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真
采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37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博文

文/采真

 

5.12汶川地震后,我便如灾难在歌功颂德中偃息了一般,恭默守静了。所幸,我们类比画饼的利益有劳既得者代表,连腹诽也安享着和谐,除去坐观“科学发展,”剩余的确无事可干。幸逢这个“专家”勃生,狗吠不惊的休明盛世,我们有一万个理由问天再借五百年。惟只焦虑这“盛世”寿命几何,能否花甲而再古稀?

 

儿时听老人说,世间事大抵左于梦境,醒来便是反的。梦见失火即预示着招财进宝;梦见失窃,第二天小心低头走道——必定捡到钱物。照理,我祈愿这“盛世”万寿就该梦见它龙庭倾塌、府衙衰敝、未得好死才是。然而晦气,梦里总见它党豺为虐,蠹国害民,俨然一副龟鳖像。梦终究是梦,何况其运势之旦夕久长盖不能由我一人的梦独专,更有几多梦中人记挂。我这里,罢了吧。

 

作别此间倏已年余,原定是要仿照睡狮,“智士所以钳口结舌”的。八字先生不以我卑鄙,猥自枉屈谆谆示下:万不能“在沉默中灭亡。”我一向感佩先生的为人,更深明其诤言之苦诣。倘推诿以“生计、稻梁”一类顶缸,灭亡殊未可知,却铁定是装聋作哑,有失厚道的。然而,“兴,百姓苦;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采真
 

最近一段时间,因湖北襄樊“金秋助学”活动,受捐资者未尝图报而引发的“感恩”大讨论正在锣鼓喧天地进行着。

 

我无意跻身其中。在我看来,其间无有是非,关键是两方的心态不能空悬或倒置。倘是捐资者硬要在广众之下拉着受助者的衣角不放,迫其点滴恩惠,涌泉报之,或,受助者偏不买账反摔捐资者一个狗啃泥:君子施恩非图报也,怕是这两位都要被观众围炉夜话的。不谈。

 

我要说的是在这一事端中,突兀出的襄樊市城管局一扬姓副局长,擅用职权为自己的女儿谋得大洋一千的离奇怪事。所谓离奇怪事,大家比我明白。想我泱泱中华还没穷困到让一个地级市的副局长沦为需要民间救助的困难户。其所填报“家庭月收入600元,夫妻下岗无住房”的申请资助表当属造假无疑。

 

原本涉案数额不大,属违规操作范畴。如若扬局长能摆个姿态,向民众及捐资者道一声歉意,兴许也就消弭于无形了。然而,这位官老爷却龟缩幕后,并拉来该市总工会副主席唐开华为其涂彩强辨:这件事肯定不是欺诈,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3 10:55)
文/采真
 

老婆出墙的“王八”大抵愿望别人的婆姨与自己的河东其实一般不二,也是要在私下里闻腥逐臭,偶尔打打秋风的。区别不过别人比自己更糊涂些。自己大度到受之欣然了,别人却扭捏作态死不认账。于是,绿帽子戴的坦然,眉宇间对那些不承认做了自己同类的丈夫们就有了“哀其不幸”的同情。

 

这样的事情要归在“笑林广记”一类,博你我这样的聪明人,读后哈哈两声的。然而,倘不是因“王八”,却是与其类似的“五十步笑一百步”的话由呢?那便笑不笑由你了。说予听听:

 

8月12日《参考消息》讯:台湾人抱怨越来越买不起房(内容略)。

 

登载这篇文字的用意显然是要我们从中领受教益的。石怪常疑虎。隔壁王二的日子也颇不好过。房子的事,不独是我们这里的事。岂止王二还睡在草垛里,据说山姆的住处也很不宽裕,从此你等该安生些了吧?仿佛有理!下一步我们还要领教阿富汗、伊拉克的人权,到那时,便要对自己的呼吸还不曾困难而欢呼雀跃了。至于福利、医保、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9 16:14)
文/采真
 

其实,在黑砖窑事件之初我就向八字先生通报了我的想法,并确凿要为该事件写些什么。然而至今却没有动笔。

 

于写字这一类事,我的确是很懒惰的。但这一次却绝非惟其缘由。因素诸多,其要有二。一,案情惨绝人寰、穹宇震惊、兆民耸惧,怕以我的笔力不能揭其恶贯之万一,反累得死难者的魂灵萦绕在笔端,久不能安歇;二,“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世运变革,面对长恶不悛、志为奸宄、恃上虐下、纵佞无度、官黑勾结的府衙老爷们,我还能说些什么?

