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犀
三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66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公告
when i think of you, it seems so beautiful!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曹万科

大成拳

分类: 大成拳

                                    ——滔滔青阳聚涌泉

    在过了膝盖疼痛的半年多的时间后,也就是小腿酸痛没多久,身体又迎来了它的另一次提升——双脚涌泉穴区域疼痛!我是既意外又兴奋,我没想到自己能那么快的出现脚心疼痛,曹老师曾说,疼痛过了膝盖后,越往下走就越难,若要到足心一般需要很长时间,有的几个月、有的一年、有的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达到那一阶段,我是没想到自己可以几个月就能脚心疼痛的,确实很感谢曹老师的精心教导。

与大家一起站桩,看着大家有的膝盖疼痛,有的在不停的排痰,有的腿部不停的抖动,也有的稳如泰山一样的平静站着,有的刚才站不久腰部姿势就能保持的比较好,我看着大家的进步,很为他们高兴。我也安然的站着桩,我并不着急,我相信功到自然成,只要我不放弃,对我自己来说我总是在不断的完善自己、在不断的进步着,自己相比于自己是不断的进步,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如此则站桩便不是一个“苦事”,每一次站桩都是一个全新的过程,每次都能体味到辛苦后的喜悦与收获,所以,每次站桩又都是很“幸福的”,内心是喜悦充满的,用现在的话说就叫“满满的幸福”。

一、第一次脚心疼痛

 

那天我与大家如往常一样站桩,安静的享受这种过程,并不期望在某一天有多大的进步,然而在后半段曹老师给我调整后,突然双脚脚心即涌泉穴处开始疼痛,这种疼痛如火烧一样,上半身及小腿越是松,脚心的烧灼感越是明显。曹老师很高兴,告诉我终于下到脚上了,但由于是第一次出现,我以为是偶然事件,不敢相信它是真的。随着第二次、第三次脚心疼痛的到来,我才开始确信我真的到了脚心疼痛这一步,很兴奋!脚心开始疼痛,那就说明之上的筋肉已经去掉“僵、紧”,这样力量才能下达脚心。

然而每一次脚心疼痛都不一样,第一次只有脚心疼痛,而身上尤其上半身是瘫软的状态,维持不住之前的姿势,只有靠曹老师不断给我调整姿势,才把时间坚持下来。在第一次脚心疼痛后,后面接着几次的站桩脚心未再疼痛,却是大腿及膝盖处有明显的酸痛,曹老师说,这是力量还没有储备足的表现,曹老师以当年的解放战争作比喻,比如四野从东北打到了海南,我此时的状态只是先头部队或者冲锋到了海南而已,并未占领,大部队还在后面,此时还需要修整一下大部队,等准备就绪,有足够的力量就能完全解放整个海南,守住这片地方。站桩也是这样,那次疼痛只是说明力量可以下到脚上了,但目前力量还没有准备充足,所以,身体又收缩战线、修整一下,需要储备足够的力量下,此时便表现为又一次的大腿及膝盖疼痛。

 

二、第二次脚心疼痛

果然,几次站桩后,我的脚心又开始疼痛,这次脚心疼痛时,上半身不再是瘫软的状态,上半身具有一定的力量了,可以维持住上半身的姿势,此时疼痛是膝盖连着脚心的牵拉疼痛,明显感觉比上一次力量强一些。然而下次站桩脚心又未继续疼痛,同时仍然是双侧大腿及膝盖有酸痛,看来,身体还没有准备好足够的力量来下达脚心,还需要再修整一下。曹老师告诉我,此时我的状态并不是不能让脚心疼痛,他可以通过调整姿势加大运动量来使脚心疼痛起来,但是,这就有点拔苗助长的意思,虽然会有脚心疼痛的表现,但会使身体消耗很大,就像四野的大部队还没有开进海南,只是小部分过去了,这时也可以不修整部队、不顾队伍的疲乏,硬性去攻占海南,但这样是加快的进程,但部位的损失会更大,完全可以不必这样。站桩也是这样,要时刻尊重身体自己的选择与调整、尊重身体自然的进程规律,不可以去做拔苗助长的事,否则会适得其反。

 

三、第三次脚心疼痛

确实,在几次身体修整后,某一天,我又开始脚心疼痛,这次疼痛的范围扩大了,以涌泉穴为中心,扩大到第五跖骨处,而且酸痛、烧灼样的感觉加强了,就像脚心里有一个小火炉一样。同时,腰部变得更有劲了,头项部还是隐隐的有拉伸感,就是“颈项暴涨”之前的那种势头,此时,曹老师,调整我的站姿,然后从外侧轻触我的手背,教我颈、背、膝、脚底一体的牵拉,不断的嘱咐我做“后靠、膝顶、下踩、颈提”等动作,他从我手背的膨胀感里来感受我是否做的正确,在那时,我尽然可以短暂做出整体的牵拉,当然这只是很小的劲,这是一个大的进步,没想到我竟然可以那么快的做出来。由于这只是初期,只做了不到一分钟,我就很累了,在稍微修整一会后,曹老师再次知道我做那动作,但是我的力量已经不足,就在做的过程中,我突然一下感觉我踩不下去了,突然双脚落空的感觉,此时腿部的力量已经自动撤下了,但外形一点没变,外人是看不到我这细微变化的。就在我的腿撤下劲的一刹那,曹老师突然就说,我下肢没劲儿了,我很惊奇,他说,因为我双手的膨劲没了,所以他就知道我腿上的劲没了。大成拳就是一个整体的劲,通过局部的变化就可以感知整体的变化,所以曹老师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我内劲撤了。

 

四、站桩脚心疼痛有什么益处?

当第一次出现脚心疼痛时,我就很欣喜,不仅仅是由于我练拳进步了,更多的是我明白此处的主动疼痛对我健康的无有可限量益处。中医里脚心即是涌泉穴,属于肾经的井穴,也就是肾经的起始穴,又位于人体地势最低处,在中医里其治疗与养生的意义皆是非凡,肾主收藏,能把五脏六腑的多余的气血精华收集储藏起来,以待时用,肾气强盛则收藏功能强盛,就会使人体有很雄厚的“战略储备”,人体就会精神饱满充足,精力充沛。肾为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一切的奇思妙想、灵感迸发,皆是来自于肾气的强盛,它的具体呈现的器官便是大脑,肾主骨、生髓,而大脑是为髓之海,所以肾气充足,大脑就会足够灵活,灵感迸发。

曹老师曾说过在十几年前他的脑袋像开窍一样,记忆力突然超强,小时候学过的很多背诵的东西又突然回来了,近些年文思突然加倍增强,文思似如涌泉,灵感迸发,笔根本停不下来,写出的文章气势宏大、一气呵成!用曹老师的话形容就是,写文章的时候脑子里的词自动向外蹦,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些词是哪里来的,而他之前是不怎们动笔写文章的。站桩能使人到这种程度,可想而知它对大脑充养之强大!肾气强盛,生髓不断,而后髓海充盈,所以,像如脑萎缩、老年痴呆之类(其实是人的整体气血不足,肾气的濡养不够,导致的大脑功能的退化)皆不会有,西医学不是没办法治疗这些老年的慢性退化性疾病吗?这就是方法!到老年了仍然头脑清晰、耳聪目明,甚至鹤发童颜之类的,这不仅仅是在传说中、在历史书中,通过咱们中国传统的方法在现实中也是有可能做到的。于老在九十多岁,仍然头脑清晰、行动自如、声音洪亮,这就是明证。所以,有机会接触到这个拳是很幸运的,我希望自己可以一直下去,想继续感受大成拳的“神奇”。

 

五、我们为何有如此快的进步?

