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12-30 19:42)
分类: [随笔琐记]
过完年之后,今年我没有再踏足故乡的土地,2018即将过去,再回去势必是再过春节了吧。
重回校园的生活,蜻蜓点水一般,即将掠过水面,最近发了狠写论文初稿,虽然写的不像话,但字确实是打够了,这几天脖子也很疼,不知道是不是犯了颈椎病,所以迟迟不愿意坐下来写点自己的东西,又或者,就这样了,也没什么可写的,不是么。
生活过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其实很美满,如果说有辛劳,有执念,那是因为一个人想要的太多了。既要健康,又要富足,还要得闲,甚至要读研……是不是有点贪婪呢。所以,把自己看看清楚是很有必要的,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往后少抽烟,多看书,经常打打球,在家多笑笑,真的挺好的。
一直没下雪,老家却下雪了,北京的怪,怪的不在谱上。
老朋友们联系的越来越少了,如果按这一年算,很多人算是失联了,对于对方而言,我也算是失联了。往前放个三五年,我从没想过,真的如我老娘讲的,等你们都有家了,就不热闹了。这是个什么原理呢,怎么解释。没钱不稳定的时候,隔三岔五总少不了一些交流吧,混得什么都不剩下,好歹还能有几个人闲话扯一扯似是而非的理想,现在好像都挺好,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9 14:51)
分类: [随笔琐记]
        为了更好的生活,我惧怕消磨。这种消磨,来自人与人之间不断的交锋,当疲倦袭来,枯坐在此,静想一番,觉得了无意思。尤其是在自省的过程中,太多的自我怀疑,怀疑到推翻,推翻到重建,循环往复,无休无止。大抵生活中的烦恼,就是如是吧。
        我认真的对比估算过,当下的生活,已经很好很好了。单从出身的贫寒上来论,为人该做的事情及应该达到的程度,均已交出了合格的答卷。并且,私下庆幸的是,达成这些人生目标,并没有输给应该有的艰辛。所以,承命运眷顾,应当感到满足和感恩。
        那么,戾气从何而来。难道只是因为,蝴蝶挥动了它的翅膀?
一、与发小
        发小欢子,相识二十年,北漂战友,打算离开再次创业。对于这个转变带来的几个方面,我是反对的。第一个方面是他们小夫妻要分开;第二个是他的合作方我并不看好;当然,还有第三,就是我们也就离的更远了。之前就这个变化,聊过很多次,反对与坚持,消磨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二十年的朋友,已然从无话不谈变得无话可说。相互都敏感,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7 14:31)
分类: [情感拾零]


