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老虎陈婋
大老虎陈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078
  • 关注人气:3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滚动字幕
大老虎欢迎您的到来
公告
 我妈生前说了:知足者长乐,能忍者自安!
 
 我妈生前还说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妈生前又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温馨家园

老猪同志(俺亲哥)

他可是一名萨克斯演奏家哦!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海内存知己
暂无内容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6-01-12 10:55)
标签:

杂谈

      半年了,一直登不上博客。不知是我真的老年痴呆了,忘了密码,还是新浪改了章程;总说地址不对,或是密码不对。看朋友的博客也不能发评论,郁闷了半年。

      其实我很惦念以往的博友们,很想知道你们的近况:北京的心安、温爽、王海军、丑牛姐姐、老酒、老缪哥哥、草原727和小平姐姐、秋、云、虚步凌云姐姐、五色土老哥和嫂子、小碗老弟,凡鸽妹妹、藏獒大壮妹妹、学弟吉子夫妇。天坛祈年合唱团的朋友们;还有最亲的舞功队的姐妹们。

      天津的西西、霞光,那个字、名门淑媛,还有牛大帅、1929老姐,老春蚕、老眼镜、老张大哥、北姐姐。

      上海的管寿义、隐于市井、丘;西藏的广袤老弟。

      日本的小鹿纯子和松涛姐姐,还有松涛姐姐翻译的引人入胜的侦探小说又多了很多故事吧?

哈尔滨的芦苇深深、焦作的戏迷小弟......。​

       江苏的三丫妹妹、广州的小朋友阳光无限、小英大姐、安徽的萧云、珠海的獒它妈,你们都好吗?义务为我们杂志做校对的江苏的娄东子先生,您一向可好吗?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们,时时都在牵挂着你们,你们的近况如何?身体好不好 ?我很想和你们聊聊天,很想和你们一同分享生活中的苦与乐。

       自从我老父亲离世,悲痛和孤独​​使我一度茫然,几乎没有了生活和工作的方向。我知道再也不能听老父亲半夜喊我,再也不能替他誊写抗战的小说,为他做他喜欢吃的饭菜了。还记得,有一天,老父亲把我叫到床前,郑重的对我说:你爷爷在宫里做饭时有一道黄花鱼,不能外传,今天我把它传给你,你试着做做。我当时一听,就像接圣旨一般,立正倾听。父亲喋喋不休的讲述着做黄花鱼的方法,听着听着,我忽然明白,父亲想吃黄花鱼了?​​嗨,二话不说,赶紧上超市买黄花鱼去,就按平时我自己的做法红烧了。父亲边吃边说:可吃到御膳房的味道了,太好吃了!那时我就想,只要父亲想到的,我都会给他做,不让自己留有遗憾。最后的那些日子,我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給父亲换三次纸尿裤,用手抠两次大便,换完一定给他洗干净;作没次数的饭菜,只要他说想吃,哪怕做完他又不想吃了。我们没有雇阿姨,认为自己的老人应该自己照顾。那些日子我很享受和父亲独处的日日夜夜......。​​

       那些日子里,我有时间审视自己,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想想做过的和没做的事。执着和任性,伤过自己最好的朋友,同时也伤了自己。太过急于求成,没有考虑亲朋们的感受,使生活和事业一度陷于尴尬和难堪的境地。幸好有一直不离不弃的同僚鼓励我、帮我做了很多,才让我走出困境。无论是渐行渐远的朋友、还是一直在身边支持我的朋友,除了感谢,我不知还能说什么?!​

       当我走出父亲的离去和情绪的低落期时,我知道我战胜了自己,我从沉寂中走出来了;知道了自己该干什?该放弃什么?该珍惜什么?!​

       新的一年,我真正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领了市政府发的“老年痴呆症”,拿着那证坐公交车,我就像做贼的是的,不知怎么出示,老怕人家说拿假证,表情很不自然,更不像有些老人是的挂脖子上(那就更像痴呆了);后来想是自己总以为自己不是那个岁数呢。​

       一年一年,过的太快了,来不及思考,来不及重复。只能逼着自己往前走吧,走哪儿说哪儿。这一年仍然和老朋友共叙家常,这一年关注公益、多做善事、参与老知青网站的《知青岁月》的拍摄和策划,这一年还要把知青题材的杂志做好,做的更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3 19:48)
标签:

杂谈


          由人文中国、侨媒体群五本杂志《侨时代》、《侨青年》、《侨人物传记》、《侨周刊》、《华夏》杂志的总编任海鹰编撰的《思埠崛起》(吴召国的微商时代),在钓鱼台国宾馆召开侨时代与人文中国座谈会、暨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赠书仪式。

