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中奇缘
风中奇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3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8-06-15 22:40)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就在发表的刹那,电表暴裂,名为穿越,实则无法穿越,

 

记忆之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5 01:51)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蒙克

 

依然想要黑底版面,只有那个用过的。也许,黑色最令人期待,最黑暗处有什么?看不见就受不到五色的诱惑?黑色不正是最大的诱惑。

 

和众9点去苏荷。苏荷苏荷,一片缭乱,张望那不可能出现的人是众的主题。独自喝酒,无语,姐姐说冯挥问怎么回去就没消息,给他短信,他说快回家吧,玩色子的都是坏人,是啊,都是坏人,我只和众,她失意便想把我灌醉。醉眼看世界,迷蒙,迷蒙。姐姐发动同学们都电我,文胜也来,他们刚刚散场,想起缺失了我。说我太天真,天真不好吗?要多复杂才叫复杂。

 

全文抄录冯辉的短信:

 

你太过天真,多愁善感,这个灾难与你没有太多关系,这世上值得悲痛和伤感的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不知道而已,如果我们都去悲哀,那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31 20:08)
spend all your time waiting for that second chance
用你所有的时间,苦苦等候再一次的机会. 
 
for break that would make it okay 
等待重回正确的转折点. 

there''s always some reason to feel not good enough 
总是有些缘由,让你觉得不甚适宜. 

and it''s hard at the end of the day 
长日将尽之际,

need some distraction oh beautiful release 
我需要透一口气,需要一处美丽的出口, 

memory seeps from my veins 
回忆自体内泊泊渗透.

let me be empty and weightless and maybe 
让我淅净心灵,或许掏空一切.

i''ll find some peace tonight 
然后在今晚觅得真正的宁静.&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31 19:12)

《茉莉花开》章子怡同学一人饰演祖孙三代之茉 莉 花。


茉是旧上海电影明星,丈夫为电影公司老板。因为在要不要孩子的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茉不管不顾生下孩子自己的事业也完了。丈夫席卷细软远走高飞。


莉长在新社会,选择嫁给小市民出生的陆毅。门不当户不对,不能见容与对方家庭。常常被婆婆取笑。一怒之下回娘家了。陆毅为了深爱的莉夹着一床被褥去了莉家。莉不能生育,又不想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坚决要求离婚。陆毅不肯,宁愿去领养一个女孩就是花。


莉依然怀疑陆对别的女人有想法,后来发展到担心他对已经长大的女儿畸恋。整日神情恍惚。一夜梦起看见女儿床上血迹斑斑,疯了一样把一家人都叫起来,大骂陆毅衣冠禽兽。却发现只是一场梦而已。镜头突兀的切换到陌生的铁路,有人抬着担架从铁轨上下来,担架上的人蒙着白布。好男人被最爱他的人逼死了。莉也不见了踪影。


花和祖母相依为命。文革期间和青梅竹马的恋人刘烨秘密结婚。刘烨考上大学,假期只回来一次,接着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31 18:47)
标签:

hb

教主

sy

温情

影子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2006.5.28 21:27

 

这两天迷茫的很,是被海边的文字蛊惑了吧.总看见他可怕的文字.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昨天去海边,在公车上就是莫名的忧伤,我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为一些不甚明了的字而忧伤.一直想着他.

他对我到底有什么诱惑呢?我问自己.昨晚他说我就是你无法说出的那个你自己.恩,有点道理.喜欢他隐藏在文字背后的东西,不是多情,是温暖.

我忘记他的声音,他在我的脑海里没有了具体的形象,只有那些文字咚咚的敲打着我的心,是心啊,好可怕.

读书喜欢上一个人是正常的.比如我喜欢张承志.可是他离我太远,也不能天天看到他写自己的生活.可是我看到海边的了,虽然我一点也不知道都是什么.

写不是丁香一样的姑娘心里有他的影子,写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海边文集
 圣人无意——或哲学的他者     2007-11-20 11:31:37

 

 


一向标榜自己没有立场,有朋友不解,因何一个人竟至于脚无立场,迷失如此?
也曾经做了解释,但总觉言之不畅,力所不逮。也就敷衍了朋友的疑问,敷衍了自己的解释。直到今早捧起一本书,方豁然开朗。欣喜之下,一气读完。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该书名如题:《圣人无意》,副标题:或哲学的他者。
 
书名已经点出我的迷误:以为自己是学哲学的,于是从哲学中为自己的无立场找根据,恰不知反而陷入了哲学的圈套。哲学本来就是有极端的立场,至少形而上是如此的。海德格尔之所以无立场,只是因为他做出了抛弃形而上哲学的努力,于是他窥见思的无立场。后期的他,已经不能再被称呼为哲学家了,不如说是个伟大的思者!
 
思乃大全者,涵盖一切。这里说的思只是做动词使用,没有将一切思的事情都放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5 22:48)
分类: 海边文集
 

中午休息,打游戏:魔兽争霸
看小精灵在黑暗中穿行,所到之处皆有了光,于是我的世界出现
世界不是本来就在那里的,是与我的意识共同出现
 
我的世界也依然是我的世界
突然,他人的精灵闯入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便与他人的世界连通
于是有普全的广阔世界
 
我的精灵在游走,在四处审视时,也许空间并不存在,空间随着世界的展开而到来
我的精灵在游走,所不同的,是对时间的经历,或者说,原本的时间就是我的精灵
我的精灵在游走,游走的行动本身就是对时间的召唤,或就是时间
 
所以我的精灵就是时间
 
那么我在哪里?
我在游戏之外,操纵着游戏
所以,我是超越这个游戏的
我,就是超越的

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1 20:28)
分类: 文学.阅读
 
 

  我在好几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实际就是地坛。许多年前旅游业还没有开展,园子荒芜冷落得如同一片野地,很少被人记起。

  地坛离我家很近。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总之,只好认为这是缘分。地坛在我出生前四百多年就坐落在那儿了,而自从我的祖母年轻时带着我父亲来到北京,就一直住在离它不远的地方——五十多年间搬过几次家,可搬来搬去总是在它周围,而且是越搬离它越近了。我常觉得这中间有着宿命的味道: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

  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1 20:27)
分类: 文学.阅读
 

  现在我才想到,当年我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题。

  她不是那种光会疼爱儿子而不懂得理解儿子的母亲。她知道我心里的苦闷,知道不该阻止我出去走走,知道我要是老呆在家里结果会更糟,但她又担心我一个人在那荒僻的园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我那时脾气坏到极点,经常是发了疯一样地离开家,从那园子里回来又中了魔似的什么话都不说。母亲知道有些事不宜问,便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不敢问,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她料想我不会愿意她跟我一同去,所以她从未这样要求过,她知道得给我一点独处的时间,得有这样一段过程。她只是不知道这过程得要多久,和这过程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每次我要动身时,她便无言地帮我准备,帮助我上了轮椅车,看着我摇车拐出小院;这以后她会怎样,当年我不曾想过。

  有一回我摇车出了小院;想起一件什么事又返身回来,看见母亲仍站在原地,还是送我走时的姿势,望着我拐出小院去的那处墙角,对我的回来竟一时没有反应。待她再次送我出门的时候,她说:“出去活动活动,去地坛看看书,我说这挺好。”许多年以后我才渐渐听出,母亲这话实际上是自我安慰,是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1 20:27)
分类: 文学.阅读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夏天是定音鼓,秋天是大提琴,冬天是圆号和长笛。要是以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那么,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杨花;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阶下有果皮,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浑身挂满绿锈,文字已不清晰;冬天,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以心绪对应四季呢?春天是卧病的季节,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夏天,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