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娥眉刺客
娥眉刺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5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1 04:37)
标签:

杂谈

【北京怎么啦?丫你他妈糙行!别他妈的来啊!得得得,你丫有事说事,甭给老子绕绕弯。嘿,狗逼,逮谁瞅呢你?】  “对,没错,就说你呢!你还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原本一老实巴交的人,现在学会耍猫儿腻了,见天儿皆当街晃荡打油飞,时不时的整出点汤儿事,再不就是胡吃闷睡。你自个儿照照镜子去,好嘛,活的越大越抽抽儿,整个一嘎杂子琉璃球。成天逮谁跟谁扯皮不说吧,办事也没个准谱,交待你屁大点儿的事儿,你说你放了我几回鹰了?和着我那点儿吐沫星子全打了水漂儿了!你瞧你平时那个德行,样儿大了你!装的人五人六儿的,还挺象那么回事的。实际上满肚子的幺蛾子,除了整天游手好闲,要嘛就是鼓捣点儿嘎七马八的事儿出来。要是结识了个有点儿来头的,好嘛,你拉多晚儿也得老着脸死命的巴结上。实在闲的发慌,也是跟那帮小混子起哄架秧子,打联联。走在街上看见个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0 11: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54)
 第 卅 九 章
 

    我和郭薇是最后离开牛村的,不是无法离开,而是我不愿离开,能拖就拖,表面上是出于曲记者可怜兮兮地挽留,让我陪他共度难关,实际上住在牛村招待所可以食宿免费,虽然没了以前的大酒大肉,但有食堂提供的盒餐,一旦离开,就说明免费的吃喝拉撒到此结束,还会落个“不义之名”,因为这种境况最适合现在的我,目前举步维艰,走出牛村就意味着要处处花钱,招待所有鸭绒被、有彩电和空调,还有卫生间,真希望牛村能这样把我圈一辈子。
    郭薇也始终留在招待所,甚让我怀疑她莫非也有和我相同的背景,后来她很纳闷地提出,说姜哥你为何不离开这儿。我说曲记者现在孤独无援,不愿让我走,非常可怜,做人嘛,就要大慈大悲一点,有始有终。郭薇说导演都跑了,所有人都走了,再说你又不是牛村监视的目标,牛三和姓曲的自食苦果和咱们不相干,要不是陪您,我都没脸再呆这儿了。我愕然一惊,原来这丫头竟是默默地在此陪我。
晚饭过后,一名全副武装的保安团战士向我下了逐客令,让我明日离开。次日曲大记者泪如雨下地扶栏遥望,如同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42)
 

第 卅 二 章

埃丽娜和谷桓正二两位国际友人分别约我中午一道吃饭。先不说埃丽娜,让我纳闷的却是和咱们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走出来的谷桓正二,不知这小子怎么得到我的手机号码,手段简直神出鬼没,我想此人若能好好培养,将来没准能成一特务骨干。
我回复谷桓正二说中午要和一位波兰朋友谈桩进出口的买卖,晚上恐怕也难有时间,只能等明天再联系。谷桓正二说你这位朋友我一定会交的,我说甭再乱交了,目前举国上下正紧锣密鼓地扫黄打非,你们地方上抓得更严,不管你是来自帝国或是其它王国,只要逮着就圈进号子里。谷桓正二只是嘿嘿地笑。
听说后海的“厉家菜馆”特有名气,许多的世界名流都到那儿刷过牌,比尔·盖茨还曾在馆子里喝冒了顶,一时名声大噪,各类食客纷至沓来,生意异常火爆。
为了避开进食高峰,十一点不到我和埃丽娜就赶到了菜馆,选了一间雅座,泡上一壶观音王,相互对视无语。
埃丽娜首先打破沉静:“为什么总盯着我?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埃丽娜很是讶异,“有什么好笑的?”说完,看了看身上,又摸了摸脸。我依然笑道:“不是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41)
 

第 卅 一 章

龙华宾馆靠近北三环,前一阵子因为成立剧组,周宝生曾被安排暂住此处招募演员,当时他和张丽琼行苟且之事还险些被我捉奸成双。包括经理在内,宾馆人员和我比较熟,此处和鲁明开的客栈相差无几,客源不是很多,我入住三楼的标准间,房价五折优惠,外加早餐一顿,每天六十块钱,房内设施一应俱全,而且一年到头都不用担心会有新客进来同住。
余德馨浑胀的脑子经过一夜的沉淀,或许冷静了下来,感觉情况不是很妙,于是一大早就打电话说他姐急需用钱,只用一天,明天下午再把钱返还给我。
我想这小子简直是在与虎谋皮,江湖有言:招子不亮,吃亏上当。便说自己正在去往内蒙的车上,何况已花掉了三千块。余德馨有些急,说这钱是救命钱,千万不能再动,到了目的地赶快把剩下的一万七汇过来,花掉的三千自己再想办法补上。我说你小子是吸奶的孩子,昨晚上怎么不说,把钱汇给你,老子在外当流浪狗?余德馨说那你再留五百块。
我想你他妈的说什么都晚了,你小子是报应,咎由自取,算缴了学费。
自从余德馨的电话打破房间的安静,不久后手机开始忙碌起来,先是枪手甲,随后是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39)
 