 


 

                                                         

                                                              由著名播音员陈铎主持会议




 





                                                           吴召国和他的团队

 

                                                        总编任海鹰和加拿大朋友


          

        大老虎和解放军出版社董社长迎来老乡,94岁的中国侨联第4届主席庄炎林老先生。庄老的夫人和大老虎是老乡,在开会的头一天到庄老家送请柬和庄老聊到很晚,庄夫人和我母亲都是湖南醴陵人,几年来和庄老一起参加过很多活动。庄老身体很好,健步如飞,大老虎本是照顾他的,可却跟不上他的步伐。



                                                  总编任海鹰送走庄老

 

                                            任总编和加拿大朋友

 

 

                                              我们敬业的摄影师武克奋



                                                        编委之一的魏方超

 

                                            勤奋的摄像冯启安(老三届小蜜蜂)

 

                                        任总编和我们北京的到会人员



 

                                                    我们和广东的同事们

 

                                      大老虎、武克奋和加拿大的朋友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8 19:42)
标签:

情感

 

 



      蔡老师走了!这是我在国庆节期间听到的最不幸和最不愿听到的消息;我最最敬爱的蔡老师真的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第一次见蔡老师,他是同师大二附中文科班几个哥哥姐姐们一起到我办公室来的。当时缪老师特别的介绍了一下,说蔡老师会给我们很多帮助,他是华侨,有很多海外的朋友;而且他是一个很热心很愿帮助别人的人。那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蔡老师真能说,他一开口便滔滔不绝,感觉和他交流没有障碍。那天,听了哥哥、姐姐们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坚定了我做知青专辑的决心,从此蔡老师就成了我们的核心和支柱。每次开编委会,不管在什么地方他都会去,而且会提出最好的意见和建议,蔡老师直言不讳,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才学和知识都倾注在我们这本杂志上。蔡老师认真的看每一篇文章,并把每一位作者的出处、联系方式制成表格,记录在案。只要出差或者旅游,蔡老师都会带上杂志去宣传,并在华侨知青网作了征稿启事,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华侨知青朋友。

      私下,蔡老师经常和我交流,有时深夜了还在和我探讨,尤其是在病重中,蔡老师甘居退到二线,在家里尽力做些能做的事。有几次我说去看他,并且准备了东北上好的鹿茸,可是蔡老师一再推辞,说自己不想多说话,来人了还要支撑着,我也是怕执意前去会打扰蔡老师;那时我没想蔡老师会病重,以为他会好起来,以为他还可以和我们并肩作战。

       国庆节间看到蔡老师儿子发的讣告,我一直处在悲痛中,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我最敬爱的蔡老师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我们。他默默地付出,为我们前几期的杂志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的去是我们的一大损失,我们不会忘记,蔡老师是我们永远的顾问,我们的表率。

       下面是和蔡老师交流的片段:

      我:......

      蔡老师: 三审稿子收到。最近身体不适,正在治疗,恐没有精力审阅,敬请谅解。如果身体转好,尚不误期,当尽效力。

 

     我:......

     蔡老师:      办杂志不易,经费又紧张,我是不会领取任何酬金的,但此事不宜公开宣传,免得别人有压力。
我对名分不是看得很重的,有个顾问就顶好。把实际名分给那些既有能力,又有影响力的人,你尽可布置具体工作给我,我也会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积极参与。有了意见我也会直言不讳。这方面你不用有顾虑和担心。......

 

                                                      右一为蔡老师


 

                                                      后排左三为蔡老师

 

                                                          后排右一为蔡老师

 

                                                      右一为蔡老师

 

                                                          右三为蔡老师


 附上老酒悼诗:

  哭送蔡兄,云盖苍穹。
  此去一别,何见君容。
  荒友情深,超越时空。
  举杯对饮,早晚重逢。
                                        

                                 酒弟叩首

 

文军老弟悼词

 

 几多朝野悼魂姿——

知情友心底无私,
身有大恙不相辞。
善目皓容尤可贵,
几多朝野悼魂姿。

——文军悼念
为《华夏》(知青)案前倒下的蔡老师

 

蔡老师,走好,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做的更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5 23:44)
标签:

