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暮云望月
暮云望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38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哥哥的婚礼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海子-[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海子-[日记]
公告
本博客内文章均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允许,谢绝转载。联系方式:muyunkai@yahoo.com.cn。QQ:597851987。
博文
标签:

情感

车站

    从去年冬天到现在,由于种种事由,她必须独背着重重的行李往返于漫长的包西线上。有一两次我陪着她进了站,看着她上了车,独自艰难的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穿行,找寻一块可以容纳她的安身之地。我则在车厢外,一直跟着她,看着她柔弱的身体背着大大的包一直向前。

    她看见我了,朝我挥手让我回去。我朝她喊话,她听不见,只是不断的挥手让我赶快回去,然后继续努力穿行在人山人海。我站定在原地,不忍再看她。

    转身,良久,眼泪不争气的就下来了。我恨自己不能陪她一起分担每一个艰难的行程,只能她一人无助的前行。回去,关了灯,独自躺在床上,想着她找到坐的地方了吗?难不难受?睡不睡得好?然后,心酸的情绪就来了,无法阻挡的淹没过来。

    其实,大多数的离开,我都是不送的,甚至连楼也不下,只是帮着收拾好行李,到了时间,催着她赶快起身。

    她总是觉得我冷酷,对她不耐烦。其实,我只是不忍再面对车站里让我苍白无力的场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2 16:20)
标签:

老王

情感

分类: 云言云语

 

    老王八点一刻的火车,我赶到他等候的地儿已经6点40多了。在民乐园万达门口看3年未见的老王时,情绪里有种说不出的亲切和感动。拥抱过后,在万达广场里的随便找了一家自助餐,匆忙吃了两口,喝了几杯,拉扯了几句在哈科特的种种,瞅瞅表,已经快八点了。又疾步赶去火车站,送别。老王说:哥们,就这样了,回吧。

    

    接到老王的电话是在上周四下午,那会我正在中医院抓药,陌生的号码响起,电话里传来熟悉的东北腔:嘿,哥们,我现在宝鸡呢,星期天去西安找你去。我连忙说:好好好,一定得来 。挂了电话,我的情绪里恍惚中带着兴奋:老王要来西安了!?

   

    老王长我约10岁,以前我跟着一群年长者一直心安理得的喊他“小王”,直到回来后的某一刻,我才想到叫他“老王”更好一些。老王是我在哈科特时的同事,在巴掌大的PNT厂,我们度过了寂寞而又单纯的特殊时光。他先我一步回来。不同的是他在那里停留了三年的时光,而我只是18个月,就已经无法忍受孤独的滋味了。相同的是,在自己的人生履历里,我们同样收藏了一段别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8 15:18)
标签:

听后感

文化

 

在市场和影迷的期待下,徐大导演《杜拉拉升职记》终于上映了。在专业和非专业的影评里,自然有好恶之分,批评赞许兼则有之。作为一个最普通的观影者,在我的观点里,徐导的此番作品除了华丽时尚的场景和服装、耀眼的阵容和犀利的言语外,对于影片中最核心的剧情以及深度实在不敢恭维。当然,作为一个职场中人,面对这部我自认为平凡不过的剧情,仔细剖析,也是有它简单而又深刻的道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6 09:02)
标签:

情感

分类: 云言云语

路过必经的街角

街边的蹲坐的妇女念念有词

手里点燃的冥纸在风中翻飞

你只是匆匆路过

无法探知她独自诉说的悲伤

 

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

你无力想象今夜即将抵达怎么的时节

你只是清楚的知道

内心的孤单已经被拉扯了还很多年

很多的记忆已经远去

很多的深刻依然清晰

 

今夜 寒冷携雾侵袭

那些支离破碎的梦依旧

网罗的都是满满的虚空

醒来后的唯剩点点苍白

该怎样抵达那些遥远的温暖

该怎样卸下那些捆绑的梦

 

你只是路过

路过别人的悲伤

路过自己的悲伤

长长一生

只是路程

彼此路过彼此

彼此经过彼此

谁也无法被真正铭记

谁也无法被真正永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4 15:06)
标签:

情感

分类: 云言云语

    1992年,吕让翻过吕家村北边的梁子,再翻过一条极浅的沟地,再穿过一片麦田,再西扭东歪的走一会,在快到清水镇北中心小学的大门口时,吕让被拐弯处一堵孤零零的立在苹果园子边上的土墙上几个鲜红的大字吸引住了:“1997  香港回归”。吕让当时根本不知道地球上还有香港这么一档子事,更不用说背后那些复杂又屈辱的历史,那些都与自己扯不上干系。吸引吕让眼球的是“1997”这四个数字,在1992年9岁上小学三年级的吕让看来,1997是一个似乎很遥远的时间点,时间对于1992年的吕让来说太过于漫长和无聊,他不是一个能耐得住性子的小孩,总是绞尽脑汁的想一些法子来打发乏味的时光。想到1997,在漫长的让自己乏味的时间之外,吕让还是忍不住有点兴奋,1997年的吕让会是一副什么样子,他使了老大的劲儿去想象,结果都是还是白搭,那样的距离离他不是一般的远,于是他放弃了与想象的较量,离开了那处土墙,朝不远处的姑姑家走去。