 

原也想就此彻底地忘掉,以超然象外,苟安于鸳鸯蝴蝶、花草山水之间,不想今天下午在办公室又见同事们揎腕捋袖、怒不能遏地谈起,方才上网搜寻得几条事件的最新进展。不看便罢,看则心肺倒悬、发指眦裂。原以为朝廷震怒,天子发威,严令彻办的案件终会有一个罚罪安民,快人心意的结果,不料,竟办成了个抑正扬邪,为黑恶势力放屁添风的南山铁案。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冀民俨若法界滥觞,磐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采真
 

八字先生是我敬重的人!他的文字辛辣庄谐、匡正人心,常于不惊处见波澜,读后使人酣畅淋漓,犹如腊月天喝了一大碗麻辣烫,想说不爱都不容易。前几天,先生留言嘱咐我写一篇关于“话剧高层论坛与赵本山”的文章。说实在的,倘是在未读他的“酸葡萄心理扭曲了专家的面部神经”之前,我或许就能破马张飞地挺枪骂阵。“不幸”已经读过,且读了数遍。先生的文章切中肯綮,层层剥进,使得“话剧高层”们连一片遮羞的叶子也没剩下。真真是老脸丢尽,斯文扫地了。 “公诗如貂不烦削,我续狗尾句空著。” 我若再写,还能说些什么呢?怕是连狗尾也算不得的。先生吩咐的活儿,自然不敢撂挑子。话剧高层者的外衣已然被先生悉数剥光,我也只能用搓澡巾去去他们的泥垢了——此番倒是美了他们。

 

理解先生的文字,所谓的“话剧高层论坛”其实就是尾骶骨、阑尾、耳轮筋,只当全无用处的摆设。这个观点我是极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9 16:43)
文/采真
  

我的手头竟没有一本汉字字典可供查阅,所以,对“乞丐”与“学者”两位的来历便无从溯本考源了。为使有个相当阔气的开篇,只得从枕边的乱书堆中觅得“操瓢而乞(《庄子·盗跖》)、诏以州镇十一水旱,丐其田租,开仓振恤(《北史》)、学也者,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国学讲习记》)、以其主持风化,作社会之表率言……除学识外,亦必注重其人格修养,始可谓之‘士’或‘学者’(《郑晓沧》)这几迹雪泥鸿爪搁在这里,只当做穷夫人项上的一串玻璃珠,权宜充充门面吧。

 

先前也有听说,因为我们如今的发达和好施,才使滋生出多如牛虱的乞丐来。对这一说,我是深为赞同的。你想,倘如我们还和过去一样地君子固穷,谁还会有闲钱施舍他人呢?讨不着闲钱,乞丐自然没有活路,不消你去驱逐,他们自己就会鸟散;或是我们不再固穷了,手头也有些闲钱,假使我们决誓不做君子,那么乞丐又一样地乞讨不着,则也会鸟散。由此,可以得到两条经验可供训鉴:第一,我们不能再不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5 16:13)
 文/采真
 

5月13日《新京报》报道,辽宁省保监局,辽宁省教育厅日前表示,今年起沈阳、抚顺两地所有中小学须购买“校方责任险”,如果学生在学校发生事故,最多可获赔30万元,由保险公司支付。按其保险范围,老师殴打、体罚学生,学生也可获赔偿。

                                   ——5月14日《齐鲁晚报》A2版——

 

 

