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笑而不答
笑而不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122
  • 关注人气:2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3-14 16:08)
标签:

文化

分类: 读书札记
  一个人读书,是与作者的分享;读书之后,对人讲一讲,写一写,是与他人分享。大多时候,读书者是独自分享,分享作者的思想与芬芳,虽然有时也会是苦涩的。分享,未必是甜,或者是苦。就像你阅读霍金的作品,他对时间、黑洞、宇宙的叙写,妙笔生花,精彩至极,但毕竟就像他在《时间简史》序言中所说,没有物理学博士学位,未必真能懂。然而,这正是阅读霍金的吸引力之所在。阅读的间隙,闭目思索,你还会想到那个坐在轮骑上的只剩下一个灵活的大脑的奇人。看不见的宇宙,就装在霍金心中。
    霍金在《宇宙简史——起源与规宿》的结束语说,“在18世纪,哲学家们把包括科学在内的人类全部知识,当做他们的研究范围。他们曾经讨论了‘宇宙有开端吗’之类的问题。然而,到了19和20世纪,除少数科学家外,对于哲学家和其他任何人来说,科学在学术内容和数学方法上变得过于深奥。哲学家们大大缩小了他们的探索范围。”霍金接着引用20世纪最著名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话说,“‘对哲学而言,唯一还可以做的事就只剩下分析语言了。’从亚里斯多德到康德,哲学的伟大传统之没落竟到了如此凄惨的地步。”说来也巧,不久前正读过几部哲学书籍,其一是罗素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季风时节
前几天有关中国不能制造圆珠笔的“圆珠”一事,一度引起人们关注,议论随之而起。据说“中国每年圆珠笔的产量是380亿支;占全世界总供应量的80%,中国占据了世界圆珠笔产量的绝大部分,但笔尖珠芯近90%来自进口,每年需花费2亿美元外汇进口。”评论说,“圆珠笔芯问题折射出了中国钢铁困境”,这句话的背景,是缘于李克强总理在有关钢铁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座谈会上说,中国至今不能生产模具钢,就像最简单的圆珠笔的“圆珠”都需要进口。不能生产模具钢,也许是一个钢铁问题,但不能生产圆珠笔的“圆珠”,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钢铁问题,而是一个材料与技术问题。进一步说,它考验的是中国人的科研意识与能力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9 14:57)
标签:

育儿

文化

分类: 读书札记
断断续续的读着《捍卫记忆——利季娅作品选》、《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俄罗斯那个血雨腥风的时代,俄罗斯作家的苦痛,撕裂着读者的心。《耳语者》、《古拉格——一部历史》是这些故事的旁证。
当我重读《捍卫记忆》中的“临终”、“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等篇章时,重新注意到作者对俄罗斯那些著名诗人朗诵的回忆。利季娅的父亲丘可夫斯基是前苏联时期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享有盛名,利季娅自小居住在莫斯科的作家村。作家村,是前苏联体制下的产物,一些著名作家被集中在这里,享受着待遇,生活和创作。这里也是那个时期作家集散的场所,墙里墙外都有他们的影子,他们苦痛与倾诉的声音,也在这里回荡着。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利季娅见过形形色色的作家,包括诗人。她对诗人的记忆,尤为深刻,因为诗人常常会朗诵自己的诗歌。
都说诗人是浪漫的,浪漫可以从多个角度解读。兴奋与忧伤时刻,诗人朗诵自己的作品,应该是最有影响力的,也是诗人浪漫的最好注解。利季娅的回忆中,这些诗人的朗诵,不是表演,极少有大场面,大多是面对三五人,或亲友,或陌生面孔。这时的朗诵,是一种情绪的表达。利季娅回忆女诗人茨维塔耶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季风时节

 下面这个名单来自百度,透过这个名单,可以看出抗战的主战场在哪里,抗战的主力在哪里。

抗日战争牺牲的高级将领

陈安宝 ( 上将 第29军军长兼173师师长) 郝梦龄 ( 上将 第9军军长)
李家钰 ( 上将 第36集团军总司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2 14:42)
标签:

文化

胡适

分类: 读书札记
胡适之所以能在一个时代里领风气之先,是由于他是一个有远见的人。有远见,也需要有胆识。虽然他人已去,但他的一些远见至今有现实见证。网上购书时,曾得赠一本《中国哲学史大纲》,是胡适早年的作品,是否正版,我怀疑,零碎看过一些篇章,错字、断句,时常蹦出来。这也是胡适先生的悲哀。虽有碍眼的沙子,但青年胡适的学问与识见,仍令人敬佩。
胡适因为这半部《中国哲学史大纲》,始终再无后续,常被人讥笑。宋代的宰相赵普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胡适的半部哲学史,也奠定了他终生的学术地位。胡适不仅是一位引领风气之先的人,他也是一位扎扎实实做学问的先生。虽然这半部哲学史从当初寄出手稿到付印的几个月时间内,他说“我自己的见解已有几处和这书不同了”,但并不影响这部书原封不动的再版。从初版到再版,只几个月的时间,这有初版蔡元培的“序”和他自己的“再版自序”为证。那个时间还是民国七年到八年。到今天已近百年。
胡适这部《中国哲学史大纲》的最末一章,是论述中国古代哲学之终结,他认为,“平常的人都把古学中绝的罪归到秦始皇焚书坑儒两件事。其实这两件事虽有几分关系,但都不是古代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5 21:15)
标签:

