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蛐蛐
蛐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奔跑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杂谈

等了几天审节目,结果这个最具有备播气质的节目很轻松就过了。过是过了不过好久播就表得了。命运总是掌握在别人手中。不过烂节目幸好没大改,不然累人累己。

晚上回来买了两袋喜之郎吸吸,冻到冰箱头,吃起好安逸。

今天阳光普照,心情都好了。下午去打球,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1 00:53)
标签:

杂谈

我的想象力丢了,我的思维丢了,我的文字感觉丢了。

我的平常心丢了,我的淡定丢了,我的青春梦想丢了。

我的使命感丢了,我的从容丢了,我的远大报复丢了。

整天忙忙碌碌生活窘迫挥金如土。

整天嘻嘻哈哈内心苦闷前途未卜。

拼命锻炼却疾病缠身。

使劲减肥却脂肪囤积。

看了两天欧洲杯浑浑噩噩昏昏欲睡。

上网使劲聊天找不到男朋友多苦闷。

 PS:

曾经觉得半夜三更熬夜四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吗哟,居然给我查出来个囊肿,不平衡,十分不平衡,非常地不平衡。

惹毛了啥都不管,切好生潇洒一把,还是要对个人好点才是。

愉快愉快愉快,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十年,错过了划不着。

好好养起,好好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8 22:49)
标签:

杂谈

团团说:“领导的P2就是用来舔的。”

写稿子写郁闷了,就去洗了下昨天的衣服。洗衣服的时候想起昨天FB的时候,团团说的一句话,然后我就笑了,洗到洗到衣服就笑起来了。团团说:“领导的P2是用来舔的,不是用来T的。”哈哈哈哈,又忍不住笑了。

润也走了,说不怪任何人。私企的性质决定的,跟任何人无关。我们都是一批来的,当年打败上千号人,一路突围进来的,现在都走光了。

以前没签的时候,逢开会日必吃干锅,那个巷子里的干锅分量不多味道奇好。我们边吃边发泄实习期间所承受的种种压力,那是最开始的时候。后来日子好过了点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吃干锅八卦,说着那些人那些事。钱挣的不多一天到晚穷开心。再后来我们三个签了,成小妹没签,成小妹走了。再再后来成小妹嫁了,我们都没嫁。

后来在润的影响下,我们跟团团大头文那群人耍熟了。我是个很节俭的人,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0 22:10)
标签:

杂谈

张老师抱着孩子指着常老师:儿子,他是谁?

孩子:爸爸

张妈妈和常爸爸的故事。

张老师卷卷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爱笑,据我观察,在这群专家里面,她哭点最低。张老师后边跟着一个小小的鼻涕孩儿,张老师看见孩子,就开心地抱起来,一口一个儿子,小小孩妈妈妈妈地叫着,抱着张老师的脸就亲。突然常老师从后面冒出来,张老师治这他问孩子:儿子,他是谁?孩子:爸爸。

小小罗姐姐说,常老师跟队里的女队员全传过绯闻。

孩子两岁了,爸爸出去打工,妈妈抛弃了他。

 

佘队长: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呆会我蹦不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6 21:00)
标签:

杂谈

地震这几天,经历的东西很多,却写不出来。

灾难近在咫尺,死亡触手可及。看着电视里人们历经生离死别,电视外的人哭得惊天动地。隔着一道荧光屏,我们在一瞬间成为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们站在离灾难不远不近的地方,战战兢兢地生活着。空气中弥散的悲伤被吸进肺里,我们发自肺腑地疼。

512一天一天远离我们,余震却一次一次越来越近。明明知道我们的城市不在地震带上,我们的房屋也足够坚固,可是余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逃,越跑的时候就越想起灾区的同伴们,地震来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跑的机会。生和死,一瞬间。

前几天去医院做志愿者,照顾那些受伤的灾民。一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做,站在床旁边看着老大爷,看他一张一合的嘴,看他起伏的呼吸。他神志极其不清,双手都被绑着,不停在睡梦中挣扎。我把装着水的调羹放到他嘴边的时候,他居然吞咽下去了。有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4 03:05)
标签:

