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莉画的朱子庆像
马莉画的朱子庆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31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朱子庆的新博客:

朱子庆观点:http://blog.sina.com.cn/u/1461221264

欢迎朋友们来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朱子庆

  母校中山大学近年来不甘寂寞,屡有“话题”鸣世,日前爆出开“博雅专业”即其一。这是好事一桩,不管前景如何,先张罗起来再说。

  “博雅”教育的倡导,自然是针对专业而实用的教育而来。专业分工导致了专业教育,博雅的需求在哪里呢?这社会通儒和思想家日见其稀。不仅如此,由于博雅修养之不足,有趣味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趣味的狭窄,引发的社会问题也着实不少。

  博雅者博爱,所爱既广,世界贡献于人的就不仅仅是吃喝嫖赌了。

  所谓“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因为有“审美”主体在焉。

  不过,博雅而易感却也恼人,例如家住珠江边,明月不常有,而臭气常扑鼻———岂非易感不如麻木,博雅不如鲁愚。

  博雅学子的未来生计问题,不知学校有否考虑?因为,一般说来生计无着,无恒产而欲有恒心,就不免强人所难了。而今的博导授徒多多,其中真正信奉且追随其思想的,少之又少———李泽厚对子贡赞赏不已,原因即此。导师与学生之间全无师徒的命运与共(像孔子和他的弟子们),此所以衣钵无传?学生有信奉,导师能关照,这很重要。如果像现在的许多大学生那样,毕业即被失业,“博雅”的学子们如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朱子庆

  最近携太太去东北走了一遭儿,登长白山看天池、泡温泉,俯瞰地下森林,还着实看了两场精彩的晚会———一睹东北“二人转”的乡土风采。其间在朋友聚会席间,还曾两度与“二人转”演员(戏班)同乐,这自然是因为两位舞文弄墨的朋友好这口,物以类聚嘛。

  当陈小奇呼吁广州应该建音乐一条街的时候,东北同胞早已是夜夜笙歌、乐不可支了!

  我想东北人的快乐指数允推天下最高吧,那里的娱乐大舞台歌舞演技精湛,“说口”(“二人转”)令人喷饭。你可以说有点俗,可谁不是俗人呢?

  我们的落脚地是长春,那晚去的是“东北风大剧院”,据说像那样够规模、上档次的戏园子,该城每晚总有10处在火辣上演。

  《新文化报》的朋友一时无暇作陪,却电话叫了一桌的果盘、饮料款待我们。

  类似的声光化电、漂亮高雅的剧院,广州并不缺,但东北人却仿佛把它变成了可吃可喝地观看的老式戏园子,连如何鼓掌喝彩都派有道具,观众人手一支塑料制“三掌拍”,样子有点像苍蝇拍,而拍子是红黄蓝三个手掌,摇起来“啪啪”作响。

  临近开演不少人就摇拍催场,无须忽悠,气氛已渐次热闹起来。演出中,喝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每日股文
主持人:朱子庆

  “作秀”风行,尤其是都风行到了希望小学的建设上,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有人从海外归来,说起美国,说起日本,这些发达国家的国民生活蛮实在的,大约早年的“暴发”期已去远,人们虽说富裕,鲜少暴发户的嘴脸和行径。

  而在我们这里,也许因为是尚在“暴发”期吧,总少不了暴发户的嘴脸和行径。再加上给上面看、做面子的“作秀”企图,就难免愈演愈烈了。

  我们的区政府大楼、县政府大楼盖得赛白宫,人们已见多不怪。现在希望小学也出“汤臣一品”了!

  刚刚摘掉一穷二白的帽子,奢侈糜费已蔚然成风。

  不是说要呼吁谁去管一管,压一压,需要思考的是,鲁迅给国人画就的阿Q形象,怎么总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所以,虽说钱包鼓胀起来了,如何赶跑灵魂深处那个“穷鬼”?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所谓“三代出一个贵族”,除了教育变化气质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再无“穷鬼”闹心,雍容,优游,活得像个体面人了。

  一个穷鬼拾到百万英镑,那样子和范进中举没有两样,立马会得失心疯!

