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醒在闹钟之前。

两点半醒过一次,因为太早又睡了。浑身酸痛,尤其腰部,隐隐的疼,就像一个洞口向外散出的光,我有些好奇,想去知道它的真相。左臂节前拉伤慢慢恢复中,最严重的时候手臂不能上举,四柱做不了,现在基本无碍,也是有些隐隐的疼。

几乎每个人对疼痛有恐惧心理。而我却是个例外,从小越疼越想笑,而且和哈哈大笑。艾扬格大师说过,瑜伽并不制造疼痛,它只是发掘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原创

儿时的我,梦想做神笔马良那样的画家,在天地之间信手描画。

少年的我,梦想做科学家,像居里夫妇那样去发现自然的奥秘。

青年的我,梦想做小说家,像凡尔纳一样去创作《海底两万里》般伟大的作品。

中年的我,梦想做企业家,指挥千军万马,在商海里叱咤风云。

然而,现在的我,只想做生活家。

那么什么是生活家?

正月初四同学聚会,因为组织者的努力,到场了三十七位同学,创了历史记录。

我们是八八届高中毕业生,1985年入学,那年我们十五岁的样子,距今已经三十年。现在的我们都已经人到中年,人生过半,生活的酸甜苦辣都已经尝遍。

在我看来,每一个人的际遇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我不去看什么成功,因为只要健健康康地参加聚会,就是成功。

我负责给同学们拍照,所以能更近距离地观察每一位同学的变化。

男同学脸上体现的是沧桑与阅历。对照老照片中一脸稚气的我们,现在的我们虽然少了几分蓬勃的朝气,但多了一份淡定与从容。

女同学脸上体现最多的是幸福与快乐。过去的她们会羞涩,会腼腆,甚至害羞,现在的她们优雅开朗,充满自信。

这时,两个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31 19:08)

狗尾草在市区已经少见了,据说现在广场种的是外国草。

外国草是大爷,需要精心伺候,浇水修剪施肥除虫,一点都不能马虎,草活成这样,应该是草中贵族了吧?

原单位办公室在引种的就是外国草,领导估计是感觉外国草比中国草更绿,更高大上吧。无奈外国草不争气,娇气得很,恰巧土壤不但贫瘠,更是各类化工废弃物浸泡之地,很快才移植还绿油油的外国草稀稀拉拉,没有了生气。中国草,包括狗尾草在内,卷土重来,生机盎然,堪称草中爱国者。领导见了很是不爽,每年指挥我等后知后觉之属下,数十人对国草屠戮之,直到外国草像赖疮般恢复领地。

外国草真幸福!因为总有一帮水又女干在帮它们。

其实国草定期修剪一下,还是不错的。国草就是国民性格,坚韧顽强,生命力极强,但稍不留意就会疯长,必须时刻压制,奴性狼性并存,不得不防。

儿时物资匮乏,无以为乐,小伙伴们在野地里玩耍,拔一个狗尾草相互斗弄,手巧的女孩用它扎各式各样的动物。现下无人关注的它,曾给我们带来无穷的乐趣。

想起一个寓言,小狗问母亲,什么是幸福。母亲答道,幸福就是你的尾巴,你追逐它,总也抓不到,你昂然前行,它自然在你身后。——谨以本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8 22:48)
分类: 我的原创

在好利来门口等女儿,一股股面包糕点的软甜涌进鼻腔,感觉更多的是添加剂,而不是食材本真的味道。

味道记忆很特别,只有闻到尝到,才会突然想起一件事,一个人。

儿时在东北长大,彼时东北物质极其匮乏,招待客人时,主人最多去豆腐坊捡几块豆腐,点上葱花和一点油星。东北豆腐,豆腥浓郁,煮熟后绵软滑润,对于我已经是奢侈之物。东北腐乳味道也与关内大不相同,偶尔吃上一小块,也会觉得是人间美味。因为儿时经历,喜欢吃几乎所有的豆制品。那时也没有零食可吃,祖父母在收获花生时,给我备上满满一大篮子花生,悬挂在房梁上,每次我做事让他们满意,会抓一把做为奖励。生吃花生也成了我至今保留的习惯。每次吃的时候,会想起慈祥的两位老人。我的朋友,有一位九十五岁身体硬朗的外祖母,很是让我羡慕不已。

回来保定,物质依旧匮乏。幼儿园炒菜的味道很特殊,可能花椒大料放的多的缘故。每当我闻到那种味道,立刻就会被拉回那个年代。我这个年龄的人,彼时替家里打酱油的肯定不少,有的孩子喜欢喝醋,我却喜欢喝酱油,回家的路上会偷偷喝上一小口,咸咸的,一点一点地咽下去,现在也想不出当时为什么要喝?可能聊以自慰吧。大白兔奶糖简直是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9 10:31)
前路乌云遮蔽
耳畔空余叹息
离人梦惊起
窗衔一枝新绿
恨意
恨意
尽随春风而去

后记:前日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清晨上班路上,看见路旁垂柳焕发新枝,新绿如烟如雾腾起大路两侧,顿觉生命的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9 08:48)
标签:

杂谈

时间过得很快,这段时间变化很大。

那么多事情难以忘怀。

人生有时就像坐过山车,起起落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9 08:06)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体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5 20:30)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喝了三袋铁观音,结果睡不着了,随便在PPS上搜一部邓萃雯的《巾帼枭雄》,一共25集,我就一集一集的放到今天下午,感觉邓萃雯演得确实不错。此前很喜欢她在《金枝欲孽》演的如妃一角,香港电影电视剧中的角色相对比较复杂,所谓正中带邪,邪中带正,性格饱满些,更接近人性。反观大陆的电影电视剧,还保持着我儿时的人物特点,要么好到极处,完美无缺,恶到极点,十恶不赦,往往忽略人的复杂性。

 

    今天早晨云朵遮住了太阳,我拍下了这张图片,如同蛙声十里出山泉一样,你能想象太阳的光芒万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4 15:41)
标签:

杂谈

    昨天三点半就行了,眼睛还是不舒服,点了眼药就睡不着了,心想正好可以看日出,从五点四十七开始,我把日出的过程整个拍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0 20:26)
标签:

杂谈

今天去了一趟常熟。钟总打过几次电话过来,他有一个小线,每月用量5吨,曾经试验我们的产品100公斤,他主营物资回收,去过几次他的工厂,感觉发展空间太小。偶尔的我会和他通电话,大概的了解一下他公司的现状,维持联系而已。

 

来之前他说已经把生产线搬迁了,但没有说在什么地方。见面之后,他说搬迁到启东,我顿时感到很兴奋。我连忙问,在启东哪里?过不过大生小海收费站,因为我对那里还是比较熟悉的。他说,哦,错了,是在如东。我问,是在掘港吗?他连声说对。我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很开心。

 

钟总向我们介绍了曹总,曹总的儿子,曹总的女婿。原来他和曹总联合投产了一个公司,最终生产规模达到20条线,在国内也会是位居前五。钟曹老总之间,曹氏夫子之间,翁婿之间,非常融洽,看来我们找到了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一直认为,做为一个原料供应商,不能轻看任何一个客户,尤其是小客户,因为它的发展空间很大。俗话说,你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钟总这块云彩看来真的要下雨了。

 

中午和他们吃完饭,我们就返程了。眼睛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我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他们在如东,因为他们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