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巨人
巨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5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我的太阳

音乐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11-10 13:20)

    近日听到看到了很多中央就文化导向问题的新闻,说是新闻,不如说是宣传,说是宣传不如说是引导,说是引导不如说是指导!

    读过相关新闻之后我感到很欣慰,之所以用欣慰这个词是因为我盼着她的到来已久。就此次媒体以及大众(包括清华的肖鹰教授在内的评论者在内)通过中央关于文化导向的指引而引发的对于赵本山这类“文化热门”的讨论,我也想简单的谈一谈自己的所谓看法。

    包容这个词在中国这片热土上似乎得到了极好的印证,因为我们让很多看似不好理解也不好接受的事物在我们这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落下种子、生了须根、发了枝芽、以至于长出树木乃至森林。更包容的是,大家还都跑到这些森林里呼吸“新鲜的空气”,说这里的负氧离子非常丰富、有利于身心健康。我们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大的包容,因为,在许多其它的国家里,大家是不会让这类种子有发芽的机会的,无论他们的国土比我们小许多还是大很多。无论他们的人群整体的受教育程度比我们高很多还是低许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0 10:52)
标签:

杂文

    雪正在外面静静的下着,仿佛她不曾来到。我打开窗户,让雪的味道融进我的屋子,这一夜我有了雪的陪伴。

    窗外几乎是漆黑的一片,只有对面楼里柔弱的灯光透射过来,不贴近窗户仔细的看是看不到那正在一层层堆积的雪花的。雪下的并不小,外面没有一丝的风,雪可以静静的按照自己的方式回到大地。此刻的雪花们一定感到高兴,因为没有了风的打扰。也许这只是我的臆想吧,也许看上去如此柔弱的雪正盼望着风的到来,把她们打散,用力的抛洒她们,让她们不知去向何方,又让她们无处不在......

    她,如此的静谧:我,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除了笔尖和纸的摩擦声之外,别无它音,哪怕是自己的呼吸,很久没有感受过如此的安静了。

    我在想,外面的雪花是否也正在彼此间说着话呢?在我看来静谧异常的窗外,实际上充满了雪花们的话语声,只是我没法听到。这声音中该有欢笑,该有幸福,该有哭泣,该有无助,该有叹息,该有孤独,该有忧虑,该有悲伤......

    雪正在不断的堆积,这种堆积该是怎样的呢?也许这堆积就像是无数情思的积累,比如思念。我想此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8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4.20,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4.20,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第一天的感受》。
  • 2006.07.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4 10:32)
标签:

风球台风

杂文

    虽然来南方这么多次,而和台风相遇却是头一回。昨夜的风球12号台风很隆重地登陆了我正在的广州市,也是这十三年来最大的风球台风。并且以一定要把我叫醒的气势通知了我,她来了。我想昨天那样一个风雨交加的夜,应该没有人能够浑然不觉。

    一般情况下在北方,都是风先来,雨才到,雨一到,风即止。即使风不止,她们似乎也是合作伙伴一样相互配合着挥洒向大地。而昨夜的风却几乎不考虑雨的感受,恣意地刮着,把并不小的雨完全打散,毫无方向的将雨抛向大地。此时的雨仿佛变成了风的玩物,完全没有了主见,被风任意地蹂躏着。风把她们抛向所能到达的一切地点,拍打着每一扇窗子,击打着每一片树叶,叫醒着每一个正在沉睡的人。我想我算是比较难以唤醒的人物之一,后半夜三点多外面此起彼伏的各种拍打声、撞击声、破碎声把我叫醒的时候,风球已经来了好一阵了。而叫醒我以后,她却没有丝毫懈怠的意思,仍然不断发泄着她的狂乱。一定有比我还顽固的沉睡者没有醒来,而她也绝不甘心。我想如果是一个胆小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醒来,一定会被吓到的。卫生间的门由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9 13:26)
标签:

孔庆东

文化

    近日,北大知名学者、教授孔庆东骂人一事被“吵得”很是红火。原因是社会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教师是不能骂人的。因为总有一句“为人师表”在这个群体的外衣上披着,而且这层外衣脱不得,一经脱下,你便会被冠以“另类”、“异类”、“败类”等一系列头衔。总之,你便不是你原来的那一类了。