我从曹老师口中得知他当年练拳时各种苦痛,而且经历每个阶段的时间比我长的多,而且我也做好了长期没有任何变化的准备,打算一直“耗下去”。在我突然有如此大的进步后,我一直有个疑惑,那就是:我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进步那么迅速,我不认为我比曹老师当年还刻苦,也不认为我会有曹老师当年练拳时那么的“规矩、听话”,我总会自觉、不自觉的“偷个小懒”,但结果却是进步得很快,在我通过了膝盖后的半年之内又再次下达脚心,其他人更是速度惊人,有的刚几次就能膝盖疼,没有几月就可以不停的排痰。但,这是为什么呢?

终于,某天我忍不住向曹老师提起我的疑惑,曹老师当时说的一段话让我感动的“稀里哗啦”,他说:“要知道你们虽只是在这样站着,却是用我三十余年过来人的经验在指导你们,为了防止你们走偏,你们的每一步我都在严格把关!我是毫无保留的在教你们,对你们我可是精英式的教育。我这么做,一是看大家还算努力踏实,热情很高,二是,这个东西真是好东西,想让大家继承下去,我不想到我这里就没了、就断了。”我当时,感动的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除了继续站桩、把它练习下去、坚持下去,还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对得起老师的无私付出。

 

六、站桩几年来我的变化

最初练拳只有两个很简单目的:一是想感受一下大成拳的“神奇之处”;二是,不期望能练拳到什么程度,能把身体练好就知足了。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三年多,由之前的断断续续的练习,到后来连续的坚持,大成拳使内在、外在不断产生着变化,有的变化甚至让我很感激!

最大的变化是我的体质,由于小时候体弱多病,药物吃的不少,伤了我的脾胃,导致从小就怕冷,消化吸收也差,这就是中医所说的脾胃虚寒证。因为体质偏寒性,所以我不能吃冷的凉的东西,一吃则易脘腹胀满;我也对冷比较敏感,天气稍凉就容易双手冰凉,夏天时,空调稍低就觉得身寒手凉,很长时间才能缓解。为此,我曾寄希望于医学,希望能改变我的体质,在上本科时曾找过我们的老师治疗过,但都只是短暂效果,老师们说,这是体质问题通过药物很难改变,最多让我恢复到无病痛的状态,基础体质很难转变。由此我不再期望改变体质,由于学中医的缘故,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避免能导致我脾胃不适饮食及生活习惯,所以一直以来还算是安稳,但我知道,它,还是在那里!我只能够避免寒冷环境、寒凉食物,不使身体出现不适,但其他的我改变不了。后来开始站桩,曹老师直接说我身体就像是一块冰,就算站桩全身大汗出,双手却仍然是冰凉的,而且手心出很多凉汗,当时是站桩状态越好,我的手越冰凉。即使在暑伏天里,我的双手仍是很凉,手凉过腕,就如刚从冰箱里出来一样,而且双手及臂皆是湿凉的汗。

然而,现在,我不再畏寒、双手亦转暖,手心亦热,抗寒能力增强,虽处空调房间,身不畏寒、手不厥逆,泰然自若!手心已经干燥,不容易出汗,只要一站桩双手心就有一股热流涌出,烘烤着真个手心。脾胃状况也改善,对生冷之物不敏感,偶尔吃一些也不会有不适,大便排泄也变得很顺畅且规律。从我们的角度看,这已经明显改变了我之前的虚寒体质,恢复到正常状态!另外,据我的朋友们说,我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于之前,身体的外形也改变了,最明显的就是走路姿势也好看。曹老师说,我之前的走路姿势如同早期电影里人物的滑稽僵紧,现在则转变成如豹子行云流水般的“顺”。很感谢曹老师,我曾经因为我的走路姿势“异于常人”而苦恼不已,曾努力去改正过,但都是徒劳,没有效果,现在才明白,原来走路姿势不好是身体僵紧导致的。

三年来,我所记得,每当我们有一小点进步时,曹老师总是比我们还高兴,还兴奋;我记得,每当谁在最后的冲刺关键状态时,曹老师总是围在他身边,又是鼓励,又是调整姿势的;我记得,他总是大家里调动气氛的人,让这个氛围很放松,且充满斗志;我记得,常常是曹老师最早一个来场地等着大家,然后却是最后一个离开场地的;我记得,咱们的“玉泉路大成拳小学”(我们自封的)其实离曹老师家里不近,当初我们都以为曹老师家就在那小区附近,后来才知道曹老师是为了方便大家练拳才选的离地铁近的地儿;我记得,我们都可以有借口某一天不去练拳,然后给曹老师打声招呼便可,然而曹老师却没有在指定的时间缺席过,也很少因为“有事”取消当日的站装,只要有一个学生去,他必定风尘仆仆而来……

感谢曹老师的教导,感谢大成拳历代传承的人们,是你们,我们才有机会在现在仍能练习大成拳,在现在的时代仍能受益于大成拳!(作者:陈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万科

大成拳

分类: 大成拳

在2014年的11月份,在曹老师的指导下终于踏过了站桩外形训练的第一关——通过膝盖。而后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又接着出现其他变化,如上肢某一条线的酸痛,进一步又出现项部如“拓荒牛”般的饱满有力、怒目圆睁,部分的在外形上做出了曹老师曾说的“意奋”。详细的描述参见上两篇文章。

过了膝盖以后,膝盖周围的尖锐疼痛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膝盖以下的酸痛,随着站桩时间的推移,这种疼痛逐渐下移,先后到了足三里平面,而后继续向下,到了上下巨虚穴周围,而后再到小腿的牵拉疼痛。这个过程中,并非平静如水,也是有一些变化的,但相比与上一阶段,则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这个阶段多为酸胀感,尖锐的痛感几乎没有。大致可以从下几个方面来介绍:

 

一、膝盖以下,足三里周围酸痛

过了膝盖后,膝盖就不再有之前的尖锐的痛感,由于与大腿已经连贯成一整体,所以膝盖处几乎是没有感觉,站桩时甚至感觉没有膝关节的存在。在初期足三里周围酸痛时,明显感觉整个下肢是以足三里为界限明显的分成上下两部分,

