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妍无伤
妍无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541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1-22 21:22)
分类: 字若烟云
同学在群里发一图,说女人难受时如何用一句话安慰,在美国是“You need cry,dear”,在中国,是“有你的快递”。
发音完全一样,效果完全一样。

身为女人,还真是无言以对。
毕竟拆快递的心情,有段子说就像男人解Bra,明知道里面是什么,可还是忍不住激动......

可拆完后还是难受啊。
我老板说我是个固执的人,其实,我的难受比我更固执。
这就不好办了。当我难受时,周围气压之低阴影面积之大蔚为壮观,我行像秃鹫低空徘徊盘旋不止,我静似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

这个时候,心灵鸡汤终于来荼毒我了-----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哇。

于是我上路了。
地铁载至南站,三分钟买票上车,九十分钟后滚出上海站在了乌镇汽车站出口。

乌镇,梦当好处成乌有,月照小镇人依旧。
好梦想袅袅绕绕遥寄了乌有乡,乌篷船吱嘎吱嘎摇回了旧时光。
烟笼秋水月笼沙,楼台枕水近人家。
杨柳依依,烟水边掬一捧涟漪荡漾;庭院深深,巷陌里走一段平仄时光。
桥与岸相连,望一出景致缠绵;人与人相见,倾一世绮丽流年......

文昌阁临一帖水墨丹青,浮澜桥听一曲丝竹软语。
宏源泰染一抹靛青心事,汇源铺赎一回锦瑟韶华......
六朝旧地,古风古韵,可文艺可休憩可神伤可疗伤可梦萦可意淫可花前月下可附庸风雅,可有一千种方式载你去情怀的乌托邦。

我只有一种-----无所事事。
不看攻略,没有计划,混在人潮里一寸寸碾过乌镇的青石板。
走过了小桥流水,见识了大户人家。
吃完了时下的各色点心,领略了往昔的盛景繁华。
兴起了就骑到很远的地方,不辨方向,也忘了来路。
乏了就找座桥寻个墩儿眯眼晒太阳。

没有很开心,也没有任何不开心。
吃到好吃的东西已经不能让人笑出声来,去到想去的地方心情也不过就那样。
所以,是那些东西和地方的问题,还是你自己的问题?

坐在西栅的夜色里,与面前一盏烛火对峙。
小小花火因为我冒失的眼神,欠了一欠身子,复又亮起。
我想,大概是我心里,再也燃不起火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9 22:11)
分类: 言如沙砾
晚上在小区的步道上兜圈子,被训练有素的阿姨碾压了。
她们身轻如燕,健步如飞,扭着老蛮腰,香风过处就把我给超了。 
我耳机里还播放着碧昂斯激扬的“running,running,running......” 
管毛线用,where else can I go?where else can I go?我当然是立马怂了,觉得挡了人家的道,心虚地闪一边去。

北京的安大帅管四十岁以上的都叫大妈,大妈的物种属性随和宽厚兼济天下,阿姨则不同,名称与姿态都透着婀娜婉约与精致主义。 
我离大妈一步之遥,但对于阿姨这种生物还是觉得打不过。 
叹不如人,且自兹去。 

除了健身匝道,还有大片的公共绿地。 
白日秋光淡淡,葱茏不见秋色,晚间路灯灼灼,树影幢幢,桂花偃了香,虫鸟屏了声,木芙蓉空有好颜色。
惟有一弯秋月,漾漾清辉,曲意如眉,多情犹有萧疏意,玲珑又添浩荡愁。 

缺了圆,圆了又缺,难怪月亮也有双重人格。 
而我是个loser啊,执迷于一桩心事,自己走不出去,还要把别人家家拉进来。
拉进来干嘛呢? 秋凉似水,新月如钩,人家又不陪我看月亮。 

苏老师就不同了,“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 
“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月色正好,怎么能用来睡觉呢? 
去找好相与张怀民啊。 