  希望小学虽好,也别拿大钱去宠她,中国人,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朱子庆

  当一个人不仅仅属于他自己,而已然成为公众视野里的一个象征或曰符号,其兴衰存废势必聚讼纷纭,对此欲分说个明白,难矣哉!鲁迅就是这样一个作家。

  鲁迅是一个作家,我们很少这样单纯地面对鲁迅。

  围绕鲁迅发生的是是非非总是牵扯到那么多人敏感的神经,这已很难用鲁迅是一个作家所能解释。对于这样一个现象,我们是应该为之感到不幸呢,还是应该为之感到欣喜?单纯如我,自然是为之欣喜。

  方今时代是一个平民化时代,一切都要经受解构的考验,所有神圣都要请下神坛,或者揭出麒麟下的马脚来。这样一来,诸神归位不过凡人,凡人不慎堕为禽兽,世界日益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其实这所谓合情合理,亦此一时彼一时。换个时空,那是非观很可能就倒置了。

  电视上的情形大家最熟悉:即使好评如潮的电视剧《潜伏》,重庆卫视首播时,也是把几个主演的真人秀前贴后跟,每集都有王婆卖瓜般的吆喝。结果就是,你要完全沉浸在剧情里,被人物引领、感动一番,做不到。“这是演戏,当不得真!”编导们的着意忽悠,时时都在这样提醒你。

  想想当年播出电视剧《暗算》的情形,你真要暗自庆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主持人:朱子庆

  人类由于其巨大的可塑性,也许是世上变数最大的动物了。这使人来得可爱复可怕,就后者来说,用得上一句世故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网上报道,有一在散打比赛中得过名次的人,街头执勤抓违章摩托,不料竟给抓到手的摩托走脱———违章的家伙用上了备用钥匙。同事于是嘲笑他说,还散打冠军呢,连个摩托车都看不住!散打冠军一个巴掌扇过去,说风凉话的人一命呜呼,永远闭嘴了。

  散打冠军本无意取命,奈何功力修成,加以怒从心头起。

  一言造就杀人者,是人可畏,还是人言可畏?二者皆可畏吧。

  有好事者将“阳台上的裸女孩”拍了上传,网上哄起议论一片。调查者称,二女孩没有羞耻感,是“养不教,母之过”。这本不错。但在古代,所谓惊为天人,不就是指这样的不为文明浸染的人么?有趣的是,在网上随便翻翻,就会看到图文并茂的域外奇闻,英国千余人的裸体聚会,澳大利亚街头的裸骑者……

  美国当代哲人赫舍尔说,人的研究与一般科学研究如动物学研究等很不同,因为关于马的研究的结论,不会把马变得怎样;而关于人的任何结论,都有可能把人变成那样———是天使,是魔鬼,抑或天使加魔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朱子庆

  “建设文化大省”的口号言犹在耳,“建设文化强省”如今已迫在眉睫。一些大剧院之类硬件一直在搞,广东文化的标志性人物、作品乃至氛围,却未见有什么起色。

  我曾在发在本版的一篇文章中,痛诋广东整个娱乐业的缺失。也曾就此咨询过一些业内朋友,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大体有两种说法。一曰方言区问题,一曰文化不支持。一位资深娱记说,放眼全国,有哪个省的电视台是使用方言的?在广东非粤语不能吸引观众,而老广又只认香港电视,你根本没辙!一位著名歌手则说,广东观众缺乏“捧角儿”的热情。按陈小奇的说法,现在他们干脆只玩卡拉OK———自己唱!音乐茶座消失了,电视业不振,歌手谋生、出头艰难,于是哪儿有水草就奔哪儿!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崔健)许多生活空间的挤压和改变,在挤压和改变着我们的文化娱乐、消费方式。一个取缔了灯光夜市、大排档,甚至取缔了骑单车行走的南方城市,共享性的夜生活空间奇少,滋养文化的温床、土壤日益浇薄,欲求文化做大做强谈何容易?