足三里以上是一个整体、足三里以下是另一块,上下的分界线处于足三里平面。而未过膝盖之前,整个下肢是以膝关节为界线分为上下两部分的,可见通过站桩使膝关节周围的经脉都畅通开,从而与大腿形成一个整体,从具体的形体上看,站桩使膝关节周围的筋都被拉伸(这个阶段至少是膝盖前部及两侧的深浅层筋都被拉伸开,而膝关节后即腘窝处的筋要被完全拉伸得等进行“第二次运动”训练时)。所以此时,我可以蹲的很低而膝盖不会出现尖锐的疼痛,这就是前面的经脉已经通畅的缘故。

随着练习的继续,腿部酸痛部位渐渐有所改变,开始转移为内侧脾经处(小腿内侧正中线,当胫骨内侧缘)牵拉酸痛;有时又由足三里向下至上巨虚、下巨虚穴处酸胀疼痛;甚至出现小腿胫骨面上的酸痛;这种酸痛与我们针刺时的酸麻胀痛相似,但更为的强烈而持续,有时感觉酸痛如火灼烧一般,越是加大站桩运动量,这种酸痛的烧灼感越是明显。酸痛沿小腿向下行进,不仅仅是通畅了腿部的经脉,改善腿部的气血供应状态,更重要的是,这种酸胀疼痛反过来会对内脏起到一个良性的调节。这与针刺穴位相似,但比针刺力量更强、来的更全面,因为这种调节或者治疗,不是针对某一种疾病的治疗,而是着眼于人体整个体质的提升,只是在这种提升过程中,人体会有一些局部经脉脏腑的先后,所以也才会出现某个经脉循行部位先后酸痛。比如酸痛对胃经的足三里穴处的刺激,就会明显改善胃肠道的各种不适,凡是腹部的疾病如胃痛、腹胀、腹泻、便秘等,大多可以通过足三里穴来治疗,此种足三里处的酸痛刺激就可以起到这样的治疗效果,所以当我们偶尔有胃中痞胀、腹部不适时,在站桩一会后症状就能得到明显缓解,堪比针刺的效果,曾经有经年胃病患者站桩三个月后,胃病至今未犯;而内侧脾经处的牵拉酸痛又会促进脾胃的消化吸收功能,可以温通脾阳改变脾胃虚寒等身体状态;在肝经(小腿胫骨面上)上的酸痛,则是身体对肝脏功能修复的体现,自然可以帮助清除肝胆的很多疾病,比如失眠(与肝胆相关的)、耐力差易疲乏,甚至脾气暴躁的人,站桩一段时间都可以使他们脾气改便,这尤其适合那种慢性损耗类的疾病。

如果说脾经胃经处的酸痛可以用此处“肌肉疲劳”来解释,那么此肝经处((小腿胫骨面上)的酸痛就会让这种解释显得很无力,因为此处只是胫骨上覆盖的一层皮肤组织,没有骨骼肌,那么这种酸痛却又是怎么回事呢?中医里认为“通则不痛”,通过站桩后此处主动的酸痛:一是说明此处本来存在淤堵,肝经有所不通,但身体之前的气血不够,还不能去通开它,所以没有任何感觉;二是说明身体正在努力去“通”开此处,故而会酸痛。曹老师说,于老教他时,常说一句话,就是:站桩刚开始越站“毛病”就会越多,甚至可以把好多年前的老病给勾出来,但这不是练出了什么问题,这是好现象,是身体进步了!等打扫完“屋子”,身体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反应了。这也是曹老师说的,过了初级阶段后,身体就哪儿都很舒服、都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此时反而觉得没趣儿了,身体的平静有时候反而让我们觉得不适应、不耐烦了。

曹老师曾拿南海做比喻,他说之前我们国家实力不够,南海小国总是偷偷蚕食我们的岛屿,那时候我们有心无力,只能看着,不能做出任何有意义的反应,而近年来我们国力增强,我们有能力去管理我们那些岛屿了,我们要收回我们自己的国土,于是与南海诸多发生了诸多摩擦,有时候甚至是很激烈。这些问题不断浮出水面进入大家视野,这就会让大家觉得咱们的国家怎们“突然”变得 “懦弱”、“无力”了,其实不是的,这正是我们开始“有力”“有魄力”的开始,这些“争端”加剧,正是说明国家的实力比之前更强了,有能力去解决之前搁置的问题,等解决所有的边界问题,那么一切又会归于平静!

由此也可以看出治身、治国本是一个道理,凡是根植于传统文化里的珍宝都具有这个特性——“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向下可以善养身性、止于至善,向上却都可以贯通整个天地大道,中医里一直有“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及“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等警策,这大概就是孔子所说的“下学而上达”吧,这也是西方的思维模式中所难以企及的地方。

就在腿部的酸痛不断向下“攻城略地”的同时,我颈项部又有了新的变化……

二、“怒目圆睁”“颈项暴涨”

我曾在上一篇文章里提到过这个现象,但是当时仅仅只出现了几次,几个月后这个现象再度出现。曹老师曾说,只有腿上下去了多少,才能上来多少,当时只是处于刚过膝盖的阶段,积累的能量不足以向上打通颈项部的“僵、紧”,只有腿部疼痛再下去一些,能量才足以上达。

所以,当我小腿的疼痛超过足三里平面以下时,颈项部便开始有“动作”了,此时我便不自主的出现了双手下压,而后头项渐渐竖立,随之出现怒目圆睁、龇牙咧嘴、钢牙咬合,下颌自主内收而呈颈项暴涨之势,越下蹲后靠颈项暴涨越是激烈,下蹲深时,自觉颈项部之筋肌有被撕裂之势,面部表情亦是夸张而僵硬。每当出现这种状态时,我的上下牙皆是处于开、阖相斗争的咬合状态,此时的嘴是张不开的,感觉此时的上下牙处有两种力交汇:一种是阖牙之力,一种是开牙之力。而阖牙之力稍占优势,越是下蹲后靠,开牙之力就越强,虽开牙之力强而上下牙仍然处于一种“阖”的状态,最多是上下牙处于“若离非真离、若阖并未实阖”的状态。

如上的现象出现很多次,曹老师曾说这种状态是一种短暂而不稳定的状态,比较难持续,可能仅出现几次就消失,下次再出现就会等很长一段时间。每出现一次就是对颈部的阻塞处的一次主动的冲击,一旦通开了,刚才上面的那些表现便会消失,这些现象是人的气血(或称能量)在打通淤堵处时正邪交争的反应,一旦通开了便不会再有争斗,这些现象也就会消失。也就是因为出现的短暂,而且是力量上达颈项的一个指征,所以比较受曹老师珍视。