找了人家干嘛呢?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顾城说: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苏老师找了张怀民也不说话,失眠二人组就散散步,看地上的竹影与柏树影子。 
诗人的天真浓淡相宜,配比刚刚好。 
真是露胆披诚,返璞归真;天是君子人意,云水在天。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月既有,竹柏也易得,闲人或如我,惟缺的,只是张怀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4 16:05)
分类: 字若烟云
这两天我又恢复了晚上散步的习惯。 
刚刚过去的一个夏天,我在老家每晚戴着耳机出去游街,微信计步大约都在一万左右。 
当然是有效果的。 
比如肾结石就发作了。

有一天我和肖公子正喝着啤酒撸着串,左后腰开始隐隐钝痛。 
经验告诉我长痛不如短痛,我丢下签子打个车直奔医院。 
路上给上次的专科医生打了个电话,他居然在,我讲明自己的情况,他说多喝水,别紧张,我在这里等着你。 
妈蛋,医生居然让我产生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把自己灌吐了,憋着小便躺在B超仪边上的床上。
周姓医生让我裙子再拉上一点点,内裤再拉低一点点,我都忍了。 
谁叫他长得好看呢? 
周医生转过屏幕指给我看结石的分布与直径,温柔地说:不要紧,我们做个碎石就不疼了。

是真不疼了,动作轻柔说话还贴心,搞得我好想给他送面锦旗。 
一看账单,我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再运动,生怕肾上的结石像树上结的果子,摇松动了就纷纷往下掉。 
那感觉,看过《西游记》的都明了,大圣在铁扇公主肚子里左踹一下,右踢一脚......
我就是那疼得脸上掉粉的老公主。

但好了伤疤忘了痛,很多人都是这样的。 
身体的也好,心上的也好,痛定早早晚晚会来,而思痛要么太麻烦要么太磨人,还是忘了好。 

说回散步。 
村上有本书,名字不说了,他认为人的身体是可以修行的,要时刻保持清洁与美好,跑步于他而言,是日常生活的一根支柱,是快乐的、有益的。 
不爽的时候,会比平常跑得更远一些,让肉体更多地消耗,好重新认识自己是个“能力有限的软弱人类”。
这是文艺的表达,适合M市的小楼先生。
我的理解就仨字:要减肥。
我也是能力超有限的软弱人类一枚,连深刻一点认识自己都办不到,就只好散淡地、浮皮潦草地溜达下去。 

上海的秋天泪点很低,一朵云飘过,乌了眼,就下一场。啜泣不已,淋漓不尽,连朝语不息。 
不胜烦乱。 
只能趁雨停的间隙出来溜达。 

公园小而精致,晚风轻而节俭,连栾树也省略了她动人的摇摆。 
步道蜿蜒,行至深处,草木皆寂静。 
夜色便悬在这寂静之中。 

耳机里随机播放汪峰的《无处安放》。
这位音乐界半壁江山的代表人物舒缓了紧张,放下防备,也不再问你的梦想,只轻轻唱一句:“我心爱的人啊.....” 
我就想分分钟秒变章子怡,揣一颗叮叮当当破碎的心,陪他去看公路尽头的月亮。 
破碎就破碎,爱情里要什么完美。 

给爱情下定义是极不讨好的事,每个人都怀有真知灼见。 
这绝对是私人订制。 
在你心里掀起灭顶惊涛的,人家也许只当细雨湿衣。 
所以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但是当你抬头看到月过中庭,演漾清辉,看到“到处都是一样的月光”,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泛起相似的柔情吧。 
明月千里,就寄点那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2 23:52)
分类: 言如沙砾

有一天我在同学群里晒工作午餐,大飞说:太素了。

我说:因为我不想变成你。

说得好像我故意吃素似的,说得好像我有选择权似的。

 

十几个人的小群,我老板也在其中。上班时间唠嗑易被抓现行;吐槽伙食差会触犯龙颜。

两件事我都干尽了,于是老板问我吃不吃炒鱿鱼。

于是我就被炒鱿鱼了。

 

