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缘槐居主
缘槐居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722
  • 关注人气:1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肖波,供职于河北省滦南县文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杨三姐》、《告状之后》、〈秦桧〉、中短篇小说集〈良民魂〉、散文随笔集〈凡人纪事〉、〈缘槐琐语〉等作品十余部。
我的邮箱:luannanxiaobo@126.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联谊会链接会标

欢迎光临《博客文学联谊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3-23 16:35)

2

 

传播者觉得,一个特殊皇帝与一个普通作家挂钩,旧时代与新时代一环扣一环,紧密连接。光绪毕竟当过皇帝,能够与我平起平坐,谦虚谨慎了。便说,你是你,我是我,还有他是他,称谓谁也改变不了。

光绪却说,坐上龙椅以后,我不是我了。

传播者不解:莫名其妙,我是自称,所谓“我”,不是你呀!

光绪解释:因为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丞相李斯建议,“朕”为皇帝专有的第一人称代词,来自“天下皆朕、皇权独尊”之义。老调重弹,我当皇帝的时候,自称为“朕”。刚才对话,自称为我,觉得别扭,不如恢复当年履行的三十多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8 18:30)

开场白

 

天上没有天堂,地下没有地狱,一个人气绝命亡,灵魂出窍。人从何处来,再到何处去,叫做托生。命运千奇百怪,来自报应。我的魂魄找不到合适的人家,只好在天空大气中悠悠荡荡,审视着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

我是谁?

嗨,我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不是当代人而是近代人,不是女人而是男人,不是汉族而是满族,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具体。真名实姓,我不姓张,也不姓李,名字比较啰嗦,叫爱新觉罗••载湉。

望文生义,“爱新觉罗”的含义可以理解是喜欢新鲜,感觉应该张开罗网。其实这是汉族文字的曲解,将满语的发音嫁接到汉字了。实际上,“爱新”是金子的意思,“觉罗”是祖先居住的地方。以高贵神圣的蕴含当做姓氏,顺理成章。我的名叫“载湉”。因为先祖乾隆皇帝以辈分“永、绵、奕、载”排列,先祖道光皇帝接续,以“溥、毓、恒、启”排列。且不说“载”那个字,起码“湉”字比较罕见,其中也有讲究。唐朝诗人杜牧曾经写过“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8 14:24)

开场白

 

天上没有天堂,地下没有地狱,一个人气绝命亡,灵魂出窍。人从何处来,再到何处去,叫做托生。命运千奇百怪,来自报应。我的魂魄找不到合适的人家,只好在天空大气中悠悠荡荡,审视着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

我是谁?

嗨,我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不是当代人而是近代人,不是女人而是男人,不是汉族而是满族,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具体。真名实姓,我不姓张,也不姓李,名字比较啰嗦,叫爱新觉罗••载湉。

望文生义,“爱新觉罗”的含义可以理解是喜欢新鲜,感觉应该张开罗网。其实这是汉族文字的曲解,将满语的发音嫁接到汉字了。实际上,“爱新”是金子的意思,“觉罗”是祖先居住的地方。以高贵神圣的蕴含当做姓氏,顺理成章。我的名叫“载湉”。因为先祖乾隆皇帝以辈分“永、绵、奕、载”排列,先祖道光皇帝接续,以“溥、毓、恒、启”排列。且不说“载”那个字,起码“湉”字比较罕见,其中也有讲究。唐朝诗人杜牧曾经写过“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9 06:05)

探讨与演变

肖波

多年来,传统戏剧在京剧中剧目叫《铡美案》,在评剧中剧目叫《秦香莲》,内容基本一致,大同小异。这个题材不是神话,不是传说,而是历史的故事。但是,这种事件任何朝代不能出现,能够流传,在于民间的文化底蕴丰富,认识程度浅薄。因此,有了探讨的必要。

正因为如此,对这个题材笔者推陈出新,加以演变,使观众的社会观念、欣赏水平有所提高。

本文以“探讨”和“演变”的两个角度阐述。

故事简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8 04:25)

第八场 公正结局

【公堂。

【包拯上。

衙 役:升堂——

包 拯:(唱)今日升堂非同一般,

官对官官审官粲然可观。

烫手的山芋有硬有软,

捧在手上又辣又酸又甘甜。

将原告被告立刻传唤,

是非曲直总会一目了然。

(白)老丞相王延龄和驸马陈世美上堂落座。

【音乐中两人上,分坐大堂左右。

包 拯:老丞相王延龄是原告,为民请命替秦香莲状告驸马陈世美,本人受到圣上钦差,审理此案。

王延龄:(唱)老朽光临乃是为民请命,

替秦氏状告陈世美云散天晴。

包 拯:(唱)此言是否有理据?

状告驸马是何情?

王延龄:(唱)陈世美考中为魁首,

单身尚未结婚已申明。

皇族公主能迎娶,

胆大妄为蔑视朝廷。

他本来娶妻生子十数载,

一段姻缘脑后扔。

犯下了欺君之罪不可赦,

违反大宋法律第一宗。

数天后,

原配带领儿女来求助,

陈某不仁不义竟然发疯。

指派随从韩琪杀妻灭子,

便是罪恶滔天第二宗。

特建议,

此乃一桩铡美案,

严惩不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7 04:16)

第七场 嫁祸于人

【客厅。

【王延龄桌前练书法。

王延龄:(唱)书法名曰颜筋柳骨,

造就新体不能含糊。

光阴似箭白白虚度,

美酒饮罢仅仅是一壶。

【韩琪、公主上。

韩 琪:(唱)行凶未遂巧遇驸马,

六神无主让人抓瞎。

公 主:(唱)老丞相心眼多会算卦,

到底该欺该瞒还是该压。

王延龄:你们结伴而来,所办之事进展如何?