然而在练习中,我出现的次数却不少,常常练习到后半段,在曹老师给我调正正确姿势后,我稍一用意念做出含胸拔背的趋势,便可以重复这些现象,很“得心应手”。曹老师见状,就告戒我不要主动去做这些,还是应主动往下沉,练习腿部劲,不要因为这些小小的“甜头”而忘记了站桩的主要方向,不要去贪小道而误大道,小道虽有可观处,却泥于达远。在站桩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出现很多“不可思议”、或者“神奇”的现象,之所以觉得是“不可思议”、或者“神奇”,那是因为大家都做不到这样,而“自己”却可以,若是迷恋于这些现象,就会影响站桩的进一步提升,真正的进步不仅会就此止步,还可能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副作用”。比如,我如果继续做那样的“含胸拔背”(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含胸拔背,只能算模仿级别,但比硬努出的劲更高级),那么便是人为的把我自己身体造出一个“上实下虚”的状态。长时间这样练习,不但练拳不会进步,做不出真正的“含胸拔背”、“头项虚领”,这对身体也是一种极大的损害,要知道这种“上实下虚”的状态正是导致目前诸多所谓猝死疾病的主要帮凶,甚至是主要的内因,可见这种状态对人伤害之大。(错误练习一段时间是不会有明显的损害的,其实大家也不要担心,只有长年累月错误练习或者年龄渐大有加上较长时间的这种错误练习,导致身体出现根本转变后,才会有那样的结果。关于这种“上实下虚”的状态对人体的影响,以后会在另一篇文章里详细介绍)

大成拳的站桩本来是对治这种状态的,所以,才有“使我们身体复归于本来面目并加强之”的能力,老一辈们称之为“返先天”,按道家的说法是要使我们达到“复归于婴儿”的那种纯和纯然的状态。而不正确的站桩方法,不但不能促进身体“返先天”,反而促进身体向不好的方面发展。所以在大成拳的练习中,老师的重要性是可想而知的,这里不是“履端于始,序则不愆”,不但开始需要老师的正确领入,中间的成长还需要老师一步步把关,这样才能渐渐保证自己在这条路上不走偏、不误入歧途。

三、小腿酸痛

在曹老师让我放弃往上拔而做主动往下沉后,下肢渐渐又有变化,逐渐小腿后面的肌肉开始拉紧而酸痛,练习较好的时候双小腿肚变得很硬,跟腱也很有力的牵拉,甚至可以用意识主动去拉动小腿的肌肉,此时小腿酸痛便会加重。此时,我却发现了一个现象,即:小腿酸痛时,头项部便做不出之前的“颈项暴涨”,就算用意识去引导也是枉然,力上达不了颈项部,更不会出现“怒目圆睁”等现象了。当我小腿酸痛时,我的整个力量便集中在小腿肚上,此时小腿是身体攻克的主要“战场”,身体此时没有足够的能量再分出一部分来上达颈项,所以小腿越是酸痛,上肢就越松软而且使不上力,而此种现象的出现反而是说明我这一次练的很好、很透彻,按曹老师的话说就叫“练透了”!

由于我此时的身体并没有练得通达无碍,能量自然养的也不足,身体主要的工作还是在“破”上,身体需要集中主要力量来通开身体的“僵滞、淤堵”,当站桩到一定时候,身体便集中全力攻击小腿,这会使全身的气血向下引导,身体其他地方便会因为能量不足而变得松软,这就是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了“上实下虚”的状态、或者叫“冰上火”的状态,把上段身体的虚火引降下来,使其归为于下部,用站桩的方式强制使身体慢慢变成“冰下火”的状态,身体的寒气就会在这由内而外、由下而上的火气的熙熏下,慢慢的驱逐掉身体的寒气,这也就是我的身体由怕冷慢慢的变得耐寒的原因。现在身体渐渐恢复正常状态,双手已经变得温热,不容易厥冷了,中医里讲“热盛于中,故热遍于身”,这句话很合适用来解释站桩时遍身汗出淋漓的现象,这种热量是由内而外、由下而上的由身体内部透达而出。外在的热量的給入如“热敷”,甚至我们中医里的“艾灸”,都远远不能相及,虽然艾灸是通过对穴位的烤灼,能够很好很快的激发身体的热量与自愈能力,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然而相比于站桩,无论是在热量方面还是调动人体的愈病能力方面,艾灸都远远不能相及。正是因为站桩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所以,通过日积月累的站桩训练都可以轻松改变一个人的体质,而这,对中医来说是比较困难的,对西医来说则更是不可能的天荒夜谈。

这一关通过了,下一步就该脚腕或者足心疼痛了,幸运的是,很快,足心便开始疼痛了……(作者:陈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曹万科

大成拳

分类: 大成拳

凡事必先得有个正确而科学的观念,所谓正见正念,站桩亦是如此。我有幸跟随曹老师站桩,得到悉心的指导,因此也希望通道记录整理下曹老师的一些言语,帮助后来的初学者在练习之初就树立正确的认知,在站桩中少走弯路。

 

“人体就是个大药炉”,“站桩就像攒钱”、“以力养智”

 

曹老师常常说人体有自愈功能,不能完全依赖药石的帮助,调动身体内部的能量才是王道,所以平时要为健康多“攒钱”,曹老师说过菲尔耳聋问题的自愈,我也亲身体验过站桩之后的甜蜜和身体机能提高,还见证过同门师兄弟通过练习,达到祛病健体的的长足进步。站桩同时能提升大脑机能,曹老师在练桩之余,有时候还会跟我谈天说地,兴之所至,长篇诗词脱开而出,毫无凝滞,这就是“以力养智”的结果。

 

“水要烧开锅”

水要烧开,桩要站透,不能打折扣。站桩诚然是苦差事,初学者捱到最后,难免龇牙咧嘴,然后如果就此放弃站起来的话可谓前功尽弃,因为你的身体还没有“开锅”。开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有几种表现,比如身体全身颤动,又比如出现自主的腹式呼吸,这个时候才能说得上“开锅”,练透了。比较有意思的是,开锅之后,即使你觉得有点累,第二天立马又能精神焕发起来。

 

不管他”

站桩的过程中,总有不少问题,譬如 “曹老师,我身体有这么一种感觉……”,曹老师有时候总是一笑,“不管他”。在网络中,我们也常常看见练习者发帖说产生气感什么的,曹老师对刻意追求身体的“气感”等异常感觉的态度是不支持的,应以平常心对待。“意”不能乱用,不能瞎想,否则就是“臆想”了。实际上,我们在站桩中的确遇到过各种现象,各种感觉比如双手的冷热不匀,比如站桩到某个阶段,吐痰十分厉害,不过坚持往下练,症状又有转变;“不管他”并不代表不解释,曹老师在练完之后都会细细的跟我们说,只是在练功过程中并不希望我们对此太过注意,反而不好;

 

“先有宅子,再有家具,先把形练好”

宅子,即外形框架,外形正确了,才能谈进一步的练习;家具是宅子里的内容,宅子建稳固了,才可以往里面添置东西。很多人以为站桩很容易,只要两脚一分,两手一抱即可,其实不然,越站才会越觉得里面门道实在太多,头,下巴、胸、腰、腿、手……所需要注意的地方太多,所以一开始就打好一个良好的架子,至少不出偏,以后才能慢慢往里面“添置家具”;

 

怎么去伦敦?

