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宇飞红
冷宇飞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281
  • 关注人气:3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飞红小文

置  

(2012-08-20 23:21:28)

 

   琴键上有些落尘,桌子上堆满旧书,玩具枪摆在窗台上,几件叠好的衣服还没收起,楼道的黄昏里,不再有敲门声,张又天去上高中了。

   教室的门上有四个字,怕苦莫入。宿舍的门上有一句话,斗破苍穹。把他交出去了,交给一个陌生,交给未来,交给他自己。

   我知道传说是真的,而且还会有新的传说,我不去想,我只要传奇,我有多狠。归程中雾气少了些,赵老师在旁边不说话,我与她合谋,将儿子推到了衡水,我逗她开心,我没做到。

   她在厨房做饭,我去阳台瞭望,此刻,没有人再放学归来,我能望到小区的大门,我望不到衡水,天天在那里。

   电话一直没响,她在沙发上睡着了。《跑出一片天》,电视上那个坚韧的小孩也叫天天,这时我可以让眼圈红一些,我的心是虚的。

   夜来有雨,敲打那么急促。他吃得什么呢,中午和晚上?听说打饭得跑,吃饭要飞。他一定会遇到一些问题,他必须遇到,他得自己闯过这雨水。

   一家三口,成品字形分布,如果不为什么,那为什么呢?北京与衡水,是两堆撑薄的时间,盐山呢?从此家中更少一个,她自己会如何?翻一本书?品一盏茶?煮一杯咖啡?能吗?

   夜深了,看着这屋空空的床,这小子是躲开老爸的骚扰了,我手臂再长,也划拉不到他的头了。在那十个人的宿舍里,会不会有鼾声?第一个早晨醒来,会觉得还是家中吧。起床要稳准狠,避免碰头。

   旧的已经结束,新的忽然开始,就这样吧。

 

 

十四年

(2011-04-09 21:56:44)

 

   其实我是离不开你的,虽然你离开了我。

   你走之后,那村庄就不是我的了,它失去了对我的引力。然后,我是什么呢,忽然那么轻,无法落地,亦无心归根。我在外边,胡乱地飘啊。

   清明又来,我已经没有眼泪给你了。

   那天恰逢喜事,恰逢那么多朋友堆在我镇中学的小房子里,欲赴一场婚宴。你心肌梗死,存一口气、一双眼,等我。

   其实,我的,那些哭,是装出来的,我还没准备好忧伤。你只是躺在那里,挺大的个子,挺长的单子,都盖着,好玩的样子。我真正的眼泪是在他们摔碗的时候涌出来的,一声喊,一声脆响,那些瓦片就纷纷冲进我心内了,并在途中顺便划开了泪腺,我知道,你,的确要走了。

   我总想再见到你,如果白天不行,就在夜里,如果醒着不行,就到梦里。可是,没有梦。我亦不能逢着你的魂魄,不能在哪个深夜意外地与你相遇。

   如果,如果你能多等一个月,你就能看到……

   如果多等一年……

   如果……

   有些事情来得太早,另一些又太晚。遗憾抱着想念经过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它不惊蛰,亦不冬眠。我认真地过着日子,认真地让活着的人更加舒坦。而更舒坦的时候,你却死了。

   我不能再给你买好吃的了,也不能再用新成绩照亮你的盼,一切都不能的时候,烧再多的纸,有什么用呢。

   十四年了……

   十四年,我再说不动如果。

   十四年了……

   十四年,你不回来。

 

你的雨

(2012-07-11 08:59:18)

 

   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一场雨,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它应该是,铺天盖地。也就是说,我和你,海角天涯之间,还有这样饱满的连接。

   这是多么实在的雨水啊,使劲拍打着,拍打着屋顶,窗户,墙壁,就像你的手,急切地叩击。我的心忽然泛滥,忽然,澎湃,忽然被闪电扯开,照亮。君在天涯,我在海角,将手指伸进雨中,我便触到你了。
   多漂亮的闪电啊,它由多少注视炯炯地组成。那些滚滚的雷,我愿意想象成是你,是你炽烈的呼喊。这样的夜里,我竟有推开窗子的冲动,让它进来。一股风,眼泪般涌来,我闭上眼,仿佛你在怀中,亲爱,我可以哭吗?

   这又是怎样的一场雨,从我到你,如此潮湿。一万条脉络一起流着,我有一万零一只船舶,怎么航行?我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我站在我心的甲板上,淋你的雨。

   这是你我之间的一场盛宴,你不必出席。看着这铺天盖地的繁华哗哗地流走,我只唱无字的歌。一首无关紧要的曲子,一截低哑的嗓音,我不唱给你听,也不叫你的名,我只是将心的漩涡推到雨里去,看着那些水花,那么小,那么大,那么绽放与熄灭。

   夜继续黑着,我用双眼点亮雨声,那么浩大的波澜,被我引领着,轻轻绕过,你的梦。这是你的雨,在你晴朗的外围,这是你给我的充实。

 

未来的一天

(2011-03-09 19:47:21)

 

