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寡人苏劫
寡人苏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5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完成一件事情之后又会有另外的事情,生生不息,劳心劳力。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云间的秘密

章老师

梦想犹存

痕迹

华科的孩子

烟缸实录

议论纵横

冷悦撒野

每一次刷新都不一样哦,很炫的

岚清风

猴子说这个人长得像羽然,江南笔下女主角哦

无谋大爷

三年四班的活宝

独孤酒剑

佛语,菩萨语

杜小杜

喜欢把自己的博客地址到处贴的家伙呵呵

秋千

陌路花开

红雪

最后的诗人

周朋

一勤奋的人,向他学习呵呵

华中有我

美女师父,天啦,重庆人都长得这么秀气吗

龙彬彬

师姐路过

lioransin

又一偷懒写诗的,但愿快点写小说哈

倾城之笔李碧华

香港最有质感的婉锋

资深实习生

李庆同学

楚鄙狂仁

网速最慢的博客,强烈建议换成新浪

发芽同学

同根生

黄胭脂

最近刚做了头发

罗圈圈

喜欢打很多叹号的同学

张悦然

记忆如此之美,值得灵魂为之粉身碎骨

城堡小妖

天天玩剑侠,快成精了

国王落娜

我以认识雷锅而自豪呵呵

fangslasher

振兴华工科技

萧如瑟

有女当如萧如瑟^_^

小椴

江湖易老

马伯庸

老顽童的奇思妙想

沧月

七叶明枝,最最锦心

沈璎璎

巫女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8-19 09:32)
标签:

杂谈

TEX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3 09:54)

好情人与好女人

有人跟我说,你适合做一个好情人,但你必须学会做一个好女人。

凭什么?

之所以你这样说是因为你还不没有成为我想象中的人,如果你是我想象中的人那我不用学也一定是个好女人。我相信人是多面的,在每个人面前会展示不同的一面。也许我觉得我们只适合这样的状态,所以我没办法强迫自己。

星座上说水瓶座的真爱有三次,三次之后就是能忍则忍。我不喜欢太忍耐别人,我目前的目标是三十岁之前挣够100万然后去一个小镇,房前是林子房后是小溪,花10万把这房子买下来,然后隐身皓首。如果有人愿意和我一起隐身,那当然最好。没有这个人也没什么,余生最充足的应该是寂寞吧,可是我与寂寞作战多少年了,一个人的寂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两个人的寂寞,最可怕的是全球十几亿人挤在一起我还是觉得寂寞。

你说他们那一对为什么毕业前吵架而我们不吵?因为我懒得去想这事情,不愿意想。我是个极度崇拜自由的人,如果你觉得离开好我不会哭着求着让你觉得负担觉得累赘,尽管有时候我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可是我知道长痛永远要比短痛恶毒,与其到若干年后我厌倦了你你也厌倦了我惨淡收场还不如保持一份新鲜水灵的回忆。我对这种事情一向没有信心,特别是在这个物质化的社会。

当然,我也很喜欢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希望我遇见的第一个人就会这样,我们就会一起老下去,可是我知道这概率太小了,别执着执着是苦,也别滥交滥交是毒。如果大家天各一方,我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你以后也不准来找我,我不喜欢去见回忆你的人和事。我对待回忆都是抛弃的,如弃敝履,我不想让自己太怀旧,怀旧的人对身体不好。

我希望再接下来的几年之内遇见一个疲倦的浪子,他和我一样,对人事已经疲倦,该吃的吃过了,该喝的喝过了,该接触的异性也都接触了,有了一定的内涵和深度,但不绝望。他就是觉得该找个人惦记了该好好计算余生了。那将是我最大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10:16)
标签:

杂谈

感谢吾爱小宝。你的存在方式何其特别。你有很多种样子,无论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无论你在或者不在我身边,都真切的存在,真实的让我的生活除了开心连郁闷闹脾气都是那么热闹而不再孤寂。

这是看某个学长的硕士论文最后谢辞的一段话。以前看一本书,书里也这样说:以后我一定要出很多书/为什么呢/因为可以在扉页写感谢我最爱的C,这样,每个看到书的人都会看见C的名字/多好/

如果真有那时候,我会双手合十感谢谁?