“两个人约好去伦敦,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法国,怎么走?”,大家一看就明白,当然是北京的先走。曹老师说这个比喻的意思,是让我们重视腿的练法,因为腿更重要,腿(北京)练好了,手(伦敦)练起来比较快。我们在站桩时,曹老师看得最紧的就是腿,手间或还容许一些小动作,但腿是不能动的。对于年轻的小伙,曹老师更是严格要求往低站,因为年轻的时候多圈地,往后的成就才能更大;所以腿是关建中的关键,任何健康人跟曹老师练习站桩,都是一个小时起;

 

“松紧”、“紧松”

曹老师在看我们站桩时,有时会让我们做松紧,曹老师让我们重视紧,不能一味追求松,松塌塌的,是很舒适,但并不是正确的习练方法,曹老师有时把“紧”放在“松”前面,强调基本功的练习;

 

含胸拔背

虽然含胸拔背几乎在每一本武术书里面都有提到,但是具体怎么做,并没有多少书能讲明白。而且,能不能很好的掌握含胸拔背跟人关系很大。比如我,一站就容易挺胸,但同门陈忠一站就没有这个问题。曹老师说过,“含胸的作用一方面是放松胸部肌肉,使其更好的进行呼吸,另一方面是为了配合拔背运动,加大武术发力的打击力度。”在我们站桩的时候,曹老师会帮我们抚顺胸口,不让胸部肌肉紧张;另外一方面,背要圆,塌腰,结合头劲让人撑拔起来;

 

“从下往上走,再从上往下走”

这是站桩的一个奇特路径。当我们在站桩时说膝盖疼、小腿疼的时候,曹老师反而会高兴,因为膝盖有感受了,说明站桩有长进了,“再往下走”,据曹老师走,这种疼痛感会往下走至脚踝,脚心,有些时候还可能继续往上走;经历过若干反复后,才能得到真正的东西,这个前提是多站;

 

“3匹马拉车跑”

3驾马车一起跑,才不会累,也更有效率。这里说的是整体力量,打人不仅仅要手上的力量,还需要腰、腿的密切合作,但有些人练习不得法,没有练成整体爆发力,当然,这是后话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万科

大成拳

分类: 大成拳

随着交通和通讯变得越来越便捷,站桩这门技艺早已迈出国门,走向世界。在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输入“站桩(zhan zhuang)”等关键词后,一系列西方人站桩的视频即刻弹出。那西方人是如何理解站桩的呢?站桩在海外的传播情况如何呢?

 

这个问题先从“站桩”的翻译说起。站桩的英文翻译多元纷呈,不一而足,举例说明之:post standing(直译: 杆式站立) , standing qigong(站桩气功),standing meditation(站桩治疗法),standing stance(站步),Horse stances(马步),Stance Keeping(持续站桩),health stances(养生桩),combat stances(技击桩)……其中,除了直译“zhan zhuang”外,英语世界里运用得最广的翻译还是意译“post standing”。

 

多元的翻译,一方面说明了站桩的广泛传播,一方面没有固定搭配的翻译也显示大家对站桩的认识还处于各自理解当中,并无一个各方服膺的表述,这给读者也带来了一些困惑。比如“practise standing like a post(像杆子式的站立)”,就引来老外的吐槽:站着还能养生?更能练出内劲?有西方人在网站留言上这么说道:

no one knew what I was talking about if I referred to "standing" as a technique for developing internal energy。 (当我说站桩是提升自我能量的方法时,没人知道我在说什么  )

 

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的著述改变了西方人的看法,Mark Cohen 2013年写的一本《INSIDE ZHAN ZHUANG Standing(站桩本源)》 在亚马逊同类书籍中数次排名第一。在评论中,有人对站桩的功效阐述深刻:

 

the most important and basic stance in all martial arts is Zhan Zhuang.  Mastering this item is to heal your body and mind. It is also the entrance portal to the realms of Power.(武术中,最重要和最基本的步法就是站桩,掌握站桩能治愈你的身体和心灵,它也是通向力量的枢纽)

 

越来越多的站桩受益者也在社交网络写出他们的感想,白领、高管相当推崇这项新型的运动,甚至还有家庭主妇发言表示在练习站桩几个月后,颈椎的毛病大大缓解。Youtube上的站桩视频大受欢迎,比如于永年于老先生一段视频点击数上万,不少人留言称赞。

 

如前所述,尽管有人提到站桩是武术的基础,不过总体而言,站桩对于西方人来说,更主要的是一种身体调节调理的方法,在美国最大的一家网络电子商务公司amazon上,站桩的图书有321本,气功(qi gong)的图书有10763种,而即使是站桩的图书,也往往加一个注释,和气功相连,比如Standing Qigong for Health and Martial Arts - Zhan Zhuang (养生和武术中的站立气功——站桩),又比如大量的文献资料都在讲Chinese Medical Qigong Therapy(中医气功疗法)。大概在西方人的眼里,气功、气、如同藏传佛教一样,有着某种神秘的色彩,他们愿意相信其对身体的疗效,所以实质上也有不少书在传授站桩之前,总要讲一些佛教、道教的相关内容作为铺垫;

 

100多年前西学东渐,而今东学西渐,这原本是引以自豪的事,不过随着站桩的传播加速,一些芜杂的信息也涌入西方,西方人中间甚至也出现了“闫芳”,很多相关的广告大打免费牌,速成牌,最初赢得不明真相老外的青睐,但最后终将砸了自己的牌子,那些实实在在的真功夫才能在异国他乡立足生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大成拳
原文地址:大成拳的形与意随想作者:大成拳

