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之鸟
山之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581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我的音乐

齐峰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6-12-19 22:20)
标签:

情感

亲爱的“寞沙”“5号院”等朋友们,圣诞快乐!
         2016快过去了,谢谢你们对我的牵挂与关心。我现在病情还算稳定,你们也是我活着、活好的动力,等冬天过去,居住条件好一些,我会再写一些东西,与朋友们交流,给大家一个交代。
        祝你们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崔权礼(微信号山鸟135511166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9 13: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5 10:49)

我常常对人解释:我身份证和档案上的生日是假的。当然,不是蓄意作假要达到什么目的。

过去乡下人有案可查的“出生年月日”,依据的是“人口普查”时报那个日子;平时谁会管你牛年马月生的呢!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了孩子,不到“普查”也不用登记。农民嘛,没有供应,生了就生了,自家养着,关国家或他人何事?“计划生育”强制结扎堕胎严查生育那是后话。

我小时人口普查,家里人或左邻右舍随便给报一个日子,登记在册就行了。乡下有时“册上”儿子的生年与老子差不多也是有的,谁当真呢。

如果说蓄意作假,把年龄报大一些倒是常有。大一点可以早结婚,参军什么的也早有机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9 12:18)
标签:

人生

身外物

晚年

生活

分类: 众生万象

上世纪八十年代喜欢文学的人,很多会知道张洁。这位女作家写过《沉重的翅膀》等享誉一时的作品。年纪稍小一点的,也可能记得初中语文课本里的《拾麦穗》,一篇反应纯真人情人性的散文,那也是张洁写的。

这么些年过去,张洁已经鲜有人知,语文课本怕也改动了吧。

近日偶然看到一则写张洁老年去国离乡的短文,不竟感慨系之。

晚年的张洁,刻意一次次处理自己的物品,衣物、首饰、摆件、书籍、画册。她甚至销毁了日记、手稿和照片,说:“我不愿死后麻烦别人,能安排的事预先处理好。”2013年,由于哮喘不断发病,在女儿催促下,决定移民美国。她卖掉了北京的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9 12:34)



   “白露”又至。

阴雨连绵,秋水时至,水声哗哗。

山里的小镇,告别了暑热的短暂喧嚣,“候鸟”一族,该走的都走了。小区大半关门闭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1 18:13)

我只要找好地面,放下小小的放音机,准备伸伸腰腿,然后练练太极。流浪狗黑黑就总是在身子前后出现了。

有时我没有发现它,它会跑到前面来哼哼两声,算打一个招呼;或者用鼻尖轻轻在我腿肚上触一下。我知道是狗,不去理会,照旧一式一式比划我的太极拳,在虚空中摸来摸去。

太极拳讲究个舒缓沉静,练到一定的时候,要配合动作调整呼吸,连放音机的曲调也似听非听,说白了,就是静气功追求的境界。狗当然是不会懂这些的,但黑黑明白这时候不能来打扰我,它乖乖地坐到一边去,默默地观摩或者说欣赏我的一招一式。

我曾经观察过黑黑此时的神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30 16:15)

西岭的集市上,有一些别处没有的东西,比如野菜、山药,比如栓成小把的鲜黄连,可以买回去药用或栽植。

有一个农民在地上摆放了块树根一样的东西,还摊开一些切片,断面呈黄色。我觉得奇特,问:“这是什么啊?”答:“大黄。买一点吧,下火,热天喝了好!”

“啊,这就是大黄!”我说。但没有买。

我小的时候,就听人说过,大黄是很猛的泻药。除非真的肠道堵塞需要“泻下攻积”,否则喝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农民、也包括一些城里人,喜欢把各种草药的功用都说成“下火”。比如金银花、金钱草。我住院的时候,就有熟人送了我一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9 17:24)




曾几何时,我还在这个博客平台上,与众人一样慨叹买房难,今天我要在这里叹息卖房难了。并非我一日暴富,手里囤了一大把房子,急于换成银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8 18:02)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映照千年岁月/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海子)

 

听人言及2014年以来外面的人事,我十分惊诧——

比如:原来霸气风光的县委书记“进去”了,某局某局某局的头也跟随“进去”了,受贿都在千万云云。比如:原来幽美宁静的某村镇已经消失了,我们在那里吃过麻辣鱼的农家乐,现正在变成一个大工地。比如:健康快活的某某遭遇了车祸而奄奄一息的某某依然活着,刚刚举行了浪漫婚礼的某某与某某又宣布分手,等等。

曾经熟悉不过的一些事情,我感到陌生了,甚至失去了过问和追忆的兴致。在别人眼里,我一定反应迟钝,神色木然。

我觉得,我是被人催眠了,长睡了一次,或进了一个桃源洞;身外的世界却发生了急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5 12:55)

天色已晚,街灯初明。站在西岭的街头,我借着朦朦胧胧的光亮,开始拆包装的塑料纸。心里急于知道,这是什么书呢,沉甸甸的。

书露出一角黄色的封面来。继续撕开,看出那是一幅沙漠的照片,有波浪一样的沙丘,还有隐约的红柳和脚印。书名的字体是白色的,我愣了一下,再细看;没错:风从天地间走过。山之鸟著。

我脑子一瞬间没有转过弯来。又靠路灯近一点,翻了一下内页,看到熟悉的标题和插图——照片上是我的亲人。泪水涌上了我的眼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