好吧早晚三顿都得自理了。

我吃遍了周围所有的快餐店小食店小餐厅和罗森便利店,不得不把目光放得长远一些。

这样,我就邂逅了老八样。

 

老八样和其他餐馆长一个模样,开在僻街省些租金,靠近生活圈又蹭些人气。

门头做的平易近人童叟无欺好纳四方客,又不甘心流俗砌了台阶镶了原木添了几丛毛竹掩映。

还是俗。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门口挂了一个广告牌:盱眙十三香小龙虾,每斤48,吃3斤送1斤!

 

久旱逢甘霖,都知道我想吃小龙虾的念头不是一两天了。

5月回老家吃过一回,虾还太瘦太小,不经嘬。

为此,我对某中年才俊黑乡党许诺:待到鲜虾肥美,我们佐酒可好?

承诺还在有效期,但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一脚踏进了老八样。

 

服务员小姑娘给我上了茶,不等她开口我就说:虾,先来四斤虾。

小姑娘狐疑地打量我一遍后,默默去下单了。

 

等菜间隙我浏览了一遍室内摆设,平淡无奇。

平淡无奇的描述我不擅长,所以它还是和所有不大不小不上不下的餐馆长一个模样。

惟一有趣的是室外有个草堂,一圈栅栏一圆桌,几张凳子围成一方天地。

而我因为要吃蒜蓉虾这种一看就是外地人行径的吃法不被重视而安置在了大厅。

 

继续等菜,我又翻菜谱,一家标榜地道本帮菜的餐馆的菜单上有葱爆海参有毛血旺。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上海是座兼包并容的城市,有一家杂糅荟聚的餐馆,也没有拒绝一个提供十三香却要吃蒜蓉的不靠谱食客,这,就够了。

 

上菜的速度太稳重了。除了啤酒和糖醋花生来得还算及时。

客人也不多,服务员三三两两聚在角落,背景音乐似有若无响在耳边。

对,背景音乐。

 

前两日,我在新疆的发小来沪,打电话让我过去蹭饭。

耶里夏丽。新疆菜。

我说你扎根新疆顿顿烤羊肉还没吃吐?

他说,宴请,维吾尔族朋友,客随主便。你来不来?

 

我进去时正值热舞时段,大堂灭了主光源,内场喧嚣震耳。

璀璨炫目处,妖娆性感的女子正随劲爆音乐作翩翩蛇舞。丰臀细腰扭得人坐不稳,异域风情燃得人心摇曳。

光柱扫过,一片杯觥交错,一片言笑晏晏。人气爆棚。

 

背景音乐很重要。

广场上的凤凰组合传奇了夕阳红,咖啡馆的蓝调提升了高逼格,公园草坪上伪装成蘑菇的音箱里会在傍晚播放理查德克莱德曼,商场午间萦绕着《菊次郎的夏天》的小清新......

小餐馆嘛,应该把这些统统放进一个列表随机播放。

食客千千万,歌曲万万千,总有一款适合你,总有一曲唱进你心里。

 

 但老八样不是。

 

在我看到一盆虾端出来后,服务员径自端去了凉菜区料理台,打起了包。

大号的打包盒满满装了一盒。

吧台边上老板娘模样的女子过来看了看,拿双筷子,夹出了足足六只,堆了一小碟。

然后扣好盖子让服务员递出去。

 

这盒少了六只的打包小龙虾会被外卖小哥送去给某个付了全款但无法享受一份完整食物并对此毫不知情的悲催食客。

老板娘端着碟子进了内间,进门之前顺手调大了背景音乐音量。

 

我坐在靠近吧台的一张桌子边,目睹着一切。

至此,我已经依次听了姜育恒的《别让我一个人醉》、《多年以后》、《驿动的心》,现在轮到《再回首》。

 

不要问我为什么歌名全记得,这是个暴露年龄的话题,不在讨论之列。

再说我也并不太喜欢姜育恒。

我要说的是,这特么全都是忧郁的爱得千疮百孔的伤情之歌呀。

 

我要的蒜蓉虾上来了,没有蒜,还是一盆普通的十三香小龙虾。

但我已经不计较了。

爱听姜育恒的老板娘已经成功地俘获了我的注意力。

躲在里间是在吃虾吗?