大成拳的“意”很重要。但不能只讲“意”不提“形”。形是何物?不才认为形是意的载体,说俗点就是个容器,里面装的是“意”。它就象我们的家或种庄稼的地。家是不动的而住在房间里的人是动的。地是不动的而地里的植物是生长的,上面的动物是动的。这就是大自然,大地上承载着生命,大厦里住着有知慧的人们。盖多大的房子就有多大的使用空间。开垦出多大的荒地就能种多少庄稼。作为我们练大成拳者来说你开发出多大的“形”,未来就能容下多大的“意”。没有“形”的“意”就是流浪汉丧家犬,是空中飘扬的胡杨种子。你就是想的再华丽的意念也是无原之水,无根之木。因此,练大成拳之初就应该踏踏实实下蹲,练“形”。尤其是年轻人要趁着体力充沛时下苦功深蹲,把腿的耐力练好,把“形”练好。为以后练“意”作个大容器,大气者必大器!这与少年时背唐诗老了还能吟是一个道理。儿童会背但不理解,没关系,先背下来,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慢慢悟!练大成拳也是如此。年轻时不练形,把关注点全放在找“意念”上,那是屠龙术,到老一场空。也许有人说,我只健身不练武功,还需要下蹲练形吗?回答是肯定的。宫殿和茅草屋在避风挡雨方面的功能一样,大成拳对健身和练武功的要求也是一样,并不是两回事。只是目的不同,强度不同。练武功需要有个健壮的体魄,通过苦练站桩,使身体强壮了才能为以后的武功训练提供条件。若只想健身,也需要开发出一定的形。王芗斋先生曰,“视此身为大冶洪炉,无物不在陶熔体认中”。芗老的比喻是多么的确切!一座大炉子底下是熊熊的烈火,炉内是翻滚的钢水,好一派站桩即将结束时的景象!那双已经疲劳的腿,仿佛就是燃烧的木桩,躯干就象是炉体,那热气不断向上升腾的蒸汽,仿佛就是体内的浩然正气。这种感觉对于那些肯吃苦往下蹲的智者来说无需多言!不用言表!尽在自我陶醉中!大成拳有着宽阔的胸怀和强大的内力,足以能包容下武术健康所需一切要求。这座溶炉,不但可以溶化钢铁还可居家过小日子,既能击败侵犯,也能扫除顽疾通畅气血湮没淤堵。纵观大众的观点,阳刚的事物更让人充满好奇,更能得到人们的喜爱与追捧。有谁不喜欢阳光明媚,而喜欢阴暗的?提到阴阳这两个字都认为阳比阴重要,阳是高、大、亮,代表向上强大等等。然而老祖宗却总是把阴性的东西放在前面。比如,阴阳、前后、形意等等。为何叫形意拳?想必是前辈以此来说明外形与意念的关系吧,而且形放在前面。可见形的重要性,或者说,练拳先从练形开始。这充分说明古人在提醒人们,关注阳的同时更要注意阴。那么,再看看练大成拳的人,有些人一说到站桩就是意念这样意念那样,他们练的外形两腿笔直,全身松松垮垮,阴不阴,阳不阳,一点精神都没有。连形都不似何谈意,神就更不用说了。“形”属阴是大成拳的外在拳架,是大成拳意念的承载者。它就象一张弓,众所周知弓有两个弯,中间是弓背。我们的桩就像一张立着的弓,其中的一个弯就像人体的腿,另一个像我们的躯干和上肢。弓的中间就仿佛是命门,这个位置所承受的力最大,腰部对于大成拳发力起着上下传递能量的作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世间没有用直棍做的弓,也不应该有站的笔直的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大成拳

                   曹万科

大成拳站桩双腿弯曲看似锻炼腿,实则锻炼髋关节周围、躯干内外、肩膀以上及上肢力量。其中腰部的紧固练习是重要的环节。它对腰部肌肉疼痛,有明显止痛作用。

  腰部居机体中间,起着承上启下的枢纽作用。本文所指腰部是指以第五节腰椎为中心的手掌大小的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周围,分布着丰富的血管,密集的神经,和多个器官。肾脏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连接它的筋膜与腰部紧紧相连,还有泌尿系统其他器官,跟腰部也有亲密接触。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重要区域,肌群数量和体积却少的可怜,后面仅有起上下收缩作用的两根腰肌,前面还有一些小块肌群,因为与本文无关,所以就不再多言。腰部力量是机体整体运动的枢纽,据有关资料称,人体有一百多个姿势需要腰肌配合完成,武术谚语,练武不练腰,终身艺不高。没有一幢强劲紧固的腰,下肢力量上不来,上肢用力又得不到下肢的支撑,则一切运动势必大打折扣。

  大成拳站桩初级训练,以练形为主,所加意念多为上肢放松,前面肌肉下沉。这个阶段主要强调人体正面练习居多,比如“气沉丹田”等。腰部紧固训练是站桩进一步的练习科目,这个阶段更强调后面的练习,根据中医理论,前为阴后为阳,阴降则阳升。阳面即腰背和腿后面才是武术拳劲打击力度的真正来源。前辈武术家很形象的把人体阳面比作几张“弓”。练站桩的过程很像开弓,拉满弓,静静的不动,将关节两端肌肉用意念连接成一个整体,把腰部周围肌肉连接成一个可随意而动的整体,练武术很重要的目的是通过站桩练出整体力,股四头肌、臀大肌、腰肌、背阔肌这些肌肉要训练成步调一致,创立可随意运动的反射弧。由于这些肌肉原本不是受同一根神经控制,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少同时收缩。这正是武术练习者求拳劲的难点之一,理解起来很复杂,需要一定高度的文化,否则很难窥探王芗斋的武学思想。上一代大成拳前辈们曾经多次教导我:王芗斋的大成拳是“书生拳”要练习好它,必须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不是“一拳一脚谓之拳”。

  现代社会人们的劳动强度较以前大大下降,再也不用肩扛背陀,机械设备的大量使用,使人们的腰,从繁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这是时代的进步,但富贵病也比过去增加不少。

  腰部周围疾病主要包括,腰肌劳损和椎间盘突出两种,按照病理学解释很复杂。本文将说的比较通俗,腰肌劳损是肌肉韧带肌腱损伤,使得血流受阻,组织细胞不能正常工作,或者是韧带弹性较差或缩短影响和限制肌肉的运动功能。人的一般运动或者锻炼都是以某几块肌肉为主,所以当突然超负荷用力时,便容易损伤、拉伤、腰部的损伤也是这样。因用力过猛肌腱拉伤了腰肌,引起腰肌疼痛,遇到这种情况往往是被专业人士建议卧床休息。久而久之造成腰肌劳损。顾名思义,腰肌劳损就是腰肌疲劳损伤之意。椎间盘突出是比腰肌劳损更令人头疼的顽疾,椎间盘是指相邻两块锥骨之间的软硬相间的“软骨”,起缓冲作用,它略呈楔状,里面大外侧小,正是它的楔状造成了成年人腰椎的腰曲,有充足的证据和资料证实,腰曲是造成腰椎间盘突出的元凶之一。正确的桩姿是解决问题的所在,无论是太极拳的“溜腚”还是大成拳站桩的尾闾中正。都是为了纠正腰椎弯曲导致腰突造成的的疾病。站桩产生的内力仿佛是一股热浪由内而外、由下至上源源不断的从腰部滚滚而过,直冲肩颈。还有什么不适和病灶能抵抗得住浩然正气的升腾。