        作为父亲,我将迎来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父亲节。
        作为儿子,我早已丧失父亲节。
        儿子生下来之前,每当我尝试闭起双眼,用声带去发出“baba”这样的音节时,出现的是不可名状的哽咽。我怕,所以在憋闷过几回之后,再也不去尝试。小精灵的诞生,成功的打破了这个咒语,为了跟给他的咿咿呀呀捧哏,少不了“baba……baba”的叫唤,却也很好的忘却了去哽咽的理由,毕竟天经地义顺理成章。
        做爸爸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值得描述出来的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5 18:38)
分类: [随笔琐记]
        上一次决定认真的生活,已经忘却了是何夕何年。矗在今朝,可谓命运待我不薄,该有的,其实都有了,而我却又觉得生活变得充满了戏谑的意味。
        所以,再一次认真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我认真的勾勒这个样子,模糊,是那种乱七八糟的模糊,是会让周遭人和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那种浑噩感。与糊涂不同,糊涂是一种境界,这种浑噩,可能是由于没有了目标,又或者在面对目标时终于乏力和疲倦了的缘故。
        这应当是一种心理疾病,我能感受到强烈的自控欲望,想控制自己心田里疯长的野草,这野草如此繁茂,等到荣极干枯,必定一点就着。这一着,应当会把之前所有的认真都付之一炬,剩下的才是回归原貌的土地,可以复耕,可以悉心栽培,又或者,就这么荒芜下去,再不生长。
        确实有一种恐惧,我承认三十年来所有的怪现状中,从未如此的恐惧过。这种恐惧,应该是隐约感到自己即将败给自己。认真生活这个命题,从我养成人格开始,犹如蜡炬的灯芯,被点燃,莹莹小火随风摇曳,随时可能因外力而骤然熄灭。但这些年来,在抱定必然可以燃起发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31 11:08)
        春暖花开似乎是面朝大海的固定搭配,就像屌丝热爱着的豆浆油条,抑或小资矫情过的红酒雪茄。约定俗成,按部就班,就是人在生活中应有的默契。当默契成为习惯,任时间仍是按它的单位去运转,留在身上的痕迹,除了岁月之外,别无其他。
        窗户外面开始飘起雪花来,在青岛第一次碰见下雪,算是新鲜的事情了。没有必要,我是不用出门的,徜徉在客厅,看着电视机里转播NBA比赛。今天马刺又被灰熊给办了,看看邓肯的脸,波波的白发,吉诺比利的头发,卡特的步伐……突然间思绪回到人民路14号那个老房子的小卧室里,墙上曾贴满他们这代人青春年少的样子。人的过往,往往就是这样被念及,而对于明天,又是在自然而然中睡去和醒来。
         离开满是雾霾的帝都,对我而言,并不艰难。在完全家里蹲的这一年中,拜帝都伟大的限牌限行限号所赐,我攒了不少“进京证”,但基本只是为了好吃而跑进四九城。每次去办进京证,我都会从心底衍生出愤世嫉俗的情绪来,虽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31 01:21)

    过了今天,北漂真正意义上的10年。

    晚上想吃零食,牵着小狗去不远处的首航便利了一下,薯片是一股味精味,牛肉干吃起来竟觉得太腻,回来竟是很想来桶泡面,那么,就泡上吧,烧水很快。再糟粕的粮食,也有人惦记。

    粮食就是粮食,我一直都崇尚不浪费粮食,每顿饭吃完,碗里面都没有饭粒。我是真真切切的知道这一颗颗大米是怎么出来的,所以我固执的认为这个政府始终都是在坑农民,而我这样的懒人,也跟着沾了光。吃饭,活着是为了吃饭,是雷洛传里面的话,细细品尝,我觉得太有道理了。“千里为官,只为吃穿”,可能也是一句俗语。吃饭,吃好饭,好好吃饭,我觉着,比什么都强。

    我是个幸运儿,因为我每年都有较长的假期,当然,给我放假的是我自己。长的时候一整年,短的时候怎么着也得有几个月。回头想想,从08年开始算吧,这些年,我就没满勤过,说句良心话,我的假期蛮多了,比发达国家的水平都要高。这里面有我愿意闲着的时候,也有我不愿意闲着的时候,但终究我都是个散淡的状态,很奇怪。

    四九城里散淡的人,多自负的一句话啊。“我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8 16:19)

    不得不说,在养儿育女的年纪里,我义无返顾的选择养条小狗。

    真正意义上的小狗,我见过巴掌大的,我家这位小男生,是泰迪中的姚明,这时常让我们有种挫败感,但反过来想想,这么姚明的泰迪也能萌动一下下,足慰平生。

    牛奶没来我们家的时候,大王已经决定小狗的名字就叫“牛奶”,其实挺对不起我初中时代的一位女同学的,她的外号也是这个名讳。不过不要紧了,当一家人天天嗔怪着喊牛奶的日子不紧不慢过个一年半载,听起来比牛听见这个还要亲。奇怪的狗名太多了,牛奶有个兄弟,叫钱多多,在我家小住了两天而已;小区里牛奶的伙伴有叫米花的,有叫球球的……很多我都忘记了,因为我总记得有个小怪狗,叫牛奶。

    我从前养过很多次中华田园犬,小黑是一代又一代,或者小花吧,陪伴我时间最长的那位,却可惜一直都没有名字,呼唤的时候类似于“乌拉”的发音,它曾经送我去学校,放学时我又能见到它在校门口等我,我骑车,它飞奔……后来,它失踪了,太多的田园犬,都是这个宿命。