第 三 十 章
   
自从余德馨得知我即将拍片,介绍我给中央台做节目的事儿再也不提,似乎还怕我去公司要那份本来就没有的节目编程材料,打电话让我直接在一家建设银行等着他。
立项书我是费了两大车的嘴皮子才从赵顺艺手里要来,又复印了两份。余德馨这狗小子是个不见兔子不放鹰的主儿,满脑子竟琢磨怎么剐别人的油水,最后的结局就是把他自个儿也栽进去。我想此次骗这厮的钱也算是平衡,他给我废了一剧本,我得把损失找回来。
从建行到余的公司不足一里地,这孙子却破天荒地打辆的赶来,于此獠而言,端为奢侈。
我把复印件亮出来给他过目,余德馨说你怎么没拿原件,我板着脸说咱俩要不是多年的
哥们,你送钱给我也不要,我有立项书到哪儿化不到钱?
余德馨一笑,“不是,我就想看一眼。”
我把原件拿出递给他。余德馨似乎在对人民币进行真伪鉴定,“怎么签订人不是你?”
“这事我不能轻易露面,原因你应该知道。这次赵顺艺投三十万,我投七十万,我们俩单独还签了一约。说句心里话,我想自个儿单做,可就拿不出钱,没辙。”
“制作费用有点高。不过也没什么,投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38)
 

第 廿 九 章

赵顺艺打算向我借款二十万,说有急用,被我再三追问下,才知道他有一本子竟然被电影频道刚刚立了项,打算自个儿单做,但资金不足,就缺一二十万解决不了。我说这事没问题,但我必须参与,三七开或二八开都成。赵顺艺起初不乐意,说已有了合伙人,我说那就帮不上忙了。这小子没了辙,于是咬牙同意,说两天之内必须到款,否则车走不等人。
我想要是在三天之前,马上就可拿出钱来,现在却是身净如洗,鲁明这小子有钱但从不外借,他若知道真相,绝会以个人的名义把钱送去,来瓜分一杯羹。新世纪影音公司的掌门丁熠晖有钱,家资数亿,就是拉不下脸向人家张口。我搜索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我想本人离开你曾雪菲,也同样饿不死。

廊坊的地理位置应该不错,上达北京,下通天津,夹在两座国际大都会之间,令人遗憾的是没有跟着京津两地发展起来,当时整个市面显得车冷人稀。前不久传闻北京要把廊坊吞并掉,廊坊的父老乡亲都乐得屁颠屁颠的,以为就快变成首都市民了,可过了多年仍还这么掉着胃口,目标总没实现,倒是被闪了一下。
张文逸这小子有点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36)
 

第 廿 八 章

我对河东宾馆305房间情有独钟,我这次又让鲁明安排305。鲁明说我真够牛掰的,放着魅力十足的富婆在家闲搁着不用,敢情又是跑出来打野,说曾雪菲不久前来过这儿,让我有个思想准备,甭到时候连累他。我说这次不像上回,是正事,专来讨论剧本的。鲁明说甭扯淡了,我也算一半拉儿圈里人,哪有什么正事,都是屌事。我说待会给你也弄一个,鲁明晃着爪子说得了吧,省给你用,哥哥十年前就用绳子扎上口了。
三大枪手把剧本《麻辣王子》的打印稿和电子稿送来后不久,我看也没看便把王军叫来。
王军来到只略略翻了几页便对本子极不满意,怨丧着脸色说你小子肯定找了不少枪手,先不说本子的风格和创作水平,就说时间,四十天结束四十集,不把人熬得吹灯拔蜡都算超人。我说算你有眼光,先别忙下结论,你得细看,不能盲人摸像。
王军有些不高兴,拉着脸说:“看什么看,我虽不是编剧,但能瞧出剧本的优劣,看几段话就知道肚子里是啥货色。您瞧这台词,跟他妈小学生写作文似的,一股奶糊子味!我说你老弟成天都想什么呢,咱是干正事的,不是小孩做游戏玩家家!我怀疑这本子你连看都没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5 08:32)
 

第 廿 四 章

我和曾雪菲从交警大队又被专车接运到公安局,一路上数辆专车鸣着刺耳的警笛,打着严肃回避的官方招牌,风驰电掣。我想如果车速再能放慢一点,前头再有两排摩托车开道,便可造成某邦元首访问北京的假象。
待询问笔录、签字画押等等工序了结之后,暂被请入一间闲房待命。不久一小女警送来两份盒餐,如一哑巴,搁下盒餐转身就走。
我看了一眼搂着包在沙发上闷坐不语的曾雪菲,“吃吧,还愣什么愣。”
曾雪菲半晌才说了句:“吃不下。”
“不吃到下半夜就饿,凑合着吧,人家反正不可能再去昌平滇菜馆给咱炒俩菜送来。”
曾雪菲仍是一语不发。我清楚她此刻的心情,焦虑,恐惧,担忧,急躁,烦闷……
“放心,没什么大事,即使有事,也没你的事,人是我打的,你顶多犯了个违反交通的错,罚几百块钱也就万事大吉。”
“你的事是谁的事?难道不是我的事?”
“那你说怎么办?绝食?你一绝食公安局就放咱们俩出去?”
良久一阵,曾雪菲担忧地问:“你觉得那两个人被打得会怎样?”
“不好说。”我又默愣一阵,“第一个家伙有可能当场就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