吴桐吧,一个寄托了我所有青春期美丽幻想的女人。

无论什么时候,我总会觉得虚无和孤独,即使身边堆满了人。

因为我们在一起能做的事情我闭着眼睛也能数出来,冥冥之中,人生总像是进入一个预定的轨道,顺着那堆代码走下去,我总觉得无聊之极。有时候,我会跟新鲜的陌生人说话,陌路人带着异域的气息,短时间之内能够唤起我对空气的向往,至少,在那段时间,我不会觉得落寞。不知道这种心态是不是水瓶座的天性,一大半的时间总是喜新厌旧,但却总是精神上出轨,不会做出实质行动。因为我知道,即使做过什么,我还是会觉得虚无,所以大多数时间,我都在原地打转,一圈又一圈。

吴桐呢,是我在最孤独的时候,发现的瑰宝。

她出现在东十二的林荫道上,灵肉俱秀。我很少看见那么不无聊的人。下雨的时候,我从东十二的灯火明灭中走过来,一株老梧桐被雷劈的开肠破肚仍然直立不倒,吴桐就在这种惨白白的夜幕中出场,我一直以为她是从那个空心树洞里面钻出来的妖精,就像《聊斋》里面的落难书生雨中遇见美丽狐妖,然后发生了很长很长的故事。

吴桐就是个很正常的人,跟那些妖啊精啊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认识的时候,她和我一样,对学校的食堂深恶痛绝,与人潮逆行的时候会觉得惶恐,但是她总是在笑,如果笑容也有颜色,吴桐的笑应该是那种纤细的果绿。

我习惯性地出没在东十二附近,有时候会教流浪狗抽抽烟,教唆流浪猫打打架,这是我看书之余的唯一消遣,吴桐就像顺着神灵的指引,一直走到我内心的拐角。从来没有人和我对话的这么顺畅,我开始相信古龙小说里写的,为什么势均力敌的人每天比剑是那么有意思,为了找到那个势均力敌的人,他们宁愿死也不愿意虚无。我把我以前不断虚无的过程比做一个不断寻找一个势均力敌的过程。太好了不行,太差了也入不得眼,中间就刚刚好。吴桐就是这个过渡人。

人生真是一个不断浪费的过程,太多的时间花在与我们并不势均力敌的人相处之中,我们不断磨合,我把你降服或者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或者同归于尽,终于甩掉之前的思想包袱昂首向前,却很难找到一个这么合适的过渡人。

最重要的是,我和吴桐一起不会觉得虚无,虚无一直是我人生之中最大的敌人,我需要一个始终新鲜的人和我一起打败它。吴桐,会不会是那个始终不寂寞的人。

在《闪灵》里面,小男孩不停地跟自己假想的住在自己嘴巴里的小朋友托尼说话,这就是孩童时期的寂寞,强尼总是会在空旷大厅里臆想出一个豪华的舞会和威士忌,这是成人受到工业污染辐射的寂寞,心理饱含阴影的人大抵是寂寞的,面对种种困境,他们无从诉说无从解决,即使面临自己最亲的人仍然无能为力。

一段感情的开始,我总是带着最美好的期望,指望着能够走出困境,到后来才发现,还是虚无,有一天,我在东十二上自习的时候,林荫道上突然出现了一颗奇怪的梧桐,躯干美丽如故,只是树干完全是个虚无的树洞,枝叶却异常繁茂,我那时就想,如果有个美丽的人,走出来,洞若观火,多好。于是,我一直给自己讲吴桐的故事,他是吴桐,她也是吴桐,我多么希望,吴桐真的存在过,以证我有个时候真实地觉得不虚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10:14)
标签:

杂谈

一月四溅二月迷茫三月未知

四月日暮五月乡愁六月迟迟

七月不归。

不归。

现在是二月,我刚从淡青色的细雨小路中走来,沿路有美丽的红棉梗,发黄的半截树桩,以及,毛毛雨洒落淡蓝墙壁,一派派印象山水。我一心留恋着这个小地方,一壶淡茶,一碗糍粑,一场雨,一个人。这样的宁静有时候成了沉沦的温柔乡,一醉不愿意醒来。