    牛奶相对“乌拉”的日子而言,那是高富帅面对屌丝的节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0 17:02)

    出去转悠了一个礼拜,带了些南方的湿气回来。抬眼便能看见这座城市通向外面的高架铁路,来往穿梭,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来了,多少人走了,带来了些什么,又带走了些什么。突然很想很想看看书,觉得再不看书,便已然如僵硬了一般。

    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哪里都不似个文化人,每天奔走在追逐商业利益的路上,却又未曾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商人。做商人,我是不成功的,甚至都没有入门;做文化人,我却从来不知道字该怎么卖,卖到哪里,又能卖多少钱。其实,还是做商人好,商人需要文化,可以去买;文化人需要钱,却只能去卖。那么,卖就需要市场,甚至需要噱头和炒作,但这恰恰又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事情。

    上海,曾经去过,再去也只是匆匆而行,浙江,也曾到过,离开北京,到浙沪一行,寥寥数日,要么在车上,要么在奔向车站的路上。我有800万像素的手机同行,却未曾去记录内心更喜欢的美好风景,回想过去的几日,除了公事之外,竟觉得空洞惆怅。

    我不止一次和诸君谈过,城市,好像哪里都一样。大抵或许是这样的吧,上海和杭州的地铁,看一遍地图,也可以轻车熟路,用手机地图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3 06:40)

    八年前的这个日子,与同窗们在鹅毛大雪中徒劳的打扫着学校里的道路,我记的十分清楚,打扫的速度竟没有积雪的速度快。就算已经出了微微的汗水,仍然无济于事。那年,索纳塔优惠出售给学校老师的大字贴挂在教学楼下面的公告栏里,那年,还卖二十好几万呢大洋呢。那天中午,与小康陪孙远一起在“太阳岛”吃的饺子,多要了几壶豆浆我已记不得了,饺子很好吃,豆浆很美味,孙远那天年方十九,而今天,届满二十七。

    于他如此,于我何尝不是,他的生日来了,我的生日近了。现在凌晨四点的光景,毫无睡意,径自爬起来随笔涂鸦,又是怎样的心情?八年,呵,好快啊!某些细节记起仍在眼前,而心境,却再无从得知当年是何模样。

    颇有玩味的是,八年前,豆浆饺子生日快乐的时候,可曾设想过尔等八年后各自的光景。没有,肯定没有,就像我如今无法去设想下一个八年后一样。曾经,对于时光流转,看似深刻其实浅薄,如今,看似无感实则沉重。

    沉重,该如何描述?沉重到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左手食指上的冻疮被不经意发现,这让我想起家乡。家乡的冬天总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8 13:04)

    生活,是否是在哪里都一样?

    莫衷一是的回答,是必然的结果。周遭宏观的内容,关心的越来越少,对着电脑阅读各色斑斓的新闻,像做功课一样;离了电脑,稍有闲暇,又净是拿手机阅读各色的信息。有意思吗,其实真的没什么意思。而微观的问题,棘手,不好解决,又逃避不了。逃避不了,就对生活开开玩笑,但生活要对我开开玩笑的时候,我却又表示受不了了!

    昨晚在一堆凌乱的东西里,找到一张05年拍的大头贴,这辈子到目前好像就拍过那么一次大头贴,相比现在这张老脸,那真是青春势不可挡。七年前,那是多么好的年纪,愁吗,那时候也愁,但人总是这样,因为今日的愁,去眷念过去的不可能再回来的时光。

    大城市好吗,说不上哪里好。北上广变态得很,一个月工资能买一棵树上的桃子就是不错的了。为了生活租了个房子,年租够在三线城市买个卫生间的。最近,一些人都劝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这个城市,除了堵车、高物价之外,还能有什么是给我这样的屌丝留下的呢!想想真是很有道理的事情,尤其是我为了吃什么而发愁的时候。倒不至于说揭不开锅,而是因为懒得动,懒得思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