杂谈

       两个月前,父亲因为看到一则广告,说一家国外的牙科来到北京,技术相当精湛,于是在吃了8个饺子后说牙疼;我说吃点药,他说不用,你带我去镶牙吧,随即递给我晚报,说这家镶牙好。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看完晚报很不屑的说:那都是宣传,不能相信,还是上医院去看吧。谁想老爸从此不吃饭了,说镶了牙就吃,甚至连水都不喝。本来好好的,自己能拄着拐上卫生间,天天看报纸,把他认为有意义的东西记录下来,这突然一个不吃饭让我手足无措。给哥哥打电话,哥哥来了还是这套,镶牙就吃饭,然后就躺着谁都不理。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只好送医院了,可父亲说只去外国那个镶牙的医院,哥哥更不信广告,于是送父亲去了军区的医院。在医院里一看不是镶牙,就开始闹。本来他没有病医院就不收,费了很大劲,经过两天一夜才住上院。这期间我一直站着没合眼,总算住进了病房。经过检查没有病,牙疼可以输点消炎药,可是父亲还是不吃东西,大夫经再三询问能不能吃东西后,采取了全身插满仪器和管子的方案,父亲更不干了,竭力挣脱,甚至拔那些仪器,最后只好把他的手脚捆在床栏杆上。经过两天的治疗病不见好反而更厉害了。虽然所有仪器都显示正常,可人已处于昏迷状态,奄奄一息、已经不认识人了。大夫说:签字吧,准备后事。

   折腾了几天,我的头也是昏昏沉沉的,看着父亲倔强的脸和迷离的眼神,我也不知所措了。大夫本来说放弃救治,顺其自然,可我和哥哥说一定要抢救。每每去医院就是我最纠结的时候,看着父亲那痛苦、迷茫的样子,我的心都揪着疼,不知怎样才能为他减轻一些痛苦。我不敢看护士给他吸痰,不敢看换输液的针管,还有那被捆绑的双手。父亲只要一见到我就说:别让他们用塑料管扎我,给我松开一会儿......。

    通知了天津,河北及各地的亲属,亲属们来医院父亲一概不认识,亲属们都是哭红了眼睛离去的。在这期间我去医院看望好友阿兵,阿兵的状况比我家老人好多了,还和我们聊天,说杂志,介绍她的亲属,并双手比划舞蹈动作。

    几天后阿兵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当我参加完阿兵的告别会,拖着沉重的脚步再回医院时,奇迹发生了:父亲竞在昏迷数天后,睁开了眼睛。看到我第一句话是:我想回家,我一切都听你的,我的牙根本就不疼。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回家吧!他的头脑那麽清楚,好像这些天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惊呆了,连忙给哥哥打电话,哥哥赶来,医生说:真是奇迹,本来已经没有生命征兆了。年轻的大校院长说:一看你们家就是和睦家庭,老人这岁数什么病都没有。就这样还是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每天给父亲输营养,我也是天天去给他洗脸、洗身上,给他松绑揉揉全身,再绑上。

    父亲出院后开始找了一个护理,几天我就受不了了,哪是护理?我除了照顾父亲还得给她做饭,每天我没有一分钟能闲着,她还计较这不能干、那不能干。后来我想自己的父亲干嘛让别人来照顾,就把她辞了。出院后的父亲从住院前的能自己看书看报,自己吃饭、自己去卫生间,到已经不能自理了。

    我和哥哥给他买了护理床、气垫,床前坐便,订了护理垫,纸尿裤。看来要打持久战了。

    我曾和别人开玩笑说:父亲脖子往下完全不能自理了,脖子以上灵活的胜过常人。

    每天我要给他换纸尿裤,尿垫,洗全身。父亲只要睁开眼就会要吃的:我想吃红烧肉,我要吃四喜丸子,你给我包几个饺子吧。我每天换着样的给他做着吃,两个月插着管子,没有从嘴里进吃的,这下可吃到家里的饭菜了;我知道持久战开始了。我们家只有哥哥和我,在北京连亲戚都没有,我已经不知道什么节假日了;我的神经绷得紧紧地,夜里经常不能睡觉,不知父亲几点会醒,会要吃的,有时夜里两点多会喊我说想吃东西。从来不吃药的我,只好把芬必得和止疼片放在身边待命。

    父亲会对所有来家里的人说:我好了,没有病了,我要活到110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7 21:21)
标签:

杂谈

          闲暇翻照片,来个马后炮。

 



 


 

                                                    大老虎和虚步凌云在会场

 