听姜育恒不影响食欲吗?

考虑过食客的视听感受吗?

 

当我举着虾,耳畔传来的是“再回首,背影已远走,再回首,泪眼朦胧......”

我需要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么?

作为背景音乐不是要烘托人气么?

可这歌跟人气有半毛钱关系么?

姜育恒是哪只老古董人家辨别的出来么?

哪怕是放点陈奕迅呢?

 

老板娘依然没有出来,虾做的也很草率,十三香的调料仿佛不要钱。

但是我已经决定下次还来。

一家偷客人食物以老板娘喜好为背景音乐不考虑食客感受的餐馆太真实了,太生动了,太特立独行了。

不赶紧多来几次,说不定哪天就关张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8 20:31)
分类: 言如沙砾

醒来摸手机。

早起的人儿已经开始发朋友圈儿了。

元气满满的生活人家也早我两小时过上了。

我趴在被子里想明白一件事:我一定是脚崴在人生起跑线上了。

 

 但是肚子饿得却很快。

我的老板有病,是真的有病,得了一种一会儿不吃就饿得慌的病。

能吃,更能瘦,成功减负十公斤,帅成DG形象代言人。

而我吃过的饭,全都报复在身上了。

好想也有病。

 

说到吃,天山路上有家小杨生煎。我付过钱,左等右等不来,去到窗口,一溜儿的美团与百度外卖守着,一出锅就劫镖。

规则都是给愿意遵守的人制定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好在是值得的。

终于端上来后咬开一口,汤汁就漫了上来,赶紧吸一口,滚烫鲜甜,饥肠辘辘与无聊等待被同时妥妥慰藉。

我吃相凶残,消灭了六个。

 

 吃完生煎我沿街溜达,看到专卖狮子头的网红店正排长队。

但是已经有心无力。

看到骑车过去的姑娘被风掀起短裙露出蓝色底裤。

阳光热烈,人群安逸,那一刻,我觉得人生在世真是活色生香,有滋有味。

 

我咂摸着嘴往回走,近哈密路路口有一大丛夹竹桃,植株颀长,花朵簇拥,红白交错掩映。

像瘦美人出嫁,插满头珠钗环翠,盈盈不堪其重。

风吹过,花丛就凌乱了。

风再任性一些,美人就顾此失彼,按下了前裙,又被吹起了后面。

我几乎有些幸灾乐祸了。

 

 旁边是一处小小的公共休闲空间。三月有玉兰娉婷,柳条垂丝,四月可以去海棠树下做春梦。

及至五月,靠近礼拜堂的小坡上,枇杷累累缀满枝头。

对,我已经偷过一回了。

 

 我在树下转悠寻摸,与此同时,群里我的同学们在直播捞鱼。

一个办公室主任,一个会计师,两个中年男人在老家的河塘拉起渔网捞鱼。

五一回家,同样是这帮人,从城南跑到城西去吃一碗面。

没有座,就每人领一只塑料凳,蹲坐在马路边上开吃。

 

 我一边嗤笑他们,一边坐在草地上清点胜利果实。

此时天空湛蓝,绿树清新,软风悠悠地吹,栀子打着苞,小野花开在脚边。

我想我此生胸无大波也无大志,最终极的目标也不过是心安理得、无所事事地看人间的风光旖旎,过自己的平凡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言如沙砾

老板昨晚又喝挂了。

今天没上班,微信里告诉我:死在宾馆了。

老板顶头还有个老板,对他有微词,老板的态度是:不分辩,不解释。

是不是很酷?