终究是到了二月,我继续着我的事情,找工作,写论文,其间延续着无数的小事情。我感觉还未开始吹响号角,进入角色,头就开始痛。考完研一棒子把这条路打死,一心奔向工作,外人的信心居然比我要好很多,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有信心,我天生是个悲观主义者,做最坏的打算,一月份的时候看到李MM说,别问了,考不上。心里就是一寒,我比她内向一点点,从来不怎么开张旗鼓明目张胆,内心却想得差不多。付出了未必会得到,只是不付出就一定得不到。考完了后,整个人陷入一种白热化状态,四处乱转。我以为对于这件事情我会有很多话说,事实上之前我已经想好了很多镜头,黑板的倒计时牌子,鼓励人的话,窗户上贴的报纸,陌生人送我的娃娃,雷锅的模拟题,六个人的讨论小组,最后是一个人的背影。。。考完后我发现我什么也不想回忆,什么也不愿意记得。白云上又开始口水战,一个网友对政治泄题说你泄题你全家都泄题时,我足足笑了十分钟,我仿佛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笑的帖子。六个月的复习,仿佛一滴汗水,被蒸发的丁点不剩。考完政治我就开始崩溃,旁人看来我是比较认真的了,我自己说只是尽到了义务,于心无愧。

二月份,回校。不经过东十二不想看那个教室不想看见自习的人。

跟找工作的人交流,默默地做简历,发送邮件。

去做头发,去买衣服,努力做个熟人,努力让眼神不那么清澈。

山雨欲来风满楼,该来的总会来,做一张弓,开始弯曲,希望毕业之前,不会折断。

昨晚入梦,梦一好友躺在冰凉的河流里死亡,陌生人化作衣袂飘飘武士,剑气扑面而来。到了拔刀的时刻,希望状态好一点,和去年暑假那样就不错,这样子,拼出去,不会太丢人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10:11)
标签:

杂谈

    

生死场

     最近鲜见人鲜言语,躺在床上,任它头晕乎乎地睡个昏天暗地,醒来只觉孤独。听着指环撞击着栏杆发出清脆的声音,那种感觉格外强烈,天地间份外静谧,只有这撞击声碎碎念念,无言谁会凭栏意了。

     忽然间想起萧红来,一个孤独饥寒的人,在大东北流浪的时候,她生了病,穷饿之际,以指划地曰,桌子能吃吗,椅子能吃吗。令人潸然。上一辈人有上一辈人的苦难,这一代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就是孤独,不是瞧不见人,而是瞧见人也是木讷,不知言语。离开人潮之后独自面对又懊恼起来,懊恼刚才怎么不多说几句话。完毕看着四遭,床单枕巾电风扇,恨不得模仿萧红说,床单能跟我说说话吗,栏杆能讲个笑话给我听吗。尤为深切。听说最近出了一个集子,鲤然孤独,意象加形容词,把孤独叫的很是响亮,很是直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10:07)
标签:

杂谈

独立

昨天打电话吵架,今天没钱发短信了呵呵。

我依赖于各种媒介,手机,网络。就是不依赖于一个人。

这样不会觉得气愤吧。

我老是觉得自己是个缺陷的人,淡漠,没礼貌,又自负,动手能力差。

一个小作业都会让我急,我还哭过,很多次。

往往在夜里,放着假如爱有天意,自己在淡绿的文档里胡写,咆哮。

我觉得自己是个很粗糙的人,经不得打磨,就开始嚷嚷。很多时候我看着你死拉着我的背,别慌。呵呵。我历来别人顺着我的时候多一些,我却乐意听从各种年长的人的敦敦善诱,如父又如兄。

我幼年四处走动,人情冷暖逐渐看透,就觉得谁接近自己谁就有利益分析,顿时觉得这人生都变作凉茶,混沌活着,只是对死者生命的延续。成人后种种不顺反倒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命运不是习惯于压迫么,那就畅爽好了。

你还记得依米兰吗?

