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叶
黄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9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我思考的时候人们以为我在发呆
我发呆的时候人们以为我在思考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2-20 22:08)
分类: 纪事
欧阳先生不开心


欧阳先生是妻家的亲戚,生活在一个富庶的乡村,前几日来我家小住。但是,先生在我家过得不很开心。

吃饭时,他直言不讳地说:“我不吃这个!”他用筷子指指放在他面前的珍珠圆子。

“听大哥说,你最喜欢吃珍珠圆子了。”妻小心翼翼地说,“这糯米很粘,这肉糜也很新鲜,不是你的最爱吗?”

“你们城里的肉糜不能吃!昨天,你家的电视里说,肉糜里有皮,有筋,有淋巴结,还有猪屎!你们城里人,怎么能卖这样的肉糜呢?唉!”先生长长叹了一口气。

妻夹了一块盐水鸭放在欧阳先生的碗里。先生剔去鸭皮、鸭骨,撕去黏在鸭肉上面的一层薄膜,很斯文地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突然。先生睁大眼睛盯着妻说:“这鸭子没有喂化肥吧?”

妻看看我,我怕妻用“不知道”搪塞先生,连忙眨眨眼。妻会意了我的意思,很肯定地说:“没有!绝对没有!”

“哦,那就好。我就将就吃这个吧。”于是先生依旧剔除鸭肉上的皮、骨、膜,才放心地吃,似乎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0 21:26)
分类: 纪事
老吴很有兴致地在车站广场上蹓跶着,虽然接站的老李迟到了,他一点也不恼,甚至还暗暗庆幸:他可以自在地闲逛逛,饱览玄武湖的风景,品尝湖边渔人的快乐,回味老南京的乡音。老吴心情很好。

老吴走到湖边一棵垂柳下,这里游人少,显得十分幽静。他望着湖水,身后传来了很轻的脚步声。这老李,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还像个孩子跟我捉迷藏!老吴没有回头,说道:“你才来啊,我等你好久了。”
“是吗?”声音不对!老吴本能地车转身,回过头,哪里有什么老李!一个女子,一个不到30岁的女子站在面前。这女子风姿绰约,白色上衣,黑色百褶裙,打扮十分得体,虽然胸口低了一些。

老吴为自己的唐突很是不安,好在女子并不介意,声音很甜地说:“先生不是南京人吧?”
老吴的眼光躲过女子的胸口,不置可否地笑笑,很绅士地问道:“小姐是不是有事需要我帮忙?”
“先生真风趣!我不需要先生帮忙,倒是我可以给先生提供帮助。”
“听口音,你倒真的不是南京人。你能帮我什么呢?”
“虽然我不是南京人,但这并不妨碍我为您服务啊。比如导游啊,导购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7 22:46)
分类: 纪事
放学回到家,我就躲到我的床前,弓着身子从床下掏出一只小小木箱,把路上拾到的牙膏锡管放进去。数一数,已经有了7只,可以卖到2角1分钱了。

牙膏锡管,不是后来的铝皮,更不是今天的塑料软管,而是地道的锡皮管。积攒多了,卖给收旧货的,3分钱1个,还是很值钱的呐,鸡蛋不也就是5分钱1个吗?

我要给妈妈,妈妈不要,她说:“咱们家穷,娃儿可怜。你自己留着换糖吃吧。”

于是,我就天天盼着换糖担子。

每当丁丁当当的铁片敲击声在街边巷口传来,心里就抑制不住地又痒又喜,晓得是换糖担子来了。一条街的大门忽然都吱吱呀呀地响起,娃儿们都欢呼着向换糖担子雀跃奔来。攥着牙膏锡管的、握着生着绿锈的铜钱的、捏着几张薄薄分币的小手都一起伸到卖糖人的鼻子下面,深怕自己落后换不到糖。

卖糖人取下嘴上的竹管烟袋,故意板起脸孔说:“你们这些宝贝哪里来的?该不是拿人家的吧?”

娃儿们一迭连声地说:“那哪能呢?是妈妈给我的!”

卖糖人不再说话,用小铁片专心给娃儿们切糖。“叮”的一声,卖糖人用小铁锤一敲铁片,粘在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7 22:45)
分类: 纪事
“磨剪子来哎――抢菜刀――”悠长而婉转的吆喝,高一声低一声地从墙转角那边传过来,磨刀师傅来了。

妈妈从厨房里探进头来,对我说:“我们家的刀钝了,该请师傅给磨磨了。”

我连忙走到大门口,那磨刀师傅已经把他的矮条凳停在门前的树阴下,右手笼着嘴,对着我们大院又喊了一嗓子:“磨剪子来哎――抢菜刀――”不久,李家大婶拿来了剪刀,张家阿姨送来了菜刀,连裁缝丁大哥也把他那把短柄长刃的宝贝剪刀拿来了,几乎央求地说:“磨刀师傅,这剪刀可是我吃饭的家伙,您可要尽心哦,不要让它绞了客人的布料!”