以上报道在沈阳、抚顺两地的中小学生及其家庭中所喷漫出的“炼狱”般的杀气,择篇再谈,这里不赘。本文只针对该保险中“殴打、体罚学生”款,其他意外伤害险不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采真
 

余秋雨的“法律苦旅”仓惶收场了。但是,余秋雨的“庭外辩护”仍然铿锵作响,后继不息。这总使人不得不从人格深度去猜摸他的诚实与公信,继而不能不怀疑他的“记忆文学”的可靠性。旨在申辩的《借我一生》究竟是记忆的再现还是文学的虚构?这一不作任何注脚的自创文体使我们失了阅读的准心,也让他的追随者们除了再一次“哇噻”于他的文笔之美,煽情之能外,同样地找不到北了。

 

作为余秋雨“法律苦旅”的第一扯帆人,古运清只抓住一点便不及其余。执意要按余秋雨于文革的泥沼里不能抬头。这一点多少违背了学术研究的文化本源。同样也背离了他“研究余秋雨”的初衷。学术研究不是警察破案。研究的成果也不是“政治历史大搜身”的黑材料,更不能运用研究成果去恶意地助燃事端。在这一点上,古运清有失厚道。不如金文明先生论错纠错来的淳正。

 

除去混不愣的谩骂和不顾事实的跟风者外,我们虽有看到来自于双方阵营的“控辩文告”里有了理智的举证和学术的思辨。但是,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却是“以讹治讹”的理性及道德的滑脱,甚至是无限上纲的“文革”式的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采真

 

扬州大学出了个新校规:凡早起者可以在学分上给予优待,否则就有相应的惩戒。听到这则消息就像是看了向观众要掌声的三流歌手的拙劣表演,满身起鸡皮疙瘩。因为在那里读过书,就想说几句。

 

记得我在那里读书时,有一个口号是多数同学的招贴铭言:60分万岁。虽然中庸颓废了些,但“60分”纯是个学问的鉴定,于生活起居绝无妨碍。那时候,嘴里叼着半个饼,脚下拖着半拉鞋,听着铃声赶课时的几成一景,并不为怪,却也没少出学界精英。

 

学分是个啥玩艺儿,我全不明白。也许,它不单单是学问的考评,而是德智体美劳的加权平均值。倘是,我这篇文字就算多余。倘不是,校方把这并无关联,更不冲突的两样硬扯到一起捆绑销售,则好比是让念中文的吊嗓子,读数学的玩下腰,多少有些不着四六。

 

校方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评定总应该遵循一个基本科学,便于操作的方式进行吧!比方作息时间的规定。铃声毕,数人头,缺席迟到的一目了然。然而,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7 13:39)

文/采真

 

告子犯倔,偏不买账孟二的仁政哲学,跑上门去同他浑斗罗。这句话就是他与孟二拍桌子打板凳地PK时,被孟二责其贪吃好色,情急之下出溜出来的辩词。不想却因此一炮走红,立马享誉四海,点击量暴增。此一万世(中国)通用的至理哲言也成了后世趋之若鹜遮羞盖丑的护法伞。贫而贪吃好色者用来自谑,达而居官海吃狎妾(现在称二奶)者用来自卫。

 

-----只谈公吃,不讲私喝

 

贫而贪吃者少数。虽有卖米买肉的好吃懒汉,通常也会知道这一行径的悖谬。花的是自己的活命钱,并不乱造,只排七八文钱,割三五两肉,偶尔打个牙祭而已;达而居官者则不然。他们的胃口不大,数量不小,几乎涵盖到小有权柄的村官。所谓胃口不大,特指食前指示:工作餐,四菜一汤。

 

纵观国之历史,将官者的用餐加以规制的朝代除汉文帝时期外只在如今(或吾鄙薄,浅学陋识,笑纳指正)。此廉举也!然而这“工作餐”费银几许?却是端倪呼忽,识者寥寥的。西安出了个二十几万的霸王席,只破了媒体上的共知记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