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艾蕖
艾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29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花·水

断续的曲子

最美或最温柔的

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

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

披着情绪的
无名的展开
荷的香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1-30 15:41)
标签:

玉梨魂

分类: 忘记水

徐枕亚《玉梨魂》第八章:

言尽于此,愿君之勿忘也。芳兰两种,割爱相赠,此花尚非俗品,一名小荷,一名一品,病中得此,足慰岑寂,且可为养心之一助焉。临颖神驰,书不成字,纸短情长,伏惟珍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4 23:35)
标签:

平安夜

分类: 吹樹葉的然迷
傍晚出门,
见路上许多苹果;

才知道今天,
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冻死在万家灯火中央的日子;

而今已知这世上不允太多诉求,
远处一个流离失所的,
什么好看的,
人呀;

希望你温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3 22:33)
标签:

不寿

懒龙

分类: 吹樹葉的然迷

从前以为,
如果像老神仙一样毋需睡觉、吃饭、上厕所、谈情说爱……无欲无求,离群索居,
就不会不得不辛苦讨生活、辨白人情,
一切都好了;

又经许多岁月,才认清生作一只凡人,总是
要死的,
望着那个空洞惟一确定的终点,
假若没有欲望与恶种种,
则求生的信念,
或许如朝菌蟪蛄,
没几天好蹦,
孤寂得,捧出那心来;

故这样寒、漆黑的深夜,
蕖听不清、看不明,不思不念,但与你抱炉取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0 23:50)
标签:

茶家

紅髮

杂谈

分类: 吹樹葉的然迷


 

殢·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3 10:24)

现世,

是比故事更令人错愕的蒙昧;

逶迤,

孤寂,

寒凉

直待满窗风雨夜半,

听有某种气息,

着羁绊在生人中间的缕缕幽魂的名字,

觉察到心尖那一点痛了;

才终于梦见蕖廿八亡故,

真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圣心教堂

初晨

分类: 吹樹葉的然迷
        我早前以为神明只在深夜到访,暖酒热茶等待了许多年,翻开手也留不见裙裾的尾巴;不成想他们只在初晨小驻,天大亮就被熙攘的人群给冲散了;只是从前,我等得不够久。

        所以当那些琉璃斑斓的光影折射入窗,躯体是如此温暖和安全的;那个因为凝固而破裂的心脏,回生作活生生的形状令人不觉得生之悲哀是重浊无序的;甚或滴落一行最最干净的泪水,以表明我们彼此之间仍然存有着同样勇敢无畏的立场;便触及了一丁点儿,幸福了。
      
        如若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位阿姐剛去了天堂,或是別的什麽安息之所,那兒也有蕖所懷戀的其他人。

 

唉,可嘆這時間不停腳。

我本來可惜她二十年來不拘樊籬世故,一如既往,

卻終究沒等回自己介懷的那個;

平白用盡了心情,流干了,背負一身的爲人白眼的虛名。

 

唉,她小時候就戀著那個。

我記得夏天晌午的陽光撒的好像燃着的火,她守在巷口的老榆樹下,

漂亮的臉滿是熱情的想往,愛哼支好聽的曲子叫《子夜四時歌》;

那時我以爲她是打山林裏走出的精靈,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桃花

狐儿

杂谈

分类: 满纸

 

  早些年前,早在李家娘娘还活着,还是族里最有名的接生婆的时候,有这样一段事:

  那日太阳沉得早,打外面来了一个风尘仆仆又很好看的年轻人,他焦急说自己的妻子即将生产,眼下却正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他手推着一轮辘轳车,载上李家娘娘向北方一路奔跑,眼前看不见甚么光亮的风景,耳边却听着风起的声音密集得紧。也不知过了几时,娘娘被抱下车子,进到一所赤白的大宅。骇然的是,那床幔里头凄凄哀嚎的分明一条赤红毛色的母狐。可即便这般光景,娘娘哪敢多询问些甚么呢?又想说狐儿生产与人大抵不差许多,半夜繁忙慌乱,四条活气生生的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念白

红罂粟

五月

分类: 满纸


白,

又生有赤红的褶皱,

在新月初升的光影里纤纤叹息,

好像无风的境况,一花一叶的稍纵即逝的震颤;

你们和他们,打从刹那间握住了那个叫做爱情的东西,

却在欢喜跳腾的转瞬,

任它如时光般的自指缝的罅隙,悄悄溜走了;

 

今天有人问,如果灵魂不朽算不算作生?

想来没有死亡与寂灭,所谓生说,亦是虚诞不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第一次到万塔地方的图书馆,刚巧是小朋友的阅读分享季。一个大眼睛俏皮男孩站在草丘高处,声情并茂地演绎着自己遴选的钟爱角色。

  当地同行的朋友为我翻译他的台词:

  我没有不工作啊,你要知道冬天太冷了,我正在为它采集太阳的光芒呐——

 

 

  Frederick(中文译作《田鼠阿佛》)!

  重想起这个读起名字需要舌尖上触三次的作者——李欧·李奥尼(Leo Lionni,1910-1999)的老绘本重新翻开,它仍被世界另外角落的孩子热情拥抱着——生动的角色,带有手工触感的色彩魔术,亲切如发生在路边树枝、花草丛间诗一样的言语和情节……而他又非常乐意从身边的吉光片羽中寻求灵感,好比Frederick来自一只闯入画室的小老鼠;而著名的Cornelius(中文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