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坡
西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6,529
  • 关注人气:3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你

子溪

彼此守望

分类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文/西坡

开年之后,舆情风波不断,恰如一句歌词: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正当值的是辱母杀人案。不同圈子的朋友都在转发、评点,声势可用铺天盖地来形容。

目前舆论关注的焦点是于欢的量刑问题。正当防卫是否成立,量刑是否过重,舆论有一边倒的明确看法。但这毕竟是一个法律问题,需要在法律渠道内解决。事情的最终走向无法推测,但我相信将来很大概率会有顺应民意的纠偏。

无数先例告诉我们,盖子被掀开之后,便可以谨慎乐观了。舆论之所以重要,正在于此。

可惜的是,舆论可以影响个案,却无力应对导致个案发生的环境。辱母杀人案,法院审判是最后一个环节,而之前的几个环节才是悲剧发生的根源。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长期横行是其一,警察对高利贷非法催债的不作为是其二,还有目前仍未浮出水面的其三其四,比如吴学占有没有后台?

辱母杀人案发生地是山东省聊城市冠县。有人一看是山东省,便大呼“经济发达地区竟然也这样”,这便是不了解情况了。山东是经济强省不假,GDP稳定排在全国前三,但山东的发达在半岛,与内陆无关。

我的家乡县在冠县隔壁,同样隶属聊城市,这两个县有个共同点,“冀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西坡

很久以前看到一个直钩钓鱼帖,说游戏机手柄的摇杆其实是用狗狗的鼻子做的,每制作一个手柄就有两只狗狗惨遭杀害。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当时没看到多少人上当受骗,号召抵制任天堂,大家都在顺钩下饵。比如有人说,不要怕,肯德基已经培养出了能长80个鼻子的狗来跨境供应手柄厂商,可以大大减少狗的死亡数量。

但狗鼻子没钓出来的鱼,今天都被牛仔裤钓出来了。

相信你也被这篇文章刷屏了,《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单微博上的阅读数就有118万+,成功接过了《你吃的每一条鱼都沾着别人的血和泪》的风头。

《鱼》文没什么可吐槽的,这个获得普利策奖的新闻值得国内大部分媒体人羞愧半小时,虽然在国内的传播带有浓浓的本土味道。但这篇《牛仔裤》真的是浑身槽点。

作者说:“无论是昂贵的还是便宜的牛仔裤,都意味着罪恶。……当你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你再看到这些蓝色恐怕就再也无法让你平心静气了。”

这是要唤起所有人对牛仔裤的仇视情绪。碰巧咱们东边的金姓邻居刚刚全国禁止了牛仔裤,说是“去西化”。视牛仔裤为邪恶的象征,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坡

(首发《经济观察报》)

每次重大舆情事件发生后,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这本是舆论场的常态。可是有一种声音是对澄清公众认知、改善公共治理有害的,不得不加以分辨,那就是阴谋论。

周濂有句名言,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我要说的是,你无法叫醒一个装醒的人。他明明睡着,却把梦呓当做真理,他不光不知道自己在做梦,还以为自己比所有人都更清醒。装睡的人其实知道自己醒着,装醒的人却不知道自己在打鼾。

以最近的两个事件为例,一个是柳岩被闹伴娘事件,一个是和颐酒店女孩遇袭事件。柳岩事件出来后,有人说是柳岩团队炒作,装弱者、博同情。和颐酒店事件出来后,又有人说炒作,指责女孩是和颐酒店竞争对手雇佣的黑公关。

两次事件,同样的炒作论调,同样都是把受害者拉下水的套路。这很可怕,更可怕的是,这种言论似乎都不是利益相关方策划的,而是一些自认为理性、淡定、懂内情、不盲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西坡

据财新网报道,专车新政或于近期出台。在这个健忘的时代,人们或许已经忘了三个月前交通部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这份《征求意见稿》当初成功征集到了铺天盖地的意见,一边倒的反对之声,应该大大出乎起草者的预料。

那份被舆论炮火轰成了筛子的征求意见稿,即将变身为正式的专车新政,新政将在多大程度上反映民意?我们见过太多走过场的征求民意,有必要保持足够的警惕。大张旗鼓的征求意见,悄无声息的落地实施,这样的故事不该重复上演。

好消息还是有的。业界人士透露,交通部在征集公众对专车管理的意见后,对原先的《暂行办法》已作出一些修改,其中,有一种修改思路,是删去了原本《征求意见稿》中,业者举办促销、奖励活动须提前10日向社会公告的规定。此外,还可能将专车车辆的性质,由登记为“出租客运”改为要求其登记为“预约出租车”,另外开创一种车辆性质。这意味着,专车或将不受“出租客运”用车8年就须报废的年限限制,而改按里程数作为报废标准。

但隐患仍然远远多于乐观因素。即使上述两处修改是真的,也只是给一条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判断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木桶定律。

一只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一个社会有多文明,取决于弱势群体过怎样的生活。一个穷国的权贵可以拥有跟美国富豪一样的生活水准,由于低人权优势,穷国权贵的生活甚至可以更优越。但这毫无意义。我们要比较穷人、少数族群、残障人士在两国的生存难易度。

如果一个人从美国、日本的城市街道来到中国的城市街道,他会发现一个诡异的场景:这两个发达国家的残疾人满地都是,牵着导盲犬的,坐着轮椅的,而中国的街头很少发现残疾人。莫非我们国人残疾人本来就比较少?或者我国医生天赋异禀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发公众号“沸腾”)

