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微理想的岱文
微理想的岱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87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看《一个勺子》的过程一直是欢乐中带着心酸,整个故事是简单又可笑的无奈,就像电影里的那句傻傻的台词:人生就是这样。陈建斌虽然是第一次当导演,但剧情结构和演员对形象的塑造没有哪一点或哪一部分显得勉强,人物各个生动精彩,甚至包括从始至终都是背影的王学兵。简单自由的表达方式透着一个修养成熟的导演的炉火纯青。
陈建斌演的拉条子是一个带着点愚的老好人,拿着东拼西凑来的五万块钱去找大头哥托关系想给在监狱里的儿子减刑。圆滑狡诈的大头哥吞了拉条子的钱又不给拉条子办事。拉条子找大头哥要钱的过程中碰到了傻子,傻子缠着拉条子,拉条子不忍心傻子挨饿便收留了傻子并四处张贴广告找傻子的家人。“家人”来了带走了傻子。然后又来了两拨“家人”来要傻子,还说拉条子把傻子给卖了。拉条子“傻”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傻子那么多人抢,于是四处找人问然后后贴寻人启事找傻子。他三番五次的找他心目中见多识广的大头哥想问个究竟,此时傻子给他带来的困扰比那要不回的五万块钱严重的多,他一遍一遍的对大头哥说:我不要钱了,真的不要了。大头哥快“疯”了,居然塞给拉条子五万块钱落荒而逃。拉条子又不明白了,带上傻子留下的帽子。因为大头哥说过:你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3 18:32)
标签:

杂谈

《山河故人》的违和感不单单是女主赵涛苍老而浮肿的脸和所扮演的十七八岁涛儿的差距带来的。故事的三部分的时间段完全可以设定成88年、03年和14年,虽然不符合“过去、现在、未来”的概念,但至少是贾科长能掌控的。
在前两个时间段还是贾科长一贯的风格,两个男主演的不错,赵涛在第二段故事里和人物也贴切。
2025年的设定是电影最大的败笔。现实主义的贾科长突然不现实起来了,而他对未来又根本没有预知的能力。未来其实是假想的现在,未来不能把现实存在的真实全部抹杀。儿子在离开母亲十一年后说对母亲的印象只是一个名字,我不知道在这个满世界都是微信、QQ的世界里涛儿是怎样把自己隔绝起来的,这需要巨大的努力和与世隔绝的精神。况且涛儿不是穷人,加油站的老板,一扬手就可以送给员工两个aPhone6、给旧相识五万的医药费。这个世界很小,一张机票十几个小时就可以见到儿子。涛儿是怎样的绝情与无情才可以十一年不见儿子一面?
还有儿子到乐,有点恋母情结也就罢了,可张艾嘉是奶奶级的扮相,看到他们做爱的画面心里还是瞬间恶心了一下。或许贾科长是故意让我们不舒服的,但真的过犹不及了。
其他的一些细节:涛儿十七八岁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1 15:02)
标签:

杂谈

很久以前曾经迷恋过两样东西:萨特的文字和锅包肉。
萨特是最会写小说和剧本的哲学家,甚至没有第二。把自己的理论放在自己的文学作品里是件不容易的事。许多理论家根本不会创作,他们只会开支票,看着巨额,但一时真不知道该怎样享用。而萨特的小说和戏剧就像现钞,大把大把的银子,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畅快淋漓,让无数的人感恩戴德,萨特也因此无限风光。
《恶心》里那些坚刻的忧郁在某些点上契合了一个孤独少年的心路历程:惶惑的无所事事,孤独又绝望的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我至今记得书里那些句子。而后是《理智之年》、《心灵之死》的读下去,直到剧本《苍蝇》。
骇人的诡异氛围里,俄瑞斯忒斯是和哈姆雷特一样处境的人物,面对父亲被母亲及其情人杀死痛苦不堪犹豫不决。而他最终遵从了内心的选择了为父报仇,并坦然背负了弑母的骂名与惩罚。他选择了自由。
自我选择的自由是萨特作品永恒的主题,但他更多的描绘了那些害怕自由的生命。因为大多数人是没有勇气自己选择自己命运的。自由,比被支配、被左右要可怕的多,人们心甘情愿被奴役。因为自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或许还要面对更大的痛苦。《苍蝇》里,俄瑞斯忒斯的姐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0 11:50)
标签:

杂谈

大雾霾,凌晨三点半叫小子起床,困,都困,但为了这样一个属于无上光荣的“政治任务”,我们起床、胡乱的吃了点早点便冲进黑夜里。黑这个词不确切,外面灯光闪耀。昨日夜里被城管驱走的烧烤摊子这时都复活了起来,我们路过时神采飞扬的招呼着。三五个食客坐在那里吃着某种肉串,目光送着我们走过。疑惑中想着这些摊子是几点出来的,因为昨日晚九点多时看到城管的车子停在那里,车里亮着灯,两个穿着制服的人在车里说笑。这些日子他们几乎每天都来,所以最近门前这条街上安静也干净了许多。车头三五米处有一个朝阳图书馆的移动图书车,里面大概有一两百本随时更换的当下流行的新书,成功学、莫言之类。我也是最近城管车来了之后才留意并使用它,夜晚出来散步或者买点东西,卡号密码输进去,取出几本书名看来诱惑的,第二天再送回去。这个图书车这会儿被烧烤摊子的烟雾挡住,因为我知道它才显得存在。街道上的车子都用超乎寻常的速度行驶,长安街上没有小子老师预言的管制。国贸,一辆对面驶来的汽车撞开了二三十米的护栏,车头支离破碎,车身及碎片散落,占据着四分之三的车道,我们缓慢唏嘘的前行。学校门口没有预想的拥挤,时间尚早,三三两两的孩子或和父母再见或熟练的从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方,那个被称作哈尔滨的城市是我的家乡,我在那里长大。《白日焰火》里说的故事就在哈尔滨。影片展示的不是哈尔滨的全貌,但符合离家久了的游子归家时所体会的全部萧条与破败。曾经美丽优雅的哈尔滨自顾自的颓废下去,坠落为适合拍黑色电影的三线城市,一座城,对自己曾拥有的不懂得珍惜。