    我是一理科生,记得我念高中时(省重点),高三之上半学期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故事。理科班学生于高考中是不考史地等文科课程的。于是,历史课也被理科班学生视为自习课抑或“发呆课”。我们当时的那位历史老师,姓田,男,28岁,籍贯不清,新婚不久,大学毕业也不是很久,乃是一比较著名之师范学府的毕业生,戴一副金丝边眼镜,经常面挂笑容,只是略显一丝不自信,这在年轻的工作者身上是很常见的。那天上课测试,上课铃声已响过数分钟,他站在讲台下俯视全班同学,竟无一人与之相视。因为大家几乎都沉浸在课间休息之闲谈中,包括鄙人在内。鄙人虽然全班身高及体重均稳定排于全班之前三甲,但班主任老师于鄙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3 13:17)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郭德纲一个以曲艺发迹的艺人,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冠以“德”的称号,或者说是遭到了公众以“德”的高标准严要求来界定他。“德艺双馨”之类的头套也被悄悄地带上他的头顶,最可悲的是德纲本人也很乐意的套上这顶不知是什么颜色的帽子。于是,他的位置似乎比起他的年龄要高得许多,他的名望也比他的个头长出许多。因此,那些凡夫俗子们可以随意做的“胡说八道、私拆乱改、打架滋事”等等的行为一旦发生在这位“德艺双馨”的“角儿”、“腕儿”、“艺术家”的身上便会在瞬间变得异常显眼。继而,那个头套也在瞬间被从他的头顶上拿将下来,大家这才发现原来“丫的”是一秃头,脑袋顶上也没啥玩意儿,甚至于那个秃头的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再于是,连与他相关的任何东西都被封杀,从头到脚的否定了“那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8 15:16)
标签:

文化评论

文化

记得王小波的一部小说的结尾写到“一切正无可挽回的走向庸俗”。是的,一切都在向庸俗迈进。然而,庸俗这东西真的那么坏吗?

按照这样的理论走下去的话,明天便是今天的庸俗,而今天却是昨天的庸俗。昨天呢?也许我们就是从庸俗中走来,向庸俗中走去。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变得越来越庸俗?但答案却是否定的,因为庸俗到一定的境界同样很难。那么我们就在原地延续我们的庸俗吧,这样看上去更省力也更实际。然而,同我们一道从昨天的庸俗走出来的人中更有不平凡者,他们不愿意仅仅是原地踏步,他们要创造出新的庸俗来,让明天的庸俗更丰富也更多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8 11:04)

      外面的树木仍然保持着秋季所独有的深绿色,没有了夏天时的油亮与鲜活,略略发黄的叶片点缀在这一片片绿色中,给车窗外的世界增添了几分萧瑟。地面上的草已经开始枯黄,白色的雪一块块地汇集在低洼处,随着微风的吹拂仿佛那雪也跟随着落叶轻轻的摆动着。坐在有些温热的车厢里感受不到一丝窗外的寒冷,似乎那雪花也是温暖的。虽然看不出雪花微妙的变化,但是我知道那雪正在阳光的照耀下幸福的融化。这时的阳光没有了夏日里的那种灼热与猛烈,只余下温暖与和煦。犹如我的心境,也许此刻的我也在渐渐的融化...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6 13:18)
    远处的云堆垒着,就像连绵不断的长白山直探向天的最顶端。那云好似就在脚下的山尖,亦好似在遥远无际的天边。
    这时的我正站在天池之巅,遥望这既在我近于咫尺的肢体之边亦在我远于天涯的视线之外的长白山脉。她如此的广袤,把无数座高高在上的山峰变成一个个连绵不绝的隆起,而我也早已变成这无数个隆起中的一点,好像一块火山石呆呆的伫立在那里,我正被她高高的托起。
    我不知该怎样形容我所见到的天池,她静静的把天的蓝色全部映照进人的眼帘,没有一丝波动,一丝涟漪。看得久了,你便会感到她也正看着你,带着看不出的微笑,我也用同样的微笑望向她。此刻的我同样会被她所映照,变成那汪蓝色的一份,对于她的俯视也变成了一种仰望,仰望她的纯洁,她的蔚蓝,她的广大,她的沉静...是天池映照着天空的蔚蓝还是天空被天池染蓝,我有些错乱,天池在我的脚下还是在我的头顶,我是站在天池之巅的一个人还是立于山顶的一块岩石...
    我不知该把怎样的情感寄托于我所见到的天池,不知该用怎样的目光去面对天池,该怎样去理解天池的目光、天池的微笑...刹那间,我变得如此空白,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向刘翔致敬!”这是中国体育挂得最高的一面旗帜,全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儿女,原110米栏世界纪录保持者刘翔先生主动退出奥运会比赛之后,中国中央电视台在荧屏中打出的字幕。他不比赛了,不去争奥运冠军了,我们依然要向他致敬!看来,刘翔已经“伟大”到一定程度了!

    刘翔从出场到退场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不幸的是我也是电视荧屏前亿万目击者中的一员。按照本人的性格特征,我是绝不愿看到这种场面的,因为凡是有一点判断能力的人看到刘翔的举动后都会产生一丝怀疑,当然这份怀疑之前的是担心甚至于痛苦。无论怎样他还是站在了起跑线上,我想在他脚踏起跑器的那一刻甚至于在这更早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将不会完成这次赛跑了吧!我们可以先排除掉他是否真的有如此严重的伤病的疑惑。他受伤了,受了很重的伤,无法完成高强度的比赛了。那么,为了亿万的中国人,他能不能拖着伤腿慢慢的跑过终点呢?甚至于可以走到终点呢?这也算是对于人们的一个交待,而且如果他这样做了的话,他依然是刘翔,甚至于会被永载史册。因为这场比赛已经不是刘翔你一个人的比赛了,可悲的是刘翔以最愚蠢的方式潇洒的走出了奥运赛场。更可悲的是赛后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