/西坡

201512221325分,Elon Musk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发了一段13秒长的秒拍视频。两个小时之后,转发数1267,评论数353。这差不多是他转发数最多的一条微博了,当然离成为微博热门话题还有十万八千里。在微博上,随便一个偶像明星都能轻松秒了他。前段时间,某晗的一条微博下面评论数就过了亿。

可是我要说,尔曹身与脑残粉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Elon Musk发的这个秒拍视频展示了SpaceX公司的猎鹰9一级火箭着陆回收过程。

问:你那么能怎么不上天呢?”Elon Musk说:不光上天,还能从天上下来,下次再上。

这是人类航天史上的里程碑。回收火箭再次利用,这项技术没有由美俄中等大国政府攻克,而是由一家私人企业完成。有人说这个男人干翻了美俄中,不得不说有点标题党了,很难讲SpaceX具有了与大国政府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首发搜狐评论,未经许可谢绝任何的形式的转载

多年以后当我回望2015年的时候,可能觉得这一年是一个最初不起眼日后却越来越显重要的转折点,也可能觉得这只是一段无关紧要的插曲。身处历史之中的我,现在还看不分明。

1.十年京华一梦醒

2015年年初,我离开待了十年的北京,毅然放弃马上到手的“买不起房”的资格和“摇不上号”的资格,那是外地人连续五年社保才能换来的荣耀。在春暖花开的苏州,提前几个月来打前站的老婆正在等着我。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后来每次在影视作品中看到北京的地下通道、公交站等平淡无奇的景象时,胸腔都会起伏不已。

我不愿意承认内心对北京的怀念,因为记恨北京排斥外地人的严苛政策。就在几天前北京积分落户政策出台时,我还应约写了篇《北京积分落户这根胡萝卜,有多少驴子能吃到?》。在我看来,即使“用尽毕生考试的技巧、花尽祖孙三代攒下的家底、耗尽祖坟冒青烟留下的运气”,也未必能如愿通关,因为“300万人口的“天花板”注定了这游戏有多难。然而怀念北京不等于怀念北京的政策,那里毕竟有我的十年青春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2 10:30)

按:这是2015年年初离京时写的一篇“卖身文”,身没卖掉,做了一年的无业游民。近日重新把文章翻出来看,感慨良多。故存录于此。

 

我又一次把自己抛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我自诩为“给自己一个完全开放的未来”。这是文人惯用的修辞,其实通用的说法是“裸辞”。

 

第一次对自己这么狠,是在大一。大学之前的人生都是被规划、被设计,上了大学远离父母,我才有了第一次主动改写人生的机会。我的选择是任性,哎,多好的一个词,现在却被毁成这样,以致我写出来都觉得怪怪的。不是因为有钱,也不是因为有才,只因为无知无畏,我从一个人人眼里的热门专业——化学,逃到了一个毫无用处的冷门专业——历史。

 

后来听人说穷人不该读文史哲,因为他们应该首先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最开始有点被这个说法唬住了,但后来又听说穷人不该做研究、穷人不该创业、穷人不该搞艺术,合着穷人只该去搬砖。我这才知道,都是放屁。

 

记得转系面试时,老师问我为什么想学历史,我给出了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西坡

据网友爆料,深圳龙岗一家服装店出现ISIS标识,引起警方注意,警察将店主带来派出所调查,发现店主和恐怖组织并无关系,其标识是“意思意思”的简称。在警方把人带走之前,店主已经自行将ISIS的招牌拆除。与此同时,这个招牌已经火遍网络。巧合的是,该服装店招牌黑底白字,跟恐怖组织ISIS撞名的同时也撞了色。

这真可谓天下第一奇冤。据店主介绍,自2013年10月开业起便叫这个名字,而现在名声大噪的ISIS还不叫这个名。如果不是最近恐怖组织ISIS在巴黎制造恐怖袭击、炸俄罗斯客机、杀害中国公民,成为全世界的焦点,估计也不会有网友热议这么一家看起来各方面都很普通的店面。

警察有心核查他们跟恐怖组织有无关系,可能是为了“以防万一”,但店主的清白早在情理之中,要真有关系,谁会敢明目张胆叫这个名?事情的真相应该就这么简单,正如店员说的,“平时不太了解国家和国际性的事情。”“意思意思”重了“伊斯兰国”的名,不,是“伊斯兰国”重了“意思意思”的名。总之,这是一次跨文化、跨国境、跨时间的躺枪。

虽然清白得很,ISIS服装店还是被迫摘了牌。一是警方因“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西坡

近日,官员非正常死亡又成为热议话题。《法治晚报》梳理发现,最近17天以来,至少7位官员非正常死亡。其中柳州市长肖文荪、吉林省蛟河市公安局局长郝壮的死亡都引起不少议论,肖文荪溺亡引出秘书在不在场的罗生门,郝壮擦玻璃失足坠亡的官方通报更是点燃了段子手的创作灵感。

官方通报的每一个情节都会被充分乃至过分解读。比如,公安局长擦窗户被视为不可信,但是每个人从自己的常识又怎能推断出局长一定不会擦窗户?非正常死亡本来就是小概率偶发事件,很难以常理证否。理论上每个人都该珍惜生命才是,可自杀、意外死亡总是不间断地发生,只不过非正常死亡出现在官员身上时,更容易被媒体和公众关注罢了。

每有官员非正常死亡,舆论的第一反应便是畏罪而亡”“遮掩贪腐”“丢卒保帅。有人煞有介事地分析:官员自杀好处多多,不义之财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推荐

爱问共享资料

电子书大本营

糗百

别人的痛苦,是最好的笑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