就是沈璎璎说的那种药,在武侠《如意坊》里面。

我记得慕容苍白的脸,林如意的新月针,小桥的伤口。

在那个弥漫着梅花与酒香的神秘刺绣房里,鹿血,药王的粉,一段往事,一线秘密。

密密麻麻的飞针引线,三五个人的一生。

我们再来说依米兰,药,毒药,醉人,一点点喂下去,慢慢升到天堂。

慕容就是一个逐渐走向巅峰的人,他泡在依米兰里面,一点点优秀,一点点长大。

直至闪亮的一瞬,震惊武林。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

可是所有的人都觉得他面目相似,他武功似曾。

他会不间断的发烧,喝冰凉的酒,他以手扶额,临风撩发,千古风情。

他拿着那包粉下在鹿血里面,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依米兰,摆脱他的前尘往事。

依米兰,有时候接近真相就是死。有时候某些东西欲罢不能。

那你怎么选择呢,靠依米兰纠缠着活下去?还是一场大火尘归尘土归土?

如意坊最后化做黑白蝴蝶,烧毁了。

林如意应该是最开心的,她喝下鹿血的时候,很开心的说,终于不用给你换血了,我累了。我印象中的林如意是一个身影单薄的剪影,玄酱色,小小的身体,血脉清晰可见,脸色惨白的吓人,一钩一钩的新月针,缝出惊天秘密。

依米兰,就像醉人的风月,你想爬出去,又禁不住沉沦,它是你身体必须的。

离了它,只有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10:04)
标签:

杂谈

有人说,听彩虹可以听得哭起来。

我默默地听。

已经不想说什么了,我想我永远是个死不瞑目的人。

我知道事情会这样子我知道这个结局,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去控制它。正如一个人看到他日后命运的轨迹感到悲伤却没有办法避免。

很多时候,我都怀疑自己可能会成为NANA,两个人,不论男女,很多时候在一起,感到温暖,可以大笑,可以说脏话,你明白我,我明白你,一起做事情,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微笑安然。

这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呢,互相陪着,不离不弃,你可以去找别人,我也可以去找别人,但是我们心照不宣,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或者我就是你,你自然也是我。

我抵死不承认寂寞,本来就不寂寞,我可以静静地坐一整天,看书看花看落日。能够这样安静的人怎么会寂寞,我还是希望有一些字会在幽蓝的屏幕中跳出来,跟我说晚安,我喜欢的人跟我说晚安,不要习惯性的跟我说。兄弟是不会说晚安的,兄弟只会在流血的时候跑过来骂着,你这么逊啊,老子来帮你吧。有些感情,我还是能很明显地辨认出来。

我在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总是积极的寻找办法来解决,比如06年以后我一直相信找个平和的男人嫁掉是解决桀骜的唯一之道。你们不信么,安妮宝贝一直在说这样的故事,某个女孩年少时感情激烈,出没歌舞之地,试着各种爱情的水温,她拿刀割自己,过黑白颠倒的生活,最后还是嫁给了一个平和的男人,平和是救她的光。沈婳婳也写过,女孩子跟男孩子在一起十年,后来终于由于各种原因分开,女孩子走在北京街头,一个眉目清凉的男子走过来,跟她说,嫁给我吧。女孩子走过去,摸摸他的肩膀,很瘦却很结实。她觉得他很平和,于是她放心地点点头。

……

我看过很多这样的故事,也写过很多这样的故事,我一直觉得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平和的人总是宽容的,内敛的。今天,我要否定我的看法了。也许平和的人是三十岁以后的人,也许三十岁以后的人才会明白,眼前这个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遇见的人们仍然很年轻,仍然会想要温暖,而那些温暖,是我怎么试图也给不了他们的。我从小就是杂草,我用很少的钱,我没有逻辑,我冷漠,我不明白化妆,我不弄头发,我不穿过于女性的衣服,我不麻烦,我不吃西餐,我不看西化电影,我不做很多事情,没有人和我待得很久。我有自知之明。

我也很神经质,我有疏离感,我自恋,我希望不用语言我喜欢的人就明白我,我说很少的字,我有很多面,有时候我很扯,有时候我有很文青,我脑子里会唱很多不同的歌,唱着唱着我就会忘了身边的人,一味沉浸到脑子里面去,我的脑子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会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我的未来我在做市场我不停地喝酒我搞定我的对手,我总是想象着我很拽。

其实我很逊。

不用你们说。

有时候我想如果我妈妈把我生得面目平庸,或者满脸痘痘,或者像非洲人,这样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这样我就不会遇见那么多人了。这样那么多人就不会注意我了。我可以和他们做朋友,作很好的朋友,我知道我善良我很讲义气,这样就不会当我讲义气的时候别人会想歪了,这样我就会不寂寞了。

