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蜡笔
蜡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3-27 00:49)
标签:

杂谈

学历史应该有学历史的方法。虽然很枯燥,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有的时候很犹豫,真的希望自己能够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神技。

不过可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再普通不过的人。

所以没办法,只能一点一点的看下去,记录下去。

当看到《十国春秋》那一整页的辑录所用的书籍,便不由得傻了。

难怪说研究历史的话,便要先入史牢二十年。

可惜没那么多时间,没那么多精力,也没有那么好的条件,不过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是想成为一个史学家啊。

对寻找所谓的真相没有那么高的喜爱程度,喜欢读历史,倒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7 16:25)
汪桂芬者,戏中柳永也。

         当年柳七爷一句“且把浮名,换了浅酹低歌”,从此仕途无望,乃笑为人道:“白衣卿相,奉旨填词。”虽为读书人所不齿,晓风残月中,却换来多少弱柳扶风,文君当垆。

         汪桂芬少年入春茂戏班,初学老旦,老生,因头大身短,同学者 皆呼为“大头鬼”。彼时同学有五人,人称为“春茂五鬼”。学成不久,嗓子即坏,不得已改学文场,专攻胡琴。时三庆名琴为樊三,四喜名琴为李四,桂芬出道, 手法玲珑,竟凌驾二人之上。程长庚听桂芬操琴后,收揽为己用,终其后半生而不易人。桂芬亦感大老板知遇之恩。长庚死,桂芬则断弦毁琴,不复演奏。由是广陵 散遂绝,人间不复得闻。桂芬操琴时,尚为软弓,若梅雨田时,则已改为硬弓,二者难易,不可同日而语。

         长庚死,次年则慈安太后薨,天下服国丧,禁止伶人声乐。桂芬迫于贫迥,于正阳门外玉顺轩白口清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觉得怎么样?”

         “沉重。”

         这就是在和朋友的聊天中,涉及到疯狂赛车之后的开场白。

         疯狂系列的两个作品都是喜剧,但却是一种不一样的喜剧。是在无厘头的搞笑盛行的今天,很少见的那种悲喜交加的影片。

         衡量一个喜剧的标准,并不是它能够让观众正常不停的笑,而是能够把握好要在哪里使观众发笑。这也是中国的传统艺术,相声里面最难的一点。包袱不断很容易,但包袱之间的鸦雀无声,引人入胜才是最困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提起陈德霖的名字,不熟悉京剧的朋友可能会有些陌生。但如果提起“通天教主”的名头来,则十有八九对京剧有些兴趣的人都会脱口而出一个名字——王瑶卿。通天教主本是古典小说《封神演义》中的人物,截教教主,手下有徒弟能人无数。我们姑且不去论这四个字究竟是否褒贬,但要说起提携后辈,则王瑶卿是当之无愧的“通天教主”。为后人所知的“四大名旦”都或多或少的受过他的亲身教导,那之后学梅学程的徒子徒孙就更加数之不尽了。

         然而熟悉《封神演义》的朋友也都会记得,在全书最后方才姗姗来迟,现出真身的世外高人,就算是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要顶礼膜拜的洪钧老祖。这篇文章里面要说的,正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虽然未必就如《封神》里的鸿钧一样,有完全高过通天教主的实力,但在某些方面,他的开辟天地之举,却并非后人所能及的,这个人,就是有“青衣泰斗”之称的陈德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一月26

1:梅林

今天看了《梅林》的第十集,没有出现我预期的情节。在九集的预告中,出现了梅林使用魔法,而亚瑟露出惊讶表情的一幕。本来以为这将是第十集中提出的一个剧情点,也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但似乎剧本的作者还不希望如此,这个时候还太早,不到暴露梅林身份的时候。

         亚瑟是阿瑟的儿子,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魔法制造出来的。他从阿瑟,他的父亲那里继承了多魔法的“恐惧”。但他和他的父亲不同,阿瑟对魔法的“恐惧”,或者说是憎恨,从第九集来看,最主要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妻子的死亡,所以阿瑟对魔法深恶痛绝,而亚瑟,则还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王室东迁之后,能够依靠的大国有两个,一个是曾经帮助他杀掉兄弟,夺取王位的晋,另一个则是血缘最近的郑。

         郑国并非是在西周初期被分封的诸侯,它的立国很晚。而且郑国的出现也并非是周王朝原本分封的本意,它的出现,自有其自身的预谋在里面。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旧事重提,说一说当年周王室的故事了。周宣王上台的时候周王室已经大乱,经历了人民起义,推翻周历王之后的共和执政。所以周宣王上台之后的大事有两个:一个是用武力讨伐羌戎,将自己周王室的危机转嫁到夷狄上;另一个则是重新恢复周王室对诸侯国的领导统治地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2 15:43)
标签:

