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ulberry
mulberr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0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6-15 19:03)
标签:

杂谈

我没有失踪!!!哈哈,我是懒得写懒得看了。

 

最近看世界杯,老马万岁,小梅万岁!阿根廷万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哈哈,心血来潮,也因为无所事事,来博客转了一圈。竟然还能看到小麦的留言。。。提醒我改错别字,哈哈哈。。。。

   一边改一边乐,小麦是专业写手,眼里当然揉不进沙子。这种认真的态度,我很欣赏,可自己怎么也做不到,我怀疑我小时候得过多动症,影响到现在做事不能专心。哈哈。也可能是上网太久了,打字也好,聊天也好,越来越没谱。有时候,和朋友聊天,明明一堆错别字,发现了也懒得去改。前几天,一哥们说和我聊天越来越难懂了,因为经常缺字掉词,错字别字连天。。哈哈。。。这种慵懒的态度,也延伸到生活中了。以前,容不得家里有脏衣服,容不得墙上有划痕,也容不上地板上有渍迹,现在,好像什么都看习惯了。。。哎,网络害人啊。。。。最近我想,我要找个机会去看看小麦了。哈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搅混水同志已经是第二次和我提起这个电视剧了。他说,金婚,是掺了毒药的糖。

   其实和男人聊感情或者婚姻问题,都是不明智的。在他的眼里,《金婚》中佟志和文丽自打有了孩子,生活就过得很无奈。我试图反驳他,想了很久,觉得还真没法说他们幸福。于是,也默认了他的说法。

    《金婚》所诉说的故事,在我们老一辈的眼里,或者就是幸福的典范了。但是我们身边的人,会不会仅满足于儿女双全、白头到老?或者满足于偶尔的称心如意?看了《金婚》,我对婚姻的怀疑又多了一层。如果回到十年前,我想,我或者会选择独身。

    那天,受人侮辱,给搅混水的电话里,哭了个稀里哗啦。记得他当时拖着长声:哟,还哭鼻子呀?“哟”字的声调明显提高很多,说到“呀”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当时我一边哭,一边走神,这个男人,说话都这么好听,身边一定不缺愿意与他金婚的人,可他的行为分明表示,要自由,不要婚姻。不知道他一个人天马行空的时候,有没有寂寞?寂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需要糖,既使掺了毒药。

    搅混水所说的《金婚》里的糖,到底是什么呢?是迷惑着他父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2 21:26)
标签:

杂谈

   身上很痛,分不清是头,心,肺还是胃。

   柳湖管理员又凑过来了,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次询问:“你没事吧?这么晚了,赶紧回去睡觉。”我朝他笑笑,告诉他我没事,就是来看看夜色。

   远处的司马楼象一张扭曲的人脸,灯影在湖面象失了灵的闹钟的摆控制不了摇晃。湖堤的柳枝,狂妄地穿梭在风里,在黑暗中。平静的柳叶湖,夜里却也这般疯狂。曾有人千里迢迢,来到我的城市。之后,一直觉得遗憾。后悔没有来得及带他来这里,没有让他走一走环湖大道,看一看蓝天碧水。此刻,我又庆幸,我的圣地,它终于逃脱了一次轻描淡写的命运。

   又开始痛了,这一次,我分明感觉痛在左心房。

   失去了的,不只是遗憾,而是难以再有的心境。没有了期待,心就去了天涯。

   好像起雾了,夜里也会有雾么?一层凉气浓郁地浸淫着我,蜷缩在湖边的藤架下,几乎不能确认自己和湖水是否隔着该有的距离,全身绵软,好像身体已浸润在无边的湿意里。

   “你走吧”,又听到这个冷漠的声音,如此冰凉。我甩一甩头,那话就像突如其来的幻觉,一闪即逝。我去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2 16:05)
标签:

杂谈

    好友伍佰说:博客这个东西,细想来,很有趣,像人生,呈现在面前的只是现在,大家关心的也只是现在,更新更新的呼声让你只好往前走,而且,大家觉得,你得走得越快越好。读过几个朋友的博客,也许是看博客习惯的原因,都是从现在往以前看,发现有个共性,就是大家都是越来越拧巴,大有渐行渐远的感觉。。。 

 

    我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又暗自庆幸,我的博客,通常是爱开的时候开,爱关的时候关,想唠叨几句的时候写,懒得动手就让它干耗着。嘿,真的很对不起偶尔来我博客踩几脚的好朋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5 14:09)
标签:

杂谈

    朋友都在准备明天的活动,呵呵,我历来对这种节日没有太多热情。贴一篇自己以前写的,也好歹表示一下知道有这么个日子。

 

 

                                   又是一年七夕夜

 

没有开灯。我又坐在窗前,仰靠椅背,闭上眼,任幽缓的旋律在房间回绕了。

一直在网上找《难舍难分》,却终究没有找到。下午清理旧碟的时候,竟然意外的发现原来我拥有这张碟,这首歌。于是迫不及待的把它塞到机子里,一遍遍的循环着播放,不知谭咏麟那并不特殊的音色怎会将一段情感飞絮演绎的如此深切,以至每一次,我的脉搏几乎都随那不急不缓如述的旋律跳动。

