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老财
高老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22
  • 关注人气: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今天查看新浪博客,不经意间竟然过去十二年了!现在已经很少用新浪博客了,连登录名都忘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31 15:25)
标签:

读书

文化



  《人间须尽欢》这本书上市了,现在终于拿到书了,想到陶渊明的一首诗:“厉夜生子,遽而求火。凡百有心,奚特于我。既见其生,实欲其可。人亦有言,斯情无假。”这首诗取自于《庄子·天地篇》:“厉之人夜半生其子,遽取火而视之,汲汲然唯恐其似己也。”说一个浑身长满大麻疯的人,半夜里养了儿子,连忙取火来看他,唯恐长得像自己。虽然自己长得不怎样,但内心里还是希望孩子会好一点。我也希望这本书会卖得好一点,最起码,对当时起意做这本书的人有个好的回报。

  《世间的盐》出版以后,我陆续写着。一个人写东西,像背东西上山,起初的那几步好走,越往上越难走。有编辑对我说:你可以写些比较长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18:22)
很久很久没有上博客,今天打开博客。见到一条提醒说我这个博客已经用了有十年多了。真是惊得老夫一个倒栽葱。新浪提供的产品体验很差,不管是博客还是微博。用着用着就意兴索然。我自己大概用了两三年以后就不大用它了。未来寄予幻想是青少年的一种愿望,人过中年一切都开始走下坡路了。我有一次跟一个不服老的朋友散步,他看到一架单杠就一跃而步。要给我表现引体向上,引了半天。也只有姿态向上,但沉重肉身还是没有摆脱地球的引力。第二天我打电话给他,他趴在盲人按摩的床上。哼哼叽叽的拨火罐治疗。现在往后再过一个十年大约看到单杠后连跃的心思也没有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8-07 09:25)
这几天附近有户人家买了辆新车。每天有亲戚来庆贺,庆贺的时候就放鞭炮。然后又请了野和尚来给车开光!拿一个钵盂往车上洒水,捣鬼完了还是放鞭炮!中国人怎么那么喜欢放鞭炮?真是搞不懂。我愿他们买的新车出门就撞电话柱子上、高速爆胎、原地翻车、撞银行解款车上被枪扫射、发动机自动起火、撞猪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6 18:03)
标签:

娱乐

今年看了一则日本落语,觉得很有趣。记在下面:

甲:“昨天傍晚,西边的米铺里进了贼。听说了吗?”
乙:“等等!西边没有米铺啊!”
甲:“啊?是吗?啊,对对对。是东边的。”
乙:“东边也没有啊!”
甲:“那就是南面的。”
乙:“没有!”
甲:“北边。”
乙:“都说过啦!没有!”
甲:“(自言自语:难道这里的贼都不吃米吗?)都没有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傍晚的时候我正在吃瓜。瓜不太熟,今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街上看相的说我命犯小人,买了几次瓜都被人骗了,说包熟包甜。可是回家一切开跟白葫芦似的,你们也晓得我这个脾气,爱息事宁人。不甜我加点白糖吃了也就算了,卖瓜的也怪不容易,风里来雨里去。正在我对付这个生瓜蛋的时候,书枝给我发来一条短信,问我最近有没有给什么人写腰封或后勒口。(勒口是指面封和底封在翻口处向里折转的延长部分(前者称“前勒口”,后者称“后勒口”),其宽度一般不少于30毫米)<图片2>

<图片3>

这真是让我蒙在鼓里了,我问她:“没有呀!”她说她今天收到朋友发来的他的书的照片,是雅众文化出版的。这才知道自己被编辑无声无息安在推荐人上头了,推荐语还是她从来没说过的话。整个下午她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记性太差了,是不是什么时候做梦在网上说过那种话自己不记得了,搜了半天也没有。她看见推荐人里也有我的名字,就问我是不是写了。我问她是什么书,她很快给我发来书名,叫个什么《花花草草枝枝蔓蔓》。她说你回忆一下,是不是最近有人找你写过。哎呀!这怎么话说的,真是“闭门家中坐,麻烦天上来”。我说真没写过,没做过事情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5 18:17)