                                        大老虎、丁巨元、王晓健、         、 虚步凌云



                                                       虚步凌云、程炜、大老虎



                                          虚步凌云、邢燕子、王秘书、大老虎



                                                大老虎、海南知青邓子坚、虚步凌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庆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60周年,由石河子市歌舞话剧团、石河子市豫剧团、新疆天业集团艺术团出演的7幕历史记忆话剧《兵团记忆》,在北京民族宫大剧院首演。该剧叙述了兵团儿女矢志不渝,扎根边疆,履行屯垦戎边神圣使命的感人故事,再现了老一代军垦战士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英雄壮举,讴歌了军垦儿女义无反顾,为国担当的爱国情怀。

 

                                                   民族宫大剧院门前聚集的大多都是知青

 

                                   大老虎和虚步凌云遇见知青歌曲《75天》的原作者观望(左)

 

                                                      剧照,大老虎的卡片机照不清楚














                                          新疆的北京知青冷艳(左二)等人为剧组献上锦旗    

 



 





花絮:

 

                                             和宁夏的阳光姐   阿福摄影


 

                                                          和虚步凌云

 

                                                       阿拉侬、观望、大老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1 20:39)
标签:

佛学

       到现在还是不相信,阿兵就真的走了?还说山丹军马场那期第一个给你送来,还说好了一起跳舞,还说我欠你一顿饭呢。悲痛由心而生,久久不能挥去。在告别会上才相信,是真的,阿兵真的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刚到会场就遇到这些善男信女们


 

 

                                              美丽的阿兵(选自牧马岚山照片)



                                              阿兵安静的躺在花丛中

                                      

                                           大老虎和中知网的土左

                                                

                                            遇到一些朋友们

                        

                                                       大老虎已经悲痛欲绝

 

                                            家属们致礼(选自牧马岚山照片)


在这里附上我的兄弟文军的一首悼念小诗

  致阿兵姐姐:

  那么多亲人相送
  因为你在人们心中
  难么多的难舍难分
  因为是彻心肺腹
  难以克制的同悲共痛


  你翩翩的舞影
  你俊俏的面容
  病榻前
  你还是一副灿烂笑容


  你是舞者
  你是舞神
  你是一位为舞而生
  为酿造快乐而舞的精灵

        ——文军
   祈祷阿兵姐姐一路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几天心里很难过,听说阿兵住院,我从父亲住的军区总医院赶到协和医院。见到急诊室里的阿兵,简直不敢相信,那么一个欢蹦乱跳的人,静静地躺在那里,让医生在脸上插满管子,面无血色。见到我们她很高兴,向我们介绍他的哥哥、军马场的战友。怎么会呢?上星期我们通电话,她说在东北呢,还帮我组织山丹军马场的战友们,我们在座谈会上还说:赶紧拍照给阿兵发过去,她等着呢。眼前的阿兵判若两人,我真希望那不是她。我安慰她,会好的,好了之后还要和你一起跳舞,说到这儿,阿兵输着液的双手举起来,开始起舞,我很感动,眼里竟充满了泪水;心里暗说:阿兵你一定能好,阿兵快点好啊!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好不舍的离去。

 

                                                       和阿兵等人在我的办公室


 

 

                                                             在向阳屯的会场

 

                                      在朝阳公园踏雪(右一阿兵,右二大老虎)

 

                                                                     大老虎和阿兵

 

                                                       我们在康梦圆老年公寓做义工

 

                                                   去中央电视台参加《向幸福出发》


                                                             和阿兵在潘画家家里

 


                                                   我们在捐款,阿兵说:只要一元钱

 


                                                         在协和医院急诊室探望阿兵








                                                            阿兵还在起舞


                           走好,阿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7 00:26)
标签:

杂谈

         归心似箭,总算完成了这期全部的工作,从“蒸了一天桑拿”的印刷厂排版出来,才算松一口气。虽已筋疲力尽,脑子也像灌了浆糊,可我们真真的松弛了下来。刚刚还是闷热闷热的,路上,突然就下起了大雨。 

     雨,冰冷的雨,雨,狂暴的雨。清脆的雷声劈开乌云,任暴雨无情的倾泄,砸向大地,冲刷着车里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的心。望着猛烈敲打着车窗的暴雨和疲惫的同伴们,我却没有了一丝的倦意;这一个月像过电影一样一一在脑中闪现。

     7月就要过去了,这是一个炙热、忙碌的月份。月初我的老父亲终于抗不过老天爷的肆虐,而住进了医院。我在军区总医院急诊室没合眼的呆了两天一夜,才在一系列的“潜规则”下,让老人住了院。

     想想都心痛,本来老人没有病就是不爱吃饭了,我和哥哥商量一下说到医院调理一下,输输液。谁想到了医院,会启动所有的仪器,可能就是所谓的过度治疗,弄得老人筋疲力尽。院长知道我家老人住院了,来看望和安慰老人家。院长很年轻是大校,对病人很亲切,拉着手问这问那的。到底是军人啊!