文化

今天想起,跑去颜丹晨的BLOG上看了看。挺喜欢这小丫头的。
借用别人的一首诗献给她新拍的电视剧吧。
 
风中弱絮荡轻盈,赢得世间倾国名。昨夜江山今夜月,琵琶一曲说生平。
 
对陈圆圆没啥好说的,这段的故事也不熟悉,只不过“恸动六军皆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很有些意思,吴三桂若真能如此,倒是我辈中人,值得祭奠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2 14:40)
标签:

文化

分类: 误读人生
箫至今未学好,更别提弹琴了,所以这题目,不过是借用来胡扯而已。
偶然间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评论,说什么千古相知,里面举了和靖的梅妻鹤子,王羲之的鹅,诸如此类的种种。神思忽然转到孟德身上,我没看过罗贯中的原著,不知道那在孟德身死之后的所附的古风是不是罗本里面原就有的,现在姑且以为是吧。
 
“邺则邺城水漳水,定有异人从此起:雄谋韵事与文心,君臣兄弟而父子;
英雄未有俗胸中,出没岂随人眼底?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文章有
神霸有气,岂能苟尔化为群?横流筑台距太行,气与理势相低昂;安有斯人不作
逆,小不为霸大不王?霸王降作儿女鸣,无可奈何中不平;向帐明知非有益,分
香未可谓无情。呜呼!古人作事无巨细,寂寞豪华皆有意;书生轻议冢中人,冢
中笑尔书生气!”
此文若是罗本所有,罗贯中所作,那么罗贯中可以称为孟德千古知音,坊间所谓“尊刘抑曹”之言大谬。读毛批本,毛宗岗在这一回中,说曹操一生皆伪,至临死分香卖履更是伪中之伪。以为孟德临终不谈禅代之事,正为避嫌。由于我未曾看过罗本的三国,所以只能从一些网络资料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02:11)
标签:

文化

一战,顾名思义,就是那轰轰烈烈的一战,可以在垂垂暮年回首,或者可以让后人雕刻在碑文上的得意之作。
可惜现在的社会,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今天从头到尾看《天子传奇六》,铁木真自知时光无多,想到轰轰烈烈的一战,可是他的妻子却千方百计的阻止。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男人,或者说我这样的男人,都是自私的。我并不能为爱情割舍掉自己的全部,尤其是那追求强的欲望。
玄天邪帝和大罗刹宗主的那一战,令人神驰;可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哪一战,却令人惋惜。因为那一战中充斥了太多的杂物。叶孤城的悔,西门吹雪的情,两个人对剑都不诚,因此,那一战,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瞧的。
其实有关男性和女性的差别,周易说的再清楚不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是乾卦,这是男人;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是坤卦,这是女人。二者泾渭分明。男人有时候追逐的是惊天动地的一死,可是女人,往往想要的是平平淡淡的一生。
不要以为这只小说家言,豫让漆身吞炭,那是一战,为了国士无双的一战;西楚率领三万兵回救彭城,克汉家联军六十万,那也是一战,是席卷海内的一战。
不觉又想起花蕊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2 01:24)
标签:

文化

分类: 误读人生
这问题其实奇傻无比,可是偏偏有人要问,也有人要说。最近看朋友的QQ空间上面,在问究竟人生是为了什么,那其实就和问“我是谁”一般难以解答。不是不能解答,因为有如考试,你完全可以胡乱涂些一些答案上去交卷,只不过那答案未必是对的就是了。
我是谁?幼年看《封神演义>,关心的是他是谁。他,陆压,在《封神》原书中说这个人不拜原始,不参老君,那显然不是洪钧的门下传人。后来有了网络,看众人YY,这陆压倒是个大有来头的家伙。有一首赞陆压道:
先有洪钧后有天,
陆压道人还在前。
至今只活十八载,
一个混沌一个年。
用西方的观点来看,就是这家伙渡过了十八次灭世劫难,那当真是福大命大了。
 
至于我是谁?我是狂生,无才的狂生。胡乱写道:
我本天生一狂客,笑谈孔孟论古今
不去玉虚参原始,不往灵山礼如来。
写到这里就写不下去了,不能效仿太白随笔成章,洋洋洒洒数十篇。
前两天有一个美女说我是当代的唐伯虎,恩,不太了解她说的是我的好色,还是我的才华,估计十有八九是前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