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安平
李安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630
  • 关注人气: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新浪微博
公告

李安平,作协会员,出版小说散文评论集《第二十四桥》、散文集《旋转》《风在语》、评论集《置喙之词》。文字散见于《飞天》《黄河文学》《奔流》《延河》《延安文学》《岁月》《北方作家》《华夏散文》《牡丹文学》《连云港文学》《东京文学》《雪莲》《粤海散文》《当代散文》《文艺报》《日报海外版》等报刊,入选《非主流散文精选》《散文家代表作品选》《稻草人的信仰:天涯散文天下十年精华本》《散文年度佳作2011》《散文精选300篇》《精短散文1949-2015等版本,获第四届黄河文学奖散文奖、第二届甘肃文艺评论奖。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感谢延安文学

小说工场

腰斩/丁梦远/4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21-08-26 08:56)

惬意之城——西峰

李安平

西峰位于东经107°,北纬35°,地处董志原腹地,南北长47.7公里,东西宽34.8公里,像庆阳大地上一把打开的扇子。

曾经的小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8-11 13:24)
分类: 李安平的散文
氛 围
——《九龙》二十周年纪念

李安平

2001年的宁县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这一年的4月,全县第一次文代会召开了;10月,马莲河大桥下一具栩栩如生的龙痕出现了;12月,《九龙》文艺期刊创刊了。当然,对于我而言,这一年也是一个颇具特殊意义的年份,10月,我正式调入县文联,从事《九龙》的编辑工作。
刚调入文联,就被抽调到学教办写简报,搞了几天,还是放不下手里的稿件。这时候,权保乾主席领着我去找组织部长,权老师说,文联刚调了个人,组织部就要抽调,写材料的人那么多,那个单位抽不出个人,李安平要办杂志呢?李百选部长说,本人啥意见嘛?权老师说,本人不愿意去么!李部长接着说,那就回去好好办杂志!那一刻,仿佛有万千种幸福直往心头涌动。文联只有三个人,权老师是常务副主席,自珍是秘书长,就我一个干事。办公地点也是租住武装部的几间楼房,简陋之状无以言表。县上领导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尽快把杂志创办出来!
文代会后,征集来了许多稿件,都是手抄稿,足足有二尺多高。我的任务就是从如山的稿件中筛选出可以刊用的文章,为了公平、公正,我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5-01 20:42)

幕后

李安平

有些事不敢细想,稍一思忖,仿佛就可以听见时间像哗哗的流水,从身边迅速地流失了。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是满头的白发了。

进入文联系统不知不觉已经整整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除过在办公室的两年多时间,近十八年的时间都在编辑刊物,先是《九龙》,后是《北斗》,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把一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献给了刊物,从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一个不老不小的中年人。不但自己渐渐老去了,所钟爱的刊物也一晃三十六个春秋一百五十期了。

从接手《北斗》到现在,足足十一年了,这些年似乎有一根绳子牵着自己的神经,一刻也不得怠慢。有太多的酸甜苦辣总是不断地萦绕在心头,感觉心里一直有放不下的事情。从每一期刊物的编辑、校对、排班、印刷,一根弦绷得紧紧的,唯恐哪里出了差错,唯恐什么地方出现纰漏。有时候,校对来校对去,把人都弄神经了。一篇稿子盯得时间长了,眼睛也变花了,思绪也变麻木了。和家人出去转,也会下意识看街上的标语,那里发现了一个错别字,那里语法有问题,浑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徐建新后表现主义油画的新突破——以其石窟系列作品为例

李安平

石窟艺术在甘肃具有十分独特的地方地位,在中国十大石窟艺术群内,甘肃占据着十分显赫的位置,莫高窟、麦积山石窟、炳灵山石窟三大石窟位居其中,除此之外,像泾川的南石窟、西峰的北石窟规模和艺术价值也不容忽视。

作为一个职业油画家来说,徐建新从拿起画笔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数次地去到覆钟山下的北石窟去素描去写生,他常常望着那些被时间皴蚀的佛像而默默地流泪,他在大脑中一遍又一遍地去努力复原那些残存的佛像,然而,面对无情的时间,他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他曾发下誓愿:在他有生之年一定要把北石窟的佛像用自己的画笔展示给世人。这个誓愿深深地刻在他的大脑里,无时不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彻夜难眠。

