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丁肃清
丁肃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093
  • 关注人气:2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丁肃清:教授,作家协会会员,邢台市作协副.主要创作小说散文。作品散见于《文学》、《小说界》、《北京文学》、《散文》、《福建文学》、《长城》、《山花》、《飞天》、《四川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等国内多家文学期刊。有散文作品入选大学、小学教材。

   出版《城市封面》、《困惑地带》、《楼上楼》、《誓不成佛》等小说散文著作多部。

   博客文章是自我休闲,心灵的自言自语。

   欢迎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转载发表。

方式:xtsq_66@163.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5-31 05:13)

担担河很柔软、很清澈地流着,阳光很充足地涂抹在河面上,涂抹成一层粼粼闪闪的碎银。一只小船,从河的那边,划向河的这边,像梭子一样。

划船的人是一个老太太,她太老了,佝偻着腰划着,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都在笑,笑不合拢的嘴里,没牙,空空洞洞的,和船上的人说话。

乘船的是一个记者,问他:“老大娘,您划了多少年的船了?”

她说:“八十二年了。”

把那位记者说得瞠目结舌。许久,他问她:“那,您老人家多大岁数了?”

她说:“光绪十七年生的。”

记者扳扳指头,光绪十七年是多大岁数呢?一百零九岁!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31 05:04)
至今留下来的古城墙不多了。除了西安、南京等屈指可数保存完整的古城墙外,剩下的多是残垣断壁,雕像般伫立在热闹喧嚣的城市里。
它们曾经看到过什么、看到过多少?不得而知。但至今留下来星星点点的诗人文字,有凄切,“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有繁华,“长安大道连狭邪,青牛白马七香车”。有战争,“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繁荣富庶、高雅精致、血火惨烈、刀光剑影,那人间万象,城墙都曾一览无余。
城墙伫立。
熙来攘往的人们,顾不上给它打一个招呼,得志的进来了,失意的出去了,未知赔赚的人出来、进去着,循环往复,每一个帝王登基前都从它的胯下经过,每一个朝代覆灭后又从它的胯下落荒而逃。
没有了城墙,历史就撕裂了,找不到北了。
“知者不言”本是老子的话,但他自己还是说话了,当他驾紫气东来至函谷关,把关的将官向他索“红包”,他只好无奈地拟了五千字即《道德经》赐之,然后骑青牛西去不知所归,恰是函谷关城墙给他以目送。
城墙不言。要说的话多到用话不能承载的时候,它就是语言的国王了。
宋人柳永说:“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这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31 04:56)
形容时间之快,古人就曾有许多金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孔子的感叹,时间过得快啊,如流水。而庄子感叹时光是这么说的,“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忽然而已。差不多最终是所有人的感叹。无论神仙或圣人,无论草民百姓,流淌着的水,奔跑着的马,呼啸着的风,人们阻挡不了、遮拦不住的。就连曹操这样的大英雄,也不得不在它的面前吟唱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诗句。
对时光无奈的背面,常常折射出的是含义饱满的意念,善良,宽厚,珍惜,努力……这是对时光的最好报答。
日子还是要过的,日子是要争取过好的。没有谁否决这一点,这就是人生和生活的动能。学者们在著书立说,工匠们在忙碌制造,商人们在努力赚钱,将士们在坚守边关……每个人都如一颗颗星星,用时光把自己点亮,在时光里亮相。
太阳升起来,太阳落下去,一天过去了。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地球绕着太阳转一圈,春夏秋冬,一年过去了。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一个人,很轻易地就老了,黄童老叟,忽然而已。
一件事,转瞬间就过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04 06:11)
    大老丁是我姥爷,二老丁是我二姥爷。
    他哥俩在三十年前先后辞世,那时候我还太年轻,没用心琢磨过家族旧事。据说我姥爷的爹和二姥爷的爹是叔伯兄弟,那么我两个姥爷自然就非一母同生。又据说,二姥爷是从邻村被收养到这个村,本不姓丁,被收养后改姓。至于他是什么原因从彼村到此村,我没有考证过,反正在那个年代,孩子给了别人家,大都和一个穷字有关,陈谷子烂芝麻之事,没必要刨根问底。
    两个姥爷有一点不同,一点相同。不同点,我姥爷就一个独生女,这就是我娘。二姥爷的儿女就多了,解放后进城他又有另娶(那时候的普遍现象),后面又有了七个儿女,加上前“窝”仨,差不多够一个班。俩姥爷的共同点,解放前都是土八路,那时候叫地下工作者。解放后又都做了官,姥爷在任县,县委副书记。二姥爷比他高一级,是本县的书记,正的。无论正副,这样的官,在官中是凤尾,在民中是龙头,这在老百姓眼里算是不小了,因此他们在这一带名声很大。刚解放时的县官和现在的官不同日而语,刚解放时共产党缺干部,就像当时人们缺钱花一样,早些年的一毛钱,买西红柿可以买一筐,差不多能抵现在的上百块了。少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这个人,就是一个宿命论者。