 邓安庆写了一本新书,书名叫《柔软的距离》。蒙他青眼,让我给这本书写个序。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该从哪里下笔。记得有一次我跟他吃饭的时候,菜是一种很辣很辣的鱼,他吃得唏嘘不已。他简单谈过一些自己的经历,简历不复杂:跟大多数从农村考上大学的青年一样,出了学校门一脚迈进社会的大门,高一脚低一脚地走,找工作,干一阵,辞或者被辞,有那么一两年,什么工作都干不长。反正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永远处在饿不死、也胀不坏的生活状态下面。稍微好过那么一两个月,还来了外地的穷朋友需要救济。但他也这样活下来了! 我问他为什么叫邓安庆? 他就笑起来(那时他还是一个瘦子,脸上的笑容清晰,如同水里鹅卵石一样历历可数),他说很多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以为他是安徽安庆人,其实都猜错了,他是湖北人。

  安庆给我看过一张照片。我说我小时候做梦的时候曾经梦到过这样一个地方,一条江,天上一片云彩也没有,极其辽阔。江水清得不像是真的,两岸有一些白房子。安庆说他以前就在这个地方念书,说学校就在照片上的某个位置。他说他从这个学校毕业后,就出来帮人推销酒,湖北度数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07 18:24)
书枝让我给她的新书《八九十枝花》写篇序,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很喜欢书枝的文字,她写的东西我是篇篇看的,文章中写的那些乡村生活都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书枝的老家跟我的老家离得不远,书枝是安徽南陵人。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在南陵住过一年多时间,对南陵这个地方很熟。南陵县夹在芜湖与泾县之间,一半是圩区,一半是山陵地带。山区多松、竹、油茶之属。圩区地势较低,主产水稻也养鱼,那里多湖坝水塘。夏秋季节好发大水,一发大水的时候一季庄稼就没有了。站在高处一望,白浪滔滔的。等水退的时候,就把家里的鱼盆修补好,坐在鸭蛋壳样的鱼盆里,到水里放卡子打鱼。我在南陵上班的时候也经常到附近水塘去钓鱼,连竹竿也不用,就这样把鱼线揣在口袋里,顺着塘埂到处走。初夏的时候菱角从水里长出来,铁锈色里透出点绿意,我在水塘边的丰草里坐下来,把线甩到水里。线在水面稍稍迟疑一下,然后沉到水里。四周是植物的清香,有一种水鸟叫“格登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叫起来,“格——登”,“格——登”。越发显得天地之间很静。这时候有下学的小姑娘从塘埂上走过来,穿着红衣服,扎一支“朝天一炷香”的辫子。她手里拿着一只棍子,棍子上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1 20:20)
标签:

杂谈

这几天晚上睡不好,翻出《阅微草堂笔记》闲看。《阅微草堂笔记》里的文章都不长,翻几页眼睛倦了又能睡一会。其中有一则谈狐狸的文章很有趣,但也不想照抄出来。纪昀说北京多狐狸精,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比如某书生寄寓在一个破庙里,夜里读书写文章。早上起来一看几案间狼籍的笔砚整理一新,砚注已换了清水,笔洗里还飘着几朵小花,到时令的果子下来的时候,每天有一个素瓷盘装着果饵以饷书生,甚至有南方的佛手、香椽陈列在条几上,空气中飘散着阵阵幽香。有时又剪几茎秋蕙插在瓦瓶里,待要嗅的时候,又没了味道。


书生虽然不敢吃,但还是很感念狐狸的美意。他私意这必是一个绝色狐狸精,如能一睹芳容就算死了也无恨了。有一天半夜起来舔破窗纸往书房里偷窥,过了很长时间从房梁上下来一双大毛腿。此狐原来是一个昂藏大汉,三四十岁的年纪。脸上胳腮胡子暴长,青虚虚的。身穿一件搭裢衫,他来的书桌前小心拂拭砚台、镇纸、砚注、壁搁。每一件擦拭完毕后,还要在唇上亲一口,似乎要把这个香吻寄托在文具上,把这种柔情蜜意传达给书生。书生看了,寒热大作。天未亮,就请人来搬家,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