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儿
青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1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5-22 23:13)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感悟

   时间指向21点10分,我刚刚完成关于都德《最后一课》阅读拓展资料的重新整理工作。饮水机里的水突然间晃动了一下,紧接着听见玻璃窗的震动声。我吓了一大跳:该不是真又地震了吧?在没判断清楚之前我决不能轻举妄动,以免将我的笔记本电脑摔得稀巴烂。听婆婆说5.12那天楼上好几家的电视机因为柜子带转盘摔到地上报废了。

公公适时的回家来了,我的心突兀地平静下楼,怕是楼下山响的磕门声震得了罢,有点神经过敏。于是坐定写今天的日记。

   早晨得到通知,继续休假,周一上课。心想:震区的希望小学都都开始上课了呢,这种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说不定今年的暑假都得搭进去了呢。对了,我原计划暑假去九寨沟的,跟好多朋友都说过了,看来也得告吹了。

   中午下去溜达了一圈,发现震棚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更加密集,而且各家都在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其坚固和美观性能指标都有所提高,看来是做好了长期抗震的打算。太阳毫不怜惜这些等待地震的人们,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持续着西北的旱情,烧灼着人们的肌肤。可是并不因为如此人们就回家去,大多数依然呆在外面的阴凉处,然而水泥地板的烘烤却是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8 23:09)
标签:

杂谈

灾难从来没有离我们这么近过。这一周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从5月12日下午2点31分在亲眼目睹大地如波涛般起伏,楼房似被拉扯状摇晃之后,我的头一直晕晕的,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最大的痛苦就是怕看新闻又想知道救灾的情况,除了捐款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摸着女儿柔软的手臂,听着她温暖的话语,眼前总浮现出坍塌的楼房和血肉模糊的场面。钢筋混凝土为我们铸造了所谓安全的家,在大自然发难的时刻,却成了最无情的杀手。抬头看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恍惚的不真实,瞬间全部垮塌,夷为平地,该是多么恐怖的事情。然而,灾难毕竟发生了,带给人们无限恐慌。小区广场忽然冒出那么多的人,这阵势好像只有“同一首歌”来宝鸡演出时见过。人们惊恐的眼神里写满慌乱,不少人夹着大大小小的铺盖卷,携带着据说是存折现金之类重要物品的大包小包围坐在一起。面包房和超市几乎被买空了,饭都不回家吃了,看来觉也不打算回家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3 19:12)
 

     阳光灿烂的六月用他黑色的幔帐遮住了属于我的那一缕光芒,用他最严酷的脸庞怒视着我,一点点敲碎我筑起的象牙塔,掠走我从朋友那里获得的快乐心境。

    六月是收获的季节,我忙碌的忘记了自己。困倦被看作是劳累,连红朋友的迟到也被认为是蜂王浆的功劳。当疲惫在周六的昏睡中消磨一整天后,周日我的精神真是不错,朋友相聚的欢乐撵走了倦怠,我捧着满心的欢喜回到了家。

    周一翻天覆地的呕吐被药剂师误认为肠胃不适,周二去医院看医生怀疑有肌瘤,这个端午节真是不能再黯淡了。后来B超确诊为怀孕!真是个荒谬的结局。身边三个姐妹都三十上下,背负各种压力却总是无法完成使命,而我却在孩子都三岁的情况下出现意外了,真是滑稽得让人哭笑不得。燕说生下她养,萍说换下多好,根本就没敢告诉妍,怕刺激她,我恨不得使用乾坤大挪移换到她们任何一个肚子里去。

    我的反应越来越厉害,到周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3 09:15)
    早晨,张老师来请主任写挽联。他的邻居去世了,之前关系一直很僵,甚至到了敌对的程度。张老师说,人都死了,还计较什么啊,这也算是摒弃前嫌的机会,因此他必须身体力行。

    我想起鲁迅的一首诗:
            奔霆飞焰歼人子,败井残垣剩饿鸠。
            偶值大心离火宅,终遗高塔念瀛洲。
            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说的是一个叫西村的日本医生,在上海战后收留了一只丧家之鸠,带回去