   未来的一天,我们相遇。那时没有风,也没有雨,我们都认出对方,像一簇白云碰上一簇白云。天很高,人,很近。

   已经多少年了,号码还在,铃声未再响起。而这时,你的眼正如我的眼,又长出一颗泪滴。

   这是秋天的树般的手,也是秋天的微温,我们一起回过头去,瞭望,瞭望郁郁之春。

   这是一个不被安排的日子,就像流水中的流水,它又载起旧的风暴,载起搏击、隐忍,载起梦与啜泣,那陷落的樯倾楫摧。

   其实空洞再未填补,自那以后,一条河,两个岸堤。自那以后,沟壑深陷,孤峰崛起,随它蹉跎、险峻,不再打理。心啊……

   心如今日的面颊,不须修饰,什么都有,什么都无,那斑驳的一道,钙化的刻痕……你,好吗?昨天,今日,之间……

   道路不再有转折,夕阳等在尽头。忽然有蝴蝶翩翩胸前,弹拨滴落的笑意。一首失传的歌,渐渐响起……

 

飞红简介

诗者,画者,读者,行者,河北沧州人。

与我联系
信箱:
 
QQ:
453348900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逝水归来(散文)

        《素宣春秋写不尽,千山明艳入心来——北方读王秋艳作品》

北      

        秋艳搬走了,所以画院的春天开始迟到,作为寓居北京的近邻,我这么认为。

        今日柳絮似雪,更若素宣舒展,接壤她笔端筑起的山河。我以夜色打底,才可以写她,写她安排的次第丹青,碧彩翠墨。

        从画面直接入境,便有清凉气迎面而来,云蒸霞蔚里,世界原是这般松弛。或红,或绿,或青,或紫,在矿物颜料磁性的嗓音里,在水彩干湿空灵的婀娜中,画者重归自然,围一方理想国。这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勾皴点染,在东方文化肥沃的滋养中,秋艳忽然大胆骄纵一把,作为传统的孩子,学院派新思想的碰撞正搅起一池清溪。人间四月芳菲尽,烟花梦里,当有更新鲜的探索,来告知艺术正在路上,健步铿锵。

        如果翻开一脉经典,定然是捉出那些高古的身姿,然而近现代巨匠的背影,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石头碎去(诗歌)

《你的名字》

 作者:张发起(北方.冷宇飞红)

 

这一直是我的骄傲

如果直接说出你的名字

定是有齐刷刷的仰视

盐山,五岳之外

这另外的海拔

平原之上

这耸立的称谓

 

需要多少白前赴后继

才能垒起你

这粗颗粒的汉字构成

你在北方倔强地招展

是我嘴角

结痂的风吹

 

从渤海的一次次回眸看到你

从太行的遥遥东望起身

从黄河一次次向北的倾听记住你

从长城不休的南寻

你是我开满炊烟的家园啊

是我怀中捂热的土地

 

多好啊,一草,一木

一村,一溪

这被岁月久久翻阅的名字

抱紧多少光阴的故事

许我回首认出

旧时的你

现在的你

未来的你

 

从饶安出发

谁家童男,又谁家童女

你渡千帆入海

留衔泪登高

年年岁岁残阳

泣血唱不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草丛生(杂文)

《漫拥大地,速写苍茫》

——读于永华速写

北   

    心一松,眼泪差点下来,读这些画,我竟无从招架。

    减去柳叶上的绿,我听到镂空的蝉鸣破纸而出。时间咝咝响着,这素色的夏日,几条坎坷之线,趟过青草地,世界立起来,开始呼吸。

    房子刚刚说完,它直勾勾看着你,它老了,它把童年与青春叠起来,压在炕角,如果你不来看望炊烟,它就从此失声,只有你听得懂这褪色的口音。瓦片已经忘记了阵型,它们是这样的巷弄,旧邻里间,三三两两地耳语,原来宇宙这般小,全在它们松弛与紧凑之中。陈年的雨水去了哪里,檐缝中明明还夹着潮湿的脚步。房子的主人呢,为何不来相伴。墙雪白,故意不让千万次的抚摸留痕,这有多狠,忍下别人,也忍下自己……门窗从未真正关闭,它虚掩着,它再也不敢说出拒绝,它怕你真的不再回来。低下头的,不是你天涯的马匹,羁旅不归,这鞍辔未卸的侧影是稼穑青黄里操劳的红骡,它只习惯故乡的草叶,不去辨识远方的四季。还有,这一定与你无关,这高高垛起的柴堆,已不是你参与的那些,似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古树新枝(旧体)

《天地同相伴,慷慨两知音》

          北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回首天山路,牵马过黄昏。

大漠黄沙净,独立渤海滨。

月圆洞庭上,五岳嘘浮云。

扬州一梦醒,金陵无故人。

西湖多旧事,钱塘日西沉。

赤壁烟波尽,英雄何处寻。

荆襄凭古意,汉水照丹心。

长安渡飞雁,洛阳走龙门。

嘉陵滔滔去,无言下昆仑。

江湖朝晖起,遗雾锁峨嵋。

蜀道多跋涉,南国又春深。

问鼎中原事,犹记逍遥津。

太行逆飞雪,长城慢转身。

京师何所忆,区区一微尘。

青衣挽红袖,再温三百杯。

且敬沧州客,大醉不须归。

九霄长清唱,虚步划乾坤。

天地同相伴,慷慨两知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草丛生(杂文)

《丹青常驻芳华》

——读画家赵松岩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定是石头告诉了他什么》

                                 ——读何宁山水画

                                        北  

    一定是石头告诉了他什么,所以他听懂了山的言语。从流岚的眼神,到落霞的含义,自翠叶的倾诉,到白云的回眸,如果一个人找到了天地的心跳,并能在阳光下把它一笔笔展开,他一定是一种不一样的生物。

    他叫何宁。

    一样的红尘中来,却是不一样的炯炯光彩,万千阅历斑驳了错落,成韵律中翩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