不由自主的宿命。我的散文,我的小小说写的还是不错的,后来因文联安排的特殊任务又写报告文学,处女座发在《河北日报》版,也一鸣惊人。说实话,这肯定不是吹的,我的作品是读者认可的,我有我的读者群。原本没打算写长篇小说,别人激将我,这一激将不要紧,写了!两部长篇嗖嗖地就写了出来出版了。一回味,我有点吃惊,两篇小说的结尾,那人物怎么都是宿命色彩啊!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晚辈,高考落榜了,他父母委托我给他辅导。

    母亲絮絮叨叨,父亲横眉竖眼,甚至,急红了眼的时候,地板上摔了烟灰缸。让这个晚辈有压力,看得出,他是为父母学,不是为自己学。这样的学法儿,怎么可能学好呢。

    我对他说:谁能保险一考就能够考上大学呢,复读生有的是,复读两年三年不是稀罕事,古时候考进士、考状元,考个白发苍苍的,都是正常。我知道他正处于困惑和痛苦之中,我对他说,人都有疼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6 18:11)

驱车外出去考察,一帮子爷们,少不了说些俏皮话:爷们甲说:都说江浙出美女,咱们都留心看看啊!爷们乙应和:对对对,考察考察。于是大家的注意力都捎带注目街上的女人了。

到了苏州,人们没说话。

到了杭州,人们还是没说话。

不是没发现美女,而是他们心里的美女颜值标准有点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6 17:46)

 

太阳就是个大火球,把大地烤得十足的灼热。一眼望去,广袤的旷野无边无际,看不到有农夫耕作的身影,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墨子走得饥渴难忍,他蹲下身来,薅了一把路边的荆草塞在嘴里嚼,吞咽着滚烫的液汁……已经走了七八日了,他知道离楚国的郢都没有多远了。他此行的目的,是要劝说楚惠王止战,劝他不要去攻打宋国。他觉得此行很有可能实现目的,一则他和楚惠王是老熟人,能说上话。二则他有名望,并不比孔丘先生逊色,非儒即墨,这是当下天下人对他的评介。

火火的太阳下,他的脸庞更显得黝黑,搭上他穿的那身黑衣服,在耀眼的光照里行进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黑色的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9 14:23)

秦王湖不只是一个湖。湖水被山抱着,山在湖水里映着,是山中有湖,湖中有山。高山出平湖,远看此湖,一汪碧水如镜,静谧、细腻,像是一个抿唇含笑的姑娘。细看此湖,涟涟碧波在微风中抖动,活泼而不张扬,沉稳而不呆滞。再看湖四面的山,那是北方冬天的一种清秀,荒芜却不苍凉,雄厚而不险峻,就那么踏实地坐落着,拥抱着一潭湖面,山与水和谐为一幅水墨画,谁都没有想到,连绵的太行山深处,怎么就突然现出了这样一般仙境。

负责秦王湖开发的副经理朱,此刻扮演的是导游角色,他说,即将开发之后的秦王湖将是个养心修性的地方,来这里,最好不是走马观花、游山看景,应该是住下来,或三日五日,或十天半月,枕着山岚的清净入眠,坐在湖边的山坡看雾霭、晒太阳。长期在都市里沾惹的烦躁,都可以在这里洗礼一新。自然人文的内涵在这里鼓胀的满满,据说唐代之初的此地,就是李世民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年来我写的文字散落了一片,之前没顾及成集,多少是一点遗憾。文章同根生,作集正应时,为这个集子起名《莲花静静开》,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这个词汇,多少呈现了我的写作姿态,垂帘无个事,抱膝看屏山。

接下来就是序言问题。让谁写?我文界朋友不少,不乏挚友知己。但再三考虑,写序之事就不打扰他们了,大家都很忙,就不再给他们添累了。最了解我和我的文字者当属我自己。古希腊德尔菲神庙里镌刻着这样一句话:认识你自己。其弦外之音应该是说,人们认识自我乃是最难做到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