  站桩这项运动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它不会因为你有这两种腰疾而拒绝你参加练习!在大成拳站桩强大功力面前,这两种疾病也许就像企图挡住车轮的螳臂一样,只是在你练习站桩强身过程中要翻过的一土丘而已。近几年,余所见数位中外带着腰疾前来参加站桩练习者,他们凭着对祖国传统文化的信赖,克服了蚊子叮咬的烦恼,战胜了枯燥带来的心理不适,一动不动坚持站桩。数月的汗水换来的是腰疾湮没。                                       作者曹万科补充声明
本人没有任何行医资质。所习大成拳站桩得自于永年先生传授,于永年教授是新中国北京口腔医学奠基人之一,在先生所传大成拳站桩疗法中,必然带有浓厚医学科学特色。作为先生入室弟子,本人虽无学医经历,受先生教诲和自幼在医学科研驻地受父辈们熏陶,也算是个“医迷”。不才谨遵于先生遗命:一定要将大成拳站桩疗法传给下一代,勿将其失传!不才虽多次动笔,却从未斗胆谈疗法。余今日提笔所写拙文仅供老朽健脑之用,自知借用医学名词漏洞百出、牵强附会,请读者谨慎读之,但绝不接受西医的任何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大成拳
原文地址:大成拳试力之我见作者:大成拳
大成拳试力是在力的作用下,使身体某部分筋肉通过意念的引领有序的沿着同一方向涌动起来。试力是:W,W=Fs(W是功,F是力,s是在力的方向上的位移)它是力在做功。试力是在熟练掌握矛盾力的基础上,所进行的体内运动。王芗斋先生曰:“力由试而得知”!站桩得到的是三对平衡的静止的六面力,合力为零,外表不动。试力将打破体内这个平衡,令身体内部鼓动起来。王芗斋先生曰:“是以吾又感天地间之一切学术,无一不感矛盾,同时亦感无一不是圆融,然而须得打破圆融,统一矛盾,始能融会贯通,方可利用其分工合作,否则不易明理”。圆融是站桩的要求,打破圆融是试力的内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大成拳
原文地址:大成拳的矛盾力作者:大成拳
大成拳站桩得到的只是力。也就是:F,W=Fs(W是功,F是力,s是在力的方向上的位移)它即不是发力,也不是爆发力。被称为意念力或整体力。王芗斋先生曰:意即力也!这句话对于不少人特别是初学者在认识上有困惑的地方,意念是大脑的活动怎么就和力是一个东西?根据于永年先生的第二随意运动学说,意念力是大脑指挥那些在站桩过程中处于休息状态的骨骼肌收缩产生的力,这些骨骼肌跟据意念发出的指令来执行松紧连接活动。开始练习时这些肌肉往往不听指挥,很不随意,坚持久了就能随心所欲收放自如。大成拳的功力自然也就有了。寻找整体力的过程并不是很容易,欲使其加强力度更不易。困难在于此力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是没有遇见或用不到的用力方式,更困难的是练者不知道或不理解此力的原理,而用常见的用力方式去找意念力,或不从桩里找,反而绕过站桩或回避站桩从试力里面去找。这样找到的力是外形伸曲产生的力,是日常生活工作中常用的用力方式。有些人对这些方法乐此不疲津津乐道。这样练出来的力还是王芗斋先生的东西吗?王芗斋先生曰:力由站而得。站桩是练习大成拳的主要方式!不才三十年前开始跟于永年先生在八一湖畔练习大成拳时,听上一辈老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大成拳就是站桩,站桩是大成拳的代名词。时代在发展,很多人都与时俱进了,也许不才至今还在坚守的这条信念会受到指责,但余还是认为:唯有通过站桩练习,使形和意达到合一,才能求得整体力。除此别无选择。意念力的求得不但需要花费很大体力去练,还要正确认识它,悟透它,做到知行合一。这需要很高的悟性,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桩功基础。只有得到整体力以后,再练矛盾力就容易许多。矛盾力是指站桩中静止的平衡的力,是站桩外形与意念力在不同肌群相互作用下产生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这两组肌群是怎样工作?又用什么法练法区分?是大成拳爱好者比较关心的焦点。须知,求得矛盾力必须做到肌肉若一,形意合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大成拳
没有形就谈“意”那是妄谈
原文地址:大成拳的形与意随想作者:大成拳

大成拳的“意”很重要。但不能只讲“意”不提“形”。形是何物?不才认为形是意的载体,说俗点就是个容器,里面装的是“意”。它就象我们的家或种庄稼的地。家是不动的而住在房间里的人是动的。地是不动的而地里的植物是生长的,上面的动物是动的。这就是大自然,大地上承载着生命,大厦里住着有知慧的人们。盖多大的房子就有多大的使用空间。开垦出多大的荒地就能种多少庄稼。作为我们练大成拳者来说你开发出多大的“形”,未来就能容下多大的“意”。没有“形”的“意”就是流浪汉丧家犬,是空中飘扬的胡杨种子。你就是想的再华丽的意念也是无原之水,无根之木。因此,练大成拳之初就应该踏踏实实下蹲,练“形”。尤其是年轻人要趁着体力充沛时下苦功深蹲,把腿的耐力练好,把“形”练好。为以后练“意”作个大容器,大气者必大器!这与少年时背唐诗老了还能吟是一个道理。儿童会背但不理解,没关系,先背下来,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慢慢悟!练大成拳也是如此。年轻时不练形,把关注点全放在找“意念”上,那是屠龙术,到老一场空。也许有人说,我只健身不练武功,还需要下蹲练形吗?回答是肯定的。宫殿和茅草屋在避风挡雨方面的功能一样,大成拳对健身和练武功的要求也是一样,并不是两回事。只是目的不同,强度不同。练武功需要有个健壮的体魄,通过苦练站桩,使身体强壮了才能为以后的武功训练提供条件。若只想健身,也需要开发出一定的形。王芗斋先生曰,“视此身为大冶洪炉,无物不在陶熔体认中”。芗老的比喻是多么的确切!一座大炉子底下是熊熊的烈火,炉内是翻滚的钢水,好一派站桩即将结束时的景象!那双已经疲劳的腿,仿佛就是燃烧的木桩,躯干就象是炉体,那热气不断向上升腾的蒸汽,仿佛就是体内的浩然正气。这种感觉对于那些肯吃苦往下蹲的智者来说无需多言!不用言表!尽在自我陶醉中!大成拳有着宽阔的胸怀和强大的内力,足以能包容下武术健康所需一切要求。这座溶炉,不但可以溶化钢铁还可居家过小日子,既能击败侵犯,也能扫除顽疾通畅气血湮没淤堵。纵观大众的观点,阳刚的事物更让人充满好奇,更能得到人们的喜爱与追捧。有谁不喜欢阳光明媚,而喜欢阴暗的?提到阴阳这两个字都认为阳比阴重要,阳是高、大、亮,代表向上强大等等。然而老祖宗却总是把阴性的东西放在前面。比如,阴阳、前后、形意等等。为何叫形意拳?想必是前辈以此来说明外形与意念的关系吧,而且形放在前面。可见形的重要性,或者说,练拳先从练形开始。这充分说明古人在提醒人们,关注阳的同时更要注意阴。那么,再看看练大成拳的人,有些人一说到站桩就是意念这样意念那样,他们练的外形两腿笔直,全身松松垮垮,阴不阴,阳不阳,一点精神都没有。连形都不似何谈意,神就更不用说了。“形”属阴是大成拳的外在拳架,是大成拳意念的承载者。它就象一张弓,众所周知弓有两个弯,中间是弓背。我们的桩就像一张立着的一张弓。看!其中的一个弯就像人体的腿,另一个像我们的躯干和上肢。弓的中间就仿佛是命门,这个位置所承受的力最大。命门这个区域对于大成拳发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位置。世间没有用直棍做的弓,也不应该有站的笔直的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曹万科

