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府
杨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03
  • 关注人气:2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杨府

诗人、作家、学者。大学中文专业。现居北京。为人磊落,不立俗志。澄怀虚静,务实重行。好沉潜于诗书之中,浸风雨而不移。做人做事,厘有原则:为人之心求诚信,为文之心求雅信。匠心求通,务为一文。出版有诗集《家园》、《乡村谣——纸上的故乡》、散文集《瓠下集》、《村人村事》、长篇小说《婚内婚外》、《婚行天下》;历史长卷《落架的凤凰》、《帝国崛起》、《皇后隐历史》、《文人的B面》、《血脉》以及学术专著《老字号与传统》、《艺苑撷英》等多部。另著有长篇小说《咒语》、《我检讨》以及电视连续剧剧本、电影剧本等。其著作曾参加德国第六十一届书展和入选陕西省精品图书出版基金,曾为北京《老字号》杂志主编、现为《与产业》杂志总编、传统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 

我的邮箱:
 
我的QQ:1012960056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9-10-04 15:04)

虎啸滩


 杨府 


郧阳有二景点,一龙吟峡,一虎啸滩。名字虽然人为,景观却是天造。如果说龙吟峡以峡险、洞幽取胜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04 15:02)
龙吟峡

杨府

形成龙吟峡的山系,乃巴山余脉,但不全是;乃秦岭余脉,也不全是。山山都不管,山便疯了长。水则幽明深邃,声则崆峒。石便呈嶙峋峥狞之状,大而无形。使人直觉着,没有规则即是最高的规则;偶尔一片开阔地,也争上游似的生着高大古老的乌桕林,黢黑的枯皮刻着苍桑。人们看到在北方这片少有的乌桕林,不免发出惊叹!幽、奇、险、怪,乃峡之随心所欲的阐释,使人没有胆量一个人入得峡去,也正因其如此,才充满了诱惑。
峡口为一小河出口,形成一个小漫滩,状类石臼,好像是拳头杵出的空间,正好可用来停车。虽不大,但也够了。抬头看,苍碧陡峭的峰峦好像要挤过来。我发现峡口的左山壁上,一道白练吐涌成瀑,瀑在绿上刮下一道流畅的痕迹,水瘦成一绺儿,在挤压中现松弛。导游说:“你从河底望上去,能看出什么? ”我于是从河底望上去。河底一道长长的石脊曲折透迤,直达山顶,在青葱中显得亮丽,形象生动。
“像石龙,那瀑是石龙在吐水。”我说。
惊诧于造化的鬼斧神工,也想到峡之命名所自。一时竟恍觉颀长的石龙正在吐纳运气。仿佛这条峡谷之水单为滋养石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04 14:59)
游下寺记

杨府

丁丑仲夏,我与二、三友人慕下寺楚墓群之名,怀着寻访楚之初都丹阳的意愿,不避酷暑,从上寺原始森林景区乘车到下寺去。沿途林泉鸟鸣,其风景犹殊。怡心山水,颇涉遐思。
车过仓房镇,老远就看到了阔大的泛着晶莹绿的水面。水的气息扑面涌来,燥热即刻隐去,周身像被濯洗一样,清爽许多。岸边淘沙工人告诉我们,此处即是下寺。并指着水对面一遛儿低矮山峦说:
“楚墓群就分布在山脊和水底下。”
我打眼望去,远处山峦嵯峨,连绵不绝,拱抱着丹水水域,中间是呈长方形的平川沃野。惟楚墓埋葬之地深入沃野内部,好像人的舌苔。我推测,按古人的风水观,或许此处即是龙口了。但是,如今桑田已变沧海。
茫茫无边的湖面好像笼着一层轻纱的雾,近处却明白。晶莹澄澈,泛着墨绿,十几米以下的水草和游鱼也清晰可辨。水波一涌一荡的,日夜拍击湖岸,把山石淘洗得纹理分明、形态各异。几千年的顽石因水赋形,也有了灵性。这一带水面最阔,楚豫二省的人民就把这片浩森的水面叫做“小太平洋”了。湖的最阔处,看不见一只水鸟和桅帆,只有深绿的水。航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跋:乡土本真的回望与呈现