韩 琪:唉,太倒霉了。

王延龄:怎么倒霉?

韩 琪:昨夜在尼姑庵破门而进,想不到夫唱妇随,陈驸马与原配结发亲热在一起,我只好找了借口,畏畏缩缩退出来。

公 主:韩琪回来后,向我禀告了前因后果。

王延龄:陈世美太不像话了,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竟敢到尼姑庵,简直肆无忌惮,道德败坏。

公 主:这件事故意让我吃醋,也是欺人太甚。

王延龄:陈世美当状元,我当了媒人,本想行舟顺水,旗开得胜,想不到老朽越来越被动了,走了下坡路。

公 主:姜是老的辣,老公公怎么没有办法?

王延龄:(唱)看起来陈世美顽固不化,

他觉得秦香莲才是一朵花。

我本是好意公主另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6 04:09)

第六场 破镜重圆

【尼姑庵。夜间。

秦香莲:(唱)尼姑庵落发受戒新天地,

苦读经文恪守戒律。

追荐亡灵祈冥福,

静坐修行消灾延寿是主题。

子女寄养上私塾,

学而优则仕有天梯。

陈世美终究讲情义,

食宿接济让我生生不息。

【陈世美上,微服私访。

陈世美:(唱)情真意切割不断,

微服私访秦香莲。

【陈世美敲门。

秦香莲:谁?

陈世美:香莲,是我。

【秦香莲开门。

秦香莲:你怎么来到此处?

陈世美:夜间特来看望。

秦香莲:我到了这种境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随遇而安了。你我的穿戴多有变化啊!

陈世美:身不由己,我是乔装偷偷来的,唯恐公主知晓。

秦香莲:当了驸马,胆子越来越小了。

陈世美:香莲啊,你听我说。

(唱)我娶公主并非独立自主,

全凭老丞相引诱逼迫上了钩。

皇姑曾是儿媳卸下了包袱,

拉拢我成下属便于监督。

常言伴君如伴虎,

无可奈何只得写了休书。

倒数五四三二一,

正数一二三四五。

胸膛里的纠结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5 07:44)

第五场 策划行凶

【王延龄客厅。

王延龄:(唱)花甲垂暮并非当年勇将,

开国元勋趾高气扬。

吃的是山珍海味乃盛宴,

穿的是绫罗绸缎两袖长。

住的是雕梁画栋很壮丽,

即使放了一个屁别人也说香。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老朽理所当然享受时光。

【公主乘坐凤辇上。

公 主:(唱)被老公公撵出去上了当,

下嫁状元竟然没有名堂。

今日特来算算一笔账,

日子越长越觉得太冤枉。

王延龄:(唱)改嫁应该是幸福吉祥,

老朽欣慰青春发出光芒。

难道陈世美仍然不如意,

是不是你的眼光太高太强?

公 主: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王延龄:怎么有了此话?

公 主:他知我知,连开封府尹包拯也知道了其中的奥秘。昨天,我们三人互相交流,完全一致。

王延龄:到底出了什么事?

公 主:(唱)陈世美是一个男子汉,

表面上风流倜傥是外观。

夫妻情淡薄态度冷淡,

骡马行在路上不能驾辕。

老丞相对此如何论断,

空守闺房我向谁言?

王延龄:(唱)旁敲侧击明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04:22)

第四场 京城寻夫

【二幕前。秦香莲与春哥、冬妹上。

秦香莲:(唱)千里迢迢跋山涉水,

带儿女到京城寻夫。

遭遇瘟疫天灾人祸,

村村戴孝伤心啼哭。

一年中公婆相继去世,

如在水中上下沉浮。

陈世美虽然写了休书,

抚养春哥冬妹也应付出。

期盼着对面锣当面鼓,

通情达理不为贪图。

谁享福,谁受苦,

全靠念书不当大老粗。

人生地不熟怎么问路?

应该到官府才知道一清二楚。

春 哥:娘,爸爸住在哪儿呀?

秦香莲:官大住官府,门面有把门的衙役。

冬 妹:娘,这里是哪儿呀?

秦香莲:这里是京城,叫开缝,我觉得,意思是衣服开了线,可以用针缝上,又开又缝。

春 哥:娘,你说错了,千字文里有“户封八县”的话,开封不是缝衣服的缝,是封官许愿的封。

秦香莲:唉,你爹识字,我不识字,听话听音,不说缝衣服,不说封官许愿,刮风下雨还有风呢。

【韩琪上。

韩 琪:哟!模样见过,你是陈驸马的秦夫人呀!

秦香莲:哦,原来是韩随从,狭路相逢,巧遇了。

韩 琪:是何缘故到京城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3 04:23)
标签:

情感

第三场  坐怀不乱

                         

【驸马宫中。

陈世美:(唱)当了驸马心中不顺畅,

              好像是倒插门入赘脸上无光。

       五味杂陈不知啥滋味,

       好比身子掉进了大染缸。

       交往缺乏情义如此现状,

冷漠没有温雅却亚如冰霜。

头颅架在了脖子上,

       左思右想空空洞洞成了皮囊。

【韩琪上。

韩  琪:驸马公,开封府尹包拯求见。

陈世美:请进,请进。

【包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