“一定!一定的!”刘师傅连连点头,很谦卑地说。

磨刀师傅架好了那张矮条凳,打开挂在上面的编织袋。编织袋里装着几样简单的家什:一块已成凹型的磨刀石,一支抢刀的推铲,一只装满水的雪碧瓶……惟一现代化一些的,就是那一副固定在矮条凳上的手摇砂轮。

他坐在矮条凳的一头,在另一头将菜刀固定起来,于是就佝偻着上身,手握推铲,用很大的力气从刀刃向刀背一下一下地铲削着,一层层极薄的铁屑在推铲下面飞溅出来,像一幅工笔画,优美极了。他铲好一面又换过来铲削另一面,双手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7 22:43)
分类: 纪事
我很喜欢吃月饼,很喜欢吃月饼的那种氛围。我至今还忘不了年轻时吃月饼的故事。

那一年,我从乡下刚到南京,我是一个人离乡背井从长江边的一个小地方来大城市投奔我的叔叔的。叔叔在南京当老师,家中孩子多,收入不丰,经济颇为拮据。

新学期开学不久,忽一日,叔叔从学校下班,带了一块月饼回来。婶婶一面高兴地说:“今天是中秋,孩子们有月饼吃了。”一面揭开油亮的包装纸。

这就是月饼啊,圆圆的月饼!我们围在桌子周围,看着那圆圆的饼儿,直咽口水。一片一片细细的面皮,掉到桌上,最小的堂弟用手指轻轻粘起,放进嘴里。我们都悄悄问他:“好吃吗?”

婶婶取来菜刀,把月饼横切两刀,竖切两刀,让我们自己动手拿。我们一人拿一块,走到一边用手指细细地掐着吃。手指儿大小的一块月饼吃了一个晚上,也香甜了一个晚上。

几年之后,我终于寄宿在学校里。平日很少回家,因为家贫,回来一次,母亲总要想方设法烧一点好菜给我吃,返校时还要给我带一些到学校吃。我实在于心不忍,不想增加母亲的额外负担和不安。于是我尽量少回家,即使回家总说学校有饭吃。其实,星期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2 09:21)
分类: 纪事
今天读到苏州左岸的《苏州大学的过客》,勾起了我对苏州大学朱永新教授的回忆。
我没有能够跻身于苏大,更无缘与朱永新教授谋面,但是和朱老师――我们习惯称他老师,都不愿意喊他教授――在网上却是老友。
朱永新教授现在担任苏州市副市长、苏州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心理学会常务理事,台湾《本土心理学研究》顾问,江苏省政协委员。有人称,在中国众多的市长中,朱永新是学教育、研究教育、主管教育的第一人。他在繁重的教学之余,他撰写了《中华教育思想研究》、《困境与超越--当代中国教育述评》、《心灵的轨迹--中国本土心理学论稿》、《我的教育理想》等,主编《当代日本教育丛书》等30余种,并主持《新世纪教育文库》的编选与出版工作。我曾经有幸被邀参与撰写“教育文库”,并蒙赠《我的教育理想》一书,朱老师还亲笔题签,这本书至今仍是我教育教学中的必读书。
和他结识是缘于《教育在线》这个网上讨论版,我在这个版上发表了一些教育类文章和有关读书的小文。这时才知道《教育在线》原来是朱老师的个人主页的一个讨论版,不久,我们就鸠占鹊巢――把他的主页和讨论版作为了华东地区语文教育教学的网站。就连其中的读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2 09:13)
分类: 纪事
有一位数学老师,他对数字异常敏感,且有惊人的记忆力。比如说吧,任意一串数字,他都可以通过各种运算,最后得到一个学生们指定的结果。他对任何一闪而过的数字都能够记住。学生们们做过一次实验,将10组不规则多位数数字以每张一秒钟的速度让他阅读,然后要他按顺序默写出来,他居然没有一个错误!

面对学生的惊奇,数学老师只是淡淡地说:“这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职业病!”