大成拳

分类: 大成拳

我眼中的于永年先生

 

2013102日,当人们卸下疲惫欢度国庆长假的时候,一位温厚慈祥长者却永远地停止了心跳。他就是大成拳传承者于永年先生,终年94岁。

于先生过世后,我很想写写关于于先生的一些事情,但久拖不决,不忍下笔。但于先生的言传身教泽惠后人,尽管笔力笨拙,我也愿意努力记下我眼中的于先生,也算是对于先生的祭奠。

追悼会于1010日在八宝山菊厅举行。张哥四五点从远郊出发,我从东边传媒大学地铁站出发过去,小斌、陈忠则分别从烟台、成都连夜赶来,几乎一宿未眠。跟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北中医的几位同修……大家都是来送于老最后一程的。我们看到卧在鲜花翠柏中的于先生神情安详,一如往常。只是当低回的哀乐响起时,我们才意识到于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而于先生的亲友已泣不成声,大家一同陷入对先生的深深缅怀之中。

虽然我们都是年轻人,但我们都曾直接或间接受过老先生的奖掖。2011年,我身体状况欠佳,因缘际会遇上了于先生的弟子曹万科老师。跟随曹老师练习不久后,201112月初,曹老师给老先生送资料,也顺便带我拜会于先生。于先生已经坐在书房等我们。当时于先生已经90多岁了,银发似雪但是脸色红润,步履稳重,声音响亮,思维敏捷,牙齿坚固,让我不敢相信他的年龄。所谓鹤发童颜,就是这个样子吧!讲到站桩,于老师做出一个“抱一”的姿势,说到“试力”,于先生坐在椅子上,两只大手在空中拨拉,微微颤抖,劲道十足。于此可遥想于先生当年“大石碑”的神韵。2012年元宵节后我再随曹老师拜访了于先生,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我,说上次你来把本子拉这里了,说着把本子递给了我。仅仅是之前的一面之缘,老先生就能记住,让我又感动又惊讶。曹老师曾说我们站桩是“以力养智”,信非虚言。于先生也会要求访客在他眼前站桩,然后告诉他们应该如何改进。“no pain no gain”,是于老师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英文,意思是“一分汗水一分收获”。于先生举例说,门外两棵树为什么一棵粗壮一棵弱小,原因在于粗壮的那个“站得久”呀。

据我所知,于先生家常常是访客盈门。但于先生基本来者不拒,还悉心教授大成拳练习之法。出于对于先生的健康考虑,于先生家人希望谈话时间稍微把控一下,但于先生总是说“没事”,想把他的心得体会全部告诉来者。于先生也给每一位来者都馈赠一份他的研究心得提纲,并共同探讨。在无私的方面,大成拳素来有优良传统。大成拳创始人王芗斋先生曾在《拳道中枢》里说过:“夫学术本为人类所共有,余亦何人,而敢自秘?……使之湮没不彰乎?”“盖拳道之真义……不明其道而习之,终生求道不可得。果以其道而习之,终身习行不能尽,又有何暇密之乎?”于先生显然继承了“学术乃天下公器”的理念,而曹老师也常常对我们说,你们跟我练这么久,我掰开讲还说不明白,一个姿势也站不到位,再保密,东西就全没了。我想正是因为有大成拳三代人的坦诚无私,大成拳在短短百十来年中才能迅速发扬光大吧!

于老师为人极为谦和,我后来又见过于先生数次,也和于先生通过电话。于先生总是客气,即使只是让我们这些小辈帮些小忙,也总是用商量的口气,那份谦和让我们脸红也让我们钦佩。但于先生对学术极为虔诚,一生孜孜不倦,著作等身。于先生自1982年出版了《健身良法——站桩》以来,又先后出版了《站桩养生法》、《拳道中枢站桩功》、《站桩求物》等多部专著。在晚年时,于先生潜心研究道德经,一次他在谈到道德经的时候,他说他有一个观点和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陈鼓应略有不同,希望能找到对方的联系方式与之辩论,彼时我们皆以为于先生应该颐养天年,不要劳心费神,但于先生对学术的追求真是天真得可爱,执着得可爱。于先生所著《大成拳——站桩与道德经》在2011年出版,是于老的心血结晶,也是于先生留在世上的最后一部著作。在于先生的追悼会上,于先生的儿子泣涕涟涟,说每当于先生的书每次再版时,于先生总是亲自再仔细校对,增添内容,这就是老一辈武术家和学者的风范。

如今《大成拳站桩与道德经》已成绝响了。我在网上还看见不时有网友殷殷询问“这本书什么时候能再版呢?”而我有幸拥有于先生亲笔签字的这本书。在书的扉页,于老师写着“抱一无离,以观其妙”。每当我翻起书,我还能想起初次见面时,于先生引用《管子》的话“物先毋动”教诲我。意思在站桩功夫尚浅,没有得到“东西”的时候,“毋代马走,毋代鸟飞”,别乱动身体。

但在我心间有个遗憾。于先生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看过一篇文章,题目我清晰记得,是《中华养生,要传道不要忽悠》。于先生看后特别感兴趣,希望能找到作者好好聊聊。或许他也看到了现在的养生乱象,忧虑老百姓被所谓的“养生专家”忽悠,劳命伤财。于先生一生所追求的,正是系统梳理大成拳站桩的养生学说,并公告天下,使中华养生走上正道而远离忽悠,其志何其大哉!但我虽然辗转联系到文章作者熊记者,终因双方时间不凑巧,未促成他们的晤面。于先生交代的事没完成好,我于心有愧。于老师留给后人的,是宝贵的养生财富,对于先生的言传身教,我无以为报,惟愿学习于先生一生无私的精神,尽力帮助他人。如有可能,也愿以此愚驽资质,好好习练大成拳站桩,将大成拳站桩的精髓传承下去。

                                  20131024

 

附记一则

——————————

送别于永年先生那天,秋风萧瑟,天气沁凉。近年两次来到八宝山,一次是123月王芗斋先生之女王玉芳先生的告别仪式,而这次是于先生的葬礼。在娱乐至死,武风不兴的当下,大师的凋零让人倍感伤怀。不管武林是否已逝去,这一代人的风采以后难以再见了。

以于先生一向的健朗,我原以为能轻松活过期颐之年。然于先生今年一直为讲习大成拳之道精心准备,以致因劳入院。于先生深通养生之道,岂不知过劳伤身之理? 于先生以94岁高龄进重症监护室,竟挺过66天,神智清明,医生咸称惊奇。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于先生显现了功夫修为,也给了后辈向学问道的信心。

想起和于先生的数次见面,仿佛还在昨天。先生简单朴素的书房,“独立守神”的大字清晰浮现在眼前。相对“大成拳二代传人”、“站桩大家”的名号,于先生给我更深的感受是一位温厚长者,勤勉学人。忍不住回忆却怯于回忆,这种心情和曹老师不忍翻看照片和视频大概类同吧。于先生千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