     从那天起,我每天上午和晚上都会在医院,只有下午有时间到公司做些业务。

     为了明年的月刊 ,我们抓紧征稿,和各地的知青进行座谈,;还要排版,完成这期杂志的设计和校对。月末,我们应邀参加了在天津举办的《中国梦,知青情》知青重返第二故乡演讲会。

 

                                                               院长来看望父亲





 

 

                                                          和山西知青在一起


 

                                            最后校稿并同陕西安塞知青荣乐乐座谈

 

                                                           和山丹军马场部分代表座谈


       那天我在医院,山丹军马场的张晓来电话说:我们在你公司呢。我懵了,才想起上星期约好的星期五见面,我连忙让公司的同事去开大门,自己火速往回赶。到了公司看到张晓和他的同学们已经自己在招待自己,沏茶倒水,还都举着好武器各种相机在拍照。更加令我感动的是,他们把这次的座谈真当事儿,组织了各场的代表过来,于是我记住了一场的李兵、张书元,二场的林金义、咸大龙,三场的李振国、蒲兰山,四厂的张晓、魏其超,伊吾军马场的李新生(女)。

  






                                                            参加中国梦知青情报告会

 

                                                            美丽的天津津湾广场夜景

 

                                   天津丰采园的发起人牛大帅和部分天津的作者和我们见面

                  后排:牛大帅、那个字、西皮草。前排:张飞侠夫人、霞光、大老虎、虚步凌云

 

                                 在会上,我们参与了捐款为建设受灾的海南建造知青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7 23:30)
标签:

育儿

      说好早8点在大北窑集合去廊坊排版,我千嘱咐万叮咛一定要早到,因那里不好停车,不能让车等我们。8点前开车的陈兵已经到了,我和王老师也几乎同时到,等了一会儿,牛立来电话说在西单呢,我心里有点不悦,这时陈兵过来说:牛立早上输液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酸酸的,眼泪就忍不住了。我掩饰着自己往地铁口走,王老师也很着急,随着我赶过去,见到牛立,看她脸色苍白,她说了一句话让我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女儿夜里陪我去输液,让我一定好好干,要认真做事。

   原来牛立夜里感到不适,头晕、吐,4点女儿带她去医院,输完液,女儿给她送到地铁。我们劝她回家休息她不肯,说自己能坚持。

   牛立,内蒙知青,从来到编辑部工作就非常认真,她本身是行家,资深记者,对编辑工作轻车熟路。一上任就主动担负起最重头的终审和校对,对文章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过滤很多遍,把出错率降到最低。牛立,我的好姐妹!

 


   同车来的还有责任编辑王震亚老师,他是北京4中老高中生,东北兵团的。王老师从最早就支持我,他本身还教着大学,每一次开会都到场,尽心尽力提出自己的见解,对知青时代杂志的进步起了很大的作用。

 


   大盈江马老师是下乡到云南盈江的,也是老高中,在教中文。从听说要做这本杂志,马老师就一心扑到这里。有一段我有点动摇,马老师会鼓励我说,一定要坚持,不能放弃。

 


   开车的陈兵是山西知青,原师大附中的学生,他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在很多报刊都有文章发表,他的点子多,人脉很好。只要是难办的事他都会抢着做。看着这几个人,我还有什麽理由不往前冲呢?

   在廊坊印刷厂,大家全力以赴,用心的排版,反复的纠错;尤其刚输完液的牛立,溜溜一天没闲着。

  







   还有编辑部的李辉,已经做了奶奶在家看孙女,却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看书,写书评,去采访,从来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



   朱凌,是社会活动者,不管参加什么活动,都会宣传我们杂志,认真组稿,并和作者有很好的沟通。





   摄影张树森老师,自己有病,做过手术,并且家离编辑部很远,只要有片子要拍,他从来都会按时到场,很专业,很敬业。


   感动我的好同事们,有他们在我感到轻松很多,除了担忧他们的身体(都是60开外的人了)我不再为杂志的质量、稿源等着急了。我相信我的亲如兄弟姐妹般的同仁们,他们会做的更好。他们已经把知青时代杂志当成自己的事业,为了那段历史,为了知青情结,义无返顾的团结在一起。

   在一起,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