饲养,开始人鸟还相安无事,最终鸠绝食而亡,西村请日本人建了座三义塔,用来安葬它,还为三义塔征集题诗,鲁迅遂作了这首《题三义塔》送给他。我特喜欢“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鲁迅不愧是文坛泰斗,胸襟博大,用行动诠释了宽容的涵义。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2 16:04)
 

    早晨突然下雨了,预报天天说明日有阵雨,可是一直没下,就不以为意了,偏偏今天特想干爽的时候雨不期而至。

    一份牵挂便飘向萍萍,心情也随之湿漉漉的。不知道她可好?心里总无端觉得她是个精致的女人,很唯美的那种。不知道有谁如我这般欣赏她:感觉敏锐,充满诗情画意,文笔细腻柔美。一日闲聊,我说她有点张爱玲的风格,她很开心地告诉我最喜欢张爱玲,只是远远达不到她的高度。我立刻后悔如此赞美她,其实我每次读张爱玲的小说,都读得及其艰难,心都成了涩的,她就如一轮苍凉的月亮,挂在城市灰色的天空。我可不希望萍萍如此这般,她的心境本身就如这突入其来的夏日阵雨般飘忽不定,阴晴多变,要再受到张爱玲小说的影响,说不定就更晦涩。

那天补课,她打电话说独自一人在高速公路上溜达,我心里就咯噔一下,用最愉快最爽朗的语气叫她别在太阳下晒着,快回家去,故作轻松地笑她该不是想不开了吧?可是电话挂了心里惴惴然,特不安,她定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虽然我马大哈,这点感觉还是有的。后来发短信给她,她说那天确实想走到路中间去来着。她不说,我也不问原因,只是告诉她倘若如此,我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1 16:51)
 

    许久没见大龙,昨天抽空遛弯去放松,顺便约他一起吃饭。小转一会不小心看上条裤子,买了。到吃饭地点一看,早了,总不能干等着吧,隔壁就是达芙妮店,进去看看吧。因为上班,没想着逛街,没带几个子儿,就当去打发时间好了。服务员很热情,而我这种女人又很容易被美丽的东西诱惑,试了双咖啡色软底的简单凉拖,倒是趁我的脚,就舍不得脱掉了,导购小姐在耳朵边不停说现在买打七折多划算!翻翻包包,只剩下80来块了,而鞋子打完折还是要139的。于是叫大龙快来,借我100。可他不知道被什么羁绊住了,半天不来,服务员不停问我是不是要包起来,为了遮掩尴尬,于是我又去看新到的包包,这下坏了,又看上了,还好大龙适时出现,借我200块,终于搞定了!长吁一口气。

    吃完饭,坐车赶回去监考,上车一回头,大龙不见了,不禁惴惴然:估计他很忙,不好意思拒绝我,我真不是个好同志。监考时无所事事,将学生的答题卡逐一审查了一遍,看看表,还早。发条信息给大龙,结果他说等车走他才走的。因为我近视没看见?还是他换位置了?再发,就没见回了。不知道手机没电了还是生气不回了。收卷时看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9 08:24)
分类: 父亲母亲
    大龙的母亲去世了,他伤感地说:“以后没家可回了……”父亲的突然去世让我很在意母亲,想来他该有着和我一般的心境,如今,父亲早已不在,母亲又撒手人寰,虽说还有兄弟姊妹,家的感觉却没了。我的心莫名的痛。