其实早不记得哪年哪月听过这首歌了,只是旧时的恍惚记忆,莫名其妙冒了出来。经常这样,早已埋没的记忆会突然钻破了封尘,在死水里搅扰一番。

可是今夜,搅扰我的似乎不只是这首歌。刚才朋友坏笑着问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3 09:34)
标签:

杂谈

    朋友夫妻两地分居,每晚九点,必通电话,十多年从未间断。某日,与友小聚,电话准时响了,我笑道:查岗的来了。朋友答:无它,报一声平安。

    想起自己,十多岁离家在外,每次出门,父亲总会说:到了打个电话。从来没敢忘记父亲的叮嘱,每次到目的地第一件事情就是拨电话回家,只有短短的一句“我到了”。父亲会在电话那边“嗯”一声,然后挂掉。很多年过去了,我打电话报平安的习惯不曾变化。而父亲,他的叮嘱也从不曾间断。

    挚友远行,我不停的拿出手机,查看有无新的信息。第二天收到短信,悬着的心才放下。报平安不是来来往往的人情,也不是有着精美包装的礼物,是对最牵挂自己的人的感知。出门在外,千万别忘记给深爱自己的人报一声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1 23:36)
标签:

杂谈

    迷迷糊糊的时候,电话响了。“已经三点了,出门没有?”对方的口气低沉却很坚定。

    我拿着话筒,似乎是喃喃自语:“我不是守约的人.....”既使是坐在冷气开得很足的书房里,想到外面的阳光,身上还是紧一阵松一阵的发麻。没容我嘟嚷下去,电话里的声音再一次响了:“我到了清荷,赶紧打车过来。”

     有些理亏,于是三两下换了衣服,找梳子把头发胡乱的耙了几把,出门了。

     扬手叫了出租,司机看我一眼,怪声怪气的说:“我等了你好久,怎么才来?”我不屑于他的调侃,用很冷的声音说:“清荷”。

     一个唐突的约会,对方是和我聊了不到十分钟的陌生人。

     茶厅很静。我听到自己上楼的脚步声很有节奏,仔细听的话,还韵味十足。我刻意照了照墙上的玻璃相框,模糊的影子里仍然可以看到从容淡定,我朝玻璃墙咧了一下嘴,心里嘲笑自己的世俗。

     从踏入小包厢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了这里。旧报纸感觉的墙纸,羊皮仿古灯,还有用木条拼成方格的茶几。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9 14:18)
标签:

杂谈

    暮色四合,窗外的风低低地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迟暮。四周静谧、恬淡,仿若与世隔绝。眼睛无意掠过桌前,一尊舞娘瓷雕映入眼帘,心里不由一阵悸动。

   闭上眼睛,胆怯却又渴望的情绪牵引着我,将我带回遥远而温柔的旧地。白墙黑瓦,绿树青苔,窑人画坊,就像幻灯片在我脑海里一幕一幕的移动。景德镇,承载着我无数爱和感动的地方。

   曾听过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叫童宾的男子,世代以制瓷为业。后来,明皇为了赶制一批造型特别的瓷器,残暴凶狠地压迫瓷工,但仍然烧制不成功。最后,童宾以生命为担保,跳入火窑,救下了乡亲。说来也怪,以他的身体为原料燃烧的炉火烧出来的瓷器,一个个洁白如玉。后来,景德镇人为他在凤凰山上建了一座庙,供为“风火师仙”。同行的朋友都满怀新奇的观看制瓷表演时候,我悄悄从后门出来,经过一段曲径幽深的小路,找到了位于古窑的深处的风火师仙庙。香气在静谧之中无限铺阵,古老的木柱上雕刻着精美的图腾,极尽奢华。我默默注视着供于庙中央的雕像,它以这个永恒的姿势融入了巍巍群山,融入了古老而神奇的瓷文化。

    绕过制瓷厂的古坯房,我沿山路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7 08:35)
标签:

杂谈

    第一次见老爱,是我第一次参加总群的聚会。正看着一大群陌生人有点手足无措的时候,老爱进来了。我第一眼看到他,有点讶异,简直就是巴基斯坦人的高仿品嘛,嘿嘿......

    群里的人玩得很疯。吃饭的时候,坐在我左右两边的人喝酒喝得非常高调。这时候,老爱很体贴的对我说:坐到里面来吧,别闹着你,以后习惯了就好。当时我用十分感激的眼神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高仿巴基斯坦的形象就此深深刻在了我的记忆中。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老大约我喝擂茶,我正犹豫去不去的时候,在网上看到老爱,约了一块儿去。大伙围着圆桌坐在一块,说说笑笑,很是亲热。那个晚上,他言语不多。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正准备往包里掏钱,这时,只见沉静了很久的老爱,一个箭步跨到服务员跟前,斩钉截铁的掏出一张大红票子,眼睛都不眨的递了上去。那一次,我彻底被他的豪迈给征服了。对于这种争先恐后抢着买单的男人,我是绝对愿意崇拜外加不惜言语去赞美的。

    第三次见到老爱,是爬太阳山。如果之前对他仅仅是崇拜。这一次,我简直要用膜拜了。在浩浩荡荡的爬山队伍中,老爱是那么与众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