学生们很不解,天下还有这样的职业病?可是我理解,老师都有一种职业病。语文老师的职业病就是见不得语言文字中的错误。

有一次我骑车从后宰门到小营,看到有一家新开张的茶叶店,装潢豪华,陈设典雅,门头上的招牌,古色古香的宜兴茶壶,配上隶书大字,很是引人注目,惟独“**茗茶”四个字怎么看怎么难受。我忍不住走进店门,一位穿着得体、举止斯文的小姐正和一位先生交谈,见我进门,连忙站起来问我是否想看看他们的茶叶或茶壶,随着就侃侃地介绍起来。

我等她稍作停顿的时候,连忙说:“你们的茶叶都是名茶,茶壶也是名品,店内装潢高雅,的确符合品茗的雅趣,但惟一美中不足的是你们门头上的招牌错了一个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9 15:40)
分类: 纪事
叶老师捧着课本和备课笔记向教室走去。国庆长假期间,校园真静啊,静得叫人感到不自然。但是,叶老师没有不自然,她只感到紧张和兴奋。从教32年的她,居然上课前还会紧张还会兴奋?

她走进教室,望着满满一教室的学生,轻轻说了一声:“上课吧!”

“起立!”全班同学整齐无声地站了起来,班长抢在叶老师让同学们坐下之前又朗声说道,“报告叶老师,原1986届高三(7班)学生52名,缺席5人,实到47人。现在请叶老师上课!”这只有在上体育课时才有的点名报告程序被班长移植到语文课上。叶老师眼睛有点湿润,她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平静地说:“请坐下。”

叶老师没有立即开讲,就像她平日上课一样,她缓缓地环视整个教室,眼光轻抚每个孩子的脸庞。哦,现在坐在她面前的再也不是孩子,早已经是孩子的父亲母亲了。班长李隆平已经是一位两条杠三颗星的上校,当年的语文课代表沈忱创作的小说是她经常推荐给学生的必读作品,还有本校的校长――这时坐在他原来的座位上,那个没有让她少操心的调皮小子桑少勤,还有齐楚,王如慧,柳戈,鱼得水……她从47人的眼光中读到了欣喜和期待。她的眼光在5个空座位上停留了片刻,然后轻轻转过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抒情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秋日最美的一叶书签——中秋节飘然而至。

走在湖畔,沐着朝阳,我对迎面走来的每一位陌生朋友默默地送上祝福:“朋友,中秋节好!”

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我来不及回家,来不及找一条长凳坐下,就靠在湖边的一棵树旁,将心中的思念,将心中的祝福,借助电波,传给相识的和不相识的朋友:

天上月圆,你我有缘,曾经相识,玄武湖边,倏忽一年,日日思念。――这是给一位去年在玄武湖边结识的武汉老师的。这位老师最近已经光荣退休了,常常说要重游南京呢。

桂花很香,月饼很甜,黄酒很醇,就是思念很苦。――这是给一位少年时的朋友的。她如今已经是本市某局的主事者,手下人都恭恭敬敬称呼她“局座”。

有情人即使在天涯海角,两颗心也总是时时在一起,日日都团圆!我们就是这样的有情人。――这是给我的妻的。她最近到桂林看望她的大姐去了。此时,我在心底默默祝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在发送短信的间隙,也收到不少的问候和祝福:

再美的日子如果没有人牵挂也是总遗憾,你是我永远的朋友,永远的牵挂。――这是我的同事、年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8 00:01)

无风无雨的夜深时分,“邦!邦!邦!”一声声清脆的梆子声在麻石路面上跳跃着,在小巷的墙壁间撞击着;接着,一声悠悠的“回卤——干——”透过浓重的夜色钻进门缝和窗棂。——卖回卤干的来了!

回卤干是南京一道颇有名气的小吃。尤其是在夜半时分,在长时间读书写字之后,腹中早已饥了,可室中却无果腹之物。此时能吃上一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回卤干,那真是惬意极了。所以,不待那一声悠悠的、柔柔的“回卤——干——”停下,我总是守候在门口了。

回卤干担子停在小巷路灯下。只到现在我仍然认为回卤干担子的设计是很精巧的:担子两头是两只外形相似的下圆上方的物件,一头是一个圆圆的铁皮桶,桶中立着炉子,炉子上方是一只大锅,锅的外围则是四四方方的灶台,方便放置碗筷。另一头下面放着一只水桶,上面则是许多隔成小方格的四方木箱,所有的碗筷、各色调味品都在里面。

师傅从担子的一侧摘下一块长条木板,搁在担子的中间。他又像变戏法似的不知从担子的什么地方掏出几张折叠小凳,摆在木板的一侧。食客宵夜的餐桌很快就摆置停当了。

在等待食客的当儿,师傅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