我也不会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了。

做一个寻常心态的女生是件幸福的事情,整天想着怎么变漂亮的女生绝对是很可爱的,没什么心思,男人喜欢她的单纯,她也会给男人所需要的温暖,各取所需,不会弄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所以说,二十几岁的时候,找个平和的人,找个适合的人,不是二十几岁的人想的事情。

那么我该做什么呢,我也许很寂寞啊,没有人跟我真心说晚安,我睡觉都不踏实。

有时候,我真想说,你们都走吧,真的,别让我翻脸,我们不能做朋友吗,很好很好的朋友,我陪你走很久,你也会陪着我,我们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安心。这是不是朋友呢。

在我的概念里,这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倒有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老头子,你说明天会下雨吗?

会吧,怎么呢。

没什么啊,这样静静地跟你说话,真好。

这样静静地看着你,也很好啊。

我自己想着这段对话,我自己想着那个面容模糊的老头子,突然笑了起来,也许我真的很老了,老是想着这种很淡很淡的对话。

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情吧,年轻有时候是件可悲的事情。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09:55)
标签:

杂谈

                              绿色能媒

      看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的时候,剧中反复提到一个词,能媒。

      能媒是什么呢,是关于莉莉周的光,热,源,它有各种颜色。

     我突然觉得我自身很多东西变化起来,学习的状态终于恢复,不用无所事事了,真好。看郭庆光的传播学曾经看得无比痛苦,汉化的麦奎尔的大众传播学依然是深奥难解,我没有任何笔记,唯一听过的就是申凡老师的一节课,唐志东老师的大半课,课本还是本校出的简易版本。突然让我看郭庆光的课本,觉得各种概念都难以理解。

      看一到七章虽然能看懂,觉得无聊,讲各种概念,什么叫传播,什么叫信息,拉斯韦尔,香农等各种模式,讲到组织传播群体传播更是无聊,我恨不得把书扔了,传播倒真是枯燥了,在翻看前辈看书心得的时候,有人提到前面七章全部是概论,看后面的才有挑战。

      于是我就去挑战了。后面开始讲源流,什么批判学派,经验学派,门派林立,各种门派又有小分支争斗,待我翻到议程设置,把关人的时候,我顿觉的理论的伟大,先人随便的牙惠顿时都变了经典,再看到麦克鲁汉的怪论,媒介既讯息,媒介是人的延伸,甚至把一段公路一段铁路都拉到媒介里面的时候,我开始想到中国古人所说的天人合一上头去,万物混沌,一切皆可化为尘土,牵牵绊绊,照样可以绕到媒介来,或者别的名字事物也未尝不可。

     看到沉默的螺旋,培养理论,觉得后者很难理解,到现在我还是记沉默的螺旋记得清楚,发现美国很多传播学的研究都会研究到民选的事情上,研究投票数据分析就鼓掏出一个伟大的理论来了,这种实证主义精神值得学习。

     这几年考试比较注重批判学派了,传说中更看不懂得石义彬的书我已经不会挑战了,有时候中国人就喜欢把简单的东西弄的复杂,有时候翻看英文原版的专业书,专业论文,觉得别人做的真是通俗易懂。不挑战那本很难懂的书是因为我自己的目标变了,思来想去还是按照目前的复习进度好了。

我想,像莉莉周一样,我也有了能媒,是绿色的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8 09:51)
标签:

休闲

                                      声声慢.扯

      我越来越迷恋这个字,扯。一字道破玄机,说尽浮躁。

      仔细一想,自己没真正学彻底,似乎每时每刻我都在干乱七八糟的事情,上中文的时候看各种市场资讯,把各大公司的竞争看做行棋,SP,竞价,促销展台横幅常用的招数用的还不过瘾,还要闹整合,于是有好戏看了,超女快男,我跟着看热闹,翻看各种帖子各种文章,自己见得,却没多少体会,要是实战,自己能出几分谋略?

