前,他玩游戏,给他规定时间,到了点必定就不玩了。现在嘴里应着,行动照旧。
      以前,每天晚上叮嘱他什么时候睡,必能遵守时间。现在他满是反抗:你还在对待初中的我。
      以前问什么答什么,现在他满是不耐:我不想和你说话。
      叹息他不像初中那么懂事了,他说,你真烦。
      大了大了,触不到了。
      到了楼下,和他道别。
      “我先走了。”我说。
      “好。”他望向他的妈妈。
      目光中是什么?亲昵,感谢,依恋?只是那么一瞬,他转过身去。
      已是五点半,天色渐暗。
      明天,就要赶回洪湖。
                                           2015.1.2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06 12:22)
标签:

杂谈

《山亭夏日》
     唐·高骈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精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4-28 00:23)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舞

 

一只猫蹲在路边
白毛上起着几朵黑花
眼睛静静看着前方
端庄又优雅
我忍不住叫了声
咪咪
又拖了个长长的“喵——”
这突然的爱慕显然不能打动它
它只略略转过头
并没有看向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4-26 14:2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舞

 

就要虚度

这一上午的时光

虚度早晨的梦境与醒来的喧哗

楼下经过的车轮与喇叭

扩音器中女人的广吿

和隐隐走来的锣鼓与鞭炮

暮春的阳光打到对街楼墙上

无数微尘睁开细小眼睛

啊,正要告诉你们

我已爱上这无所事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4-26 10:31)
标签:

杂谈

门外是豌豆成熟的气味

油菜身子沉重

大麦顶着黄金的锋芒

该饱满的都饱满了

分娩的日子就要到来

再盛大的春天

也不能让外婆体内重新长出一棵绿芽

她不停地哼哼

召唤不来

一墙之外的丰硕与肥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