旅游

乌镇

木心

分类: 田野小考

去水乡乌镇,如果只知道有茅盾故居,而不知有木心故居,那是无知;在那条传统的老街上,如果只看了茅盾故居,而不看木心故居,那是无心。

在乌镇那条摩肩接踵的老街上,从财神湾进入街口,首先见到的,就是位于右手边的木心纪念馆。炎炎夏日,当我随着人流,踏上这条古老的石板铺就的老街时,一心想着茅盾故居在哪里,可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竟是木心纪念馆,一个很小的招牌,让我一惊,这才想起,木心是乌镇人。一心想着茅盾故居,却不意看见木心纪念馆,心中一阵激动。人群就像这水乡的河水,浑浊不堪,涌动着向前而去。我一个人进入纪念馆内,与外边的嘈嘈嚷嚷天壤之别,这里立刻变得静谧。一位端庄的年轻姑娘站在入口处,轻声发问:“您预约了吗?”“没有。可是我想进去看看。”姑娘又问:”您知道木心吗?“”我读他的作品。“于是,姑娘准备让我登记进入。可是,我的同事已随团远去,我不能掉队。于是对姑娘说明,我住会儿再回来。当我急匆匆边看边拍照,从对面那条街过桥回来,留给我的时间已不多。木心纪念馆内,入口处换了人,另一位姑娘在值守,依然向我重复了前一位姑娘的发问,我还是那样回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读书札记

最近在看张爱玲的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的新书《宋家客厅》,书中所谈人物除作者的祖父和父亲外,像傅雷、钱钟书和张爱玲,都是我所感兴趣的。宋以朗所谈,大多以自家书信为证,可谓信史。关于张爱玲,我只读第一手资料的书,和她的作品。如宋家父子所出的几本,《张爱玲庄信正通信集》,夏志清的《张爱玲给我的信件》以及陈子善的《沉香谭屑》等。宋以朗在《宋家客厅》中,讲过这样一句话,“张爱玲好像一生都给狗仔队追踪”,除了顺便提及台湾的女记者在美国扒她的垃圾之外,列举了他母亲保留的上世纪五十年代香港的剪报,其中一篇说:”张爱玲性情孤僻,不喜与人来往。常于其寓楼窗口,以绳索系一篾篮,上写纸条,附钞票,向小贩购菜蔬杂物,矢口不吐一言,人以为哑巴。昔倪云林为张士诚所辱,噤若寒蝉,其意开口便俗。今张爱玲之迂僻亦然否?”原文作者关于倪云林的一段话,与上一篇博文“一说便俗”所引周作人《读“东山谈苑”》的话,几乎相同,只是用“开口便俗”来形容张爱玲的“迂僻”。张爱玲对“一说便俗”认可吗?

宋以朗在“《相见欢》究竟想说什么”一段中,谈了张爱玲的短篇小说《相见欢》发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豆雁

白额雁

旅游

分类: 田野小考

乙未正月十一南台水库观鸿雁北去
鸿雁来时露已寒,碧水清波摇栏杆。
冰霜寒雪百鸟图,时来雁去春日暖。

注:春日融融,雁鸭类开始北迁。每年都要去本地一个水库观察、拍照。今年正赶上最后一批迁飞的鸿雁(豆雁与白额雁,以豆雁为主;学名鸿雁的是另一种)离开,十分幸运。在现场,望着远去的鸿雁,心中激动不已。大自然的力量,神秘莫测,雁群中的头雁,是有感知的。这是一个下午,阳光明媚,天空碧蓝,南风微微,正是雁鸭类适合起飞的好日子。于是,它们一批批起飞。开始,我是惊讶,感到幸运,而后,是一次次的激动。我在现场,目送大约300余只鸿雁起飞北去。我为它们祝福!

 

静静的等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田野小考
 
乙未正月初六荣成烟墩角观天鹅
年年临水习已惯,高山大漠只等闲。
南来惟喜港湾好,几度春秋代代传。
注:当地人说,每年3月1日前后,大天鹅就离开烟墩角港湾。迁飞之前,它们要练翅膀,所以,这个时间来观天鹅,比冬天更好,可以拍到天鹅的飞翔。 记得2014年元旦期间,在这里一整天,也没拍到飞行的天鹅。这一次,大饱眼福,如愿以偿。唯一的遗憾是,第二天早晨,天气阴沉,太阳始终未露脸,没有拍到朝霞中的天鹅。只能等来年了。
 
亲昵

小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孙犁

读书

分类: 读书札记

孙犁的《耕堂读书记》,讲买书、藏书为多,所谓读书记,也还是夹杂着买书之事。在连续四篇说他的经史子集四部藏书之后,有一篇《我的丛书零种》,一篇千把字的小短文,还有一个附记,附记中作者有几句颇具文学色彩的话语:“呜呼,逝者如斯夫!及至衰暮之季,稍有余裕,余又飘飘然以为自己能作诗;懵懵然以为自己会写字;残存些破书烂纸,有时又自诩为藏书家。此实余晚年不自量力,无自知之明,三件极可笑之事,宜深戒也。”孙犁的这些小文章,集中写于上世纪九0年代前后,每每见到作者的这种晚年衰暮之慨。谈的都是往昔买书,今日读书之事,一种作家不再能疾笔长篇,运筹帷幄叙写宏大叙事的遗憾,隐隐透露于纸背。

孙犁所说三件可笑之事,其一是“飘飘然以为自己能作诗”。孙犁是小说家,能否写诗,不得而知。若不能作诗,何来此说?孙犁的字,倒也见过,实在不能算书法,就是字而已。上海陆灏有一本《听水读抄》,正文前有几页作者收集的名人字,其中有孙犁写的一幅。陆灏给写字人提供的是现已难得一见的花笺,其中有几页来自鲁迅和郑振铎编的《北平笺谱》,极为讲究。孙犁用的那一张笺纸,图案是齐白石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