 

 古龙笔下的英雄一出场就自带神技能,睥睨江湖,傲视群雄,我行我素,特立独行。

江湖上传言四起,英雄的态度是:不解释,不理会,不屑,不语。

 是不是很酷?

 

英雄凭什么这么拽?当然凭的是绝世武功。

你以为香帅只是帅?

老板凭什么这么拽?我想,在他还未成为老板前经历的十多年艰难、枯燥的日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你以为连刷三遍《潜伏》、《伪装者》就可以出来混的?

习惯了孤独,学会了忍受,与沉默。很多事情,只放心里。

 

没错,你想的一点没错,这就是赤裸裸地拍马屁。

 因为老板交代我的,我事无巨细都干了,我求老板干的事,一样儿也还没干成呢。

老板每次都有正当理由:我正忙,我病着呢,我喝挂了。

 

 老板爱看历史,他应该记得那一则《温酒斩华雄》。

说当年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遭遇了他旗下大将华雄。

当时,人家已经KO掉了前锋孙坚,正在阵前耀武扬威地叫骂。

袁绍很不爽啊,先后派出了两员大将-----俞涉与潘凤前去迎击。

注意,出战前,袁绍特意给每位都敬了一杯酒。

结果两人出去没多久,就先后仆街了。

 

 大将接连被斩,吓坏了十八路诸侯,一时间无人应声。

然后,我们的关羽就自告奋勇,出场首秀了。

曹操十分欣赏,也倒了一杯热酒,递与关羽。

请注意,关羽接过酒杯放在桌上,没喝。还很装逼地说:区区华雄何须借酒,关某去去便回。

说罢提刀而出,飞身上马 。

 

仅仅几个回合,便提华雄首级,掷于军中地下。

而曹操倒的酒,还冒着热气。

 

这个故事说明什么?

说明喝酒会误事,不喝酒就能干成大事啊,老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言如沙砾

杜甫老师有句诗: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

本意是反衬自身命运蹇厄,事与愿违。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当年的同窗好友如今混得大都不错,锦衣豪车有模有样。

杜老师名气响叮当,穷也穷得叮当响。

论关系,后者是我与他惟一的共同点。

凭着这点关系,我借了一句来耍耍。


我从前说饭熟了会香,人熟了会贱,烂熟的人在一起会各种耍贱。

我们的封疆大吏大为赞赏。因为他一直是这么干的。

高调的时候,率一众同学鄂豫皖鲁苏沪十五日深度游,各种花式晒;读了几天MBA,突然又说要自我沉淀,于是各式闭关。


王主任松一口气,暂时从部分酒桌牌桌撤下自己,保全生命与家庭的大和谐。

我们有句方言叫“喝拆(che)了”,这些年,王主任早把自己拆得七零八碎,坍塌破落,丢到我们八线大城市的宾馆房间的床上。


有时候另一张床上,还丢着偶尔放飞自我的我老板。

二人执手吊瓶,相看泪眼。


这让我想起一个典故,趁着酒醒,我讲给他们听听:

说齐国有两个彪蛋,一个住城东,一个住城西。

一天,两人偶遇。

壮士!敢不敢喝点?

有何不敢?

喝!

喝拆了!

有酒,就没有肉吗?

你是肉,我也是肉,你看我这块,多好的5A西冷,怎么就说没肉呢?

于是抽刀互砍。

割肉下酒。

最终两人因失血过多而死。


你看,酒喝多了,真的会死人的。

王主任后怕不已,赶紧塞了我一盒千丈白毫,就当缴了智商税。


刘大状一声哂笑,仰脖喝尽最后一罐。

一抬手,易拉罐在空中画了一个弧,落进寒山寺景区牌匾边上的垃圾桶。

人谓我飘忽,我笑人忒俗。

尔等井下士,燕雀知鸿鹄?