电影里,吴志贞是懦弱的,从皮氅男的敲诈开始便不去反抗,接受出卖身体去挽回经济的损失未果,在付出了2000元后对皮氅男继续的性要求暴怒,于是挥刀杀人。这不能算是误杀,相信那一刻这个柔弱的女子是绝决而坚定的。而后,又是懦弱,害怕承担自己犯下的错,将丈夫送出命运之外,这个魔影又将其他人送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而她,面对丈夫,继续懦弱,甘愿承受内心的煎熬、无奈绝望的苟且着。直到看似强大的张自立的出现,于是仿佛得了救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2 20:30)

父亲那时候为什么要带我去图书馆呢。

我总是看到他把图书馆里长长的木头盒子从柜子里抽出来,然后在盒子里的卡片上寻找,然后在黑乎乎的巨大房子里父亲翻着看起来黑乎乎的书。当时的我不认为他是想熏陶我养成爱读书的习惯,因为在那里我总是百无聊赖的等待着父亲带着我离开。那时我还认不得几个字,看不懂那些如天书般的文字。印象最深的就是口渴,每当我说我口渴的时候父亲就会给我一颗糖,于是会更加地渴。

我不明白有很多书的父亲为什么还要去图书馆,那些书都用土黄的牛皮纸包了书皮整齐的码在书架上,安静的躺在空间有些局促的家里。偶尔从母亲调笑的嘲讽中知道父亲曾梦想当个作家,但记忆中他很少写什么。当可以一个人在家听小喇叭广播的时候我就不再和父亲去图书馆了,为此曾有过短暂的窃喜。现在的小孩子也许会羡慕那时候的我们,没有很多的作业,每天只要上半天的课。当度过无数个孤独的、可以任意消磨时光的上午或下午之后,我开始对父亲书架上的那些土黄色感兴趣。它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标题是借用儿子班主任王老师的文字。
最近发生了很多让大家心里不舒服的事情,尤其对弱小的伤害令一些人伤心但又令微博世界异常的活跃。人们争相转发那些被城管“欺负”的视频画面,接下来是无休止的谩骂。然后再转发某某被欺负了,然后再无休止的谩骂。微博是你知道所有坏消息的地方,传递坏消息的地方。当然也成了骂人、说脏话、恐吓威胁别人的地方。我居住的小区门口一年前还是相对清净的地方,而由于地铁的开通各种无证的商贩从四处涌来,卖着散发着各种臭气的食物,并把垃圾和脏水泼到地上,每日回家只能屏住呼吸奔跑而过。一日路过一杂货小摊正有自己急需的皮套便去购买,妇女,带着一个四五岁孩子很可爱。付过款后顺便问到:现在出摊好像没有人管了?妇女笑曰:来管就和他们打,要敢还手就发微博,整死他们。旁边的摊主竟是一阵狂笑。我落荒而逃,发誓再不去买摊贩的东西。我不知道九岁女孩的父亲和那个两岁女孩的母亲在出事前都说了什么,但那个摊贩的心里是有的,你咬我我也会咬你,看你能吧我怎么样!会用微博的还有点粉丝的就更不怕了,看谁欺负我我就骂死谁、咒死谁、炸死谁!然后忽悠一大帮人一起接着骂死和他们意见不同的谁谁。微博成了战场,甚至成了亲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7 23:25)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很早就在西餐书上知道有一种很常用的西菜调料——萝勒,它几乎出现在各种西餐菜谱一半以上的菜式上,提到的多是新鲜叶子。据说欧洲的主妇会在自家的花园或阳台种上几大盆,需要时随时摘取入菜。

前些年曾试图到市场寻找而徒劳无获。记得一次去花卉市场,一路问下去没人知道萝勒是什么东西,正准备放弃寻找时,一身材微胖面含喜色的姐姐过来搭话:“我们园子里有,你交点定金吧,给你带一盆。”这可算是迟来的惊喜,于是毫不犹豫的交了二十元给她。虽然也在心里打鼓,怀疑是不是会上当,但等待的那几天还是怀着期望的。带来的萝勒除了植株瘦小外和书上照片的样子倒有几分相似,姐姐爽快的找给我五块钱之后也就无话可说。

瘦小的叶子看着让人心疼,我实在舍不得采摘用来入口,只希望它快些长得枝繁叶茂。我是太不会伺弄花草的,虽用了心思但也不能事事随人愿。这株小草在我的家里很快的萎靡起来,然后叶子开始黑掉。以为是多浇了水,又拿到阳光下晒,直到整株的枯萎。放弃了自己种植萝勒的想法,三里屯供应西餐调料的小店买来干燥的萝勒粉末,偶尔做披萨和意面时撒上一点,曾色而无惊喜。

还是无意在东郊市场转悠。看到一家小贩的摊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4 09:14)
标签:

杂谈

央视,从他出现在人们视线的时候就受到了太多的指责与诟病,劳民伤财亦是很重要的一点。但从建筑的角度他无疑是震撼的、前卫的、艺术的、、、昨日在大楼里上下奔波了一整天,感同身受的一刻,我已经爱上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摄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