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最新文章
暂无内容
个人资料
左岸
左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65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身份证
姓名:刘钊       性别:男
生日:1-21
星座:水瓶
籍贯:北京
现就读: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06级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一个人从人艺骑车回家,穿过那些树影婆娑就像老朋友一样的胡同,我觉得他们似乎在和我交流,毕竟这些路径我已经和他们相识20多年了。但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一个人一生中单独存在的时候有多长?没有觥筹交错,没有呼朋引伴,只是默默地踽踽独行,这要占据我们人生的多少时间?

让我们想象一下假如睡觉会占据我们生命里的一半岁月(当然是在没有那些可怕的造梦师的情况下,《盗梦空间》太写意了!),再加上站台等车,灯下苦读,闷头吃饭,脱裤如厕,都是一个人,这还不算上你偶尔打个小盹,开个小差,走个小思啥的。你可能是宅男宅女,你可能独自一个人在遥远的他乡打拼,这又是四分之一的时间。万一你是个性格孤僻且从事单独工作的人呢?比如梵高老爷子……这又是……

如此算来,其实我们的一生其实是孤独的一生,只有你自己陪伴你自己的一生。可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祖先是群居动物!我们没有剑齿獠牙,没有厚厚的粗皮盔甲,我们需要团结起来抵御外界的袭击,与人交流让我们有了进化而文明。不与人说话我们会闷死,不出入于世我们会发疯?为什么?封闭个性是违背人的天性的!这可就奇怪了,这不就成了悖论了吗?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光阴飞渡,自己从一个怀揣梦想的孩子开始变得懂得忧伤与无奈,时间的脚步回响着成长的足音,只争朝夕。大二下内容之多,强度之大都是之前的学习所不能比拟的。学期结束到宣布放假时刻,觉得生活好像骤停一般不敢相信真的可以休息了,疲惫也好像慢半拍的姗姗来迟 ……

 

                   

感谢老师,感谢同学,感谢自己

……

这个学期有三个轮次的教学单元。分别是:音乐音响小品,非现实主义表演片断,文学作品改编。可以说这是导演系4年教学中任务最重的18周,没有片刻休息,始终处在一个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

……

音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4 18:32)

 

“假如我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

  茫茫人海里无法向你倾诉最后的祝愿

  我渴望在炉火熄灭的冬夜

  你能悄然追忆起初融的残雪上年轻的缠绵”

 

 

永恒是什么?也许只是一种感觉。

在苍茫的爱琴海边,老人和狗孤独的漫步。这是一幅流动着的晚景凄美的画面,更凄凉的是老人内心无处依归的情感。于是亚历山大开始了人生最后的回忆,除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是一场商业活动,但目的倍儿健康……支持!

 

 

YAO亮相,心情不错

 


看着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Get busy living--or get busy dying.”
 
 
 
    上一次聊起《肖申克的救赎》是在一年前。那时今日一班人马还在绿色的军营里,白天站桩列队挥汗如雨,晚上卸下疲惫谈天说地。谈人生,谈理想,谈我们热爱的,也谈电影……
    军事生活封闭乏味没有自由,人渴望自由,这是我们血液意识中的不由自主,血是咸的,海水也是咸的,大海的无忌是心的向往是灵魂的所在,是那个“心我”的呼唤。
   
   《肖申克的救赎》也是一部“心我”呼唤的影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于2007年9月6日辞世享年71岁……

 

 
    得到这个噩耗是在今天中午,说实话起初还有些不太敢相信,由于此前工作挺忙,不知道他已然病危了。现在得到确实的消息,实实有些心悸……
  
   我是一个正在学习艺术的人,年幼时“附庸风雅”的爱和朋友们神侃一些其实自己都不太知道的事情。对于当代音乐时时必提“帕瓦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他们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她这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色,戒》张爱玲

 

  

 

   《色,戒》是张爱玲的绝笔之作,苍婉中有着无尽的悲凉。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8 22:27)
标签:

校园生活

随想

    假期总会让人有种满足感,时间誓死效忠,大快朵颐贪婪舌吻;假期也总会让人有种孤单寂寞,特别是对那些朋友不多的人。当远离成为一种习惯,休养生息,书和电影是我的娇妻。
  
    就要被叫师兄了,仔细想想过去的一年挺有收获的。学到的本事是自己的,无法被分享。不管是导是演,挺踏实。那就是我要的生活,狂乱而充实的生活。如果你要让我说还有什么遗憾或是对大二有什么期冀的?玩笑了阿,我挺想多演演戏。
  
    老爹,沛沛再见了。我总想找机会说。那天特别伤心,眼泪噙着,逼着自己一口一口的往心里咽。毕竟哭得排山倒海对谁都不好。我这人心挺重,他们又都带我,对我向亲儿子,亲弟弟一样,人得有良心。肺腑之言:我爱你们,感谢你们。当然还有朱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4 23:08)
   
“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粘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9 20:21)
 
在这个平凡的当口,我遇见了我...
 
 
十四年前的记忆对我来说太过遥远,就像一部意识流剧本的源启,
 
依稀,若即若离而渐行渐远。
 
对我来说那就是碎片,但我又似选择了忘却...
 
我把自己丢了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