——读朱慧彬散文集《让我路过你的世界》

杨府 

文学发展到今天,可以说诸体皆备。诗词曲赋、随笔小品、杂文书牍、小说戏剧等,在诸种体裁中,散文向被视为正统,余则为末节。大凡人文的精神、人格的情怀、经世的策论等,都是通过散文的形式得以直观的呈现出来。古代的文人,功名多从文章来,若赞他写得一手好文章,这“文章”的指向,大抵不是指被摒于科举之外的诗词,更不是指被视为浅俗的“出于里巷”的小说,而是传统文学观念里的“文以载道”的散文。从这一意义上说,散文就是文人的基本功,历来受到重视。正因为此,写散文说易则易,而要真正写好散文,从芜杂中开出一片锦绣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散文是一种最能抒发作者真情实感、写作方式灵活的一种文学体裁。须有高度的语言驾驭能力,唯真唯美,“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毛诗序》)。设若没有过硬的基本功和一定的识见,是万难达此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观巢居笔记小说之十四:私有祟兮

 

杨府


津门地处九河下梢,物殷俗阜,人物风流。刘师即是其中的佼佼者。其拳击、绘画、文章,号称“津门三绝”。此乃俗世之风评,众生唯仰而望之矣。类于春日田畴,草色遥看,青绿满坂。而友人亲朋及与其熟稔者,则未见其奇伟也。唯见其人物个性,狷介狂傲,崖岸高峻,孤绝于三绝之上者,遗世而独立。

刘师祖上,乃河间府名族,自幼拜内家拳名家为师。后改习摔跤,师从号称“摔跤神仙”的孙登科先生。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观巢居笔记小说之十三:守在公园里的作家

 杨府 

我在北京做图书那阵儿,图书市场已呈式微之势。此前烈火烹油般的锦绣之象,已渐次沉寂,不似往日,但惯性效应犹在。观潮者和弄潮者都依然踟蹰在各自据守的沙滩上,留下属于自己的那一行歪斜不一的步履。这从每年元月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依然火爆,但成交图书寥寥、书商表情苦涩即可见一斑。

在北京的图书订货会上,我认识了号称作家兼书商的叶江川。后来又在重庆、郑州的图书订货会上,见过几次面,喝过几次酒,算是朋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5 11:53)

致蓝善清先生

蓝兄,你好!

《村人村事》系列,是多年所思所得,非一时之能成。几年前已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为特定省市所专购(即列入农家书屋采购书目),在市面上并未有售。但所得者,颇有誉。此书也曾获得一些省市文学奖项。我亦以此书为重,视其与《帝国崛起》、《观巢居小说》等,为目前所作较为满意的作品。今借助网络之便,一日一篇,俾其具有影响。也使瞩目于我者,有整体观览之效,或有一二灼见相告。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蓝兄乃仁厚者,德劭者,不以我为谫陋,多所褒扬。赏读之深,之细,很是感激;也正因为你是行家,读书作文都能福至心灵,也因此能直趋辐毂,看出拙作之不足,很是佩服。

正如你所言,注重“原生性、笔记体、平扁状”,是这组乡村人物散文的特点。村人村情,说完了事。至于“人和事的滚圆和活性,……萦绕在他们命运上的衣食住行、出言吐气都应有泥土气和锅灶的烟火”,我最初也是基于这样的原则构思和写作的,但最终发现了文章有太厚的“致密度”,就像画家作品的留白不够一样,满纸浓墨,太实太满,予人想象的空间就少了。因而调整笔触,有所舍弃。而其“原生性、笔记体、平扁状”,却是我有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书屋我的梦

——全国青少年书画艺术公益大赛暨青少年书画入藏中国传统文化书画研究院评选活动”征稿函

 

笔墨精神、书画艺术是国粹,为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展示青少年优秀书画作品,提高青少年综合素质,庆祝党的“十九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观巢居笔记小说之十二:在伏尔加河—波罗的海运河的游轮上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水路是一千六百多公里。

2015年9月,整个中旬,我都在伏尔加河—波罗的海运河上游览,乘坐的是一艘叫奥尔吉•契切林号的豪华游轮。在俄首都莫斯科河码头,船长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按俄罗斯民族招待贵宾的习俗,一位身着盛装的、健硕又漂亮的俄罗斯姑娘,端着盐和面包,在舱门口应门而立。客人依次走上游轮,手撕一片面包,蘸上盐巴吃掉。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耄耋老者,红脸,蓝眼睛,颀长的身躯,搀扶着一位满头银雪的白皙的老妇。从外貌上看,乃西方人无疑。但具体到哪一个国家,则多少有些锡饧不辨了。风烛样的年岁,犹行走在给人以无尽烟霞样的世界,我略有些诧异。我的眼睛泛着不解与友善的光芒,屡屡落在他们身上。他们一世风霜的脸,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满是祥和、平静与恬淡。他们眼睛里同样绽放出如春花一样慈祥的微笑的毫芒,正像宝石般闪耀着某一个季节深处的璨烂。老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字号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出版

 

【书籍信息】


 

书名:老字号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