经过几十年的艺术磨砺,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泥土上的事情

李安平

时间渐渐地磨平了我们对生活的印记,它让人迷茫,让人彷徨,让人麻木,让我们忘记了那些来自大地深处和泥土之上最美好的往事。突然有一天,当我们抚摸脚下的泥土,追逐原野上的春风的时候,那些曾经打动了我们一生的发生在泥土上的事情仿佛还未曾远离过我们的视野。

马野先生的《童年简史》,以非虚构的手法打开了六七十年代陇东大地上,一个叫唐旗的村庄里全景式的往事和生活场景。童心是最美的诗意,在作家美好的记忆深处,他始终用一颗清澈明亮的童心去照亮自己成长中的农村,去照亮那些似乎并不美好却令人留恋忘返的苦涩记忆。在作家的眼里,苦难是人生不可复制的纪录片,它充斥着人生最美的诗意,隐含着生命绽放的哲学密码。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社会意义上的孩子是不存在的,每个人从一出生,从会走路、会吃饭、会说话开始,就自觉地融入到真实的生活中,自觉地去承担自己力所能及的家务,去自觉地适应社会中的各种角色。割草,喂猪,斫柴,拾麦穗,放羊,拉粪,从这些琐碎的生活现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2-16 20:50)
分类: 李安平的散文

根系

李安平

在陇东高原的沟壑,走到沟底的崖畔,抬起头看裸露的截面,你会发现那些干瘦的枣树下面有超过树冠数倍的庞大的根系,它们深深地扎根在干硬的土层里,艰难地吸附着来自大地深处的水分和无机盐。这些东西深深地藏在大地的深处,枣树要生长就必须先扎下数倍于自己身高的根系,然后才会从大地的更深处去攫取地面生长所需要的养分。我们常常看见枣树缓慢生长的树冠,看见那些红玛瑙一样的大枣,然而,更大的世界却在根茎的下面,它往往被表面的繁华所遮蔽,其实,一棵树的一生,全靠来自大地之下的根系支撑着,它能够演绎的所有的风华全部来自地下被忽视的无法丈量的根系。这就如同一个家族的血脉,同样深深地掩藏在大地之下的皑皑白骨里,一个人的一生同样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来龙去脉,它潜藏在我们的血液里,或者像生命的芯片一样镶嵌在我们的潜意识之中,从某些无法言说的存在中左右着我们的人生。

李姓以李聃为祖宗,这似乎只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根系认同,如果继续刨根问底,寻根溯源,只能是一片茫然,其中还有许多未知的根系需要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李安平的散文

在太白

李安平

 

最先看见的是悬在空中的一轮圆月,月色明亮澄澈,水洗过的一样洁净,远远地透着一股寒凉。一连几天的雨水把太白镇冲洗得干干净净,到处都是一片通透,尤其天空显得格外湛蓝,没有一丝多余的云彩,仿佛刚从月亮下面的葫芦河水里打捞出来一般,有一种清澈明快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政府采购报阳光副刊

南梁之夜

李安平

 

夜色涌上来了,晚霞褪尽了最后一抹光亮,我们的目光还是如如不动地注视着视线之内的南梁堡子,心里像有无数个浪花在起伏着,谁也没有任何睡意。嗯,多好的夜色啊,我们都紧紧地挤在一张铁质的条凳上,屏住呼吸倾听从身边的葫芦河里传来的蛙鸣,仿佛回到了那个英雄云集的年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祖母的烧馍馍

李安平

 

清明节回老家,帮着弟弟整理杂物,在东面的粮食房的旮旯里发现了已经废弃几十年的风箱,它破旧的体壳上早已落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埃,我忍不住拉了一下风箱把手,迅速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充斥在箱体内,不觉间,勾起了我对祖母的思念。

祖母离开我们整整四十年了,她的容颜在我脑海里不知不觉已经模糊了。祖母一辈子照过一回像,可惜照坏了,照片当然没有留下。甚至祖母辞世的时候连一张遗照也没有留下来,只剩下一堆掩埋她老人家的荒冢,是我们唯一的念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