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丁肃清
丁肃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78
  • 关注人气:2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丁肃清: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邢台市作协副主席.主要创作小说散文。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小说界》、《北京文学》、《中华散文》、《福建文学》、《长城》、《山花》、《飞天》、《四川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等国内多家文学期刊。有散文作品入选大学、小学教材。

   出版《城市封面》、《困惑地带》、《楼上楼》、《誓不成佛》等小说散文著作多部。

   博客文章是自我休闲,心灵的自言自语。

   欢迎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转载发表。

联系方式:xtsq_66@163.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现代的人们,即便走到天涯海角,也近在眼前。阡陌于天宇间的一道道电波,像一条条红线把彼此牵着。想找谁了,打寻呼。

寻呼台小姐的声音大都很好听,告诉她对方电话号码与留言后,寻呼小姐都要用温柔的声音问一声:先生您贵姓?

我说我姓丁。

然后她们还要订正上一句:甲乙丙丁的丁?我说是。

我想,甲乙丙丁的原意是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晚辈,高考落榜了,他父母委托我给他辅导。

    母亲絮絮叨叨,父亲横眉竖眼,甚至,急红了眼的时候,地板上摔了烟灰缸。让这个晚辈有压力,看得出,他是为父母学,不是为自己学。这样的学法儿,怎么可能学好呢。

    我对他说:谁能保险一考就能够考上大学呢,复读生有的是,复读两年三年不是稀罕事,古时候考进士、考状元,考个白发苍苍的,都是正常。我知道他正处于困惑和痛苦之中,我对他说,人都有疼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6 18:11)

驱车外出去考察,一帮子爷们,少不了说些俏皮话:爷们甲说:都说江浙出美女,咱们都留心看看啊!爷们乙应和:对对对,考察考察。于是大家的注意力都捎带注目街上的女人了。

到了苏州,人们没说话。

到了杭州,人们还是没说话。

不是没发现美女,而是他们心里的美女颜值标准有点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6 17:46)

 

太阳就是个大火球,把大地烤得十足的灼热。一眼望去,广袤的旷野无边无际,看不到有农夫耕作的身影,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墨子走得饥渴难忍,他蹲下身来,薅了一把路边的荆草塞在嘴里嚼,吞咽着滚烫的液汁……已经走了七八日了,他知道离楚国的郢都没有多远了。他此行的目的,是要劝说楚惠王止战,劝他不要去攻打宋国。他觉得此行很有可能实现目的,一则他和楚惠王是老熟人,能说上话。二则他有名望,并不比孔丘先生逊色,非儒即墨,这是当下天下人对他的评介。

火火的太阳下,他的脸庞更显得黝黑,搭上他穿的那身黑衣服,在耀眼的光照里行进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黑色的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9 21:06)


——凡能记忆下来的,都是生命的营养。

 

江峰一道走的还有一个姓史的小战士,虽然是轻伤,但是体力已经消耗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9 21:05)


——记载一些事情,为了更热爱今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9 21:03)


——有些事情,是需要记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2 21:31)

一刻生死牌局

 

大黑从厂子里下班回来,油然而生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他觉得对不起朋友,见了麦青咋说呢?说是厂长和他一起商量了车间下岗人员的名单,其中由他麦青,祖奶奶,这叫他怎么开得出口呢?多少年形影不离的工友,又是多少年棒打不散的牌友。几乎天天晚上,他们的麻将牌糊在一起,彼此的喜怒哀乐也糊在一起。可今晚上麦青来了,咋说呢?

大黑一口饭呛得满屋都是撕裂般的咳嗽。媳妇对大黑说:你上班前,麦青来过了,他说明后天请两天的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0 22:20)

孙女说:爷爷,你怎么这么老啊?我说,是吗?她说,是,老了。边说边用小手在我的脸上比划,比划着说:我把你的下巴砍掉一截吧?

说的我发笑。她肯定是看我的下巴不顺眼,是我老了还是下巴老了呢?总之她要修改我的老,从下巴开始,以为砍掉一截下巴或许就不老了。孙女已四岁,白皙俊俏的小脸、黑亮有神的眼睛,流溢着聪慧灵透,沾着朝露的花儿一样。童言无忌,孙女说我老了那我就是老了。

这之前的我不服老,比如我的文章里一直坚持写现在时,尽量避开写陈年旧事,我的意识里潜伏着一个观点:人年轻的时候,喜欢向往和憧憬;人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9 14:23)

秦王湖不只是一个湖。湖水被山抱着,山在湖水里映着,是山中有湖,湖中有山。高山出平湖,远看此湖,一汪碧水如镜,静谧、细腻,像是一个抿唇含笑的姑娘。细看此湖,涟涟碧波在微风中抖动,活泼而不张扬,沉稳而不呆滞。再看湖四面的山,那是北方冬天的一种清秀,荒芜却不苍凉,雄厚而不险峻,就那么踏实地坐落着,拥抱着一潭湖面,山与水和谐为一幅水墨画,谁都没有想到,连绵的太行山深处,怎么就突然现出了这样一般仙境。

负责秦王湖开发的副经理朱,此刻扮演的是导游角色,他说,即将开发之后的秦王湖将是个养心修性的地方,来这里,最好不是走马观花、游山看景,应该是住下来,或三日五日,或十天半月,枕着山岚的清净入眠,坐在湖边的山坡看雾霭、晒太阳。长期在都市里沾惹的烦躁,都可以在这里洗礼一新。自然人文的内涵在这里鼓胀的满满,据说唐代之初的此地,就是李世民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