青天明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适时朗月稀星,四野俱寂,高山有崖,林木有枝,刘大状忧来无方,人莫知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5 17:43)
分类: 言如沙砾
前日返沪,高速路上走了快十小时。近苏州,老板问:来过么?
我答没有。
老板轻轻向右一转方向盘,我们的车就悄然滑进了姑苏城。
 
老板真帅。
丫窃笑不语,脸上一行大字:嗯,土鳖,大爷带你去苏州。
 
清沈朝初说:苏州好,串月有长桥。
白居易云: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
当然还有张继: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还有吴中四才子,还有“野渡无人舟自横”的韦苏州。
还有留园,拙政园......
 
但我们去了金鸡湖。
因为老板说我是吃货,只该呆在有吃食的地方。
十个小时里我各种吐槽他,没被打死已是万幸,还有得吃,夫复何求。
 
饭前我们沿湖溜达,见到闭眼呲牙吐舌卖萌的老子雕像,谓之“刚柔之道老子像”。
所谓刚柔之道,我翻了下典故。
大意是说孔子往周都洛阳问道于老子,老子张嘴问:我牙齿还在吗?
孔子答:不在。
又问:舌头还在吗?
孔子答:还在。
老子曰:坚硬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尼玛,人生果然处处有套路。
老板,你是要告诉我:牙齿是坚硬的,所以老早就掉了;舌头是柔软的,所以至今存在。你呀你别做女汉子,要学会柔情似水吗?
老板笑而未语,一袭白衣,若浊世翩翩佳公子,迎风伫立湖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8 12:24)
分类: 字若烟云


春风变温柔之后,我开始改骑共享单车上下班。

一路行来,花事次第。

开始是玉兰玲珑,亭亭望春。

 后来落樱如雪乱,海棠春带雨。

桃之夭夭,柳之依依。

接下来山茶荼蘼美人掩面,杜鹃意浓笑靥绯红。

蓝紫色的酢浆草一路小跑,陪着我穿街过巷。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阳光穿过梧桐的新绿投下光影一地,我穿过风的轻盈,洒下铃铛一串。

 怎么说呢。

假设爱人你此刻说不再爱我,我都不甚在意呢。

 

放弃呼啸而过的快,却收获了从前慢。

 仿佛打捞到从前慢悠悠的时光,放学的熊孩子一路拈花惹草,撩猫逗狗,能把十五分走成一个钟。

 

我到底是不敢走成一个钟的,从前会挨揍,现在,我也是有老板的人了。

老板是老同学,这种关系很让人抓狂。尽责会被嫌弃太烦,不太尽责又被骂得狗血淋头。

 还有些批评来得莫名其妙。

比如说我胖。还有前两天,上来又说我发型丑。

我不过是扎了个改良版丸子头,说我有梅姑之疯。

 尼玛,这都是重点吗?

有这么性情乖张诡秘的老板,下属要怎么活。

不发个大红包简直撑不下去。

 

适逢最近加入了一个神奇的组织,认识了一枚中年才俊,才隽而嘴损,且为乡党。

这让我深深相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另外嘴毒的人,都面黑。

 

好了,骂完一时爽,我该怎么绕回到文章题目上去呢。

我收到了一束花。

我同学说过,美好的人,终归会遇上美好的事。

一束,就足以宽慰潦草的生活。

打发寂寞的日与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5 00: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字若烟云

今天早晨,上海的地铁里

突然想起你,泪水就漫上来

有那么几秒,世界是倾斜的

速度与命运的趔趄,我都得忍住

 

有些是一样的,爸爸

你在地下,现在我也是

永恒是有的,我长了三岁,你仍然六十一

尘世春和景明,你爱的那些

我替你,都继续爱着

 

有些是不一样的,这些年没能成为你的骄傲

我并不比一棵植物活得丰盛。你教我的

不足以抵御世间的硬

我是你心里的软

你却是最痛

 

你说青天高,黄土厚,一个人走进去

怎会那么轻......

爸,人间草色返青,油菜花黄

你的周围芳菲正盛,当初神不肯眷顾的

如今都试图偿还

种子埋进地底,灯盏

照进永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