 

  房价高得已经不道德了

  《工人日报》有时候也会为工人说话了,他们发表文章说“房价高得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朱子庆

  7月29日发生股市暴跌,股评家叶荣添先生的预言可谓精准。遗憾的是,一味倾心于其比喻修辞的美妙,我对所预警的事情反而留心不够,终未逃过一劫!在此,向叶先生致敬。

  还有很想谈的一点,就是关于走红空帖———“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这真是一句好言语,一句2009感动中国之第一好言语。

  对该帖的迅速蹿红,网上不无争议,有说这个只有一句话的帖子系“玩家把内心深沉的寂寞以调侃的方式呼出”,有说其蹿红是商家恶意炒作的结果……我倾向于这样一种最直观的解释,即该语犹如招魂,是对这令人失魂落魄的浮躁时代,发出的一声人性的呼唤。

  现在何止是网瘾深重的孩子不知回家!

  

  胡斌飙车案又现“替身”疑云

  当街撞死人,而且还没有作出任何补救动作,安然回家,这叫群众怎么不去怀疑整件事情的真相。

  当然,很多人会说,这一切都是人们仇富造成的。仇富这个事,已经很成功地被一些流氓所利用,用来打击需要维权的广大劳苦群众,只要你没钱又没权,跟你的对立面是一个没权但有钱的主,受到关注之后,马上就有一帮人说,这都是社会的仇富心理造成的。总是说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主持人:朱子庆

  多台交叉地追看,终于看完了热播中的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现在只要某剧一火,必是多台前赴后继地播。不看完真不相信编导如此弱智!这是一部传奇剧,因为传奇化,“巧合”太多,编凑痕迹处处。其问题之多,网上已啧有烦言。我对该剧的悲剧结局大感失望,觉导演在玩弄观众的感情。老实说,看到顺溜赶在船发之前进入狙击位置,我敢说,此时的观众万众一心,就是这句话:“干掉小鬼子!”可导演他偏不。他硬要顺溜在炫耀了一把狙击手艺之后,亲痛仇快地死于国人的乱枪之下———这该死的导演!

  这导演被体制洗脑洗得很彻底,绝不给个人英雄主义以光彩照人的可能。

  这戏看了窝火,一口恶气堵在心口出不来!不是恨“国军”、恨小日本,只是诅咒导演混蛋!

  可恶的是,该剧又上演了类似《南京!南京!》那自作多情的一幕,让小鬼子自杀,好像那恶贯满盈的家伙很良知,很高尚。都不知这些导演为什么这么变态!日本人拒不认错道歉是举世皆知的。他们不但美化日本鬼子,还丑化“国军”,例如此剧“国军”师长李欢,本来蛮正直的一个人,导演硬要他在谢幕前“变态”,背约下诛杀令。

  想想前不久读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朱子庆

  一方面大师称号价值狂贬,一方面大师资源稀缺,这就是为什么此番季老走后,连日来媒体的大师颂远超以往的原因所在吧———伪大师殷鉴不远嘛。媒体不患无纸,患无“硬”内存可承载。确实如此,此大师非彼“大师”,前些日子,文坛颇有几位“大师”东窗事发,其中尤以“捐款门”耸人听闻。大师们在专业上造诣几何,需要业内人士去鉴别,但有一点,至少在对待“大师”称号问题上,季老的高风亮节颇令人景仰。俗语云“给个棒槌就认针”,这年头给个帽子就“大师”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稍觉遗憾的是,即使是季老吧,从报道所见,能给我们以铭记的金言也无多。你看一个孔夫子,几千年前的人,竟有那么多锦言佳句还在流行,让我们乐于铭记且终生受用,而今天的大师们,这种普适性贡献实在恨少。我想大师不管有多大,都首先是一个师———堪为人师的师,然后比寻常之师道行更深,解惑更爽吧。

  

  怎么样在中国社会生存!

  你应该努力学习,但是绝对不要相信它,你可以把它背得滚瓜烂熟,但是不要把它作为为人处事的准则。你要尊重政治老师,不然会不及格,而政治不好,你绝对成不了博士。

  当下可以改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