    我后来对I字母开头的书签号图书保持敬而远观的态度,一看就会陷进去,如若不看,那就听歌看新闻看帖子算了,这样也能知道,还算有格,正如我现在听的《扯》:那么会扯去扯铃/扯多你就会上瘾/扯你最善变的表情/我的解释请你务必要听/那么会扯去扯铃/却扯不出个命运/扯你最善变的表情/嘿你这样说我有一点伤心/。。。扯扯扯,整个时间尽是扯,我历来认为时间是最厉害的东西,翻云覆雨,红颜老去,英雄迟暮,皆是时间扯过的痕迹。

     我过的很慌张够扯,赶各种课,课讲的无聊也要去,谁叫你不上课就有罪恶感,上课就像买菜,时间就是新鲜水灵,跟着时间挑课挑菜,书本哗啦啦的翻过去,没留下几个字迹,净是去听扯,还要承认这是大学教育。扯得确实很过瘾,扯了就过去了,没什么痕迹。还要接受别人扯你很傻。

    我看这整个就一乱世,我就是以乱治乱的那个人,说水瓶座今年过的比较累,运气不好,过得累还运气不好,信了你的邪,给我一团麻别以为我找不到出口,麻也是要扯才成线的,线也是要扯才成衣的,我可是被拉扯到大的,虽然不负当年的凶猛,也还是行过军打过仗的,半部论语治天下,半副心力也能应付这些扯事。

    敲门敲敲门/基本礼貌叩要先问/离开也不随手关灯/生活习惯真有够混

    敲门敲敲门/简单动作叩也不等/你看来虽不像坏蛋/但做事做人却很蠢

    真够混的,我感觉这样下去不对了,心态不够稳,还不如上学期。以一种无赖的姿势咄咄逼人,叫嚣着你们放马过来吧,我不怕,一切都会过去。我自己都要骂自己是傻子,傻子你还忘了抄起刀子去战斗呢。

我历来喜欢把东西看作战斗,不好,太尖锐太扯,太平盛世啊你不会粉饰下,其实只要温柔点一切都会变得很幸福。很多时候我会急,一急就睡不着,头痛,像咬到一把毛的狗。我不做雅人好多年咧,暂时忘了那些虚无缥缈拉,实战实战,记得实战,跟老天拼了,记得拔下浴血的刀头。有点风度,面对敌人记得要微笑,该死该死,又用敌人这个词,众生吧,愿众生早日接触苦难,太大慈大悲了,太扯了。。。

不过,《扯》还真好听,这专辑就应该叫扯才对,扯铃哦扯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20 11:41)
标签:

杂谈

                            忆老宋

    今天去中商平价户部巷,突然想起老宋来,不久前还在这里一起吃鸭血的,一小碗鸭血,辣,拌着刚炸好的黄豆。好像就在昨天才发生的。

   记得这位老人家和我一样比较喜欢饕餮,五色陈杂的堕落街,东园百景园集贤楼,亚贸的麦当劳,小田园的鱼丸,最远的当属他骑行凤凰带回的扒鸡。扳指一数,还蛮吓人的。

    这老人家吃不得辣,一吃辣脸红脖子粗,偶尔喜欢鬼马装疯,以前吃鸭脖子时候,我问他辣不辣,他立马作出呼吸不畅的样子说辣死了辣死了。老人家喜欢喝汤,吃肉,从江西老表的汤罐一直喝到小桃园的鱼丸汤,估计是养生的习惯了,让他出去买烧烤买麻辣烫必定买里脊肉和肥鱼。老人家喜欢看教授说的养生之道,且对其言听计从,老教授说每天一杯葡萄酒抗衰老,他立马把这条信息告诉他爹妈。老教授说螺旋澡可以补充ABCDE,他立马从淘宝上买了几罐,还分了我一罐。

    老宋待人极好,记得去年十年一遇的大雪中,我烧得浑身没有力气,去医院打点滴,老宋很自觉地陪打了几天,每炖好酒好肉的供奉着。后来我好了等着考大二的考试的时候,寝室冷的不行,我就每天打个黑校车去他实验室里吹吹空调扯扯白,很开心啊。

老宋去北京工作了联系得比较少,我问他第一件事是买躺椅没有呵呵,他说不用买了,吃饭花太久不用午睡了。不知他还记不记得老教授说过午睡可以抗衰老的话来。

     旮旯零碎,不成片段,以此纪念,聊以慰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