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每天上下班回家都要路过这个地方,国家图书馆,也都是沿着脚下这条小路穿过国图的大院,或去单位,或去地铁。
今天走得晚,夜色里的国图很美很安静。高高的大红灯笼,还挂在墙头,仿佛春节依然。书卷般造型的建筑,从一本本书一样的窗户,透射出淡淡幽静的光芒。
每次走在这条小路上,都很静,静的能听见树叶的摇动,能听见楼内读者的呼吸声。
沿着这条小路,已经走了很多年,今年9月可能会是个结束,告别这条小路,开始新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4 18:03)
标签:

杂谈

 

山园小梅二首

宋代: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剪绡零碎点酥乾,向背稀稠画亦难。
日薄从甘春至晚,霜深应怯夜来寒。
澄鲜只共邻僧惜,冷落犹嫌俗客看。
忆着江南旧行路,酒旗斜拂堕吟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代区域地质填图技术方法体系构建与示范
        由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所王涛和地质力学所胡健民研究员为首席专家的研究团队开展的基岩区和特殊地质地貌区地质填图试点,开启了专题地质填图先河,解决了一批关键地质问题,产出了一批高质量图幅,在国内外产生一定影响。该项成果编制了6种基岩区、9种特殊地质地貌区填图方法指南,修订了区域地质调查方法规范(1:50000)、制定了覆盖区区域地质调查指南(1:50000),成功构建了我国新的 1:5万区域地质填图方法体系。它倡导现代区域地质调查要以地球系统科学和板块构造理论为指导,充分利用先进技术,开展多学科联合调查,以满足国家重大需求,解决重大基础地质问题。这些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9 18:54)
标签:

杂谈

 

我们家的小孙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7 12:00)
标签:

杂谈

 

过年这几天,小家伙每天都要让我带他出去看旗。其实他也不懂得国旗什么意思,喜欢看的原因可能是国旗颜色鲜艳,红旗黄星好看;另一个原因可能是风吹着国旗不停地飘动,对他这么大的孩子来说太神奇了。在孩子眼里,这旗一定是美好而动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6 06:54)
标签:

杂谈

 

狼鳍鱼(lycoptera)
原始的真骨鱼类,中生代后期。据相关资料介绍现已绝灭。多数种类牙齿较小,可能以浮游生物为食,有些牙齿略大,可以捕食小昆虫和昆虫卵。
主要分布于我国辽西,狼鳍鱼化石一般保存完好,属静水环境下的原地埋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13:03)
标签:

杂谈

 

腊月二十九,一个人在家。自从上大学后,回家过年就成了奢望。大学四年,春节期间回过两次。主要还是经济上的原因,家里同时有3个人在外地上大学,80年后又加上妹妹,供养4个学生,父母的压力可想而知。尽管那时南京到银川的路费并不多,但几十块钱已经是我大学里几个月的伙食费。有一年寒假,学校安排部分没回家的学生勤工助学,给校园里的树坑浇肥。两个人一个大桶,从学校几个户外厕所掏粪,抬着给每一棵树浇。还好,冬天里厕所的粪池并不是太臭,只是一天天干下来有点累。记不清那次挣了多少钱,但几个月的生活费是足够了。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西安的一所高校任教,那算是我们那一届比较理想的工作。在大学里工作,两个假期天经地义,回家过年相对方便。但后来因为考研、读研和逐渐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1 05:37)
标签:

杂谈

 

预计下午2点10分的航班,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延误时间,机场广播不停地通知:因为天气原因,HU7216次航班推迟起飞,起飞时间待定。
这是一次特殊的旅行,YL等待手术,我们几个同学相约到桂林探视。我因为打算近期来桂林与岩溶所项目组讨论2019-2021项目总体思路和工作部署,以及岩溶区地质填图方法指南编写情况,所以只是提前了1-2天行程。
到达桂林的第二天上午,我们去了位于桃花江边的✘✘医院,医院管理的比较松散,没有任何询问,我们就径直来到了YINL病房。病房内的设施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一张床,一个吊挂药瓶的铁架子,和2个凳子。但病房的卫生好的很干净,床头的几个呼叫按钮也显示这个病房简单并不是落后。
我们进去时YL正半躺着输液,他说医生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4 01:38)
标签:

杂谈

 

我们所的研究生不多,但在毕业季也总是要有几个学生离开我们的团队。
今天他们几个请老师和师兄弟们吃饭,为了我方便,特意选择了我们家附近的餐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这帮小伙子们就已经要毕业了。还好,大家的去向都不错,唯一的博士生晓朋如意留所,秦翔继续读博士,小朱和小尹分别去了部实物资料中心和有色地质所。都在北京,以后还可以经常见面。
跟同学们碰杯时,我没有多说什么,简短的祝贺之后就是告诉他们,以后无论单位是否理想、工作是否满意,都要做好自己,一个优秀的自己总是会有机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我们的父亲没有那么神武,也没有那般不怒自威,也没那样挺拔高大,连油画《父亲》所展现的、那古铜脸色中透出的勤劳坚韧,也不大看得出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为生活所困,面色无光,有些不大不小的疾病。其中一些连感情也并不如意,很年轻就苍老甚至显出一些猥琐来。可他们爱孩子,像愚蠢而勇敢的工蚁,不落下任何一场战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