    周六上午孩子输完液体,我对老公说:“回家!”我要以姐搬家为借口,回家看看母亲,虽然,我很累。

    自去年盖房子以来,我那年过花甲的母亲就一直拖着单薄的身子操劳,我特别害怕忽然有一天她会离我而去。常回家看看总是种安慰,虽然每次带回的是更深的忧虑和牵挂。

    老公不喜欢我回家,他特烦我每次回家带回的忧郁,也不欣赏我回家后的勤劳,因为返回之后我必定是要不适的,他宁愿多给钱也不想我常回家。父母健在的他不明白我这种情感,尽管时间这位医生会治愈一切伤口,可毕竟会留疤痕。父亲刚去世那会儿,回家的车一开启我就难过的泪流满面,看见沿路墙上“出租冰棺”的字样,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父亲躺在冰棺里的情形,眼泪不听使唤的恣肆成汪洋。六年过去了,情绪慢慢变得平和,可听见朋友或同事家里父母去世的消息,我的心就会痛,是那种刀割般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1 22:47)
 。。。。。。所有臭臭的东西都给他带走了。 
  我悄悄的留下了臭臭的一缕胎毛和一张他百天的照片。在那张照片上我有一张幸福的笑脸。快乐的拥抱着我的孩子。这是我留下的与臭臭的唯一的联系,也是我做过母亲的唯一纪念。再有,就是我对臭臭永远的记忆和无尽的思念。 我仍不记得那一夜我和爱人是怎样熬过的了,那一夜我没有记忆。 第二天上午。我把我的睡衣和爱人睡觉时常穿的背心剪了。在胸口那个地方剪的。小心的把臭臭那少的可怜的骨灰包了起来。我期望在冥冥之中臭臭感到温暖,感到父母的呵护和体温。我们决定把臭臭埋在火车道旁边。让他每天都看到他心爱的火车开过。但是,去埋藏孩子的时候,爱人仍没让我去,所以至今我仍不知道我心爱的臭臭的坟在哪里。但我每次坐火车的时候,都会在车窗外看到一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在向我招手呼喊。。。。。。。。。“妈妈,妈妈,我在这里。” “火车,火车快快跑,快把臭臭的病带走。”。。。。。。。。。。。。。。 我的孩子这一次真的走了,我今生今世也看不到他了。再也听不到他那清脆的笑,再也听不到他那特有的喊***声音了。 除非在梦里。 我的臭臭,我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1 22:45)
 我是脆弱的。我从来就没敢看我孩子那做完手术的左眼。我怕,我真的很怕。每次带孩子去换药的时候,我总是不敢进去。我躲到了眼科走廊。但我还是能听到臭臭狂喊我:“妈妈!!!!!!!妈妈!!!!”的声音。我躲到了电梯里,随电梯上上下下,我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但臭臭的叫声仍能听到。那无奈的喊妈妈声飘荡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挥之不去啊。是的,我逃不掉。永远也逃不掉。每次,我抱着换完药挣扎的没力气了的臭臭,抱起满面泪痕但仍在哽咽的臭臭,抱起向我扑过来让我保护的臭臭的时候。我的心不是用一个“痛”字就能描述的。。。。。。。。 我问苍天: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 苍天无语。 在他做完手术后。医生告诉我臭臭还能活半年。我真的以为他能活半年呢。但只有两个月,我的臭臭就走了。 臭臭要走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他要离开我的征兆。就在前一天上午,当他听到窗外传来的屠洪刚唱的《中国功夫》那首歌时,还示意让我扶着他起来,然后抬起他瘦瘦的小脚告诉我:“妈妈,看!中国功夫。”就在前一天中午,他看见别人送来的小汽车时,还让我放到他的枕边,用手推着玩呢。就在前一天傍晚,他要看火车,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1 22:43)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同,生死共,你用柔情刻骨,伴我豪情天冲。。。。。。。。来世也要称雄,归去斜阳正浓。。。。。才两岁的臭臭会用稚嫩的声音从头唱到尾,一边还挥舞着手中的勺子。做出拔剑的样子。《霸王别姬》,多“可爱”的歌啊,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那首歌。是否是老天在向我预示着什么。我的臭臭很喜欢屠洪刚的歌,当屠洪刚出第二首歌《中国功夫》时,我的臭臭已在弥留之际了,他已虚弱的起不来床了。但他一听到窗外传来的歌声。他仍抬起他干瘦皮包骨头的小脚,告诉我:“妈妈看!”他示意他在练武,在练中国功夫呢。(在这里感谢屠洪刚,感谢你给也许是你最小最忠实的歌迷带来的快乐。) 在那一年里,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臭臭:“臭臭,你知道吗?妈妈很爱很爱你。”“臭臭告诉我:“知道。”我也问臭臭:“臭臭,你爱妈妈吗?”他也总是认真的告诉我:“爱你,妈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