    此后的几年,吕让多次经过写着大红字的那道墙,目的都是去姑姑家串亲戚。在路过的刹那,吕让的目光总要忍不住被“1997 香港回归”几个鲜红的大字上钩住,在上面多停留些时间,也总忍不住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5 11:03)
标签:

杂谈

有空回去看看爸爸

别让他一个人在老家

孤单的没人说话

看看荒芜的院落

给它和我们一起

设计一个亮堂的未来

然后

慢慢上路

 

有空给远方朋友写些温暖的话

哪怕只是

只字 片言

尽管如今已非昨日

滔滔不绝中却难掩失落

见字如面

见字  如面

不能忘记有过的昨天

 

有空去看看小侄女

让她记住有一个大大

一直在惦念她

看着她渐渐长大

 

多给妈妈打电话

告诉她最近的的事情和想法

听她的话

好好过日子

好好爱护家

别让亲爱的你们放心不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1 21:15)
标签:

杂谈

分类: 亲人心语
    再过几天,嫂子就要生产了。我这个准大大就要升级为了正牌大大了。想到这儿,不仅要偷着乐了!
   
    虽然以前讨论过未来侄子OR侄女对我这个亲人的称谓问题,是叫二爸爸呢?!还是叫别的什么!?最后想了想,还是叫大大好听。一来继承了我们老家的传统称谓,虽然侄子OR侄女生在延安,可得让他(她)知道自己是地道的关中人,学一口流利的关中话;二则我个人觉得心里甜滋滋的。虽然也给不少孩子当了大,可那毕竟不一样啊。尤其是每次听到二姨家孙子一口一个大大的时候,我心里就忍不住祈盼自己有个亲侄子OR侄女叫我大大就好了,那我该多幸福,超幸福。现在这个愿望终于要在不久的几天后实现了!
    
    最近虽然工作繁忙,但闲暇时想想自己要当大大了,一切的不快和疲惫都会消失不在。尤其是想到这个曾经近乎倾倒覆灭的家,现在开始人丁兴旺起来了。想想那么多艰难疼痛的日子,那么多崎岖坎坷的路,似乎都是值得的,都是没什么了。我有时在想究竟该怎么当一个称职的长辈呢!是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吗?也许都不是,至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22:10)
标签:

情感

因为老家有点事情急需处理,我才在一年之后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回去前,妈和二姨特意打电话嘱咐我说好不容易回去一趟,清明节也快到了,让我一定记得给父亲上个坟。

其实老家并不是很远,走高速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可自从我第一次离开家开始,我回家的次数就少的可怜了。家虽然近在咫尺,却似乎远在天涯。这个概念是我懂事的时候就有的,虽然彼时我还没有离开家乡,但家的概念却在种种的变故和别离中早早的消淡了,而其中最重要的原故就是家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不在了,于是,家也便不成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4 22:33)
标签:

情感

分类: 亲人心语

    姥姥今年89了,在她所生活的那个村子是最老的寿星。除了多年的哮喘外,身体没什么大的毛病。也正是伴随她多年的哮喘,在每个冬天里,都要让她倍感折磨。

   

    记得上中学有时去姥姥家,就和她一起睡在那口深深的窑洞里。整个长长的夜里,姥姥是无法躺着入睡的,她几乎是整夜整夜的坐在炕上,艰难的咳嗽声穿越了几乎整个漫长冬天的夜晚。我静静的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却无法替她分担什么。隐隐地,我甚至会担心,姥姥会不会就在这样一个令她痛苦的寒冬之夜,带着一长一短一深一浅的咳嗽声永远的离开我们呢?每每想到这里,我都会忍不住哽咽了。有时和舅舅他们说起姥姥的咳嗽,他们也都一个劲儿的摇头叹气,小舅有次甚至说:“看着你姥姥整夜整夜的咳嗽,还觉得不如她去了的好,省的遭这份罪,我们也看着难受啊!” 在纠缠的病痛面前,我们无力为一位老人做些什么,只是希望她能安然地度过每一个冬天。也许是姥姥行善积德,老天眷顾,这么多年,她却也在无数个夜里,带着无数声让我们揪心的咳嗽声安然到了今天。

 

    去年秋天,我跟二姨商量看能不能把姥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8 20:45)
标签:

情感

分类: 云言云语

    零九年了,自去年贰月份回到这座老城,整整一年的时间,我仍然没有找到期盼已久的归属感!什么是归属感呢?当我在大西洋彼岸面对着尼日尔河以及遥远的远方日复一日的沉默远望的时候,我知道那遥远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属,我确信无疑。当脚步落地黄土地上,曾经的场景夹杂着陌生一齐向我铺陈开来,一同而来的还是种种的世事中的理所当然,我没有说“不”,我只是想找到一种方式来平衡自己的年轻和理想化。

 

    你们都说我成熟了,我也这样觉得,同样觉得的还有自己的陌生,尤其当我看见镜子里那张陌生的脸,曾经的痕迹消失的太多。有很多个夜晚,我忍不住翻出相册,看着曾经消瘦的自己,定格在梦境里显现的画面。

 

    没有了漫长的雨季,没有了酷热的旱季,我回到熟悉的节气里,难改的却是未曾预料的陌生。生活只是被套入另外一个格式,像是让我生厌的数字,一样地不可躲避。一样虚伪苍白的游戏,戴上假面的笑容,时间的风阵阵而过,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如此而已。生活也许就是一个不能多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