杂谈

今天是地震的第二天,凌晨三点,我家住了9个人,大家不敢全睡,轮着守夜。u

电脑旁边两个矿泉水瓶子嘴对嘴立着,只要地一动,水纹就有变化。然后提心吊胆地上网。

地时不时动两下,脑袋一直是晕的,她们说这是地震后正常反映。专家说余震还要持续半个月,天啦,还让不让人活啦。

昨天掉了手机。2点过正在铂金城的-1楼喝奶茶,和团团萍萍,说着说着地就抖起来了,我和萍萍对忘了一眼,发现周围的女的开始尖叫着往外冲,于是也冲了出去,当时第一感觉,铂金城要垮了。冲的过程中我腿都是软的,心脏狂跳,心想我怎么都不能被铂金城埋了,即使不死,那种感觉也太绝望。等我冲出铂金城,看见外面的公交站牌不停地在晃,周围的高楼大厦像我手机里盖楼游戏一样左右摇晃,才发现,即使跑出铂金城,四周高楼林立,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保证不被埋的地方。街上涌了很多人,大家都惊恐着,那种感觉更绝望。绝望还在持续中,发现手机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一早爬起来翻新闻,选题没找到却看到一个新闻,说成都起码百分之四十的人患有抑郁症。仔细核对了文章中列出的症状,发现自己还真有一些。天天挂在嘴巴边边都是“哎呀我郁闷”,也不晓得到底在郁闷个啥子。上班找不到选题,就天天在屋头上网睡觉,这么下去以后直接挂在嘴巴边边的就是“哎呀我抑郁。”为了不抑郁,我要重拾我阳光般的生活。立即关掉电脑,弄头型,把夏天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一件试穿,很是自我膨胀了一番。收拾打扮一通然后出门。Y妹仔说A型血的人容易悲观,我不能放任自己消沉下去,我要积极、充满激情、我要激动、激愤、以及激昂地度过我花一般的年纪(哎呀恶心得好抑郁)

好久没认认真真记录一件完整的事情了,都是抑郁害的,我抑郁啊。。。。。。

最近发生了好几件大事。29号晚上肖她们的散伙饭。MY肖几爷子散伙饭吃的哭嘻了,结果五一过了几个女人又在单位上聚集众人摆龙门阵,吃了饭就去摆,摆了一anni中午,摆的笑嘻了。散P的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刚从天台山回来,拉伸耍了两天,很郁闷~~~~~~~~~~~~~~~~
上周我们厕所的锁坏了,进出厕所不能关门.家里住着男生很尴尬,于是我和揄扬把那把快散掉的锁修好了。修好的瞬间有种错觉,我们俩能当一男人用。
马上就是五一了,我要回去当伴娘了。过年来的时候我跟育秧说我要减肥,五一回去好当伴娘。结果现在就被育秧奚落了。
挣扎了半天,我们还是去了天台山。去了才听说团团她们的事,觉得没天理,觉得很委屈,觉得我们这一群人就要散了。在这样一个庞大、热闹、充满荣誉却貌合神离的集体中,我们的却是太嚣张了。我们高调地在相互抱怨中相互帮助,在相互发泄中相互鼓励,一切都很高调。可是挫折和宣泄并不能成为我们高调的资本,所以我们可能即将分开了。肖曾经说我们要低调,一定要低调,等我们节目都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出去看桃花,又从桃花山上全身而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朵桃花。
偶然接到一个热线,顺带领导派了一个任务,出差了。回来拼死拼活整,终于哈出来一个节目。据说收视率还可以。据说有奖金。
清明了,放假了。拖了一天才回去,因为我总觉得清明节出门会出车祸。
回去吃肉为主,工作为辅。见到了晚报的雍哥,平时一直麻烦他,想请他吃饭。可爱的雍哥哥很老实地说我要把我老婆喊到起。
雍嫂子是人民教师,刚生了小娃娃,肉肉的很可爱。两口子都很低调,平平凡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辘轳在歌唱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